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二十八章 追殺而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追殺而至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呃?朝廷……拉屎撒尿?這是何解?」白劍飛微微的仰起頭,眼神中露出疑惑的神光。pbtXt

「一個月前,你的一批從江北運來的貨不是被巡撫衙的人扣了么?父親閉關療傷,誰都可以當我們怒蛟幫不存在么?」寧月裝著一副中二的樣子,那表情活脫脫的天大地大我怒蛟幫最大。

「那個……」白劍飛猶豫的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少幫主有所不知,我們怒蛟幫不只是江湖武林幫派,而且也是掛職於工商部的江南轉運使。幫主不只是天榜十二絕,他也是當朝三大供奉之一。

御史台的巡撫巡視九州,原本就有權查問各部門衙門的財物狀況。那天高巡撫例行公事的抽查我白沙堂,也是象徵性的抽查了一些江北運來的大米。只是點檢的時間有點長,花了大約七天時間。這並不算……不算在怒蛟幫頭上拉屎撒尿……」

寧月的臉紅了,心也不由的噗通了一下。出洋相事小萬一露出了馬腳那才要命呢!好在原本岳繼賢就是個二世祖,估計他也不知道自己怒蛟幫是干聲以寧月只是尷尬的咳了聲很順利的敷衍了過去。

「咳咳……雖是如此,可高巡撫剛回去就被人滅了滿門!這要讓人知道了,懷疑我們做的不是憑添話柄么?」寧月偷偷的噓了一身汗,不過一想到當初岳繼賢一口一個朝廷鷹犬……這人真狠罵人起來連自己都不放過?

「什麼?高巡撫被滅滿門?」白劍飛驚訝的問道。

「你看看!我說我們怒蛟幫成了聾子瞎子吧?這麼大的事你竟然都不知道?你們白沙堂的賬本呢?拿來給我看看,我要確定一下高巡撫抽查的那批貨到底有什麼問題1

原本賬本屬於機密東西,但整個怒蛟幫都是岳家的,岳繼賢要查一下賬本自然沒問題。在兩個美人臉上各香了一口,才讓她們依依不捨的從自己身上下來。重生以來,就這一次吃豆腐吃的最爽。

白劍飛還是抱來了賬本,賬本以符文加密。寧月聽過密碼將精神力沉入符文,瞬間無數賬目從寧月的腦海中流過。摒除不需要的,寧月將關於德運鏢局的所有賬目都記在腦海里。

果然,德運鏢局每隔三個月會來白沙堂接一批貨,貨物也很普通,大豆,煤炭,玉米什麼的。但是,有必要麼?這些東西,運輸費就已經高出了貨物原本的價值了吧?

這是一個無法忽視的疑點,自然也明白著告訴寧月,江北運來的東西有貓膩。而這一次,高巡撫被殺之前抽檢的果然是從江北運來的十萬石大米。這麼大量的米運來幹嘛?江南有沒有打戰?江南原本就魚米之鄉,自己的糧食都多得吃不完,顯然又是有貓膩。

最為重要的是,明明十萬石的大米,被抽檢完就剩下九萬石。說是灑掉的,這特么能灑掉這麼多?顯然這一萬石定然是這次運輸的真正貨物。

寧月眼中精芒閃爍,這個賬本很有用,頓時讓寧月原本片段的線索串聯到了一起。十二樓從江北秘密運輸了東西送到江南,在江南進行了某個不為所知的計劃。

而計劃的關鍵,很有可能是被高巡撫截獲的一萬石的東西。高巡撫全家被滅卻沒有讓十二樓找到關鍵的東西,十二樓的計劃不得不中斷。殺人,是為了將知道他們計劃的或者說知道他們蛛絲馬跡的人滅口。

十二樓不是想跳出來搞風搞雨,十二樓的目的自始至終想偃旗息鼓再次潛到深處去。如果有人就此放棄追查,說不定十二樓就這麼消失於無形。

「好傢夥」寧月心底一嘆,這次換做是自己釣魚了。就是不知道自己的這根魚線夠不夠結實,會不會被它崩斷了魚線逃之夭夭?

「砰」突然,緊閉的大門瞬間碎開,司馬及臉色漆黑的衝進房間身形閃爍幾乎剎那間來到寧月的身前,將寧月與白劍飛阻隔。

「怎麼了,司馬及?」寧月的心底頓時一沉,難道身份暴漏了?暗中內力提起,若有若無的靈壓從周身蕩漾開去。

今夜為了隱藏身份,他連古琴都沒有攜帶,沒有琴心劍魄,他的武功不可能是司馬及的對手,就算加上無量劫指和無量六陽掌也不行。更何況,一邊還有一個不弱的白劍飛。

「司馬護法?你這是何意?」白劍飛的靈壓驟然間升起,與司馬及的靈壓對抗了起來。

在司馬及出現的瞬間,他的一身氣機已經鎖定了白劍飛。眼神之中,審視的意思溢於言表,眼神微微眯起冰冷的殺意直刺白劍飛的靈魂。

「白劍飛,你膽敢加害少幫主?」

「啊」白劍飛還沒有說話,蜜兒蝶兒兩女卻驚訝的捂著嘴巴,一臉不信的看著白劍飛。這一點,她們真的不信,說好著要抱少幫主大腿的來著,怎麼反轉的這麼快?

