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陵絕頂沈千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陵絕頂沈千秋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那也不對啊1餘浪一開始也被寧月的話嚇得夠嗆,鏡湖之水倒灌而下的確天塌地陷,但一回神頓時察覺到了破綻。pbtxt

「鏡湖水岸在西邊,地勢乃西高東低。就算水岸決堤也不能倒灌入金陵,而水位低的東邊有連綿白屏山擋著,鏡湖之水如何能傾瀉?」

「你可知白屏山看似雄偉但內部多有溶洞,一萬石火藥足以將白屏山炸出一個缺口。萬鈞水量擠壓,整個白屏山都會在水壓下崩潰。

十二樓為了得到沈金財富竟然不顧萬千黎明死活要炸開白屏山,罪惡滔滔天地不容。就算再十惡不赦的惡徒也干不出此等喪盡天良之事。」

寧月說完,已來到白屏山腳,仰起頭看著眼前高聳入雲的山峰。幾近垂直的崖壁化作天然的堤岸,千百年來聚攏著鏡湖之水。而寧月也看到了那面水位之上二十幾丈的崖壁處處細孔,如果一萬石火藥在這裡引爆。這個巍峨的山崖就會轟然倒塌。

心底最後的僥倖被打碎,當寧月看到白屏山崖之後就知道,這面山崖擋不住一萬石火藥。而只要被炸出一個缺口,整個白屏山就擋不住鏡湖之水。

等到寧月與余浪回來,聽了寧月的猜測沈青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瓊星的眼眸越發的深不可測。余浪再也笑不出來坐在岸邊的草地上望著遠處的山峰發獃。

「寧月,接下來該怎麼辦?」余浪很聰明,平日里也很喜歡動腦子。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和寧月在一起他就很少動腦子。尤其是這一次,他的腦袋幾乎都要炸了。

「首要關鍵就是那批被高巡撫藏起來的火藥,只要找到這批火藥就能阻止十二樓的陰謀。」沈青望著平靜的鏡湖悠悠的說道,「寧月,你能找到被高巡撫藏起來的火藥么?」

瓊星突然抬起頭,星目如劍盯著寧月的臉。也許在這裡最關心這批火藥下落的就是瓊星。當三雙眼睛齊齊盯著自己的時候,寧月突然感覺亞歷山大。

「高巡撫說不準已經將火藥徹底毀掉了,要知道火藥這東西雖然很厲害,但也很脆弱,只要往河裡一灑再多的火藥也報廢。」寧月淡然的笑道,心卻不由的打起了鼓。

如果換做寧月站在高巡撫的位置,當初一旦查出十二樓的目的就直接將火藥灑入江中。pbtxt但寧月也知道這個世界的人有時候比較死腦筋,他不敢保證高靜鳴是不是還留著這禍根作為罪證……

「不管怎麼樣,我們至少知道了十二樓要做什麼!寧兄,隨我一起去沈府吧,我們需將此事當面告知家父。江南武林盟大會不日就要舉行,到時候將十二樓的計劃公諸於眾定然能激起群情激奮。有武林同道幫忙總好過孤軍奮戰不是么?」

「也好,說真的我來金陵也一個多月了竟然還沒去沈府拜訪沈老爺子。不知道伯父會不會怪罪我不懂禮數?」寧月強裝一個笑臉,但誰都能看出寧月笑容中的苦澀。

「你來金陵之後幾時有過空閑?」四人再次化作蝴蝶起舞,眨眼間消失在鏡湖水岸。

金陵絕頂,江南沈府!這是整個江南道威名最大,名聲最響地方。

寧月第一次來到金陵沈府,在沈青的帶領下一路暢通無阻。沈府很大,大的在金陵城內幾乎容不下。所以,金陵城內的只是沈府的祖庭,沈家大多數時候都在金陵城東郊別院之中。

江南武林盟大會即將開始,最近的沈府已經入住了不少江南武林人士。而且更多的沒資格居住沈府而在金陵或者郊外村鎮自行解決食宿問題。十天之後,江南道八大門派掌門都會到來,到時候嗜血為盟江南道武林盟就會正式成立。

看起來很正規,很高大上,實際上就是磨嘰。有這麼多時間舉行個儀式,早就可以展開工作了,甚至可以說都已經可以準備和十二樓決戰了。

寧月跟著沈青去見沈千秋,余浪陪著瓊星在後院等候。也只有和沈家最親近的人才能進後院,沈府的下人也很有眼力的隨身伺候著。

沈千秋還很年輕,至少看起來很年輕。面白無須,頭戴文士帽倒更多像一個江南文士而非江南武林半邊天的魁首。

而且沈家的人似乎都很文藝,好像每個人很有藝術細胞。沈青酷愛音律,而沈千秋好像很喜歡丹青。整個書房裡掛滿了字畫幾乎將四面的牆壁都遮蔽了。而沈千秋,此刻也正凝神靜氣的在桌案上揮毫潑墨。

