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二十章 為天下蒼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 為天下蒼生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瓊星沉默了,氣氛顯得越發的凝重。pbtxt斑駁的陽光灑在瓊星白皙的臉上,過了許久,瓊星才幽幽的說道:「為了天下1

「啥?」寧月感覺自己聽錯了,瞪著眼睛望向了一邊的沈青。而沈青臉上卻綻放了一個如花開般的微笑,但寧月知道,他也沒聽清。

「前天和你分開之後,我去打聽了一下你!你叫寧月,江湖人稱寧小神捕。聽說你善於明察秋毫,斷案如神天下間沒有你查不出的案子。」瓊星緩緩的說著,一雙眼睛莫名的綻放著奪目的光芒。

「這你都信?」寧月摸著鼻子有著尷尬,這牛逼算是吹大了。寧月只能保證他查案子的手段要捕快多一點,要說天下沒有破不了的案……那就不是人了!

「原本我是不信的,但打聽的越詳細,我就越相信!從去年初夏到現在,寧小神捕的大名震動天下。尤其是你成名之戰更是令我大快人心,你可知,我殺樓的人近三成就是這麼被他們拐來的。」

「呃」寧月撓了撓腦袋,「你算是解開了我一個疑問,當初我也很奇怪那些被拐賣的孩子去了哪裡,為什麼要專挑那些家庭殷實,而且每一個孩子在坊間都有聰慧的名聲。」

「他們當然要家庭殷實家的孩子了,這樣的孩子資質才高啊!不聰慧,他們要來何用?但即使這樣,我們需要經過殘酷的訓練,殘酷的淘汰,一百個人,能活下來一半已經是奇了。」

「好了,繼續你的話題,你是想讓我替你查案?」

「不錯1瓊星堅定的點了點頭說道。

「為什麼?」

「為了天下蒼生1

「噗」寧月一口氣提上來差點被噎死,「能說人話么?」

「你不相信?殺的人越多,我就越厭惡手上的鮮血。殺樓原本答應我只要我完成最後一個任務就允許我退出殺樓做一個自由人……」

「你不會蛋桑俊蹦月詫異的睜大了眼睛。這種狡兔死走狗烹的橋段不要太多太耳熟,就算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金盆洗手之後就是殺人滅口。

「我不想死,而且我還想自由,所以我接下了這個任務,秘密潛入高巡撫家監視他的一舉一動,等候殺樓的命令隨時做好刺殺他的準備1

說到這裡,寧月原本玩世不恭的表情被收起,案子一旦牽扯到了高巡撫,就算對方是滿嘴騙鬼的謊言也要認真的對待不放過一絲的細節。pbtxt寧月永遠堅信一句話,細節決定成敗。

「高巡撫受命巡視長江運輸,擁有越過天幕府和江州節度使奏報的權利。家中守衛森嚴,我奉命扮成婢女混入巡撫衙。

而此刻,高巡撫似乎在追查一件案子。我在潛入高巡撫身邊一個月後,上面突然要我對高巡撫下手。但是……在動手的時候我卻猶豫了。」瓊星說道此處,默默的低下了頭似乎在猶豫掙扎接下來的話該不該說。

「然後高巡撫發現了你的身份,對你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用他三寸不爛之舌硬是把你說的懸崖勒馬棄暗投明。然後你成了高巡撫信任的護衛,貼心的夥伴?」寧月半調侃的介面說道。

「你怎麼知道?」瓊星瞪著眼睛,滿臉驚訝的看著寧月自信滿滿的表情,「難道你真的能窺視過去未來連這些都查得到?」

「屁,這些都是被人寫爛的套路了好吧?」寧月有些無力的吐槽,但看著瓊星的表情,恐怕事態的發展真的如他所說的那樣。

「高巡撫所查的案子跟你偉大的理想有什麼關係?」寧月懶洋洋的問道,至於瓊星和高巡撫那些秘密,寧月已經沒心情知道了。裡面的故事估計又是套路,高巡撫還是被人滅了口,而瓊星成為高巡撫信念的接班人,繼續為高巡撫未完成的事業而奮鬥……

「偉大理想?寧小神捕就這麼喜歡打機鋒么?」瓊星突然冷著臉問道。

「就是你拯救蒼生的願望啊1

「我不知道,只知道高巡撫在生前扣下了一批從江北道運來的糧食,之後我就收到了殺樓刺殺高巡撫的任務。」

「糧食?江南乃魚米之鄉,江南道連自己的米都吃不完還會從其他地方運米過來?那批糧食呢?」寧月瞬間抓住了關鍵淡淡的問道。

「七天之後,糧食再一次交還給了怒蛟幫,然後一切正常……」

「怎麼又扯到怒蛟幫了?」沈青的眉頭緊緊皺起。在江南道,任何勢力都會賣金陵沈府一個面子,但唯獨怒蛟幫卻是不會。怒蛟幫是非常另類的一個幫派,你說他純粹的江湖幫派吧,他從不介入江湖恩怨廝殺一心在長江和江南個個湖道之內做生意。

