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三十一章 京人面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京人面相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遠處的火把映照著天空隱隱的紅光,寧月的身形如天空飄落的雪花,輕輕的,悄無聲息的落下。pBtxt二十四夜舉著火把在四周盤查著什麼,沈青皺著眉頭,不住的把玩著摺扇。

「沈青,怎麼了?又被他跑了?」寧月低聲問道。

「難道真的是韓章?」沈青遲疑的抬起頭,臉色有些糾結。

「那個韓章到底是何許人也?看你的表情……很糾結?」寧月好奇的來到沈青身邊,抬頭張望四下寬闊的田野。

「韓章乃天下第一墓盜高手,也是余浪的好朋友。余浪在與我們結識之前,他與韓章可以說形影不離。

可是後來,韓章與余浪發生了芥蒂。用余浪的說法,韓章不服氣憑什麼余浪在江湖上皆是美名而他卻如過街老鼠人人唾棄。

在一次大吵大鬧之後,韓章與余浪徹底分道揚鑣。傳聞韓章遠渡海外,土遁之術就此絕跡江湖。方才我們追到這裡,此處開闊並無藏身之處。但那人竟然在甩出一團水汽之後瞬間消失不見,除了土遁之術我實在想不出來……」

「如果是土遁之術,那就一定是韓章?」寧月疑惑的問道。

「一定是1沈青一臉凝重的點了點頭。

寧月的眼睛犀利的掃著周圍,腦海中,恍然間浮現了一張金陵郊外的地圖,無數信息流淌過地圖,兩個光點在地圖上分外的鮮明。

「上次殺手始終的位置是此處北五里,而虹吸村處在兩處位置的中心點上。不可能這麼巧合……沈青,我們去虹吸村看看1

寧月話音剛落,身形已化作流星向不遠處的村莊掠去。沈青聞言也立刻跟上,二十四夜化作洪流向兩人的方向追去。

虹吸村是一個普通的小山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哪怕天黑到現在也才一個時辰,但村莊的星火卻只有星星點點。

無論寧月沈青瓊星還是二十四夜,都是武林中頂尖的高手自然不會引得雞飛狗跳。悄悄的進村,沒有發出啊一點聲息,而各家的燈火也沒有因為他們的到來而亮起。

「都是普通人,沒什麼可疑1二十四夜分散之後又很快的聚攏過來。pbtxt如果虹吸村有問題,那麼他們的來到一定會引起對方的警覺。

「咦?那裡有亮光」瓊星的眼睛撇過,發現遠離村莊的地方有明亮的火光,看起來是一個大戶人家。寧月與沈青對視一眼,腳尖輕點向火光之處掠去。

這個一個碩大的莊園,寬闊的青石路上可以並排三輛馬車,青石路一直連通道遠處緊閉的大門,門口掛著兩盞明晃晃的燈籠。

「創雲別院?聽起來有點耳熟?」寧月摸著下巴疑惑的問道。

「上次你問附近有沒有有名望的人,驚蟄和你說的。這個創雲別院的主人原本乃宮廷里的太監,服侍過兩代帝皇。二十年前告老還鄉,先帝憐他操勞一生便給他建了這座創雲別院並且賜他良田五百畝讓他安度晚年。」

「二十年前?告老還鄉?這太監的命還真硬啊1寧月有些詫異,這個時代的人一般不長壽,五十已到知天命,一般人活過六十就算死而無憾。而且現在也沒有什麼退休年齡,能告老還鄉的基本上已經六十了再加二十年這老太監不是有七老八十?

寧月上前敲了敲門,沒想到很快裡面就傳來了腳步聲,一個四十來歲的樸實老漢緩緩的打開大門。見到外面幾十個舉著火把的人頓時嚇了一大跳,要不是寧月幾人風采不凡,二十四夜也不是面目可憎估計都會被誤會成山賊。

老漢的眼力還不錯,至少第一眼就猜到寧月和沈青才是領頭人。眼神有些閃躲,顫顫巍巍的躬下身體,「兩位公子……深夜來此可是……有什麼事?」

「哦,沒有!我們原本在緝拿江洋大盜,追到此處卻跟丟了對方的蹤跡!江洋大盜毫無人性,殺人起來肆無忌憚。在這方圓十里就你一戶大戶人家所以過來看看,順便提醒你們小心防範1

「啊?江洋大盜?」老漢顯然嚇了一大跳,「金陵境內竟然有江洋大盜?那……那……」

「來福,什麼事礙…咳咳咳……」一聲蒼老卻不失威嚴的話從身後響起,順著門縫之間一個身穿金壽袍的老頭在兩個侍女的攙扶下正緩緩的走來。

老頭看起來很老,如果沒有那兩個侍女很可能沒法站起來。就算有人扶著,那身形也像風中的柳枝擺個不停。

但老頭的眼睛很犀利,也很明亮。雪白的髮絲被梳的一絲不亂,就這麼站著給人一種上位的壓迫。老頭撐著拐杖,緩慢的移到人前,眼睛掃過寧月一眾人的臉,在看到寧月的臉龐的時候,整個身體猛然一震,眼中精芒流轉突然綻放一副慈祥的笑容。

