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網打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網打盡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嗯?」寧月突然頓住了腳步,僵直的轉過臉看向瓊星。pbtxt這個情報太關鍵了,簡直可以說給寧月的猜疑釘上了一個基準。原本創雲別院就非常可疑,而加上這一點那就太多的巧合了。

「先按兵不動,等我回去再調查一下。那個曹公既然是宮廷里退下來的人,那在天幕府一定有記載。明天等我去了天幕府再說。」

炎炎夏日悄無聲息的來臨,不知不覺人們有穿起了薄衣短衫。甚至在街頭隨處可見赤著上身的大漢露著黝黑髮亮的肌肉。

差不多大半個月沒去天幕府了,來到門口對那聳立的六扇門有些陌生。寧月今天沒有穿飛魚服,因為他還在閉門思過中。但今天卻沒有不長眼的對他說天幕府重地閑雜人等不得靠近,哪怕過去了大半個月,寧月的餘威依舊兇殘。

剛踏入天幕府,寧月就感覺數十道目光射向自己的後背。但寧月回過頭的時候,那些目光又齊齊的消失不見。寧月留下一個戲謔的笑容,也不願和這群傢伙一般見識。

一個人如果盲從到連基本的是非都分辨不出的時候,這個人的一身就註定了。雖然對自己的排斥是天幕府上層授意的,但金陵總部匯聚了江南道最精英的捕快寧月只能不屑的對精英癟癟嘴。

「才過去三天你就來找我……難道又有重大發現?」金余同放下手中的筆,滿臉微笑的說道。

「總捕的心情似乎不錯?難道高巡撫扣押的那條線索有進展了?」寧月略帶疑惑的問道,原本他想直接將自己的推測說出來,但又生怕天幕府的其他人嘴巴不嚴。

「不錯1金余同從桌子的抽屜里掏出一封卷宗遞到寧月的身前,「這裡就是根據你的情報我們調查的結果。

高巡撫扣下的這批糧食在寒江府上岸,並且被運送往金陵的雲海糧庄。十萬石糧食,足夠將他們糧庄的倉庫給堆滿。但我們趕到的時候,他的倉庫里竟然剛剛出了一批貨,從江南道運往江北道。

笑話,十萬石糧食從江北運到江南,再從江南運到江北。來回這麼倒騰,倒是不嫌麻煩?」

「那他們一定為了掩人耳目,他們運輸的根本就不是糧食1寧月頓時斷言道。

「我也是這麼認為,可惜……他們到底運的是什麼已經無從知曉,但至少我們已經揪住了他們的一條尾巴。pbtxt」

「那個雲海糧庄的背後……是誰?」寧月瞬間抓住了重點。

「二十年前告老還鄉的老太監,原本先帝憐憫他勞苦功高讓他安度晚年。想不到這老不修貪得無厭竟然倒賣走私還和十二樓扯上關係?江南道五府的精銳明天就能集結,到時候先把那老不修拿下,然後在順藤摸瓜……」

「別……」寧月突然打斷道。

「幹什麼?一驚一乍的?」金余同被寧月突然的打斷嚇了一跳,臉色頓時僵直在那無法適從。

「總捕,這就是我這次來找您的原因。那個曹老很有可能就是十二樓的人,而且……有可靠消息。每月十五十二樓都會舉行一場密會,而七天之後的密會地點很有可能就是曹老的創雲別院。

所以,依屬下之間逮捕曹老的行動可以適當的延後,我們等七天之後將整個十二樓一舉擒拿豈不是更好?」

「哦?消息可靠么?」

「應該可靠,無論怎麼樣我們只不過延遲一點時間。反正曹老有嫌疑這一點已確定。到時候就算不能一舉蕩平十二樓也與先前的計劃無礙不是么?」

「嗯」金金余同沉思片刻,默默的點了點頭,「也好,到時候你就和蘇州府的於百里一起吧。」

「是!那我……這就去通知金陵沈府讓他們到時候一起配合行動……」

「不行1金余同原本的笑臉突然間收起,眼神有些陰寒的掃著寧月。

「我知道你和江南四公子關係匪淺,而且你和江湖武林的牽扯也頗深。但你別忘了,你是天幕府捕快。知道為什麼金陵府上下那麼的排斥你么?

就是因為你和江湖的牽扯太甚了!沒有人喜歡腳踏兩條船的人。江湖武林只是一群仗著武功為非作歹目無法紀的暴徒,望你好自為之……」

「總捕……」寧月還想說話,但看著金余同已經低頭批閱卷宗,寧月只好長長一嘆的除了辦公堂。

天幕府和江湖武林?寧月不禁苦笑。江湖視天幕府為鷹犬,有點實力的視天幕府為擦屁股的後勤。所以江湖武林人在天幕府滄積怨已深。這樣一看自己接的這個主線任務比想象中的更難啊!

