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二十七章 紈的正確打開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 紈的正確打開方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岳繼賢驚恐了,就算腦子裡全是豆漿也該知道眼前的人想幹什麼,李代桃僵?移花接木?將自己替換之後呢?他想做什麼?是不是把自己給殺了?

想著這些,光溜溜的兩條毛腿劇烈的顫抖了起來。pbtxt寧月眉頭一皺,一個全身是毛的男人光著身子在自己的面前迎風擺柳?這特么有多膈應人?

寧月一揮手拉起床下的暗艙一把將岳繼賢塞了進去。剛要關上頓時眼珠一動,「給你服下散功散,免得你給我惹事。」

說著拿起藥品一把掐著岳繼賢的嘴巴灌了下去。灌下了整整一大瓶,寧月滿意的關上船艙。穿好衣服之後,正想著將藥瓶收起來,手裡的動作不由的一頓。

「好像……拿錯葯了?」寧月看著安靜放在地上的散功散藥瓶和手裡早已經整瓶給岳繼賢灌下的空瓶,眉角不停的抽搐。

「還沒試過藥效,希望……你能撐住!了不起……自己在裡面多打幾次飛機吧1寧月很同情的看了眼合起的暗艙,眼神同閃過一絲憐憫。第一次,寧月對岳繼賢產生了罪惡感,這麼欺負人家好么?

穿戴完衣服,寧月對著銅鏡打量了一番。至少自己看不出什麼差別,估計不是親近的人應該分辨不出來什麼。

細碎的腳步聲響起,在房間的門前停下。不一會兒,房門被輕輕的推開。開門的瞬間,一陣香風襲來讓坐在桌子邊上拿著一個空杯裝帥的寧月精神一震。

「啊」一聲輕微的驚呼,蜜兒蝶兒姐妹顯然沒想到岳繼賢竟然沒有喝醉,而且還清醒的坐在桌邊好像在等人。

寧月微微的抬起頭,眼神中閃過一絲精芒,「極品雙胞胎姐妹花?這岳繼賢還真艷福不淺……」

「少幫主……您……您沒喝醉……」細語懦懦的聲音,彷彿孔雀的尾翎撓的人心頭髮顫。

「我該喝醉?」寧月嘴角微微勾起,一絲邪魅的的微笑配上岳繼賢的臉頓時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蜜兒和蝶兒不由的心底一顫,心底原本的一點點排斥竟然頃刻間煙消雲散。

「不……不是……只是……只是……剛剛還看到少幫主醉的不省人事……所以師傅才安排我們……我們姐妹服侍……卻不想……不想……」

「如果連酒氣都不能逼出……我這個先天境界還有臉活在世上么?我喝醉,是因為不想辜負兄弟們的情誼,他們都醉了,我怎麼可以不醉?

而現在清醒了,卻是不想辜負美人的情誼,你們好心打扮的如此美麗,我卻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這樣不是太不解風情了?還是說……本少爺沒醉,你們就要拂袖而去……」

「不敢……能服侍少幫主是我們姐妹的福分……」

「哈哈哈……」

被寧月塞進暗艙的岳繼賢雖然不能動,但耳朵卻沒有聾。pbtxt蝶兒蜜兒他知道,正是那對讓他心癢難耐裝醉遠遁的姐妹花。

而現在,姐妹花竟然在別人的懷中撒嬌,想到這裡忍不住流下了悲憤的眼淚,「妹子是我的,你竟然……極品雙胞胎啊1

不過聽了寧月的話,他又不得不承認,在泡妞這一點上,自己差了好幾條街。至少自己說不出這種既甜美又不失霸氣的話。

「平生兩大夙願,醒掌天下權,醉美人膝!*雖苦短,來日且方才!本少爺先問正事,再談美事!蝶兒帶我去白堂主的書房,蜜兒去和白堂主說,我在等他1

剛才還柔情似蜜,迷得兩姐妹小鹿亂跳的寧月眨眼間就變了臉色。而這一極端,霸氣的轉變非但沒有讓倆姐妹心底不爽,反而覺得做大事本該如此。

蜜兒軟糯的蹲身應道,出了門去尋白劍飛,而蝶兒帶著寧月離開了房間向白劍飛的書房走去。房間之內,再次一片死寂,唯留岳繼賢在床底暗艙之中開始微微抽搐。

有了蝶兒的帶領,再加上頂著岳繼賢的臉,一路上自然暢通無阻。不一會兒就到了白劍飛的書房,而這個書房還不如岳繼賢的房間十分之一華麗。看來,白劍飛為了迎接岳繼賢也是打腫了臉。

「少幫主,這裡就是師傅的書房,師傅平日里不許幫眾和坐下弟子靠近的,蝶兒告退……啊」話還沒說完,蝶兒尖叫的發一聲驚呼。

只見寧月用力一拉,蝶兒真如一直翩翩起舞的蝴蝶輕若薄紗的落入寧月的懷中,被寧月抱起坐在膝蓋上。瞬間嬌軀一顫,羞紅著臉將頭埋進了寧月的懷中,「少幫主,你好壞……」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我從來不提防自己人1寧月的話很霸氣,卻剛巧擊中懷春少女的g點,頓時撓的蝶兒心潮澎湃一盪一盪的。

