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四十一章 心亂了(感謝只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 心亂了(感謝只有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輕輕的立在水中,彷彿水靈化形。Pbtxt突然間,一股肉眼不可見的靈力流轉。寧月的周身憑空蕩漾起一陣濃霧,霧氣如煙,圍著寧月緩緩的起舞。不一會兒寧月的身影就包裹在濃霧之中。

霧來的無聲無息,消失的又那麼無牽無掛。幾乎幾息之間濃霧散盡,一身乾爽的寧月輕輕的邁開步伐向鏡湖的江岸走去。

溫馨的小院,淼淼的炊煙升起。寧月自從來到金陵之後就沒有做過飯,因為做飯需要心情,而寧月這段時間的心情不咋地。

當天微微昏暗的時候,誘人的飯香從廚房間湧出,寧月的廚師技能並沒有絲毫衰退。有時候,寧月在想等完成了主線任務之後就退隱江湖。到時候就開一間酒樓,名字都想好了就叫中華樓。

當寧月將盤子端進中堂的時候,飯桌邊上已經坐了一個人。余浪搓著手,一副等待主人上菜的模樣。看著寧月手中的盤子一臉的迫不及待。

「快點啊,沒看到客人都等急了么?」余浪抓著筷子在桌上敲打的乒乓響。

「不請自來也罷,你還喧賓奪主了?」寧月氣笑了,端著盤子放到桌上,「我差點忘了,你是飛賊啊!你是不是該有一個身為飛賊的覺悟呢?來捕快家裡還這麼囂張?」

「我這些天為了找你跑斷了腿,你就不該好酒好菜的犒勞我?」余浪夾起炒肉迫不及待的塞入口中,「不愧是小師弟的廚藝,如果你不做捕快,將來也能做個好廚師」

「人還沒來齊你就迫不及待的開動,吃獨食可不好啊1隨著聲音落下,寧月的小院中再次多了四人。沈青瓊星加上鶴蘭山葉尋花,江南四公子算是再一次籌齊了。

人一多,這點飯菜自然不夠吃,寧月只好再次回到廚房做了幾道。好在廚藝這東西不像其他越好就越慢。高手做菜向來都是越快越好吃。

「三天了……寧月,你是不是該告訴我這三天你去哪了?」酒足飯飽,余浪翹著二郎腿霸佔了寧月的搖椅悠悠的問道。

其餘四人紛紛豎起了耳朵,因為寧月失蹤,就連武林大會召開,他們都沒去參加。如今見寧月平安無事的回來,顯然不是遇到了不測。那麼寧月不告而別就很讓人疑惑了。

「我這三天……可是忙得腳不點地啊!先是去了金陵郊外,而後去了白屏山,然後去了巡撫衙,然後又去了白屏山,然後……」

「好了,你直接跟我們說你幹啥去了吧?」余浪頓時頭大,揉著腦門叫停道。pbtxt

寧月突然坐直了身體,眼神掃過眼前的五雙露著好奇神光的眼睛,臉上的笑容漸漸的隱去,微微的咧開嘴壓低了聲音說道:「我把那一萬石火藥給藏起來了」

「啥?你找到了?」沈青詫異的問道。

「藏哪了?」瓊星的眼睛瞬間放光。

「是!找到了!這個高巡撫也是賊精賊精的,竟然把火藥藏在的鏡湖湖底。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們搬到了創雲別雲。那裡雖然被燒成的赤地,倒算是一個隱蔽的場所。十二樓絕對不會想到我會把火藥藏到那裡去。

只要有那批火藥在手,我們就掌握了主動。到時候和江南武林盟的人好好謀劃一下,一點點的引十二樓現身一網打盡1

「如果十二樓做縮頭烏龜呢?」鶴蘭山淡淡的問道。

「他不敢1寧月滿臉自信的笑道,「十二樓費了這麼大的周章,就是為了得到沈金寶藏。換了是你,在這個時候功虧一簣你甘心么?

再說了,十二樓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他做不得縮頭烏龜。上次他們能夠消聲滅跡是因為他們樹敵只有江南道武林。但這一次,他們樹敵的實在太多了。

黑白兩道容不得他們,朝廷武林容不得他們,就連鄉野民間也容不得他們。他們現在藏的好不被發現,其實只是各方勢力還沒出手而已。

一旦朝廷下發公文通緝十二樓,一旦江南武林大會結束之後。十二樓就算躲到地底深處也必定被掘地三尺的挖出來。所以,我更希望他們就做縮頭烏龜,然後我們慢慢的將他們逼到絕路」

寧月最後幾句話,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從牙縫中擠出來。眼眸深處,那衝天的火焰劇烈的燃燒。於百里,狂徒,徐帆,馬成,這些寧月認可的同事戰友,全部葬身在那一場大火之中。

