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二十二章 解藥也能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 解藥也能殺人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你是在責怪我?你覺得我變態了?瓊星,真正另類的是你啊!我們是殺手,殺人有什麼不對?我認識,你認識的,和我們一起長大的周圍所有人都是殺手,專門殺人的職業。pbtxt

為什麼你要做另類呢?我沒想到,一個老頭竟然能輕易的說動你背叛殺樓?」暗星尖叫的控訴道,突然,她那會說話的眼波微微流轉,露出一個調皮的笑容,「想知道我是怎麼殺那個老頭的么?」

「原來是你乾的?」寧月接下背後的古琴,輕輕的撥動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是啊1暗星的眼睛微微的彎成月牙,露出一個純潔無邪的笑容,彷彿能從眼角滴出蜜來。嘴角的兩顆虎牙異常的調皮。讓寧月一時間不敢相信這個可愛的女孩會是一個金牌殺手。

「瓊星猶豫了,她下不了手自然我這個作為妹妹的替她下手了。那個老頭敢拐走我姐姐,我就給他足足下了七種劇毒。我就看著那個老頭把自己身上的肉一把一把的抓下來,流干血而死……」

「哎卿本佳人……奈何做賊……」沈青輕輕的撥動琴弦,琴弦蕩漾起一聲聲動聽的音符。

「這位就是上次讓轉輪王都失手的寧月寧小神捕?」暗星突然吧眨著她能說話的大眼睛好奇的盯著寧月,「寧公子長得真好看!小女子給公子斟酒……」

琥珀色的酒倒了滿滿一杯,酒是好酒,瀰漫的酒香彷彿九月的桂花香味直往幾人的鼻孔里鑽。酒液晶瑩剔透,酒香中夾雜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甜味。

寧月面帶微笑的看著遞到眼前的酒緩緩的搖了搖頭,這酒里有毒,而且是奇毒。換做一般的毒,身為先天高手的寧月吃多少吐多少。但暗星下的奇毒,寧月卻不想嘗試。

「哎1暗星微微一嘆,仰頭將酒一飲而盡,「你看,我都喝了,這酒里沒毒的……」

「暗星姑娘,我讀書少,你別騙我……」

「你看我像是會騙人的么?」暗星吧眨著眼睛真誠的說道。

「媽媽說,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1寧月緩緩的收起笑容,臉色漸漸的化成陰寒,「你本身就是劇毒,又怎會害怕毒?剛才那一杯對我來說是劇毒,對你來說卻是大補。

離火蛙毒,赤雪冰蠶在加上地火蟻蜂的蜂蜜中和,三種劇毒相生相剋在體內形成平衡,致使你不僅百毒不侵,而且也是百毒之身。pbtXt

你身上的每一滴血,每一根毛髮,甚至是流出的每一滴汗都是劇毒。這樣的你,喝上一兩杯毒酒算得上什麼?」說著寧月緩緩的拿起酒壺往酒杯里再次倒了一杯酒。

「請」

「哦?你想和我比下毒?」暗星的眼眸突然間亮了,好奇的上下打量著寧月,「我知道你的暗器很厲害,但從來沒聽過你會下毒……好玩,我就陪你玩玩1

但等了半天,寧月都沒有一點動作。暗星的眼波露出了一絲的不耐煩,「為何不出手?」

「請」寧月指著桌上這一杯如琥珀一般的酒液笑著說道。

暗星的眼眸猛然間眯起,眼神直直的盯著寧月閃爍著莫名的光芒,「你就是單純的倒了一杯酒?你明知道我喝再多的毒酒也沒事你還故弄玄虛?你這是看不起我?」

「這壺酒對在下來說乃劇毒,我是不敢喝的。但對姑娘卻無妨。我怕死,所以辜負了姑娘的美意,敬酒一杯聊表歉意僅此而已1

寧月面帶微笑的看著暗星的眼睛,絲毫不星的臉色微微閃爍,眼中露出了一絲迷茫的神情。突然間,暗星笑語嫣然的舉起酒杯一飲而荊

「你倒是坦率,就算怕死也說著這麼坦坦蕩蕩,江湖中人太多惺惺假意,明明貪生怕死卻裝的一副捨身取義英雄豪傑的模樣圖令人作嘔。」暗星一臉欣賞的看著寧月,輕輕的倒了一杯酒緩緩的灑在寧月的身前。

「就要死了,就以敬死者的方式敬你一杯!說真的,你是我見過這麼多男人中,唯一一個讓我不討厭的。過會兒我破例,給你一個不痛苦的死法。」

「沒想到此時此刻,在鬼門關外還能遇到聊得如此投機的朋友,沈兄我們何不合奏一曲以表心中歡愉?」話音剛落,沈青的一道音波如針錐一般向暗星的雙耳灌去。

一聲悶哼從暗星的喉嚨口哼出,沈青的音波太突然,也太快。暗星一時不察也著了道。

「原本看著姐姐在此我才出來見個面算是道個別,既然面也見了,別也道了……也該送各位上路了1暗星的話剛剛落下,另一邊三張桌子的面具殺手突然間齊齊站起,強大的靈氣壓迫自他們的周身升起,如野火燎原一般向寧月四人湧來。

