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二十三章 以氣御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以氣御刀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你該死」瓊星的眼眶紅了,一滴鮮紅的眼淚慢慢的溢出眼角緩緩的滑落。長劍入手,如火山噴發的靈壓衝天而起,化成滔滔的怒火向絕星壓去。

「淡定一點……你要當真,你就輸了……」寧月看著瓊星狂飆殺氣看似散漫的說道。寧月的話語雖然渙散,但手指撥動的琴弦卻蕩漾出越來越強悍的靈潮,眼神犀利的望著遠方,穿過身前對峙的殺手一直到後堂的內部。

「不錯……」沈青原本閉起的眼睛再次睜開,「無論暗星是什麼樣的心態,絕星也不會這麼好心的告訴你真相。高手過招,比拼的就是心境。你的心境破了就必死無疑。所以無論是喜怒悲憤,等事後再說!如今我們這裡只有三個,他們卻有四個再加上一群後天境界的殺手,我們不能有一點的失誤……」

「那我呢?」龐泰覺得自己三番四次的被忽略有必要刷一下存在感。自己雖然實力不強,但好歹也算江南道的青年才俊不是?後天頂峰的實力已經不差了。

「你?」寧月斜著眼睛瞥了一眼,「你替我們掠陣,不過有句話沈兄你卻是說錯了。他們不是有四個,而是有五個……」

「嗯?」沈青的眼神猛的眯起,精芒閃爍,指尖的琴音越發的激蕩。

「如果只有眼前的四個,我一道劍氣都能把他們全削了!可惜,在後院還有一個比鬼都可怕的傢伙。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

寧月的精神力比一般人更細膩,哪怕同為先天高手,他精神意念的微控程度也許是天地十二絕都無法比擬的。

當寧月運轉琴心劍魄的時候,精神意念隨著琴聲蕩漾開來,在後院卻撞到了一堵犀利的牆。後院的高手,竟然能遮掩的讓寧月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深淺這讓寧月回憶起了當初面對風蕭雨的無力。

寧月的話音落下的瞬間,一邊的瓊星臉色瞬間白了幾分。看向絕星那戲謔的眼眸下意識的問道:「轉輪王來了?」

「他來不來,結果都一樣!受死」一道刀光突然出現,剎那間的芳華彷彿劈開了天地,客棧的屋頂就似雪做的一般在炙熱的刀光中消融不見。刀氣匯聚成一柄劈開天地的天刀,鋪天蓋臉的向瓊星砍下。

「錚錚錚……」沈青音波流轉,彷彿在銀盤上跳動的珍珠。一道肉眼可見的蓮花自琴音中緩緩的綻開,蓮花的每一片花瓣都分考畢現。

突然,蓮花花瓣激射。pbtxt化成無數柄晶瑩透亮的飛劍,每一劍帶著絕殺的氣勢直刺絕星的心門。絕星大驚失色,原本蓄意的一斬勢必要將瓊星斬殺,但面對如此詭異的殺局,絕星也只能尋求自保。

刀光晃動,絕星的刀氣突然橫掃向襲到胸口的飛劍砍去。飛劍如破碎的水晶,在眼前碎成漫天的星光。剎那間,絕星獃滯了,彷彿從星空中落向凡間。

眼前沒有蓮花,也沒有飛劍。除了琴聲渺渺,再也沒有其他。在絕星發動攻擊之前,他卻早已中了沈青的音波功。音波詭秘,既能攻擊人的精神識海,也能給人造成幻象。而剛才絕星所見的一幕,就是中音波功之後產生的幻覺。

一道劍芒彷彿憑空出現,如果不是持劍的那個人是瓊星,絕星還會以為自己身中幻覺之中。虛幻與現實交融,這是音波功的可怕所在。而高手過招的兇險,也在剎那之間。

絕星不該愣神,因為那愣神的一瞬間就是給了瓊星出手的最佳機會。一劍絕殺,不帶一絲一毫的猶豫。在發動的瞬間,劍芒幾乎已經抵到了絕星的咽喉。

「刺」

眼見要將絕星一劍灌喉,眼看要替暗星報了仇!但瓊星卻又不得不收劍。身形急轉,劍光將周身籠罩成一個球。這一招,寧月在魯達的身上也見過。

「當」一聲脆響,一道亮光突然間的一閃而逝。一柄飛刀,牢牢的插在頭頂的橫樑之上,幾乎將整根橫樑削成兩節。

寧月詫異的看著出刀的人,眼神中閃過一道忌憚。這是一柄普通的飛刀,沒有抹毒。投擲的手法也很簡單不帶一絲一毫的花銷。但寧月卻知道,天底下能躲過這一刀的不會很多,哪怕明知道這一刀的路線,明知道它會射向自己的哪個部位。

「以氣御刀?」寧月的心情凝重了幾分,因為就連他也剛剛摸到以氣御刀的門檻。

被神化的小李飛刀是精氣神合一的必殺一刀,而以氣御刀的境界就是一半的小李飛刀。做到這一點,只要再有十年的感悟加上一丁點的運氣,重現小李飛刀不再是奢望。震驚之後,寧月的心底閃過一股連他都不明的殺意。

