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四十二章 瓊星的真實面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 瓊星的真實面目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瓊星的眼眸微微一縮,但很好的掩飾了過去。側過臉看著似乎在玩貓捉老鼠遊戲的寧月,嘴唇抿緊咬著牙關。沈青的眼睛再次睜開,看著瓊星美麗的側臉露出了迷離的目光。

「只有時刻感應著對方,才會知道對方內心的變化。寧月的心是不是亂了……你不該知道的1沈青的聲音有些幽怨,但他的語氣卻永遠讓人聽不出難過。

「你是怪我愛上了寧月?」瓊星突然冷著語氣問道。這句話說出,也徹底斬斷了與沈青的曖昧,話語如劍,刺進不停滴血的沈青心中。

「不,我怪你到現在都不願用真實面目來對我。你關注寧月不是因為你愛上了他,而是因為你想殺他。如果剛才我沒來,我想現在你已經對他出手了吧?」

「沈青,我看錯你了1瓊星的聲音帶著絲絲的嘲諷,輕輕的伸出手撫摸著鬢角垂下的一縷青絲,「相傳撫琴公子溫柔如玉,就算冰山美人都會為你展開笑顏。但我沒想到,沈公子竟然如此小肚雞腸。

一天到晚沒事獻殷勤也就算了,被我拒絕了竟然還心生怨恨欲置我死的?我喜歡寧月就是因為他比你坦坦蕩蕩。如果寧月知道了你的真面目,不知道還會不會把你當朋友……」

「你能說這話只能證明,你對沈青了解的還不夠1戲謔的聲音響起,余浪不知何時來到了沈青的身邊。摺扇揮舞,吹動了他的髮絲。

「沈青寧願傷害自己也不會願意傷害別人,尤其是朋友!他說你要殺寧月,那麼你一定是要殺寧月。更何況,你們都把寧月想的太簡單了。」

余浪的出現似乎在兩人的預料之外,而余浪的輕功也高明的不像人類。反正直到他自己現身,瓊星才發現了他的存在。

「什麼意思?」沈青微微一愣,轉瞬間視乎想通了其中的關竅而低頭面露苦笑。

「還能有什麼意思?連你都發現了她的異常,寧月又怎麼可能不知道?怕你們想不開相愛相殺,所以讓我跟著你了。其實從天幕府被一把火燒死的那一刻,寧月已經懷疑她了。寧月試探了她三次,她卻次次作死1

不知道是不是跟寧月混熟了,余浪把寧月的語氣學的*不離十。若不是這張臉,有時候還真分不清是余浪還是寧月。

余浪的話,瓊星聽懂了。也猜到他口中的作死之人是自己。但瓊星不明白,自己到底哪裡露出了破綻。竟然提前布置了這個局來試探自己。

「啾」一聲破空,氣浪翻滾。

三人齊齊的抬頭看向不遠處的寧月。追殺已經進入尾聲,而寧月的最後一擊卻給三人帶來了震撼心靈的顫慄。

寧月的武功一直表現的很飄渺,就連和寧月關係最親近的余浪也沒有清晰的認知。剛和寧月認識的時候,寧月的武功真的很爛,後天境界可憐的只要揮揮手就能把他拍死。

但當初寧月的靈力波動卻是先天境界,余浪不知道世上會有直接反後天為先天武功,所以余浪只當寧月是隱藏了實力。直到寧月一道琴音劍魄盡敗四公子聯手,余浪才第一次對寧月的實力有了大概認知。

後來寧月出手的次數很少,他是個懶人也是個怕死的慫貨。能讓別人動手寧月向來不喜歡自己擼袖子上的。所以直到現在,余浪才第一次見識到寧月的武功也第一次知道不知什麼時候,寧月的武功已經悄悄的超過了自己。

