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四十四章 武林大會的套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武林大會的套路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察覺到余浪擔心的看著自己的眉心,沈青臉上露出一個豁達的笑容,「我娘是我娘,我是我!她給我的我只會感激,在打開朱紅的時候我才明白,當年的那個傷心人不是我娘,而是我爹。pbtxt而現在我也終於懂了,她當年對我點上朱紅是為了什麼。

死永遠是最簡單,最幸福的事!就像剛才,瓊星把活著留給了我,而自己選擇了死。死對她來說比活著更幸福,我尊重她的選擇。

人世間有太多的美好,從今天起,我的眼睛就是我娘的眼睛。她遺憾的,留戀的,我會帶著一起去領略。當然還有……瓊星姑娘的。如今火藥的下落已經到手,有了這個,我們就立於不敗之地。

明天就要推選江南道武林盟主,到時候,十二樓欠我們的,欠天幕府的,欠瓊星的,都要他還回來1

金陵郊外,沈府別院。

江南武林群雄匯聚,江南八大門派旗幟飛揚。雖然同為江南武林大會,但比起在蘇州府盪劍山莊的卻聲勢浩大了許多。就連迦南寺公審那天,也未必匯聚了這麼多的武林群豪。

金陵沈府沈千秋,他不以俠名名動天下,但一個沈家卻能讓他的話在江南道言出法隨。只因為金陵沈府上百年的經營在江南道幾經風雨屹立不倒,關係錯雜覆蓋了整個江南道。如果沈家能出一個天地十二絕,怒蛟幫都必須給金陵沈府靠邊站,這就是底蘊,這就是金陵絕頂。

風蕭蕭,旗幟迎風展。在經歷了三天的商議,江南道八大門派終於對如何剿滅十二樓達成了共識。而今天,就是他們推選出江南武林盟主的日子。

其實今天的推選武林盟主在寧月看來就是多此一舉。整個江南道武林都在圍著沈府轉,江南道武林盟主還有懸念么?

坐在人群中,寧月打了一個哈氣。因為這一次,寧月不是代表天幕府所以台上面的幾個位置也沒他的份。

「就算沒有懸念,也要走個過場,這叫做師出有名。更何況,武林人求名重名,只要有露臉提高聲望的機會,他們就絕不放過。所以,整個過場也是必須的。」

一身白衣的余浪就坐在寧月的身邊,左邊是略顯陰鬱的葉尋花。這一次葉尋花回來雖然武學精進了很多,但寧月總感覺他心底藏著心事。不過寧月尊重葉尋花的秘密,如果他不願意說,寧月就絕對不開口。

寧月掃了眼台上,那一個個一臉肅穆彷彿如臨大敵的緊張端是演的一手好戲。寧月打死也不相信武林盟主沒有內定,也打死不信台上坐著的八人真的是武林盟主的候選人。

「金陵沈府還要刷聲望么?」

「別說金陵沈府,就是江南八大門派都沒必要。他們掌門哪一個叫出名字不是如雷貫耳?但金陵沈府不是只有一個沈千秋,各大門派也不是只有一個門下弟子。

你看看那些個掌門身後站著的弟子?哪一個不是宗門裡的絕世天驕。但你叫得出名字的有幾個?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沈青和鶴蘭山那樣的,不靠背後師門闖出赫赫威名。

這次武林大會,最後總是要讓他們的弟子露露臉的。不說一舉成名,但至少也要讓記個眼熟。對弟子們行走江湖好處多多……」

「一個個都是老狐狸,套路玩的真深1寧月低聲一嘆,但也不可置否。人生在世,誰能看開名利二字?人要真無欲無求,這世界也就完了。

「各位武林同道1八人之中,一個中年文士看了看頭頂的日頭緩緩的站了出來走到人前。他也許是這八大門派掌門中年紀最輕的一個,威嚴與儒雅交錯編織出了這麼一個別樣魅力的男人。

「今日我們共聚一堂,只為一個目的!徹底剿滅江南武林的心腹大患十二樓!我想在座的人大多數都聽說十二樓,也經歷過十五年前那段風雨飄搖的歲月……」

他的聲音很輕,細雨清風如他的面容一般儒雅。但每一個聽著他說話的人都感覺他就在自己的耳畔輕語。聲音彷彿活了過來,溫柔的鑽進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

