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三十七章 絕不是打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章 絕不是打雷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瓊星瞳孔猛縮,微微張大的嘴巴愣愣的看著遠處寧月的背影。pbtxt這句話看似簡短,但裡面的內容何其的震撼?天幕府死傷殆盡?

江南道天幕府不弱,至少不比金陵沈府弱上分毫。但卻輸得那麼徹底?十二樓毫髮無傷天幕府死傷殆盡?這是用雞蛋碰石頭么?怎麼也覺得不可信。

「瓊星姑娘,天幕府中了十二樓的埋伏,二十幾名先天高手全部葬身火海只有寧月和江南道總捕金余同逃了出來。這對於天幕府來說是沉重的打擊,對與寧月卻是痛苦的煎熬。以後……還是不要再提了。」沈青緩緩的來到瓊星的背後低聲的嘆道。

「為什麼我不知道?」瓊星的聲音依舊很冷,緩緩的轉過臉看著沈青略顯尷尬的眼眸,「你們故意瞞著我?還是說……你們根本不信任我?」

「這與信任無關1轉悠了一圈回來的寧月如鴻毛一般緩緩額飄落,金雞獨立的立在水面之上,搖搖晃晃的控制著身體。

「在我們行動之前,別說你,就是沈青我都沒告訴。在我們行動之後,告不告訴你已經沒有了意義。我們天幕府被陰了,現在唯一能和他們對抗的只剩下金陵沈府。江南道武林目前還是按兵不動的好……對了,沈青,你老爹說好的武林大會呢?啥時候開?」

「十天之後,到時候江南八大門派掌門都會來,蘭山也會到。」

「十天……真磨嘰1寧月轟的一聲躍出水面,腳下連著一條水線輕輕的回到沈青的身邊,「走吧——」

「去哪?」

「去看看高巡撫到底拿了十二樓什麼東西讓十二樓這麼跳腳?」寧月的眼神深炯的看著遠方,經過兩天的凝神靜氣,寧月已經可以做到哪怕提到十二樓都能心如止水激不起半點的波動。

十二樓就是躲在暗處的毒蛇,隨時可以給寧月帶來致命的一擊。要麼一擊將他打死,要麼就安靜的等待機會。上次的行動在許多條件都不定的情況下發動,的確過於急躁了。

遊覽了大半天,在日頭西斜的時候四人卻飛速的向更遠的泰興府方向掠去。潘陽山位於泰興府金陵府的中間,原本這個地方不是交通要道而且山路崎嶇,平日里人跡罕至。

大多數商人也都不願意經過潘陽山,除非為了趕時間想儘快進入蜀州或者有什麼貴重物品打算掩人耳目才會路過這裡。pbtxt

潘陽山一帶很窮,所以很多山民平日打獵種地之餘也做著山賊的兼職,只不過都是一些普通人也難成氣候。這麼多年來也只有潘陽山主峰上的一夥山賊頑強的生存了下來。

正如韓章說的,他們連一群衙役都干不過,其實力可見一般。寧月四人全是先天高手,這個陣仗已經不是看得起他們,而是抬舉他們。所以,四人都很輕鬆愜意的沿著山路上山。至於什麼會不會被山上的山賊發現……發現就發現吧!

原本以為已經很低估了那幫山賊,但顯然還是高估了他們。幾人幾乎到了山頂,都沒有一個出來盤問。而且一路上也沒見到一個用來放哨站崗的地方。

從這一點看,哪怕同樣窮山惡水的三月山要比潘陽山專業的多。山道很崎嶇,而且很多地方只是斜坡而非台階,倒是兩岸的風景還算秀麗。

「呼——」一個風聲突然間從頭頂襲來,此處離山頂也不到三十丈距離,而且也是潘陽山最為陡峭的地段。從身邊鐵鎖就可以看出,如果不藉助這條鐵鏈,一般人根本上不去。

原本以為是落石,當寧月幾人抬頭看的時候卻不禁紛紛變色。一個衣衫襤僂的人自頭頂墜落,身上掛滿了血跡不知是死是活。

剎那間,也沒有經過細想。寧月飛身而起接住了墜落的身影,這是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人,眉宇間只有鄉間的老實並無強盜的兇悍。

努力的將眼睛睜開一條細縫,當看清寧月時眼神中迸發出驚喜的神光,「救……救命……」隨著說話,帶著泡沫的血跡不斷的從鼻孔中湧出。

寧月很想救他,但寧月知道他救不了。一劍穿胸不僅刺穿了肺,還割斷了心脈。能到說完這兩個字斷氣還是迴光返照。

「上——」寧月咬牙切齒的冷哼一聲,放下手中的屍體身形瞬間拔高向山頂飛掠而去。從剛才那人還沒死去可以看出,上面要麼剛剛殺完人,要麼還在殺人。

寧月得到消息很隱秘,而且從韓章的說法就是十二樓也未必知道潘陽山的線索。但現在,竟然還是被他們跑到前面提前滅口了?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為了打消暗中監視的眼睛,寧月故意裝作與余浪沈青兩人出來散心。一直到了日頭西斜才馬不停蹄的趕來,他們是怎麼猜到我們要上潘陽山的?

