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三十三章 五行齊聚融為一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五行齊聚融為一爐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轟」一聲巨響,創雲別院的大門被猛然間撞破。pbtxt在破門的瞬間,寧月一眾人便呼嘯的湧入創雲別院。前廳的院中,數十名黑衣蒙面的人一臉震驚的看著變故,也聽到金余同嘴裡吐出那冷冷的字眼。

「殺」

荷塘蛙鳴,牆角處,蛐蛐發出一聲聲清脆的鳴叫。十來個千奇百怪模樣的人聚集在一起,似乎在等什麼人。

忽然,房門被打開,一個帶著月白色面具的人大步踏入會議室,「今天例會並沒有什麼事要吩咐。所以大家還是照舊就好」

「咦?轉輪王?樓主呢?今天怎麼是你來?而且從半個月前就大張旗鼓的跟我們說有重要會議要我們一定趕到。現在你卻說沒什麼事?這不是消遣我們么?」

「當然不是消遣你們,半個月前的確有重要的事,但現在已經不重要了。至於樓主……有些事暫時不能過來……」轉輪王的聲音很刺耳,估計除了他自己沒人受得了。

「算了,既然樓主來不了又沒什麼事……那大家散了吧1一個長相怪異的人無精打採的說著,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不行!各位還是再等一會兒吧,過會兒應該會有好戲讓各位開開眼界……」

創雲別院的廝殺很激烈,殺手不再像之前那樣一擊不中遠遁千里,他們幾乎是在用生命拖住天幕府的步伐。

前院四五十個殺手,全部皆是戰死的。原本二十五個先天高手對付幾個半步先天或者說後天應該分分鐘搞定。但那群殺手在最初的受挫之後發動了機關陷阱,強大的刁鑽的陷阱使得天幕府每一步都走得異常小心也異常的艱難。

殺手的每一件暗器,每一把刀劍上都抹有劇毒。而且在很多意想不到的角落裡布置了攻城強弩。那些把長槍當成箭矢的強弩就算先天高手也不得不小心應對。

「該死的……那些軍械是哪裡來的?難道江州守軍要造反么?」金余同暴怒,一刀劈開射向面門的長槍,一道刀氣摧毀了遠處打算再次發動的強弩。

「總捕,我覺得這些軍械應該和江州守軍無關。」

「為何?」

「您忘了南北倒騰的那十萬石糧食么?這些軍械也許就是這麼多年來一點一點搬運過來的。pbtxt」

突然間,三道長槍如閃電般從假山的山洞之中射出,幾乎眨眼到了寧月的身前。風聲呼嘯,寧月不假思索的回身一掌。無量六陽掌雖然只有六招,但應對於各種情勢,每一招的變化各不相同。與其說是掌法,實際上卻是重意不重形的絕學。

朝陽天歌雖然攻勢最猛,但它的掌力如滾滾的車輪。一掌擊出能瞬間能化成連綿不絕的轟炸,當初能一掌破開十二樓的結界,這招的特性功不可沒。

三道長槍被一掌盪開,寧月化掌為指兩道無量劫指擊出瞬間將躲在假山後的殺手擊殺。

「哼,現在總算知道高巡撫為何被他們屠盡滿門?原來十二樓竟然在偷運兵器意圖不軌?不過……就憑這點兵器就想能在江南道搞風搞雨,太天真了1

「所以,高巡撫被殺絕對不可能是這些兵器的原因,這點兵器,根本不值得十二樓鋌而走險1寧月一邊輸出火力一邊異常肯定的說道。

大約半刻鐘,寧月一行人也成功打到了後院。而對方的反抗也越發激烈了起來。甚至有不少黑衣殺手發動了自殺式攻擊,目的只為在寧月這群天幕捕快身上留下一道細微的傷口。

他們反抗的越激烈,就證明裡面的東西越重要。在這個時候,天幕府高手也是一鼓作氣,幾乎同時開大。一瞬間,各種屬性的絕學幾乎在同一時間爆開。天空為之大亮,大地為之震蕩。

突然,靈壓的中間,五朵絢麗的靈壓火焰異常的鮮明,異常的引人注目。那如天道法則的波動蕩漾在靈壓的周圍,五個靈壓,對應著金木水火土,分別站位於東西南北中。

這一幕不僅是殺手懵了,天幕府捕快懵了,就連五個先天當事人也懵了。老子只是想開大招啊,這特么是什麼情況?

