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三十五章 疾病亂投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 疾病亂投醫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你怎麼知道?你出道江湖的時候,韓章已經東渡扶桑了?」余浪突然瞪著眼睛問道,因為無論是誰,被寧月惦記上總沒有好事。pbtxt

「呵呵呵……韓章的土遁術應該是獨步天下吧?」寧月笑著問道,那笑容很開心,就像偷了油的老鼠偷了雞的狐狸。

「何止是獨步天下,簡直是出神入化啊1餘浪接過寧月手中的酒壺滿臉的苦澀,「當年他因為名聲和我鬧翻,一怒之下遠渡海外。想不到一個月前他竟然回來了,趁我不備拿走了我珍藏的流雲字帖,還有我的那把天蠶寶扇。

要我十天之內從他身上偷回去,否則就把我這些寶貝送到南海市場拍賣。要真發生這樣的事,我余浪的就徹底砸了。上次栽在你手上好不容易掙回點臉面,這次要丟了怕是撿不回來了。」

「流雲字帖沒了?去我家拿就是了。至於臉面……很重要麼?我倒是怪了,他也不過是土遁術厲害,但不代表他可以化身為土吧?他是怎麼從你身上拿到天蠶寶扇的?」

「嗨!韓章天賦不高,要論武學修為,我十歲的時候就甩了他好幾條街。但這一次他回來不僅武學突飛猛進,還學了什麼扶桑忍術。千奇百怪的能力很是頭疼,一時不察讓他得了手。現在哥哥我是只能靠你了……」

「武功突飛猛進?」寧月眼中精芒閃爍,回過頭打量著余浪。一段時間不見果然如沈青說的,余浪的武功不知不覺也提高了很多,至少以前的余浪在現在的手裡過不了二十招。

烈日炎炎,在午後的樹蔭下,余浪翹著二郎腿哼著輕快的曲調。在他的面前,放著一隻烤的滴油的兔子。余浪細緻的在兔子上刷著醬料,這是寧月特製的醬料。

醬料被烈焰烤乾,貼在兔子上漸漸變成了紅色,那種如油一般引人食指大動的紅色。烤兔子是韓章的最愛,也是他與余浪共同的回憶。而經過寧月手把手教的烤法,卻讓這道平常的美味變成了宮廷御宴。

誘人的香味如幽靈一般向四周溢出,就算桂花的香味也飄不了這麼的遙遠。但余浪眼前的兔子,卻是無時無刻的刺激著周圍一切生物的味蕾。

「韓章啊韓章,我知道你在附近!我是拿你沒辦法,也不知道你躲在哪裡。我打不到你,但我能饞死你。這道蜜汁烤兔天底下除了老子誰也做不出來。

老子每天做一道,每天弄不同的,讓你看得到吃不到,饞死你這混蛋1餘浪說著,輕輕將兔子從烤架上取下,湊到鼻前用力的一嗅頓時露出一副陶醉的表情。pbtxt

輕輕的撕下一片兔子肉,放進嘴裡細嚼生香。那美味,讓余浪頓時忘記了自己在幹嘛甚至是他來幹嘛的。心底唯一的念頭就是太好吃啦!寧月就算不做捕快開個酒樓應該也能賺成一方富豪。

「嗖」一聲破空聲響,余浪似乎早有預料一般身體猛的躍起。手指一夾,一柄苦無落在余浪的指尖。對於這種可以當做暗器的匕首,余浪一開始還是很新奇的。

突然間,余浪的臉色大變。一張寫滿詭異符文的紙綁在苦無的末尾迎風飄展。

「轟」一團火光,火光很小几乎就是火舌吐出的大小一般。但一瞬間,一團濃密的水汽竟然憑空出現將余浪周一丈籠罩在迷霧之中。

「嗤」一道劍光劃開迷霧,從余浪左下肋的地方斜著向削來。這一招詭異到令人髮指,在九州武學之中也從來沒有這樣的攻擊方式。

說時遲那時快,余浪突然反握住苦無來不及細想向刀光迎去。

「當」一道身影閃爍,彷彿被余浪一分為二一般。余浪手中的苦無猛的扔出,化作流星一般向遠遁的身影追去。

「哈哈被我搶到了」烤兔子不知道何時已經到了那個神秘黑影的手上。原來一分為二的身影,那個遠遁的才是假人。

「哈哈……你也被我搶到了1餘浪一把抓著那人的黑影得意的笑道。

「做夢」一團水汽再次升騰,手中明明是抓著對方的手,但一瞬間卻變成一根樹榦。韓章的身形卻出現在了余浪的十丈開外。

「哈哈哈……余浪,你還是這麼天真!明天可是十天最後期限了,到時候記得去南海商場拍賣回自己的東西啊」

「碰」韓章再次化成一團水汽消散在余浪的身前。火堆依舊在燃燒,烤架依舊滴著噗噗的油脂。余浪低頭苦笑的搖了搖頭,向樹蔭的深處走去。

光影婆娑,星星點點的陽光從樹葉的細縫中灑落。余浪嗅著空中的味道,看似緩慢身形移動的速度卻快若奔跑。沒一會兒,余浪就看見了掉在地上被啃了一半的兔子,還有一個渾身包裹在樹葉中的人。

