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三十八章 十二樓的真正目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 十二樓的真正目的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簡陋的山寨已經盡數倒塌,原本集體火化的屍體已經散落在各處更是慘不忍睹。pbtxt在大廳的中央,一個三丈多的巨坑還在冒著渺渺煙塵。

「慘!太慘了!他們到底造了什麼孽連死都不安生?」余浪很想笑,但他卻怎麼也笑不出來,微微眯起的眼睛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我明白了1寧月看著冒著黑煙的巨坑長長一嘆,這個坑洞印證了寧月的猜測。

武功真是一個好東西,它能使人力大無窮,能讓人健步如飛甚至能呼風喚雨移山倒海。人們想搬運東西,所以發明了內力。想不接觸目標就發明了隔空吸物,如果武功到了再高深的地方是不是可以一步踏進星空?

寧月四人都是江湖武林高手,所以他們很快就重新聚攏散落的屍體。再從山道上移來一堆柴火再次點了一把火。

「從江北道運往金陵的那十萬石糧食之中摻雜著一萬石的火藥。高巡撫發現了這個所以扣下了這批糧食,並把火藥和糧食分離了出來。也因此,高巡撫滿門被滅口……」

「火藥?十二樓端是好本事,竟然能從天工閣偷出一萬石的火藥,並把它運往金陵?十二樓到底要做什麼?一萬石火藥到底要對付誰?」沈青的臉已經徹底陰沉了起來。

火藥可以說是對他們武林人士的大殺器,就算把武功練得再高深,人畢竟是血肉之軀。朝廷掌握著火藥,也意味著朝廷掌握著抑制武林人士的底牌。

火藥從問世以來就一直未出現過民間,普通老百姓甚至還不知道有這麼一種東西。也只有頂尖的武林勢力知道火藥的存在,朝廷也經常用火藥提醒這群江湖門派注意收斂。

一旦火焰流入民間,其危害可怕的讓人不敢細想,而十二樓要用火藥對付誰也呼之欲出。雖然早知道十二樓手段毒辣卑鄙無恥。但沈青萬萬沒想到十二樓竟然毒辣的要動用火藥?

「我的乖乖,一萬石火藥?這是要把天也炸一個窟窿啊1餘浪也不敢開玩笑了,那是一萬石的火藥,不是一萬石的棉花。這麼大量的火藥如果布置得當足以將江南道武林一鍋端了。

「看來百萬蒼生危在旦夕不是無的放矢,這一萬石火藥絕非小事!好在高巡撫提前發現並且扣押了,否則……」寧月磨搓著下巴,突然轉過臉看向身邊的瓊星。pbTxt

似乎感受的寧月的目光,瓊星皺著英眉向寧月會瞪過來,「看我做什麼?現在終於知道我沒騙你了吧?」

「那道密折是高巡撫親手交給你的?」

「你要我說多少遍才肯相信?」瓊星眼中彷彿能噴出火焰。

「不,我只是想確認高巡撫將密折交給你的目的。恐怕高巡撫並沒有交代你將密折送到御史台吧?他要你將密折送到哪裡?」

瓊星默默的低下了頭,眼神躲閃不敢再看寧月的眼睛。雖然瓊星什麼都沒說,但寧月知道被自己猜中了。四人的腳步就此停下,寧月就這麼看著瓊星的眼睛,詭異的氣氛在四人中間流轉。

「是血手!高巡撫讓我將密折交給四大神捕中的血手,並且將聯繫方式交給了我。可是……在躲避十二樓追殺的時候我把聯繫方式弄丟了……」過了許久,瓊星才幽幽的說道。

「聯繫不到血手,你就不知道怎麼完成高巡撫的囑託,疾病亂投醫之下你找到了我?我是不是該謝謝你這麼看得起我?」寧月雖然說著開玩笑的話,但臉上卻一點也沒有開玩笑的表情。

你要早點告訴我這密折是給血手大人的,我早就信了你還好意思怪我?寧月心底無比吐槽,也開始正視了密折耳朵內容。

「山外山,白山千帆過。水中火,百萬無根魄。」

這種字謎在前世早就玩爛了,前半句明顯是地方,後半句明顯是事件。在某個地方將發生某個事件,再把相關相連的地名帶入就能破解這個謎語。

山外山,白山千帆過。在金陵,可以和白山有關聯的只有鏡湖邊的白屏山。再加上鏡湖景緻優美,每到艷陽天都會有人來鏡湖泛舟,就是嚴冬酷暑也不例外。

但下半句水中火百萬無根魄就有點頭疼了。水中火定然是指火藥,否則不可能圍繞著火藥展開這麼激烈的爭奪,甚至高巡撫為此賠上了全家的性命。但鏡湖有什麼特殊?需要動用火藥?寧月表示恨不能理解。