「爹」

「晚輩寧月,拜見沈大俠」

沈千秋停筆,緩緩的抬頭看向寧月。眼中精芒閃爍彷彿利劍一般直刺寧月的眼眸,那道目光凝如實質,好像能透過皮肉看清虛實。

「好」沈千秋大讚一聲,犀利的眼神也變的柔和了起來,「不愧是少年英傑,想不到年紀輕輕,武功修為已經登堂入室。不僅打好了基礎,還已經踏上了康庄大道。若不中途夭折,十年之後天機閣天榜必有你一席之地1

「啊?」寧月愣了,他沒想到沈千秋初見他竟然會給他這麼高的評價。雖然系統在手寧月絲毫不懷疑自己以後會取得多高的成就,但從一個江南道武林魁首的口中說出就不只是簡單的讚許,而且還是對寧月的認可認同。

十年只是一個保守的估值,寧月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十年時間。但對於外界來說,十年已經是很高的評價了。

天榜二十名,卻只有十二個名字。除了千古第一絕世天才千暮雪,哪一個不是到了不惑之年?岳龍軒當年一舉突破位列天榜是三十八歲,歷滄海是三十五歲。但寧月呢?十年之後才三十一歲。

「前輩謬讚了,晚輩惶恐……」寧月躬身一禮,將姿態放的更低。

「青兒,雖然你近日武學突飛猛進,但你可知為父為何一直不甚滿意?」沈千秋沒有繼續稱讚寧月,而轉過眼看著站在寧月身邊的沈青。

「是孩兒天資愚鈍,讓爹失望了……」

「我兒若天資愚鈍,那世上就沒幾個天資卓越的了1沈千秋很傲然的打斷道,「因為你雖然根基牢靠,但你未踏上自己的武道,你還沒開闢出自己要走的路。

不入先天皆螻蟻,一入先天方始空!先天之後,武道之路就無法借鑒,只能靠自己摸滾打爬踏上巔峰。誰也幫不了你,誰也指點不了你。

寧月比你小了好幾歲,且突破先天的時日也不長,但他卻已經踏上了屬於自己的武道。而你雖然修為精神許多,但你的武道境界卻始終原地踏步。青兒,難得你與寧月相交,對於武道之路,你們要多加交流……」

「是,孩兒謹記。」

「多謝前輩提點……」寧月雖然躬身說著,但腦子卻是一團迷糊。我踏上了武道?我特么自己都不知道?

「寧月,你也別客氣的叫我前輩直接叫我伯父吧。聽青兒說,你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調查十二樓?可有什麼發現?」沈千秋很精明的不提天幕府受重創的事,就像收拾十二樓就是江南道武林的事一般。

對於一般武林門派或者綠林好漢,天幕府挾制了自己的發展,是自己的仇人。所以天幕府受創他們只會拍手稱快。但對於金陵沈府這樣的卻不一樣。

天幕府挾制不了他們,而他們也沒必要踩天幕府兩腳找優越感。所以沈千秋不會因為天幕府受創而幸災樂禍,但也不會表示同情。

「爹,我們正要稟告此事。經過寧兄不懈努力抽絲剝繭之下終於被寧兄揭開了十二樓的陰謀。十二樓偷偷運了一萬石火藥進入江南,他們企圖砸開鏡湖東岸的白屏山放感鏡湖之水……」

「什麼?」沈千秋頓時臉色大變拍案而起,這個陰謀太可怕,鏡湖之水傾下而下可造成半個江南道的大洪水。死傷何以千萬計?而十二樓這麼做的目的卻偏偏只為了鏡湖水底的沈金寶藏?

「十二樓!罪無可恕」沈千秋暴怒的吼道,身上的氣勢猛然沸騰,一瞬間如萬鈞壓力壓的寧月與沈青動彈不得。就連呼吸也變得如此的沉重奢望。

原本以為自己的修為在先天之內就算不是頂尖要自保也是無礙。可沈千秋無意的氣勢爆發才讓寧月明白,自己的修為在真正的高手眼裡何其的可笑。寧月也終於明白,余浪的輕功明明這麼高,為什麼當初在江別雲的面前連跑都跑不掉。被他們氣機鎖定,一絲內力都提不起來怎麼跑?

暴怒之後,沈千秋一臉尷尬的看著滿頭大汗的兩人收起了爆發的氣勢。寧月這才貪婪的呼吸著空氣眼神深處露出一抹濃濃的忌憚。

「賢侄礙…方才老夫一時氣憤……沒收住啊1

「你沒收住?差點把我憋死啊1寧月自然不敢將心裡話說出口,卻是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換上淡淡的笑容。

「沈伯父,十二樓雖然罪無可恕,但好在那原本用來炸開白屏山的一萬石火藥被高巡撫扣押,並秘密的藏了起來。現在我們首要做的只有兩點,一點是江南武林同道儘快達成聯盟,開始全面對十二樓打擊。第二點就是找出被高巡撫扣下的火藥下落,立刻摧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