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點朱紅,平添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點朱紅,平添傷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哪怕我有再多的證據,再多的理由懷疑你,但我真的不願意懷疑你。你表現的太好了,你厭惡殺手身份的眼神,你和暗星之間的感情,包括十二樓對你的追殺,這一切都太真實了,真實的我不斷推翻自己的推測,逼得我不得不布下這麼拙劣的局來試探你。」

寧月的眼神很深炯,原本稚嫩的臉龐變得成熟給他帶來了別樣的魅力。

「呵……」瓊星突然笑了,原本明亮的眼眸彎成了月牙,視乎在諷刺,似乎在嘲笑。但寧月知道,她不是在嘲笑寧月或者沈青,她嘲笑的是她自己。

「你以為我表現的太過真實,你有沒有想過,這就是真實?我厭倦殺戮是真的,我和暗星決裂是真的,我叛出十二樓也是真的。唯一的假的只有……我不是高靜鳴的人,也不是轉輪王的人。」

「你是誰的人?」寧月微微眯起眼睛,「你的背後到底還有誰?」

「這重要麼?」

「很重要1寧月認真的點頭說道。

「」一劍寒芒,如夜空閃爍的雷電,長劍出鞘,彷彿攪動了天地。夜空因為殺意而朦朧,天地靈氣因為內力的波動而上下震蕩。

瓊星的舉動已經表明了她的態度,無需多言,唯戰而已。

寧月苦笑的搖了搖頭,在知道了瓊星就是監視自己一行人的時候寧月就知道,想從瓊星嘴裡問出更多的已經不可能。輕輕的往身後一拍,背後的古琴落入手中。

「等等1一個溫柔的聲音如細雨清風一般吹入寧月的耳朵,也讓寧月的動作為之一頓。

原本盤膝而坐的沈青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輕輕的從琴身中抽出一柄如月光一般的長劍。劍柄如月,劍身如水,這是一柄絕世好劍,彷彿破開了束縛宣告著自己的來到。

「寧兄,此戰交與我可好?」沈青的聲音很溫柔,但卻讓人不容拒絕。寧月要為天幕府慘死的戰友報仇,而沈青卻要在此埋葬自己的心。

「瓊星姑娘,你我以戰結緣,也該以戰了緣!請1

劍光綻亮,如秋水一般在劍刃上流轉。pbtXt沈青的氣勢不斷的升騰,內力鼓動吹散了他原本散落的長發。一點朱紅,突然在沈青的眉心隱隱乍現。

氣勢越發的高漲,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兩人相隔五丈,卻似咫尺天涯。氣勢在不斷的攀高,兩人的境界都在飛速的拔升,沒人知道他們突破了多少,只有他們自己明白在跨出了那一步之後又走了多少步。

「一點朱紅絕,憑添傷心人!想不到沈兄竟然這時候踏上了武道之路?我既是為他高興,亦為他悲……」余浪收起了他的笑容,也收起了他的摺扇。

「嗯?」寧月詫異的回頭,「什麼是一點朱紅絕,憑添傷心人?」

「這是武林的一件舊聞!江湖都知道沈青的音波功得傳於他母親的隱秘師門,但大家都不願意提及那個師門的名字,你可知道原因?」

沒等寧月說話,余浪仰望天空的月悠悠的說道,「幻音門,原本是戰國時期的一個宗門,因發源於青樓而被世人嫌棄,這也導致了幻音門弟子喜怒無常做事偏激。

二十年前,沈千秋與幻音門弟子結緣。但最後造化弄人,金陵沈府乃江南名門魁首,豈能與被他們視為邪魔外道的幻音門結合?

沈千秋為了愛人當眾立誓,三年之內完成十件有功武林的大事以換得武林同意他與幻音門弟子的婚事。常人做出一件已可以受用一生,而沈千秋要完成十件還偏偏在短短三年。

沈千秋做了哪十件事我暫且不說,但他的赫赫威名,幾乎都在那三年之內完成的。原本他已完成了九件大功只差最後一件,正在一籌莫展之時,江湖武林卻出現了一個女魔頭。」

「是沈青的娘?」寧月下意識的脫口問道。

「你怎麼知道?」余浪瞪大了眼睛,這事是江湖辛秘,知道的原本不多。只有餘浪這個朋友遍布天下的貨才會知道這麼多事。但可惜,他這個問題算是白問,寧月給他一個白眼什麼話都沒說。

余浪摸了摸鼻子,「幻音門弟子行事偏激,她想來江湖武林不同意她和沈千秋的婚事,那就把反對的人都殺了!