「錚錚錚」沈青的琴聲越來越激蕩,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音波向四周蕩漾開去。音波無形,卻直攻人的精神識海。在面具殺手剛剛站起燃燒靈壓的時候,沈青的音波卻已經將一眾殺手籠罩進去。

「音波功果然是打群架的好手,比我的星羅棋盤都好使1寧月不由的羨慕。不過他已經修鍊了琴心劍魄就算把音波功擺在他面前他也修鍊不了。

沈青的琴聲悠悠,沒一會兒就把十幾個殺手壓制的動彈不得。然而面對劣勢,暗星非但沒有緊張反而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眨眼間,從後院內再次走來兩個黑衣老人。老人雖然蒙著臉,但寧月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們的身份。

老人的身後,又是兩個腰系金色腰帶的青年,冷若冰霜渾身散發出的殺意如萬載玄冰一般酷寒。靈力澎湃,那種單純的殺意讓沈青的音波為之一頓。

「四個先天高手1寧月一臉凝重的看著眼前五人,手輕輕的拂上手上的琴弦。

「是五個1瓊星清冷的聲音響起,眼神複雜的看著緩緩的回到殺手群中的暗星,這個她發誓一輩子都不會對她拔劍的妹妹。

「是四個1寧月淡漠的糾正道。

「寧公子……你這是小看……噗」

寧月輕撫琴弦,微微的閉上眼睛。這是寧月唯一一次感覺到羞愧,所以他不敢直視暗星驚恐的眼眸。暗星很單純,哪怕她雙手沾滿鮮血但在寧月的眼中她依舊很單純。

可是,寧月卻用欺騙與謊言而終結了她錯誤的一生。當暗星喝下寧月倒的那杯毒酒的時候結局已經註定。

她原本可以不喝的。也許,是她太過自負,或者是暗星說了這麼多的謊言中,有一句是真的。她……也許真的欣賞自己。

「不可能……我已練成萬毒之體……天地間再也不會有毒能傷到我……怎麼可能……噗」

「暗星,你怎麼了?」關切的問候沒有出自老人口中,也沒有出自新來的兩個年輕殺手口中,而是贍瓊星口中。哪怕是決裂,十幾年的感情也不是這麼容易割捨的。

「寧……公子……你……果然厲害……我沒看錯……看錯人……我到底……到底中了……什麼毒?」

「你沒有中毒1寧月的聲音突然間響起,卻沒有影響到沈青的音波,反而如伴音一般融入到沈青的琴聲之中隱隱約約。

「我沒……中毒?」暗星瞪著迷茫的眼睛,她的眼睛很會說話,幾乎可以表達出她所有的想法。

修鍊毒功十幾年,每天都服毒無數,身體內更有三種蠱蟲無時無刻分泌著毒素。正如寧月所說,她美麗婀娜的身姿本身就是劇毒。所以暗星沒有中毒才合情合理,身為萬毒之軀,要是被毒死那才是最大的笑話。

「我方才已經說了,你的萬毒之體乃三種毒王相生相剋形成平衡而練成的。除非劇毒能強過三種劇毒之總和,否則就算我拿再多的毒也奈何不得你。

毒永遠是闖蕩江湖的利器,我寧可面對十個絕世劍客,我也不願面對一個下毒高手,更何況,你的暗器功夫不在我之下。所以……我給你下的是解藥。」

「解藥?什麼解藥?」

「地火蟻蜂的解藥!當初你滅殺德運鏢局滿門的時候下的就是這種毒吧?你以為世上絕對沒有人能識破你功夫的本質,所以你粗心的沒有清理你下毒的痕。

但我卻偏偏是個例外,我得到了你的毒,通過沈家的關係我已在昨天配出了解藥!你體內的三種劇毒三足鼎立,如今一種毒被我下了解藥勢必破壞原本的平衡……所以對別人的解藥對你來說就是劇毒1

「原來如此……」突然,暗星的嬌軀渾身一顫,瞪著圓圓的眼睛,僵硬的低下了頭。一節雪亮的劍刃從她的胸膛透出。那一劍太快,快的沒人看清背後之人出劍的動作。

「暗星」瓊星眼眶欲裂,瞬間,那雙冰冷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暗星的身後,「絕星,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反正都要死了……我送她一程而已!更何況……暗星也不過是自己找死!一個只能躲在暗處的暗星竟然傻傻的出現在你們面前?

既然她做好了死的準備,我何苦不成全她?瓊星,你知道么?暗星即不忍心殺你,但又無法違背轉輪王的命令。所以,她只好殺了自己。

為了不讓你心存愧疚,她甘願死在你們的手裡。否則,你們以為暗星會真的這麼單純的出現,會喝下那杯放了解藥的酒?

可惜,我不會讓她如願。她想死在你們的手裡,我偏偏一劍殺了她。她想將一切隱瞞,但我偏偏要將真相告訴你。身為殺手,竟然有了感情?可笑!你是這樣,她也是這樣,殺手是殺人的工具,工具不該擁有情感。我會向轉輪王證明,我才是殺樓第一殺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