十來個無法跑掉的殺手打算破釜沉舟,在突圍幾次還被寧月神乎其技的腿影踢回來之後。他們對逃生已經絕望,剩下的唯有身為殺手的凶厲。

十道刀氣凝結,將空氣凍成了一個整體。而寧月冷峻著臉對著破釜沉舟的殺手露出一個戲謔的冷笑。伸手一撈,一把石子無風自起落到了寧月的手中。

火紅色的氣息從寧月握緊的拳頭溢出,如火焰一般的氣息在寧月的拳頭上流轉。突然,對面的殺手齊齊睜大眼睛,蓄勢一斬從天劈落,彷彿萬道彩光自天空垂下。

手臂微顫,卻彷彿敲開了空間屏障。一道肉眼可見的瀲漓自寧月的拳心蕩漾開去。拳頭張開,手中的石子飛速的旋轉尖嘯的向殺手們打去。

每一顆石子化成一顆火星,在空氣中燃燒出炙熱的火焰,從寧月的手心散出就像孔雀的開屏。如此的眩美,如此的奪魄。

但看到這一幕的余浪卻不由的後背發毛。哪怕設身處地,他也接不下這看似眩美的一招。除非用天涯月逃跑,否則必死無疑。

「噗噗噗」

就像抽打棉花包的聲音,漫天的刀氣消失不見。眼前的十個殺手彷彿被散彈槍擊中一般倒飛而去。還未落地,全部氣絕身亡。

濃烈的殺氣從寧月的身上溢出,就像要與這個夜色融為一體。寧月抖動著肩膀,眼眶內布滿了通紅的血絲。喘息了很久才默默的站直身體像余浪這邊走來。

「心裡好受點了?」余浪收起他那玩世不恭的笑臉問道。

「好多了……」寧月的聲音很輕,也很淡漠。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一陣清風吹過耳畔彷彿也吹走了寧月身上濃密的殺意。

方才還像是一個從地獄里爬出來的鬼,剎那間就變成了活生生的人。寧月淡然一笑,「適當的發泄的確能減輕壓力,可我還是不太喜歡用殺戮來解壓。原本想釣轉輪王這條大魚,但沒想到卻只是釣到了一些小蝦米……」

寧月的笑容很純真,但看在瓊星眼裡卻如此的令人心慌。這個明明看似不大的人為什麼會比那些老狐狸還要可怕。

「於俯捕死了,為了送我出去活活的被燒死。就在這個地方,二十幾名天幕府銀牌捕頭中了埋伏。在火中化為灰燼,和周圍的焦土融為一體。

是我提供給他們線索,也是我帶著他們踏上了死路。從那天起,我就一直在自責,也在反剩這一切都是為什麼?為什麼會錯?為什麼會踏入他們的埋伏?

後來我發現了這一切的緣由,原來鎖定創雲別院太快了,也太草率了。創雲別院有問題是他們故意引導的,每月十五十二樓會召開會議是別人告訴我的。

所以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如果這一切都是敵人為了引天幕府上當而故意放出的線索。那麼誰才是引我中計的罪魁禍首?」

「所以你想到了我?」瓊星的眼神異常的深炯,就像藏著整個星空。看向寧月的臉上,竟然掛起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你是不是覺得我太涼薄了?」寧月輕輕的將手背到身後,「但你不知道,我為了解除你的嫌疑,我通過很多方式來證明我沒有信錯人。可是我推敲的越多,你身上的嫌疑就越重。到最後,卻逼得我不得不試探你。」

「我的嫌疑?這些恐怕是你自己安慰自己吧?原來抓不住十二樓,就拿一個曾經的十二樓做替罪羊。你們天幕府,還有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都是這一副嘴臉么?」瓊星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從寧月的身上一直掃到沈青的身上。

沈青默默的低下了頭,這是他第一次看到瓊星笑,可他卻不敢看。唯有將目光看向手中的琴,因為他怕看多了一眼,他就會信了瓊星的話,他怕會讓自己的朋友失望。

「你和我們說過,殺樓和你同批的金牌殺手有四個。瓊星,暗星,絕星,惑星!我突然響起,當初我送高知憂去京城的時候,遇到的那個女殺手是誰?應該是你吧?」寧月的話讓瓊星頓時一愣,也讓寧月看到了她眼底的那一抹慌張。

「高巡撫將密折交給你,既然你是他信任的人為什麼他不直接告訴你火藥的下落?寫成謎語為了什麼?還不是因為他並沒有完全相信你。

至於你說弄丟了血手神捕的聯繫方式,我只能笑笑了。除非十二樓把腦袋夾了,打死他們也不敢通知血手神捕吧?

火藥被高巡撫藏了起來,而這份謎語就是火藥唯一的線索。十二樓不甘心計劃就此擱淺,就把目光盯向了我。這也是為什麼你們會把德運鏢局滿門被殺栽贓到我的頭上。

你作為十二樓的眼睛,無時無刻盯著我的一舉一動,也不斷的抹除對你們不利的線索。從三月山,到潘陽山。為什麼每一次十二樓都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每一次都先我一步的殺人滅口1

「轉輪王和我說過無數次,面對寧月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掉以輕心。哪怕一次失誤,就有可能造成滿盤皆輸。在一切沒有塵埃落定之前,你一定有辦法翻盤。以前我對這句話信了七成,而現在我信了十成。」

瓊星的話看似感嘆,卻也承認了自己的身份。至始至終,瓊星都沒有背叛過十二樓。她是十二樓養大的殺手,被十二樓洗腦了十三年。如果她還有一點點的良知,她就不可能活到現在。

「任何計劃都有漏洞,任你布置的再精妙也沒用。做的越多,你們就錯的越多。而你們最大的錯誤就是不該讓我接手這個案子,更不該將江南天幕府高手盡滅。你也許不知道,我生氣起來……連我自己都害怕1

這句話很好笑,但寧月敢保證,他絕對不是在說笑話。至少他敢對他認真的眼神發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