回到官道之後,四人走路的速度也快了起來,用輕功趕路四個人都像仙鶴起舞一般。長袖起舞,在空中閃轉騰挪如風如煙飄渺如雲。

「沈青——」寧月突然轉過臉喚醒也陷入沉思的沈青,「你家世代居住金陵,你可曾聽過關於鏡湖或者白屏山的傳聞?」

「嗯?難道和鏡湖有關?」沈青回神之後好奇的問道,「鏡湖的傳聞有兩個,第一個是傳聞上古時期天神交戰,天庭的旻天鏡自仙宮落下,在白屏山外化成一片湖泊,這也是鏡湖之名的由來。

當然這這是一個神話傳說,不過上古八大神器之一的旻天鏡的確在鏡湖之中被人打撈上岸。現在作為我大周皇朝的鎮國神器藏於皇宮大內。」

「那另一個呢?」寧月第一時間將這個排除,神啊仙啊什麼的沒一個可信的。十二樓不會是想用火藥在鏡湖裡炸神器吧?

「另一個是關於我們沈家先祖的。三百年前,我沈家出了一個天縱奇才沈金,沈金不好習武但卻好經商。當年我沈家也不過是武林一個小家族家族實力不到現在的萬一。

沈金經商三十年,賺下了千萬家財。以家族當年的說法超出江南商賈財富之總和。就是拿銀兩鋪地祖宅之地不盡用之。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沈家因財富而名動江湖,卻也因財富而風雨飄遙哪怕沈家再樂善好施揮金如土依舊擋不住那些宵小之輩的狼子野心。

好在沈金一生為善倒是累計不少的美名,無奈之下他做了一個超乎所有人意料的決定。沈金選了一個黃道吉日就當眾將萬貫家財全部沉入鏡湖1

「哦?棄車保帥!你祖宗倒是拿得起放得下啊?」寧月詫異的說道。不是誰都能做出這樣的決定的,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多少人為了錢財六親不認?而沈金竟然白手起家賺到萬貫家財,又能果斷的沉入湖底以打消宵小的貪婪。

「那群宵小之輩雖然痛恨惋惜,但事已至此也無可奈何。沈金當眾立誓,除非江南大旱鏡湖水干,沈金遺寶才能重見天日救濟萬民。但三百年來別說鏡湖水干,就連水位也沒有下降分毫。」

「嗯?」寧月突然頓住腳步,眼神露出思索之色。漸漸的,寧月的瞳孔猛地放大,從來努力剋制冷靜的寧月臉上竟然露出了驚慌失措的表情。

「寧月,你怎麼了?」余浪敏銳的感覺到寧月的異常,而從寧月的臉上,余浪也感受到了事態的嚴重。

「希望我猜錯了……否則……真的要……」寧月嘴裡喃喃自語,身形猛的激射化作流光向道路的另一邊疾馳。余浪三人雖然莫名其妙,但也疾步跟上。

四人的身形如風一般,瞬息間已躍出六七里。沒一會兒,四人再次來到上午所在的鏡湖邊上。鏡湖一如曾經的寧靜,水波瀾帶動的心也跟著搖曳。無論是誰,見到這一處美景都會不自覺的沉醉其中。

無數白帆就像水面上浮起的羽毛,安靜的在水面飄蕩。在鏡湖裡游湖泛舟乃人世間極致的享受。但此刻,寧月卻無暇欣賞美麗的湖景,身形毫不停留的躍出湖岸向鏡湖水面跑去。

余浪身形一躍,急速的向寧月追去,兩人腳下的水面就像真的結了冰一般,除了盪出一點點的瀲漓卻和堅實的地面一樣。

而沈青,卻在鏡湖岸邊不得不停下了腳步,望著在水面上狂奔漸漸遠去的兩人,沈青苦笑的搖了搖頭。

他的輕功很高,比瓊星高出很多,但要想像余浪和寧月那樣踏水無痕,橫渡十里鏡湖卻根本不可能。所以他只好苦笑的停下,與瓊星在鏡湖水岸等待。

「寧月,到底怎麼了?你發現了什麼?」余浪臉色凝重的跟在寧月身邊,寧月只是側過臉看了一眼就差點一個踉蹌栽水裡去。

余浪這貨的輕功太騷包了,雙腿就這麼靜靜的站在水面上,似乎與水融為一體。水波翻滾就這麼載者余浪緊緊的跟著自己。這麼騷包的輕功,是寧月現在根本不敢想象的,寧月能做到踏水無痕已經極限,但江湖上能做到踏水無痕的也不超過二十個。

「我在想沈金當年的那句話,江南大旱,鏡湖水干!但只要有腦子的也知道,就算江南大旱人都餓死了,鏡湖水都不會幹。鏡湖的水量,就是整個江南的其湖泊加起來都比不上。

但鏡湖水干真的需要天下大旱么?鏡湖水位高出長江水位百丈,高出金陵城七十丈。一旦鏡湖決堤,如天河之水落九天,到時候整個金陵府、寒江府、泰興府幾乎都要受到牽連。水中火,百萬無根魄,到時候,死的何止百萬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