但它偏偏是盤踞在江州的龐然大物,門下弟子三千,勢力遍布江州每一個角落。江州龍王更是天地十二絕,乃天下超出九級限定的頂級勢力。

所以,一般能不與怒蛟幫產生接觸就不接觸,這是武林各派之間的共識。好在怒蛟幫似乎真的是一條睡著的盤龍,從不過問江湖事。而上一次岳龍軒在迦南寺被擊傷之後,怒蛟幫就顯得更低調了。

「怒蛟幫壟斷長江南北運輸,只要和運輸有關的,都能扯到他們,這一點我道是不奇怪。唯一奇怪的是……高巡撫好大的膽子連怒蛟幫運輸的東西都敢扣?」

「那……會不會是怒蛟幫下的手?」沈青突然靈光一閃的問道。

「不會1寧月想都不想的否定道,「以怒蛟幫的尿性,滅個滿門還需要藉助十二樓?十二樓要有怒蛟幫做靠山能混的這麼孫子么?」

寧月微微低著頭揉著眉心,這案子似乎又是牽扯很廣。但對方是十二樓,寧月倒也沒有打退堂鼓。巡撫隸屬於大周的御史台,和前世的紀委類似。巡撫出動,一般都是一路連消帶打,打黑反腐。所以這一次高巡撫被殺定然是觸動了某些人的神經。

「高巡撫遇害前你是不是也在?他是不是交給了你一份密折?密折上說什麼?」寧月響起了殺樓在追殺瓊星的時候,除了要清理門戶最總要的還是要追回密折。

這一次瓊星並沒有遲疑,很果斷的從懷中掏出一封捲軸。捲軸很小,大約一根手指大校但上面卻是有符文加密。沒有特定的密碼,誰也無法打開。

瓊星的手指在捲軸上畫了一個圖案,捲軸上的符文飛速的掩去。展開捲軸,潦草的字跡映入寧月的眼帘。

「山外山,白山千帆過。水中火,百萬無根魄?這是什麼意思?密折還要打啞謎?你知道高巡撫說的是什麼么?」寧月收起密折疑惑的看著瓊星。

「不知道,只是高巡撫曾說過,如果不阻止他們,江南道將會死十萬百萬的人。到時候,哀鴻遍野伏屍百里。」瓊星的話讓沈青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尤其是瓊星冰冷的語氣更是彷彿凍徹靈魂的冰寒。

「呵呵……我知道了1寧月輕笑一聲,緩緩的轉過身看著一邊已經失魂落魄安靜發獃的龐泰。

「寧月,你什麼意思?」寧月的笑容有著莫名的意味,是那種絲毫沒有喜悅的乾笑讓瓊星忍不住火大。從寧月的眼神中,她看到了戲謔,也有對自己所說的蔑視。

「啊?沒什麼意思啊?你何不將你的故事寫成書?名字我都替你取好了,就叫我與高巡撫不得不說的那些事。或者……我曾經逝去的青春?」

「你不信?」瓊星詫異的瞪大了眼睛,寧月依舊斜著眼看著天邊馬上就要消失的夕陽。而沈青……默默的低下了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為什麼要相信?」寧月好奇的反問道。

「一個關乎上百萬人生死的大事……就算……就算……就算我人微言輕……難道你就這麼……這麼輕易的忽略了?」瓊星的語氣終於不再冰冷,第一次,寧月從她身上看到了活人的氣息。

「高巡撫被殺,我相信另有隱情。但與高巡撫之間的故事,我卻一個字都不信1寧月盯著瓊星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道,那是一句句誅心的話,將一個有心棄暗投明的人重新推進萬丈懸崖。

「為什麼……因為的身份?」瓊星的眼眸中閃爍著淚光。

「是!我不信一個從小經受嚴苛訓練的人會沒有被洗腦;我不信一個從小培養的殺手會厭惡手上沾上的鮮血。我更不信,一個殺手會真的被自己的刺殺目標策反!瓊星,你是故事聽多了么?」寧月每說一句話,瓊星的臉色就白一分,到了最後,瓊星的臉色白如牆灰。

眼神漸漸的暗淡,漸漸的,一種蕭瑟的氣息從瓊星的身上升起,彷彿一個已經死亡的行屍走肉,失去靈魂。沈青有些於心不忍,以他對寧月的了解,那一番話一定是寧月故意說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沈青卻覺得……太殘忍了。

「是誰……是誰生下來就是殺手?」過了很久,瓊星幽幽的聲音響起,那語氣,就像孤寂的墳場吹來的哭聲。

「你告訴我,是誰天生就是殺手?是誰生下來命中就註定?我六歲被帶進十二樓,我想坦然的活在陽光下,我不想一輩子做一隻老鼠。

高巡撫給了我希望,他告訴我,只要我戴罪立功,我以前的罪名就會一筆勾銷。可是……他卻死了,他把唯一的希望交給了我……但是,我錯了!

不是每個人都像高巡撫那樣心懷天下,江南百姓的死活與你們何干?你們會武功,你們高來高去,哪怕真的無力抗拒也能逃……」瓊星默默的收起捲軸,再次將脖間的面紗蒙在臉上。

「等等1眼看瓊星要走聚義大殿,寧月突然叫住了她的腳步,「你有四蟲傷心毒的解毒辦法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