「血口噴人!司馬護法,我和你到底有何仇怨你要這麼的加害我?我對少幫主的忠心日月可鑒」白劍飛的臉色在聽完司馬及話之後就變得鐵青,這屎盆子扣得特么太拙劣了。

「日月可鑒?那你為何要命人在主船周圍布下結界?還不是為了對付少幫主?」

「我擦」白劍飛的眼睛頓時瞪得渾圓,顫抖的手指指著自己的鼻樑,「我命人布下結界?我特么得會礙…等等……」

「等等」寧月也同時臉色大變,因為他也根本不信白劍飛會對岳繼賢不利。但是,白沙堂卻是十二樓最後沒有掃尾的線索所在。而白沙堂的守衛可以說如同虛設,自己都這麼輕而易舉的潛進來,別人當然不會費力!

「轟」一道毀天滅地的靈壓自頭頂壓下,白劍飛和司馬及頓時臉色大變。瞬間奮起,一掌向頭頂的靈壓拍去。

主船的最頂層如爆開的氣球一般炸成碎片,第二層也碎了一半只剩下一個空虛的甲板。星空出現在寧月的視野,一道若隱若現的天幕扭曲了星空的光芒。

「有刺客」這麼大的動靜,底下白沙堂的守衛自然不會聽不到,紛紛向聲音響起的位置衝來,不一會兒,寧月的身前聚攏了數十名白沙堂弟子。

司馬及與白劍飛一左一右的守護者寧月,眼神如劍的掃向周圍彷彿無處不在的殺機,「到底是哪位朋友和我們怒蛟幫開玩笑?怒蛟幫的玩笑……可不是那麼好開的1

「廢話什麼,發龍王令」司馬及冷喝一聲,掏出懷中的令牌掐動法決。令牌微顫,泛出朦朧的光芒,但剎那間,司馬及的臉色變得一片雪白。

「符文亂流,頻率替換?為什麼偏偏這麼巧?不好!怒蛟幫有叛徒1

「呵呵呵……」一陣似刺耳的聲音響起,彷彿幽靈一般出現在周圍任何一個角落。如泣如訴似鬼哭狼嚎但他偏偏在笑。

彷彿憑空出現一般,眨眼前還什麼都沒有的虛空,突然間站著兩個人。一人一身黑衣,一人一身金色。黑衣人帶著月白色的面具,金衣人帶著金色面具。

兩人並肩站著,卻能給寧月千軍萬馬的威勢。尤其是月白色面具的神秘人,給了寧月一種異常熟悉的感覺。

「轉輪王?十二樓1清晰的字眼,從寧月的牙縫中一字一字的擠出,眼神中無悲無喜,但靈力之柱已然衝天而起。

「想不到深藏怒蛟幫的少幫主……竟然會認出本座?本座十五年不出江湖……你是怎麼知道我的?」聲音很難聽,難聽的就像汽車急剎車發出的尖銳嘯聲。

「江州地界……還沒多少我怒蛟幫不知道的事!二十年前,你們能搞風搞雨那是因為怒蛟幫不願意搭理你們,想不到你們的膽子竟然已經大到了這種地步?

以為布置了一道結界,你們就能瞞天過海么?只要我們交手,就算動靜穿不出去但十艘大船相連必定能牽動其他船隻。到時候,白沙堂弟子依舊會察覺異常……」

「這點就不勞少幫主費心了1金色面具的神秘人冷冷的打斷了寧月的話,「死人是不會發現異常的。我們布下結界的目的也不是為了掩蓋動靜,而是為了……防止有漏網之魚1

「你們敢」司馬及的靈壓燃起,沸騰的氣勢直衝緩緩飄落站在船沿上的兩人。司馬及的武功在先天境界也是高手,但距轉輪王和金面人還有一些距離。

一番氣勢比拼,也讓司馬及察覺到了己方的不利。現在唯一期望的,就是十二樓會忌憚怒蛟幫的威名。但這個期望,卻在一開始就如肥皂泡一般破滅。

「只要你們都死了,誰又能知道是十二樓所為?再說了,一個月後,天下間再也沒有十二樓。江州龍王就算怒火滔天又如何?他畢竟不是神1

「別廢話,殺」轉輪王尖銳的聲音剛剛響起,兩道身影已經如鬼魅一樣出現在怒蛟幫弟子之中。劍光亮起,三四十個人竟然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已全部斃命。

「這是……」寧月的瞳孔猛地一縮,眼前的劍光組成了一個如長滿刺的蛋,一瞬間,四面八方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激射出萬道劍氣。劍氣如虹剎那間擊殺怒蛟幫三四十人。

這一幕,何其的熟悉,這一招何其的眼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