事後也如她期望的,她與沈千秋的婚事如期舉行,江湖武林再也沒有人反對了。可她沒想過,在一年後臨盆之前,她做下的那些累累血案被人捅破真相大白。一時間,沈千秋身敗名裂,江南武林包括八大門派齊齊上金陵要沈千秋給出一個交代。」

「沈千秋給了?」

余浪搖了搖頭,「剛剛生產完的她抱著沈青來到庭前,一點朱紅點在了沈青的額頭,替沈青打下武道之基,也將自己的傷心絕望映入了沈青的精神識海。

雖然她要與沈千秋在一起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她這麼做真的錯了,武林人向沈千秋髮難也情理之中。她為了不讓沈千秋為難而自絕當場,而她的死也正好完成了沈千秋的三年之約。這也是為什麼江別雲被稱為江南大俠,而沈千秋只是江南魁首。

一點朱紅現,平添傷心人。沈青激發了他娘親給他留下的武道之基,也一同激發了他娘親和愛人生離死別的悲傷絕望。其實,以沈青的資質,只要給他時間他可以自己踏上武道之路,根本不需要這點朱紅……」

眉心的朱紅如花瓣一般展開,美麗的不可方物。原本應該傷心的沈青此刻卻笑得異常的柔美。那淺淺的一笑非但不傷心,反而讓人感覺他的心情非常的愉悅。

氣勢攀上了頂峰,凝聚的劍氣已經到了不得不吐的地步。蓄勢了那麼久,如果不一劍刺出,不上敵便傷己。靈力震蕩,激起如海嘯幫的潮汐。

寧月被兩人所匯聚的氣勢也嚇得咂舌,如果不是知根知底,寧月甚至懷疑是不是風蕭雨之流在對決。這樣的氣勢波動,早已超出了寧月原本對兩人劃定的界限。

古琴入手,琴心劍魄流轉於琴弦之中。眼神如劍的射向凝視的兩人,在兩人的眼波深處,淡淡的情絲流淌。這根本就不是即將要分出生死的眼神,彷彿就像懵懂中最純真的愛戀。

寧月不懂了,他也懂不了。寧月不相信世界有純粹的好感迸發出的火焰,也不信有無緣無故的愛恨情仇。但對於沈青,對於瓊星,他們或許是!

「噗」氣浪暴烈,甜美的笑容從瓊星的嘴角裂開。化作時間最美的玫瑰,沈青第一次被瓊星吸引是她純粹的眼睛,而現在卻是被她的笑容。

「嗤」湛藍的劍光劃破星河,瓊星的整個身體都化成了一道藍色的流光。流光彷彿破開了時空,連成一片光幕向沈青刺去。

剎那間寧月亡魂大冒,這是人劍合一,但他可以肯定這是最厲害的人劍合一。這一劍,已經是招式的極致,劍法入道的起始。

寧月就算一連激射兩道琴心劍魄也沒有把握攔下這必殺的一劍,而直接面對的沈青如何抵擋?寧月想出手,但這個想法卻只能在腦海中流過。因為太快了,快的就連瞬發的琴心劍魄也追不上那道華麗的劍光。

「嗤」藍色的劍光綻放,一道空間波紋急速的蕩漾開去。剎那間,寧月的精神識海一陣刺痛,如傾下的洪水一般決堤而去。

兩道身影,一樣的劍光,就連招式也一模一樣。身影交錯,彷彿急速飛馳的火車以最高速交錯而去。那一瞬間,就連寧月盪開精神念力也無法看清發生了什麼。只有滿腦子的藍色,和藍光中迸射出的閃電。

風停了,空間也安靜了。一片落葉不知道從哪裡被風吹來,飄零的落在了沈青的面門。沈青輕輕的伸出手,讓落葉悄無聲息的落在了他的掌心。

落葉枯黃,在炎炎夏日竟然會有枯葉跌落?沈青嘴角露出一絲苦笑,一滴晶瑩的淚珠沿著臉頰緩緩的滑落。

兩人交錯站立,誰也沒有回頭。突然,一聲腳步聲響起。瓊星輕啟腳步,緩緩的走向黑夜。寧月沒有阻攔,因為他更關心的是沈青有沒有事。

瓊星緩緩的來到那個被他們挖出的大坑,裡面還有散落的木箱,在這裡,還有無數被寧月扔進去的十二樓殺手的屍體。

「我不想和他們葬在一起1瓊星的聲音響起,緩緩的轉過頭看著有著蕭瑟虛弱的沈青,「沒有人天生是殺手,但這就是江湖。一條路一旦踏上,只有死了才能停下腳步。」說完,瓊星的身體終於無力的倒下,胸口處,一道血柱激射而出如此的凄美。

寧月上下檢查了好幾次,沈青身上沒有半點劍傷。虛弱也是因為內力耗盡而引起的。雖然不明白沈青怎麼會人劍合一,甚至說沈青的人劍合一和瓊星的那一招一模一樣,但只要沈青沒事,其餘的對寧月來說都不是事。

眉心朱紅沒有破壞沈青的英氣,反而讓他顯得更加的神秘。踏上武道之路,沈青的身上彷彿籠罩上了一層薄霧,這種薄霧寧月只有在風蕭雨身上看到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