「五形齊聚,融為一爐?」金余同瞪著圓圓的眼睛喃喃的低語,下一瞬間,卻發出了一聲驚疑的驚叫。

「快向前面攻擊」

都不需要五人自己動手,體內的內力瘋狂的流轉,彷彿被什麼東西吸取了一般。在五人的中間,一個青色的光彈緩緩的成型,光彈的的周圍蕩漾這靈力的脈動,彷彿是天地心臟的起搏。

「呼」光彈突然間射出,很慢,也很悠然。殺手們遠遠的避開,眼睜睜的看著光彈就這麼毫無精準度的落到了地上。

天地靈力如被點燃的火藥桶,一瞬間爆開彷彿核彈爆碎而升起的蘑菇雲。但這並不是雲,而是泛著青色光芒的靈力,無所不包的將周圍的一切和擋在身前的殺手泯滅於無形。

極端偶然的條件下,天幕府一眾捕快竟然將五行功法融為一爐,發出了這個堪比天人合一的絕強一擊。

殺手沒了,暗箭沒了,就連眼前的房屋,假山,建築都沒了。那一招可遇不可求,而見到那一招留下的可怕場景的金余同也深深的咽了一口口水。

寧月獃滯了,獃滯的久久無法回神。戰略性技能,戰略性技能啊!他以前雖然聽說過五行功法融為一爐的絕技,但也只是一個名字。現在真正見識了威力,卻是將他嚇得面無血色。

這一招比不上千暮雪的無垢劍氣,比不上岳龍軒的化龍神跡。但這一招比江別雲的明玉神功強了不知多少。只需要五個不同屬性的人心意相通將五行融為一爐就能施展出戰略性絕殺一擊?

想法雖然誘人。但這一招的條件太苛刻了,需要五個不同屬性的人配合的天衣無縫甚至是分毫不差。自武功問世以來雖然偶有發生但從未被人掌握。

就像剛才,這一招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光彈是什麼?又不是元氣彈。如果能都隨意控制,五個人就抵得上一支十萬大軍。這是何等的喪心病狂?

可惜,無數宗門嘗試過,但幾乎全部失敗。五個不同屬性的人很好找,但五個心意相通的人太難找。而五個心意相通能恍如一人的人更是難得。

唯一個不算失敗的是峨眉,在百多年前找到了五個不同屬性的孿生姐妹,從小在一起練一樣的武功穿一樣的衣服。二十年後,她們有三成的幾率融合五行。

當然還有宗門提出找一個身居五行的人,但這個條件反正在茫茫人海從未出現過。

「正常人要做到動作整齊劃一沒有一絲一毫的差異真的很難。不過對於軍人來說……也不是沒可能。」寧月雖然看著周圍吸著冷氣,但心底已經默默的盤算。

寧月所說的軍人自然不是這個世界的軍人,而是前世參加閱兵走方陣的軍人。細節決定成敗,如果把五行融合的武學當成一個精密到分秒的工序,只有將每一個步驟都制定成詳細的標準才行。不過這個太遙遠,不是寧月現在可以或者該考慮的。

踏入後院,眼前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沒有敵人,沒有無處不在的機關陷阱。頭頂上是絢麗的星空,圓圓的月光斜斜的照下。眼前是一片廢墟,還有廢墟的中央那個巨大的坑洞。

「嗤」一聲尖銳的嘯聲響起,彷彿雄鷹在天空鳴叫。寧月猛的抬頭,卻什麼也沒看到。突然間,一種名為危機的感覺如針一般刺進寧月的心臟。

「不好陷阱」寧月突然尖叫,沒由來的,寧月冒出來這個可怕的念頭。

「轟」彷彿印證了寧月的話,一個爆炸聲響起。爆炸聲似乎只是一個開始的訊號,無數爆炸幾乎連成了一片。剎那之間,盡眼的竟然全是火海。地上流淌的,周圍展現的,就連天空也在火焰的包圍之中。

火焰指引著人類走向文明,卻也能讓人走向死亡。火油從地底下湧出。整個創雲別院的底下都藏著火油。火油點燃的速度太慢,如果正常情況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從容的逃離。

可惜這一次點火的不是火焰,而是火藥!幾乎一瞬間,整個創雲別雲的火油被點燃,整個創雲別院陷入了火海之中。

「轟」在寧月喊出的一瞬間,金余同已經高高的躍起。洶湧的火焰撲面而來,彷彿一隻巨大的熔岩怪獸要將他吞噬。

「喝」刀光亮起,天空也為之分開成東西兩邊。那是一道決心斬開生死界限的刀光。在火焰即將吞沒自己的時候,金余同一刀斬開了火焰。

火焰不會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火焰會燃燒氧氣。無論是散發的熱浪還是消失的氧氣,都足以將在場的人全部殺死。這是一場有預謀的陷阱,從七天前開始創雲別院就在布置陷阱。

「如何?這個煙火漂亮么?」轉輪王趴在窗口,看著遠處突然竄起的火光,創雲別院在火焰中隱隱乍現,火焰高出房屋十丈有餘。

「你把別院都燒了?以後我們住哪?」

「自然會有地方住的!一個別院,換走了江南道整個天幕府的力量。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划算的?」轉輪王望著遠處扭動的火焰,嘴角微微裂開露出稀疏的牙齒。

「怎麼辦?」看著金余同離開,但寧月卻做不到。這裡是後院,卻是整個莊園的中心。剛才寧月看到了,金余同劈開火焰的瞬間,整個莊園至少百步之內都是火焰。人不可能在零點五秒之內衝出火焰逃出升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