「余浪……想不到……五年……五年未見……你……你竟然如此……卑鄙……」

地上的人手指顫抖的伸直,眼睛泛紅的盯著余浪不住靠近的臉,彷彿要將這張臉印刻在腦子裡,就算變成鬼也要回來複仇。

「別裝了!我給你下的毒只能消散你的內力,別跟個死人一樣趴在地上1餘浪輕輕的走過,腳還很不小心的從韓章的手指上踏過。

「啊你!算你狠!但是……我明明看到你也吃了,為什麼會有毒?」

「屁話,我下的毒,當然有解藥了,沒想到你這麼笨?」

「笨……」韓章無語的淚眼問蒼天,在吃之前他可是切了一塊肉餵了老鼠啊!看到老鼠活蹦亂跳滿臉意猶未盡才放心吃的,沒想到這樣也中招?

「給我解藥1韓章利索的爬起,這毒只散內力,但對於身體道沒什麼傷害。是寧月上次配了之後沒機會用的,因為缺了靜夜師太的曼珠沙華,所以這散功散也沒靜夜師太的那麼強悍。

「寧月,上解藥1餘浪只需要韓章認栽,得到滿意的答案之後余浪很得意的大聲叫道。

寧月一身白衣,背後背著古樸短琴,一副畫中人走來的模樣。暖風拂面,吹起了寧月額前散落的劉海,露出了裡面微微泛紅帶著憂鬱的眼神。

「你是韓章?」寧月來到韓章身前輕聲問道。

「不錯!小子,你是誰?」韓章的眼睛微微眯起,看向寧月總有這麼一絲警惕,在寧月的眼眸中,韓章看到了危險。

「我叫寧月,是天幕府捕快。聽說你的土遁術乃江湖獨一無二別無分店?有件案子牽扯到了你還望你坦白告知。」

「什麼?天幕府?」韓章有些不信的看了看余浪,「天幕府是捕快,你是飛賊?什麼時候老鼠跟貓成哥兩好了?」

余浪苦笑的搖了搖頭,「寧月他雖是捕快,但他也有江湖人的俠義之心。再說了,老子早已經不是當初的飛天鼠了,現在我的名號叫做踏月公子,千萬別叫錯了。」

「你是轉輪王?」寧月突然冷聲的問道。

氣氛為之一凝,余浪獃滯的看著寧月的臉,又掃過一臉茫然的韓章,「寧月,你搞錯了吧?韓章怎麼可能是轉論王?轉輪王可是成名了十五年的高手啊」

「轉輪王只是一個稱號,你余浪可以叫余浪,十年後自然會有別人也叫余浪。這個轉輪王是不是十五年前的轉輪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與沈青兩次追丟了轉輪王。

沈青告訴我,整個江湖會土遁術的只此一家別無分店。而你,又恰好的出現在江南道。你不是轉輪王,誰才是?」

「放屁1韓章不屑輕喝一聲,眼神中那一抹淡淡的卻彷彿能化成箭矢直刺寧月心臟的嘲諷。

自從於百里他們被那一場大火吞沒之後,寧月的腦海已經變得偏激了很多。因為對於百里他們死亡的愧疚,寧月的心底充滿了仇恨,恨不得立刻將十二樓揪出來全部嚓。

所以當韓章出現之後,寧月將韓章當做揪出十二樓的最後線索。韓章的眼神很有殺傷力,但寧月卻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你嘴硬沒關係,真的!從我成為捕快開始,我就一直以德服人,能動嘴盡量不動手。但有時候光動嘴是沒用的。

天幕府有一百零八種審訊手法,希望你能停過去吧1說著寧月大步上前,身上的靈壓猛然間升起將他點燃如同火炬一般。

「你做什麼?」余浪身形一閃,眨眼間擋在了寧月的身前。眼神警惕的盯著寧月越發陰鬱的眼睛,這樣的寧月讓余浪感覺到一陣陣不安。

「你讓開,我不能讓於俯捕他們白死。他們拿命換回了我逃出火海就是要讓我替他們報仇。他是十二樓的轉輪王,他知道十二樓在哪……」寧月的眼神突然綻放出莫名的神光,彷彿宗教的狂信徒在禱告時的眼神。

「他不是1餘浪很認真,很嚴肅的喝道。

「我審問過才知道。」寧月突然間暴起,身形化作弘光一掌向余浪攻去。

原本以為余浪會躲,原本以為余浪就算不躲至少也會還手。但余浪竟然動都不動的站在那裡任由寧月一掌打在他的胸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