寧月的房間很小,所以除了他自己也沒人願意住寧月家。江南四公子都是手腳闊綽的人,當初余浪會花光積蓄買一棟豪華莊園就知道江南四公子從來沒把錢放在心上。

所以四個土匪將寧月家的飯菜掃蕩之後大搖大擺的走了。走之前還留戀的瞅了眼已經可以當鏡子照的盤子露出意猶未盡的嘆息。

創雲別雲是天幕府的傷心之地,一場大火將偌大的莊園燒成了赤地,也將江南道天幕府的力量燒為烏有。那天大火之後,虹吸村的村民都能在半夜聽到遠處傳來那種似慘嚎的的哭聲。

從那之後,再也沒人敢靠近創雲別院半步。哪怕空氣中的硝煙味被雨水沖刷乾淨,這裡依舊讓人感覺心底發涼。中間那個大坑,原本是五行融合創造出的奇。但現在不知被誰填平,上面的焦土和周圍的景緻融成一體。

遠處響起了幾聲狗吠,黑夜中,數十道身影仿若黑夜中的幽靈,閃爍的在田野中飛馳。每次起落,都能飛掠出十數丈的距離。奇特的是,這些身影每四個舉著一個巨大的推車,他們就扛著推車在原野中飛奔。

身影齊齊的在創雲別院的廢墟中落下,放下推車齊齊的從推車上取下鐵鍬。隨著一聲令下,數十人就像挖掘機一般在廢墟上飛速挖掘。焦土飛揚,如雪花飄灑在空中。

「找到了」一個聲音沒有半點的驚喜。淡漠就像一塊鐵,讓人感覺森森的冰寒。

黑衣人飛速的向發聲人聚攏,原本被填平的大坑再起被掘出一角露出在坑洞底部散落的木箱。領頭人眼中精芒閃爍,看著那些木箱露出驚喜的神光。

「取出,走1

四十幾人齊齊動手,不一會兒箱子就被全部取出。黑衣首領撫摸著箱子表面,小心翼翼的掀開箱子的蓋子。突然間,黑衣首領的眼睛瞪得渾圓,一絲憤怒流過他的眼底。

「撤」黑衣人暴喝一聲,身形已在瞬間飛起。數十黑衣人在剎那愣神之後也緊跟著飛天而起。但可惜,他們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嗖嗖嗖」無數透骨釘迎面打來,在黑衣人們剛剛跳上半空,腳下無處借力的時候。成百上千的暗器鋪天蓋地的打來。

星羅棋盤大成,先天境界穩固。寧月哪怕打出的是透骨釘,其威力也能開山碎石。黑衣人雖然人數眾多,但其武學修為多數不過後天境界。就算有幾個先天或者半步先天,其實力也是差了寧月很多。面對寧月的含恨一擊,十幾個就被凌空打成了蜂窩。

「散」黑衣人躲過了暗器果斷的下令道。剩餘的二十幾人毫不猶豫的四散化作鳥獸魚散。一般來說,向四面八方分頭逃亡總能跑掉一兩個。但可惜,他們遇到了以暗器出道的寧月,偏偏寧月的輕功還很不錯。

咫尺天涯下的寧月彷彿跨越陰陽兩界的幽靈,手中的暗器飛速的勾走一條又一條生命。透骨釘,飛刀,或者石子。每一次呼嘯的破空聲,就是帶走了一條生命。

在創雲別院遺址的不遠處,琴聲悠悠,沈青盤膝而坐身前放著長琴。瓊星站在他的身前,眼神卻望著遠處的殺戮。

真的是殺戮,寧月一個人屠殺著那些十二樓的殺手。無論他們怎麼逃跑,怎麼反抗,寧月總能追上並給上一道暗器結束他們卑微的生命。

寧月從重生以來一直很尊重生命,也一直提醒著自己不要被世界同化。哪怕面,如無必要寧月很少下殺手,更不會單純的為了殺而殺。

但今天,寧月心底卻憋著一股氣,一股時刻折磨著他內心的怨氣。他此刻什麼都不想,只想殺個痛快。所以,他的出手異常的狠辣。哪怕殺手在逃他也殺的毫不留情。

「寧月的心亂了」瓊星睜開閉起的眼睛淡淡的說道。

「你能感受到?」沈青突然停下了手,也睜開了眼睛。

「是!寧月的心中只剩下了殺意,就像他現在布下的局,似乎只是為了吸引十二樓的人過來送死。而他,也只是為了滿足內心嗜血的渴望。這和殺樓的殺手很像1

難得瓊星的語氣不再冰冷,也難得她的語氣如此的溫柔。和寧月沈青在一起的這段日子,瓊星才感覺到自己活得像一個活人。

「寧月不是那麼膚淺的人,他只是想把心底的痛苦發泄一下。這幾天,他的心裡承擔了太多的壓力。再說了,心亂的人何止是寧月一個呢?」沈青淡淡的一笑,再次撥動其琴弦。

「哦?還有誰?」瓊星臉色突然一僵,緩緩的轉過臉看著再次閉目彈琴的沈青。髮絲在琴聲中飛舞,就像水中搖曳的水波。

「你和我1沈青雖然在彈琴,但口中卻清晰的吐出三個清淡的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