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三十章 引蛇出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 引蛇出洞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你這是……在教我做事么?」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金余同的不快幾乎已經寫在了臉上。pbtxt冷淡的眼神盯了寧月很久,看的寧月後背都在微微發毛。這時候,寧月才意識到金余同不是於百里,他和自己不熟。

就算在前世,屬下這麼對上司說話也要坐冷板凳。在這個等級觀念更森嚴的社會,自己這麼說簡直是在作死。不過寧月依舊面帶微笑,也絲毫沒在金余同面前露出退縮的眼神。因為,他是寧月,他與眾不同。換句更實在的話,寧月的翅膀硬了。

「北方草原已經結束了長達五十年的戰亂,而魔教的蹤跡也在北面三州蠢蠢欲動。四大神捕都在涼州,京州一線坐鎮。我們身為江南道天幕府捕快,應該想著怎麼自己解決問題而不是想著請誰幫我們解決問題1

「是!屬下知錯1寧月不是熱血青年,所以他很利索的找了一個台階下來了。那一臉的誠懇讓金余同很滿意,臉色也變得柔和了起來。

「我天幕府成立了三百年,雖然背靠朝廷底蘊深厚但始終沒有出多少驚才絕艷的人物。直到五十年前,天幕府才算有了起色。

捕神位列天地十二絕,這是我們的底氣。而近十年來,天幕府踴躍出的青年才俊絲毫不比江湖門派差。

但是……我們為何在人前依舊如此的低調,就算被當成鷹犬我們也都沒叫喚一聲?甚至還留下見到峨眉弟子,天幕府退避三舍的的笑柄?不是時候啊!

你天賦絕倫,智計百出,可惜你鋒芒太甚!天幕府身在九州處處樹敵,鋒芒太甚容易招風。你以後無論對誰都低調一點吧1

金余同走了,走的悄無聲息。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金余同說這番話的時候寧月竟然真的感受到了一絲關心,或者關切。

這和以往的金余同不同,以前的金余同給寧月的感覺就像帶著一副面具,哪怕在笑都能感受一絲森森的冷意。但剛才,寧月卻感覺金余同摘掉了面具。

寧月躺在床上有些不爽,到了臨走金余同都沒有提起解除他的閉門思過的處罰,或者說他是忘了吧。不過無所謂了,金陵天幕府對他這麼排斥,就算回到天幕府也不會有什麼助益。等於百里他們來了之後,自己也會改變一下孤軍奮戰的處境。

他的四個好夥伴也只有沈青在身邊,余浪不知道浪到哪裡去了,葉尋花和鶴蘭山回自己的老家閉關。一時間,寧月竟然有種被拋棄的孤獨感。

板著手指,寧月換算了一下自己手裡的籌碼和十二樓接下來動作的推斷。十二樓現在在做的應該是壯士斷腕,這很符合十二樓的一貫作風。當初靜夜師太惹到了天機閣她很果斷的掃除尾巴,可惜剛巧撞到了自己的手裡。

現在寧月手裡掌握的線索不多,只有白沙堂的那一條線索。而另一條線索……寧月微微閉起的眼睛猛然間睜開,因為他想起了十二樓接下來的動作。

十二樓連怒蛟幫的口都要滅,絕對不可能放任一個知道他們一些秘密的瓊星活著。雖然殺樓的金牌殺手已經全部幹掉,但一個轉輪王就頂的上整個十二樓。再加上那天見到的金面人,這樣的實力恐怕得整個江南道武林齊上才行。

白沙堂被滅,消息遲遲沒有傳出,彷彿這世界根本就沒有白沙堂這東西一樣。而沒有消息,對寧月來說就是最好的消息。因為岳繼賢可能沒死,如果他死了,怒蛟幫不會這麼安靜。

瓊星現在住在金陵沈府很安全,而且最近沈青這貨也像是發春的貓一樣整天圍著瓊星。換做一般女人,就是沈青不主動都有可能倒貼,但偏偏瓊星不一樣。

自從暗星死了之後,瓊星似乎也將自己的心冰封了起來。平時面無表情就算了,就連說話也是掐著字說的。沈青這個對泡妞一無所知愣子也只知道在瓊星的身邊彈琴,其餘的他就算明白估計也做不出來。

要是換了其他的姑娘,寧月也許會傳授沈青幾招。但瓊星,寧月卻不打算插手。哪怕後世的自由戀愛人人平等這樣的口號喊得震天響,但門戶之間的差距依舊是一條鴻溝。金陵絕頂沈府的公子,和十二樓的金牌殺手肯定沒結果。