小李飛刀,例不虛發,這是武林神話。但如果這個神化出現在一個殺手的身上……寧月不敢想象這樣的畫面。

「惑星,誰要你多管閑事?」絕星死裡逃生之後,驚魂未定的表情還掛在臉上。可嘴裡卻是惱羞成怒的暴喝責怪身後從始至終沒有存在感的少年。

「知道了,下次不會1惑星的聲音很輕,很隨意。但卻讓人不得不相信他說的不會,就一定不會。

氣氛再一次僵持,絕星和惑星與瓊星沈青兩人著靈壓尋找出手的機會。而兩個吃過寧月虧的老頭,卻一臉警惕的盯著寧月微微撥動琴弦的手指。

如果不是在後堂有一個轉輪王,兩個老頭未必有膽子站在寧月的面前。畢竟那天晚上寧月揮手之間斬殺他們一人,讓他們連一句狠話都沒機會留的印象太過深刻了。

寧月面帶微笑,裝出一副盡在掌握中的姿態。畢竟,只有動用琴心劍魄的時候,寧月才有威脅到轉輪王的資格。而轉輪王遲遲未動……顯然也感受到了寧月琴弦上流轉的肅殺劍氣。

殺手的可怕之處在於為完成目的不擇手段,而一個怕死的殺手顯然已經不再可怕。寧月心底微微慶幸,至少轉輪王怕死。

「噗」終於,一個殺手抵擋不住沈青的音波功噴出了一口鮮血,剎那間,他的眼眶內變得血紅一片。刀光湛藍,一刀向身邊的殺手們砍去。

「我殺了你們你們是鬼……是鬼……不要過來……我殺了你們……啊」

精神被摧毀了,突然之間的大開殺戒。而他的舉動更是中斷了其餘人苦苦抵禦音波的侵襲。一瞬間,音波如幽靈一般鑽入殺手們的耳中,侵入他們的腦海。

殺手們崩潰了,瘋狂的自相殘殺。抹著劇毒的刀劍毫不留情的向同伴身上招呼。血漿飛濺,不顧自身受了多重的傷,只要沒死就毫不留情的揮砍。

龐泰咂舌的別過了臉,一臉詫異的看著閉目彈琴的沈青,這個溫柔的,彷彿對世上任何一人都無害的男子。到了親眼看到眼前的一幕,龐泰才不得不重新記起這個美男子的傳聞,一曲驚魂鬼門開,魑魅魍魎奪魄來。

琴音奪魄,音波誅神。沈青的威名從來不是靠著金陵沈家得來的,至少知道撫琴公子是沈千秋兒子的人,以前並不多。

沒一會兒,十幾個殺手就已死傷殆荊而四個金牌殺手,卻連頭的沒回。也許在他們的印象中,低級的殺手只是消耗的炮灰,根本沒人把他們當人看。

「懇請轉輪王出手1突然,其中一個老人高聲喝道。時間拖得越久,實力的天平就被寧月他們漸漸的拉平。原本壓倒性的優勢已經不再,如果轉輪王再不出手,他們這次行動就不得不虎頭蛇尾了……

但是,話音落下很久,後堂的轉輪王卻遲遲沒有出面。沈青笑了,寧月也忽的鬆了一口氣。不知何時,精神感應中的那堵牆消失不見了,慶幸的笑容終於浮現在了寧月的臉上。

「來了1

「是啊!來了1沈青淡雅的一笑,隨著他的回答,遠處隱隱的傳來一聲尖銳的嘯聲。嘯聲很遠,至少一里之外,但在場的殺手卻個個臉色大變。

「晚了」寧月的笑容猛然間收起,眼中殺意迸射,手指飛速的在琴弦上滑動,「一曲肝腸斷,天涯何處覓知音1

「嗤」劍氣毫無徵兆的成型,在瞬間如波浪般激射而出。琴聲醞釀劍氣,劍氣溶於琴聲,琴音所到,劍氣所至。

兩個老頭在寧月舞動琴弦的時候已經身形激射,一前一後如子彈出膛。但可惜,他們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奪魄的琴聲。哪怕他們用上了耗損精血的秘法,也只能做到剛剛躍起彈跳。

琴聲悠悠,如清風細雨一般吹進老人的耳朵里,也同時吹出了他的靈魂。劍光冷冽,血灑虛空,老頭的身體如閃電般掠出門外,卻將另一半身體留在了客棧里。

光芒刺眼,寧月的眼睛忍不住微微眯起,一道劍光如黑夜中的探照燈一般在眼前炸亮。這是一招人劍合一,比寧月上次見到的還要犀利。

另一個老頭沒有想著逃跑,他用自己的命在賭寧月能不能接下自己這一劍。他也不相信,寧月發出這麼強悍的一道劍氣之後不需要換氣?可惜,他不了解寧月的武功,也不知道發出的劍氣是琴心劍魄。

劍氣雖然以內力凝聚,卻是以琴聲為魂。以劍胎孕育,內力為源,琴心為神。所以……寧月在甩出一道劍氣之後,第二道劍氣幾乎沒有停頓。

「嗤」

劍光破碎,寧月溫和的微笑在老頭的眼中如此的猙獰恐怖。老頭賭錯了,錯的結果就是死亡。在劍芒眼看就到遞到寧月咽喉的時候,彷彿遇到了屏障一般。

劍刃消失,一道清風吹散了老頭的髮髻。也一同吹落了他的頭顱。一瞬之間,在瓊星的劍光剛剛亮起的時候,寧月這邊的戰鬥已經結束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