其實寧月不讓蝶兒離開的原因卻是生怕她回到房間發現岳繼賢的存在。哪怕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寧月也要防止萬一。

不一會兒,在蜜兒的帶領下白劍飛也來到書房,跟著白劍飛一起來的還有貼身保護岳繼賢的司馬及。寧月摟著蝶兒上下遊走,此刻蝶兒就已經被寧月不老實的手弄得俏臉緋紅嬌喘連連。

寧月隨意的抬起眼角向蜜兒招了招手,似乎看到了姐姐和少幫主放蕩的樣子,蜜兒也是一咬牙順從的來到寧月身前,被寧月一左一右的摟在懷中。

「司馬及,你到外面侯著吧!白堂主,這裡是你的地方別拘束,坐吧1寧月不怒自威的氣勢,喜怒不形於色的氣場,頓時將兩個老牌的先天高手震懾住了。

司馬及是怒蛟幫的二護法,他一直作為岳繼賢的護衛。如果這裡有誰能識破寧月的身份也只有司馬及,所以寧月只好讓他出去以防萬一。好在岳繼賢這次回去之後有了很大的轉變。至少不再像以前那樣只知道呼天昏地,而是開始接觸一些怒蛟幫的事業。

所以司馬及認為岳繼賢會有什麼私密的話和白劍飛交代也在情理之中,畢竟白劍飛的表態非常明確,姿態也非常的低。不出意外,白劍飛會是岳繼賢的又一個心腹。

司馬及臉色有些不快,倒不是他認為自己會在岳繼賢心中失寵。岳繼賢是自己看著長大的,也許在岳繼賢的心底,就是岳龍軒也沒司馬及親。

被叫去守門,是表現對司馬及的信任。但司馬及心底還是不舒服。一個司徒冥竟然就能讓少幫主疑神疑鬼?岳繼賢何時才能有幫主吞吐天下的氣勢?只有幫主在一天,誰能給少幫主帶來威脅?司徒冥不行,怒蛟幫三個少爺都不行。

就算將來司徒冥和另外兩個少爺對少幫主有了威脅,幫主也會把他們擼乾淨。少幫主總總作為倒顯得他竭斯底里,懦弱膽校

司馬及的想法,寧月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關上門之後,寧月眼睛平穩的看著白劍飛,而白劍飛也心中打鼓的看著寧月。

寧月的眼神太過於玩味,就像在打量一個有意思的玩具。但偏偏,眼神底流過那無法忽視的睿智,白劍飛只感覺自己被扒個精光暴漏在寧月的視線之下。

白劍飛的眼神掃向兩個悉心調教的弟子,但這一次,白劍飛卻收到了兩雙漠視的眼眸。沒有了往日的尊敬,更沒有的往日的依戀。彷彿上位者看待蒼生螻蟻的眼神。

白劍飛臉色一沉,微微低下頭精芒閃爍,心底更是湧出一股無名之火。自己親手養大教導的弟子,沒想到一轉眼就變成了白眼狼。轉瞬間,白劍飛心底浮現一絲淡淡的冷笑。

「你們以為攀上了少幫主就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呵呵呵……可惜,你們不知道少幫主有多花心,他玩過的女人比你們見過的男人都多。

等少幫主玩膩了,你們還會乖乖的爬過來求為師!到時候……」白劍飛的嘴角勾起一絲隱蔽的淫笑,十年的教導培養,終究還是為他自己。

「白劍飛,你明白我巡查怒蛟幫三十六堂的原因么?」寧月突然開口說道,看似很有氣勢,但卻全是空話。在前世,隨便一個屁大的官都能把這一招練得出神入化。

「是!是!屬下明白1白劍飛的頭點的跟琢米似的,「白沙堂上下一心支持少幫主,他司徒冥算什麼?他不過是幫主的弟子,少幫主才是獨一無二順理成章的繼承人……」

「嗯?」寧月眉頭一皺,「我爹在一天,司徒冥就翻不出什麼浪花。你當我這麼膚淺么?區區司徒冥,我幾時看在眼裡?我是指江南道最近的暗流……」

「額」白劍飛臉色一僵,緩緩的抬起頭露出一副迷茫。

「你不知道?十二樓重出江湖,如今江南道暗潮湧動,你竟然不知道?你這個堂主可真合格啊」

「屬下不敢!屬下……屬下……」白劍飛的冷汗頓時溢出滴落,心底已經翻起了嘀咕,「難道我之前的表態還不夠明確?還是說,少幫主是鐵了心要與我發難?哼,既然如此,我白劍飛也不是泥捏的。」

「回稟少幫主,我怒蛟幫不插手江湖紛爭,只負責南北往來運輸。這是幫主當年定下的規矩,屬下這些年兢兢業業不敢有絲毫違背。」

「不插手,並不代表不過問!知不知道是一回事,插不插手是另一回事。難道怒江幫坐鎮江州就是一條瞎了眼的龍,聾了耳朵的龍?

更何況,現在不似以往更不是幾年前。父親深受重傷,如今一心閉關療傷致使那些宵小之輩開始蠢蠢欲動!就連官府朝廷也敢在我們頭上拉屎撒尿……」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