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四十章 寧月失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 寧月失蹤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人也許只有被逼一逼,他才會著急,會加快原本散漫的步伐。在從寧月這裡得知了十二樓的目的之後,江南武林急了。引鏡湖之水倒灌,這不再是單單江南懲奸除惡的事,而是整個江南道生死存亡的大事。

無數信鴿自沈府別院發出,如颶風海嘯一般席捲江南武林。

「報報告掌門,金陵沈府飛鴿傳書。」一名宗門弟子舉著信筒飛速的跑向掌門的練功房。

「哦?定然是為了討伐十二樓之事!甚好甚好,此時乃是難得的武林盛會。咱們先按兵不動,為師定要好好謀划謀划,爭取利益最大化……」

「師傅,十二樓作惡多端人神共憤,我輩正道武林應當一心維護武林公義怎麼可以帶上那些算計呢?」

「痴兒,維護武林公義能當飯吃么?能養活我們天香派上下五百弟子么?行走江湖靠的是什麼?武功,名望,但爭的永遠是利益1天香派掌門緩緩的展開紙條,僅僅看了一眼,眼睛頓時瞪得渾圓。

「快去通知你的師兄弟們,立刻收拾行裝我們即刻出發」

「師傅,您不是說我們先按兵不動好好好謀划么?」

「謀划個屁!天煞的十二樓,竟然要水淹江南道,特么這次不弄死他咱們江南道武林寢食難安。快點別磨蹭,趕緊隨為師去除魔衛道」

「報報告大當家的,這是小的剛剛射下來的信鴿,好像是從金陵沈府飛出去的。」一個山賊滿臉獻媚的將信筒遞到大當家的跟前。

「哦?那群正道武林門派又想幹啥了?難道最近手裡緊張打算來一次大範圍的替天行道?小的們,下去好好收拾收拾,如果沈老賊要對咱們下手,咱們就先進深山裡躲個半年……」說著,慢慢的展開信筒,「娘的。老子不識字啊,老三你替哥瞧瞧。」

一副文士模樣的老三接過紙條一看,頓時一愣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好啊!這下子江南正道武林要倒霉了。想不到十二樓竟然這麼狠這麼絕1

「咋啦?」

「十二樓欲用萬石火藥炸開白屏山,引鏡湖水淹江南道。到時候,就算他們不全軍覆沒也得元氣大傷。pbtxt大哥,金陵沈府廣邀江南武林豪傑齊聚沈府別院召開武林大會呢……」

「他奶奶的,小的們,拿好傢夥隨老子下山」大當家一聽頓時暴怒,一拍桌子喝道。

「大……大哥!咱們下山?幹啥呀?最後撈一票?」

「撈個屁,老子要去參加武林大會幹死十二樓他娘的。」

「大哥,那些正道武林攤上大事關我們屁事?讓他們和十二樓狗咬狗,咱們坐山觀虎鬥豈不更好?」老三閃著陰毒的神光疑惑的問道。

「老三啊,大哥不識字,沒你肚子里那麼多墨水。但大哥卻懂一個道理。咱們打漁,不能一次性把魚打光了。十二樓這群王八蛋要水淹江南道?到時候人都死光了我們搶誰去?這是把我們往死路上逼啊1

「大哥高見!小的們,一刻鐘收拾,一刻鐘整隊,跟大當家的下山除魔衛道」

江南八大門派坐不住了,而那些閑散的小門派更是坐不住了。

如果十二樓的計劃成功,也許名門大派元氣大傷,而他們這些小門小派特定完蛋。在大自然的偉力面前,他們這點武功就是送菜。

跑倒是可以跑,但祖業基業全在江南道。跑了等於從頭再來,這也是要了他們的老命。十二樓這麼做和滅人祖庭刨人祖墳不相上下,*裸的反人類恐怖行為!

群情激奮,簡直可以說在滾熱的油鍋里炸水。門戶之見,精打細算這些都顧不上了。在得到金陵沈府通報之後,整個江南武林各方勢力只剩下一個念頭干他娘的!

寧月沒有去天幕府,也沒有將這個消息告訴金余同。他總有一種直覺,自己的背後有一雙眼睛時刻盯著自己。

魯達死前曾承認過,天幕府之中不只有他一個間諜。那個藏在更深處的間諜職位更高,也許實力更強。寧月懷疑那個高級間諜就在金陵天幕府,也許他也是通過了天幕府洞察了自己的一舉一動。

如果把自己發現的真相告訴金余同,也許那個幕後黑手會再次出手。寧月輸了這麼多次,再也不能輸了。找到火藥,轉被動為主動是寧月唯一的機會。

「水中火,百萬無根魄!你既然要血手大人替你破獲這一起案子,你幹嘛不多透露點線索?現在我能查的都已經查了,就差這個關鍵了東西你到底把它藏哪了?不會真被你灑長江里了吧?」寧月輕聲嘆道。緩緩的從枕頭底下掏出一面令牌。

令牌的背面是血手二字,正面是天幕!這是一面可以聯繫血手的令牌,也是於百里臨死前塞到他懷裡的。於百里是血手的人這在蘇州天幕府不算秘密,而高巡撫也要瓊星將密折交給血手這讓寧月有些好奇。為什麼都是血手?