夜深人靜,寧月背著他的古琴仿若靈猿一般在山林間穿梭。漆黑的夜,彷彿流星閃爍,眨眼間竄出樹林奔向廣袤的田野,動如脫兔卻在剎那間靜如處子。

「這麼深更半夜把我叫到這裡……讓沈青知道了你讓我情何以堪?」

「他一天到晚只知道圍著我彈琴……」

「別說了1寧月突然喝止瓊星的話,「有些話不說出來……大家還是朋友1

「我等不及了……我們的時間不多了……」瓊星的眼睛彷彿火炬一般盯著寧月微微發白的臉盤,如火焰在燃燒。

「你想幹嘛?」寧月抓著衣領向後一跳拉開了距離。

「你調查的怎麼樣?到底有沒有收穫?上百萬人的生死,難道天幕府不在乎?沈家哪怕知道了十二樓復出都不見有什麼動靜,你現在是我唯一的希望……」

「額?你問的案子?」

「否則呢?」瓊星幾乎從牙縫裡迸出的三個字,聲音彷彿女鬼吐息吹得寧月後頸發寒。

「沒有進展!只知道十二樓在滅口,他們要做什麼,他們已經幹了什麼都一無所知!不過……有一點我很奇怪,為什麼你比我還急?」

「因為……我想自由,帶著暗星的那一份自由!我要帶著她走遍九州,我不要永遠躲在陰暗的地下。如果一切都沒有改變,我會死,你們也會死,江南道生靈塗炭,屍橫遍野1

寧月疑惑的看著滿臉狂熱的瓊星,這貨被高巡撫洗腦成把拯救江南道百萬生靈當成信仰了?寧月臉色古怪的看著瓊星,真懷疑高巡撫是怎麼調教的?難道催眠?

「高巡撫的密折……是真的?」寧月遲疑的問出了疑問。

寧月看到瓊星那心痛的眼神就感覺一股濃濃的罪惡感。瓊星所有的話他都當真了,唯獨那道密折沒有。但這又不能怪寧月,誰會把一道密折寫成謎語?這不是找死么?

「你還是不信我……」瓊星的聲音很平靜,但配上那表情……如果被沈青看到寧月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第一,如果高巡撫真的要寫密折,那麼絕對不可能寫一條謎語,因為這和找死沒區別。第二,就算這真是高巡撫的密折,那句話的意思估計除了高巡撫誰也不會知道。追究這個密折已經沒用了……只要找到十二樓,將他們一網打盡你說的生靈塗炭就不會出現。算了,你現在是他們唯一想滅口的,還是早點……我擦1

天涯月瞬間發動,如閃爍一般出現自瓊星的身邊一把將愣神在當場的瓊星撲到在地。而發生的這一切,瓊星竟然沒有絲毫察覺。

一陣爆響在瓊星站立的地方略過,如剎那將綻開的煙火。而在星芒亮起的一瞬間,瓊星也似乎剛剛從驚駭中醒來一劍寒芒,數到劍氣激射而出。

原本瓊星不該如此不堪,別說被寧月撲倒,就是在偷襲襲來之前就該出劍反殺。也許是她被寧月的話震懾了心神,也許她對寧月報了太大的期望,那一剎那,瓊星竟然獃滯了。

回過神的瓊星異常的犀利,那劍芒彷彿能激射背刺的刺蝟,眨眼間十數道劍氣射入背後的虛空之中。空氣為之凝結,肅殺的氣息在田野中晃蕩。

在黑夜,十數道身影與黑夜融為一體。除了刀刃上反射的磷光,再也見不到一絲一毫的顏色。寧月原本躺在地上的身體突然間的彈身飛起,高高的衝上黑幕。

「戳戳戳」無情的暗器如雨點般向四周打去,就像疾風暴雨中的芭蕉葉,里啪啦響個不停。欺身而來的十幾個殺手還沒殺到在空中的身體齊齊僵直,墜落的時候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黑夜中,人頭攢動!這次十二樓派出的殺手數量驚人,寧月與瓊星已經聯手斬殺了數十個,但遠處黑夜中依舊有數不清的人影在晃動。

「啾」一聲嘯聲響起,急促的如吹過峽谷的颶風。突然之間,十數道舉著火把的人流從四面八方衝來。

殺手眼見變故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遲疑化作流光向四下激射而去。來人很快,幾乎眨眼來到了跟前,每個人都是勁裝革履,一手持刀,一手火把。

「寧公子無恙吧?」一個完全陌生的人突然間出現在寧月的身前,哪怕他舉著火把,寧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

「不愧是金陵絕頂的沈府,這實力……」寧月懶散的拍了拍衣服,「你家少爺呢?」

「少爺與新二十四夜發現了一條大魚,正在追蹤。」

寧月都不需要細問也知道,那條所謂的大魚八成是轉輪王。如果只派這些小魚小蝦就像要了寧月和瓊星的命,只能說他們太小看寧月了。

「走一起去看看1寧月掃了眼還在蒙逼的瓊星,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既然瓊星是十二樓要滅口的目標,寧月又怎麼會放過這引蛇出洞的好機會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