哪怕寧月不引導,天幕府與江湖武林必有一戰。但寧月需要的結果是天幕府與江湖武林相輔相成,而不是互相敵視想著消滅對方。

天幕府對江湖武林的態度也讓寧月頭疼,其他州府寧月不知道,但至少金陵總部的意思就是把江南道武林一竿子打死。

江湖武林是可以摧毀的么?當然不可能!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有紛爭的地方就有江湖。治國平天下,如果天幕府和江湖抱著消滅對方的目的,那才是天下大亂取死有道。

兩者必有一戰寧月早有預見,也樂在其中。戰爭,不是為了消滅,而是為了爭奪話語權。只要朝廷打贏了,那麼坐下來好好談,江湖武林要聽朝廷的話,要為國家做貢獻,甚至融入到國家的力量體系里去。

多完美?你好我好大家好!朝廷與江湖武林共同組建一個和諧美滿的世界……但是!雙方萬一都抱著消滅對方的目的,那麼戰爭就會進入無休止。

最後的結果可以預見,朝廷會取得短暫的勝利,然後武林就像草原中的星火,不時的出現,朝廷就不斷的滅火,在無休止的爭鬥中耗費國力走向滅亡?

回到了宿舍,寧月重新收拾心緒為七天之後的行動做起了準備。他沒有通知沈青,沒有通知金陵沈府。因為他人微言輕,他不能拂逆了金余同的意思更何況!叫了沈府的人說不準還沒和十二樓交手他們就先幹起來了。

寧月只是一個銀牌捕頭,雖然銀牌捕頭在天幕府算得上是決策的高層。但相對於整個大局來說他太過於微不足道。

如果集江南道天幕府的實力,對付一個十二樓應該沒問題。江南道天幕府的先天高手不下於二十名,金余同應該可以和轉輪王一戰,自己和於百里聯手也該可以和金面人一戰。七天之後,就算光憑天幕府也有極高的勝算。

第二天,於百里等到抵達金陵。來的不多,但也全是高手。五大先天高手都來了,而徐帆馬成竟然也雙雙突破成為了半步先天高手。

蘇州府的老同事見面,自然很高興。寧月也再次體會到了與同事之間的融洽。下意識的寧月突然覺得自己也許本來就屬於蘇州府。

「等這個案子結束,我就申請調回蘇州府吧1寧月心底暗自下著決定。

三天之後,金陵天幕府總部已經聚焦了二十五名先天或者半步先天。這樣的戰力,就算被稱為金陵絕頂的沈府也未必擁有。更何況還有數百名後天境界的銅牌捕快。

月掛柳梢頭,黃昏之後,一輪圓月緩緩的在東邊升起。天幕府大堂之內,金余同一身勁裝顯得格外氣勢非凡。冰冷的眼犀利的掃過在場每一個整裝待發的天幕捕快。

黑色的飛魚服,白色的披風,紫色的面具,漆黑的刀鞘。沒有一點聲音,但卻讓人產生深深的恐懼。這就是進攻創雲別院的主力。

「報報告總捕!創雲別院自天黑起,一有七輛馬車進入別院。但別院大門緊閉,裡面張燈結綵卻沒有一點喧嘩……」

「附近的虹吸村民呢?有沒有前去賀壽?」

「小的化妝成路人打探過,虹吸村民壓根不知道創雲別院辦壽。為了不引起懷疑,小的也沒有細問1

「看來情報無誤,這個創雲別雲果然有問題!出發」

風呼呼,馬蕭蕭,這些一概沒有!寧月為首的一行人全部在一聲令下之後嗖的一聲化作流光射向天空。如果問一個普通人,世上什麼跑的最快,他也許會說馬。

但要問一個武林中人,他會豎起大拇指指著自己的鼻子老子!

輕功真的是一個很了不起的東西,他滿足了人類對速度和飛的追求。武功和符文的出現也許才讓這個世界走向了和前世不同的文明吧?但大致的方嚮應該會有不小的類似。

摩托,汽車,這些交通工具的問世最初的原因是人類對自己雙腿的速度不滿意。而輕功,卻讓人的雙腿只需要一點點借力就能得到飛一般的體驗。

金陵城到創雲別院這三四十里的路程,寧月一行人都不需要半個時辰。月亮剛剛升起的時候寧月他們出發,到月亮才越過樹枝,寧月一行人已經到了創雲別院的一里之處。

「天幕府所有銅牌捕快封鎖方圓三里範圍,一旦有漏網之魚逃出了來立刻擒拿,如有反抗,格殺勿論1金余同冷酷的下令,率先帶著寧月們向創雲別院衝去。

裡面果然張燈結綵,就算隔著圍牆都能看到裡面衝天的亮光。但寧月可以保證,裡面絕對不是在辦壽。誰的壽宴會辦的如葬禮一般肅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