「好,好,好,都是一表人才的好娃娃!來來來,都進來坐……」

「曹公……」來福正要說話,卻被老人一個眼神制止。

「我都一把年紀了會被人欺負了去?再說了,老爺我這輩子沒什麼本事,能活這麼久還能安度晚年全靠著這一雙眼睛。好人壞人,我只要看一眼就能猜個*不離十。兩位公子,別站著了,都進來吧……」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1寧月微微一禮,也不客氣的踏進大門第一眼便看到裡面張燈結綵的布局。

「咦?老爺子家中有喜?」寧月好奇的問道。

「七日之後是老頭子的八十壽辰,辛苦了一輩子就為自己破費一次,到時候把鄰里鄉親,族親晚輩叫來一起聚聚……」

「那我等提前祝賀老爺子福如東海壽比南山1寧月一句話說的老人心花怒放,臉上的褶皺幾乎都堆了起來。

「對了,你是哪家的娃娃?我看著你的臉有些面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故人之後?」

「晚輩寧月,祖籍蘇州1

「寧月?祖籍?」老人的眼神中流過一絲迷茫,「老朽二十年前在宮廷當差,你這張臉很像宮裡的人,還以為你來自京城,那想來是老朽認錯了。你們方才說什麼江洋大盜?金陵有沈千秋大俠坐鎮,已經很久沒有人敢在金陵鬧事了……那個江洋大盜是什麼身份?」

「十二樓!老人家可曾聽說過?」

「十二樓?讓我想想……那是十五年的事了……哎,你們也別拘束,想逛逛就隨便逛逛,哪都能去。這個莊子別看大,但實際上沒多少人,很多地方我們也是好幾年沒去看過了……難得來那麼多人莊子一下子熱鬧了,你們隨意礙…」老頭被扶到躺椅上,立刻招呼著二十四夜隨意。

果然正如老人說的別看他年紀大,但腦子異常的好使,而且眼睛毒,心思更是深不可測。自己一行人來的目的無非是搜查十二樓的蹤跡,而對方不點破還主動示意。這份心懷,要麼有恃無恐要麼問心無愧。

「寧娃娃,你家裡有人當過官么?」老頭還是不死心的問道。

「有啊1寧月頓時一臉的自豪,「我爺爺當年是我們村上的里長,我們村二三十戶人家他說一不二!原本他想培養我爹做個更大的官,至少也能做個縣令什麼的。可惜……我爹最後卻做了教書先生……」寧月的瞎話幾乎張口就來,而老頭一開始還津津有味,到了後面,眼神就有些尷尬了……

「里長?」

「是啊,不是官么?」

「不是,里長屬於吏不屬於官。有品階的那叫官,里長是縣衙選定替縣衙管理鄉村的人,多是鄉村人自己推眩除了你爺爺,就沒有了?」

「沒了,我爺爺是我們祖上十八代最大的官了1寧月思索了一會兒認真的說道,眼底也流過一絲他都不懂的疑惑。其實,寧月連他爺爺是誰都不知道。

沒一會兒,二十四夜漸漸的聚攏,對著沈青和寧月默默的搖了搖頭。寧月淡然一笑緩緩的站起身,「今夜打擾了老爺子,再次恭祝老爺子長命百歲!夜深了我們就不打攪了,老爺子平日里多做防範,金陵最近不太安全……」

「哦……夜的確深了……那老朽就不留你們了。至於安全……呵呵呵,都一大把年紀了,還怕什麼呀。」

老人目送著寧月一行人走出大門,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收起。眼神閃爍露出了一副追憶的思索,「明明長著這麼一張臉……難道……真的只是巧合?」

出了創雲別院沒多久就與金陵沈府的人再次匯合。但得到的消息讓寧月的心為之一沉。上百名殺手,除了當場擊殺的,也被成功俘虜了好幾十,但他們竟然全部服毒自盡無一例外。

不過就算活捉了他們估計也沒什麼用。瓊星這個金牌殺手都不知道十二樓藏身何處,就這群普通的殺手也不可能知道。

「瓊星,你怎麼了?一路上心思重重的樣子?」沈青這貨從出來之後眼睛幾乎沒離開過瓊星的身體,瓊星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自然瞞不過沈青的眼睛。

「有一個猜想,但我不知道對不對。以前我還在殺樓的時候無意中聽到教頭們曾經說過,每月十五,轉輪王都會去參加一次密會。我想這應該是十二樓的秘密聚會。而下一個十五……好像就是七天之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