心中的疑問如海浪一般拍擊著寧月的腦海,當身形略過山頂的時候背後的古琴已然入手。周身靈力驟然炸開,內力涌動如奔騰的火炬。

但是……一片死寂。

血液還在地上流淌,鮮血還是鮮紅。地上散落的屍體,很多還沒有僵硬,一雙雙死不瞑目的眼神空洞的望著前方。

「剛死沒多久1餘浪在寧月的身邊輕聲的說道。

「不超過一刻鐘!好快的劍1沈青低頭檢查者一個被一劍灌喉的人,臉色異常凝重的站起身,「劍長兩尺七,劍寬才半寸,這樣的細劍只能用來刺。能將這種兵器練好的江湖中已經很久沒出現了……」

「我見過1寧月微微眯起眼睛,看著眼前的森羅場景。整個山寨,無論男女老少全部滅口,而且是一劍封喉。

死亡的開始結局都是在一瞬間,寧月幾乎可以看到一個人衝進懵懂的山賊群,突然間劍光炸開,彷彿刺蝟發射的背刺一般向四周激射。數十人,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就被劍氣灌喉而死。

「一個帶著金色面具的人,我在怒蛟幫白沙堂的船上見過。他一劍殺了怒蛟幫第二護法司馬及!司馬及的武功我想余浪應該知道,但是他卻被金面人這麼輕巧的一劍殺了。」

「嘶——好快的劍?」余浪頓時睜大眼睛彷彿也看到了金面人的出手嚇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金色面具?」沈青突然一怔,猛然間仰起頭,「難到是十二樓樓主?十五年前,家父與江別雲大俠聯手與十二樓樓主和殺樓樓主交過手。當初江南武林正道略勝一籌,十二樓從此消聲滅跡。

當初十二樓樓主用的可是一手刀法。被我爹一劍傷了會陰,因為這陰損的誤傷還讓爹有些愧疚。原本以為就算要不了十二樓樓主的命也能讓他實力大退,但想不到……他的武功竟然不退反進?」

寧月四人聯手將山寨全部搜查了一遍,可惜並沒有找到有用的線索。如果從高巡撫手中搶下的箱子很值錢,估計他們也早就拿去換錢了。高巡撫扣下的是什麼隨著整個山寨被滅口而長埋於地下。

屍體收攏,差不多五六十人,堆在大廳之中也似一座小山。寧月的眼神有些陰鬱,他感覺自己就像一隻小丑,在費盡心思的為幕後的眼睛表演。

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抓住了主動,但最後卻依舊在幕後黑手的掌心裡蹦躂。哪怕偶然間找到的一絲線索,依舊被人輕而易舉的抹去然後暗中笑著……

「走吧1過了很久,寧月才收起了心情。既然知道自己無時無刻不在對方的監視下,那麼以後的行動計劃肯定要作調整?

想著,寧月丟下手中的火把,不一會兒,火焰蔓延將整個大廳都包裹在烈火之中。五十多具屍體連同整個山寨化作滾滾濃煙升上天空。

心情很沉重,這一次不只是寧月,余浪沈青他們也是若有所思。敵人比他們想象的還有謹慎,還要毒辣。不露出一絲一毫的馬腳,一有不對,立刻抹除的乾乾淨淨。

山路依舊崎嶇,四人也走得很慢。身後的濃煙如筆直的柱子伸向天空,哪怕隔著這麼遠寧月也依稀感覺冤魂在耳邊環繞。

「轟——」

彷彿憑空炸開的響雷,震得整座山都在微微搖晃。寧月四人被這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震得心膽俱裂,腳下紛紛踉蹌了半拍。

巨響從山寨那傳來,濃密的黑煙在空中翻滾彷彿打開了地獄之門就像有什麼要從裡面鑽出來似的。在四人還在驚呼未定的時候,一堆落石從山頂滾落彷彿萬馬奔騰俯衝而下。

四人瞬間驚醒,連忙躍起各顯神通躲過了一波落石,但剛才的那一聲巨響卻依舊將四人嚇得夠嗆。耳朵深處,還是如蜂鳴般的炸響。

「晴空萬里,驕陽似火……竟然還會打雷?難道……連老天都看不過眼了?」被響雷震醒之後,余浪心有餘悸的望著濃煙漸漸飄散的山頂,「聽說屍體受到雷擊之後……會屍變吧?」

「晴天打雷我是見過,但晴天連一朵雲都沒有還能打下雷?我就百思不得其解了1沈青也是一臉疑惑的仰著頭,看著天空漸漸散去的黑煙。

「絕不是打雷!回去看看1看著那濃黑的煙,寧月突然有一種很荒謬的猜測。話音剛落,身形化作閃電再次向山頂飛奔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