「好渾厚的內力,好精準的控制力……」寧月深吸了一口氣凝重的說道。

「華雲派,夜雲霄!年僅二十八歲就成為了華雲派掌門。七年時間,修為精深已是江南道排名第六的高手。當然厲害了……」余浪斜著眼看著寧月,眼神中閃過一絲精芒。

他雖然聽到寧月的驚嘆,但寧月的語氣似乎並不怎麼凝重,只是有點意外而並沒透出一絲一毫的羨慕。心中更是對自己這個強認的師弟有了新的認知。

正如余浪猜測的,寧月隨著修為的提高,他的眼界也變得高了很多。整個江南道,成名高手之中能被他放在眼裡的已經不多了。夜雲霄的內力雖然渾厚,控制力雖然精深。但與寧月生死交戰,死的那個一定是夜雲霄。整個江南道武林,寧月沒有把握的已經寥寥無幾了。

「十二樓一日不除,我江南武林一日不得安寧。他們潛藏江南道十五年,十五年來我等武林正道日夜苦修時刻準備應對他們的捲土重來。

而現在!十二樓現身了!現身的如此突如其來,也如此的令人髮指。他們竟然企圖取出沈金遺寶而破開白屏山水淹江南道。到時候,別說江南道百姓死傷無數,就是我們江南道武林也必十不存一。

其目的喪盡天良,其罪孽罄竹難書。我今日代表華雲派發誓,不誅滅妖邪誓不為人,不蕩平十二樓不*雲山1

「誅滅妖邪」

「蕩平十二樓」

寧月隨著大家舉著拳頭,示意的喊了幾句口號。額頭上的黑線不禁垂下,「這情緒也太好調動了吧?一個個憤青似地。要是有心人一鼓動讓他們謀反是不是也幾句話就搞定?看來江湖有必要好好管管……」

「我等本就來自江湖四海,也許在江南道落地生根,也許只是江南道匆匆過客。無論是否歸心江南道,江湖武林之事,亦是我江湖人之事。在此,我遵從江南八大門派各掌門的建議正是宣布成立江南道武林盟1

掌聲雷動,聲勢震天。每一個武林人的臉上似乎都洋溢著一股榮光,也許是因為見證了江南武林盟的誕生而興奮,也許是因為自己就是其中一份子而自豪。

江湖人信守承諾,只要說出去的話就算契約。所以,在夜雲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江南武林盟就成立了。誰也不能反悔也沒有人反悔。而在場的每一個,無論是個人還是勢力只要沒離開就算自動加入。這一點辦事效率,甩了另一個世界幾條街。

「正所謂鳥無頭不飛,蛇無頭不行。江南武林盟既然成立,我們也當推選一位武林盟主帶領我們推翻十二樓,也帶領我們江南道走向更輝煌的將來。

但江湖武林英雄豪傑何其多?如果你推選一個我推選一個,就是十天半個月也沒有著落。在我身後的是江南八大門派的掌門,他們每一個都俠名遠播威名赫赫。無論聲望還是武功在整個江南道都首屈一指。我想武林盟主在他們中間選各位應該沒有異議吧?」

誰敢有異議?當然沒有。整個江南道武林人士雖多,但真正拿得出手的還是他們八大門派。不從他們中間選難道還從底下的人中選?

「既然大家都沒有異議,那麼這武林盟主的推選就此開始。不過我有一事先說明,我華雲派夜雲霄功力尚淺資格也最低就不參與了,大家還是推選我身後的其他七位掌門吧」

「我選弈劍門的范掌門」隨著夜雲霄的話音落下,底下一武林人士迫不及待的喊道。

彷彿也開啟了底下武林群雄的盛宴一般,一時間七嘴八舌的叫喊聲此起彼伏。坐在高台上的八派掌門除了夜雲霄和沈千秋之外一個不落的被喊了一遍。被喊道名字的,也不說話只是站起來拱手示意了一下。

「這麼多人叫喊中,為什麼獨獨沒有沈千秋?」寧月疑惑的側過臉對著余浪問道。

「沈千秋是內定的武林盟主,要是他被先叫到了還讓其他人玩個屁?武林大會在江湖上舉辦不止一次了,規矩大家都懂……」

「我擦!這不是脫褲子放屁么?」

「花轎子人人抬,就算他們當選不了武林盟主,但也不能讓人家掃了顏面下不了台啊1沈青很鄙夷的看了眼寧月,平時這麼聰明的一個人,怎麼對江湖武林的彎彎道道一竅不通呢?可余浪沒想過,寧月一年前還是一個鄉鎮衙役,真正和江湖武林接觸才多久?

呼聲越來越高,群情也越來越熱切。最終呼聲最高的剩下了盪劍山莊的鶴知章還有輩分最老的仲孫有。鶴知章的盪魔劍法至剛至猛,一劍舞動在江南道鮮有敵手。而仲孫有雖然嘴巴臭得罪人多,但人家歲數大資格老。再加上人家只是嘴巴臭,為人做事還是非常正派的。所以他也成了呼聲最高的兩人之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