天幕府授命於天子,基本上只要做到金牌捕頭,就只需要對皇上一人負責。但天幕府卻還有五個特殊的例外。

天幕府捕神楚源,乃整個天幕府的精神象徵,在天幕府的權利與天子相等。而四個御賜封號神捕卻是天幕府最特殊的存在。有先斬後奏之權,有調查天下任何案件的權利,最為重要的是,遇官大半級,無論對誰!就是金牌捕頭,在御賜神捕面前也只有聽命行事的份。

四大御賜神捕武功境界如何沒人知道,就天幕府卷宗記載也只有深不可測四個字。血手更是四大神捕中最特殊的一個,辣手無情,出手從不留活口,簡直比殺神還殺神。被他盯上,基本上都沒好下常

所以雖然明白於百里將玉牌交給自己的用意,但寧月卻遲遲沒有下定決心是不是要聯繫血手。天幕府傳聞血手乃天煞孤星轉世,誰沾上誰倒霉……

「高巡撫不會因為沾上了血手被剋死的吧?」寧月突然吐槽的說道,猛然間,寧月的表情獃滯了。

高巡撫的密折讓瓊星交給血手,重點是為了告訴血手十二樓的計劃么?相對於計劃,那批火藥的下落才是最關鍵吧?

火藥藏於京城天工閣,守衛嚴密水泄不通,乃是大周皇朝對付武林高手的最終底牌。如果在京城沒有內應,或者說沒有大人物出手根本不可能偷出一萬石的火藥。

想到這裡,寧月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案子牽扯的越來越大,寧月都想直接把案子丟了當什麼都不知道。翻身坐起,用力的揉了揉眉心。思量了半天,寧月再次穿好衣裳,還偷偷易容成了不一樣的模樣。

趁著夜色,他直奔金陵郊外。一路上不斷變換路線,終於在確定了背後不會有人尾隨的時候,寧月悄無聲息的來到了般若山。

般若寺依舊如寧月上次看到的那樣,只是更多了一些夏日的生機,青草更加的茂盛,蟲蟻更加的歡騰。寧月扭動了機關,再次鑽入逃生密道。有了經驗和燭火,寧月爬下的速度快了很多。差不多隻用了一個時辰,寧月就已經到達了井底。

順著上次走過的路,寧月悄無聲息的來到了鏡湖邊,白屏山腳。望著倒映著漫天星辰的鏡湖,寧月眼神微微猶豫。突然間,寧月飛身一躍跳入鏡湖之內。

水中火,也許是指火藥在白屏山腳爆炸的瞬間。但也有可能是火藥被高巡撫藏到了鏡湖水中。任誰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最怕受潮的火藥會藏於水中。

寧月如游魚一幫直衝水底,體內的先天長春神功自動運轉,瞬間將大周天轉換為內周天。周天運轉,無數的氣泡從寧月的皮膚外邊形成。先天長春神功的特性很了不得,而用皮膚改變了換氣的方式也是其中之一。

一萬石火藥是大傢伙,哪怕鏡湖這麼大但要花時間尋找也不是多麼的困難。畢竟鏡湖不是大海,而火藥不是針。寧月可以用皮膚換氣之後,在水中已經沒了限制。天涯月的發動更是能讓寧月的時速飆到五十碼以上。

江南道武林大會舉辦在即,各門各派的英雄豪傑齊聚沈府別院。雖然吵吵嚷嚷但都相互克制,無論正道邪道白道黑道都有了默契一般暫時摒棄前嫌。

但這個關乎武林生死存亡大事此刻也被沈青和余浪拋之腦後。沈青的二十四夜已經來回在金陵境內跑了好幾遍。余浪也是跑斷了腿問遍了所有三教九流。

寧月失蹤了!

在這個決戰的節骨眼上,他竟然失蹤了。一連三天,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這下子,可把余浪和沈青急壞了,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寧月遇到麻煩了。

武林大會已經開始,前幾天商討這次對付十二樓的目的,方式,從哪些方面入手。其實這些都是屁話,也是武林中人最不關心走走過場的。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是三天之後江南道武林盟主的選舉。

鏡湖水面依舊如明鏡一般平靜,就算水鳥也不願破壞這個清晰透亮水面。突然,水面之下一陣翻滾。在水鳥們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的時候,一道白色的聲影如盤龍出海一般破開水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