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四十五章 有人要搞事(感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 有人要搞事(感謝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既然是江南道武林大會,又怎麼可以不算上江南絕頂沈府呢?我推選沈千秋沈大俠」

等了半天,一個聲音恰當的響起。pbtxt聲音主人的內力很是不俗,幾乎一個人就蓋住了全場的聲音。彷彿是一個訊號,沈千秋的呼聲突然間爆發直衝雲頂之上。

「果然套路1寧月低頭晃了晃腦袋,手指伸進耳朵里揉了揉。

「不對1餘浪眼中突然閃過一絲歷芒,「有人要搞事啊1

「嗯?」寧月眼神一凝,就連身邊的葉尋花也猛然抬起頭看向余浪。

「沈伯父的呼聲來的晚了!按正常來說,應該在大家呼聲明朗之前就該響起沈伯父的呼聲,然後力壓群雄登上武林盟主的寶座。可現在呢?在鶴伯父和仲前輩呼聲相持不下的情況下才叫出沈伯父,這不是意味著他們退而求其次么?」

「有道理……的確有人想搞事1寧月眼珠一轉就抓住了關鍵點,這樣的先後順序卻把沈千秋列到了替補的位置。那麼沈千秋定然會顧全面子推辭一下,這樣一來別人就有了機會。

「會不會是回雁門?」葉尋花一語道破其中的關鍵。

「有可能,我們靜觀其變1餘浪再次換上他那玩世不恭的笑容閑看周圍一群起鬨的人。

呼聲一浪高過一浪,不一會兒,沈千秋的名字就成了底下武林群雄唯一的呼喚。呼聲山動,沈千秋只好微笑著站起身來到台前。

沈千秋雙手一壓,剎那間底下鴉雀無聲。

「這就是沈伯父的威名?」寧月心底微微一詫。

沈千秋和江別雲是公認江南道第一高手,江別雲是江南大俠,而沈千秋卻只是金陵絕頂沈府。只有稱呼的時候大家才會稱一聲沈大俠,除此之外只有沈千秋和金陵絕頂的威名。

二十年前的事是沈千秋唯一的污名,但沈千秋不後悔。唯一後悔的只是當初為什麼沒有來得及阻止妻子的自荊

往事已矣,沈千秋沒有沉溺於過去。而是用了二十年時間將金陵沈府變得更加強大,讓整個江南道武林為沈府馬首是瞻。

一點點小伎倆他不放在心上,因為他根本不擔心有人能從他手裡搶走武林盟主的座位。pbtxt江南道武林他經營了二十年,哪怕底下有人一時被蒙蔽但真到了關鍵時刻,就算沈千秋自己退讓底下群雄也不會答應的。

「感謝諸位武林同道的抬愛,不過我金陵沈府畢竟只是武林世家還算不上武林宗門。江南道武林同道看得起,願意借用我沈府別院召開武林大會已是我沈千秋莫大的榮幸。這武林盟主,沈某還是萬萬不可當的……」

「金陵絕頂沈家乃公認的江南道武林魁首,你不可當,試問江南道何人可當?」話還沒說完,底下一個沈千秋的狂熱粉竭斯底里的質問道。

「沈某自問願意為江南道武林略盡薄力,但要說武林魁首,這置我身後江南八大派於何地?這話還請這位英雄以後不要再說……」

「好了,沈兄,你做江南道武林盟主乃眾望所歸,就別推辭了1鶴知章突然說話,也將原本有些失控的局面掰了回來。只要仲孫有再說話,這沈千秋就再無替補或以勢威壓之嫌。

「就是,沈家主,我們江湖中人選個領頭人哪來這麼多繞彎,武功,名望這兩樣就是一把尺!只要佔全了,誰就是武林盟主1仲孫有大手一揮,直介面無遮攔的說道。

「我現在倒是肯定,就是這仲孫有想搞事。但我就不明白了,他到底想搞什麼事?」余浪輕輕的扇了扇摺扇,嘴角勾起一絲微笑。

「不錯,他要真推舉沈伯父,他就開直接開門見山的支持而不是說這些名望武功之類的。但如果說他自己想當武林盟主……又不太對,無論武功還是民望,他比起沈伯父差了好幾條街。他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仲掌門1鶴知章臉色不好看了,轉過頭盯著一臉沒心沒肺的仲孫有,「你是武林前輩,咱們也都是一派之主!我們今天是選盟主不是搶盟主,你這麼說難道要我們幾個掌門在這裡擺個擂台做一場?像話么?」

仲孫有突然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這個笑容寧月有些熟悉。因為自己也時常露出過這樣的表情,瞬間寧月有種不好的預感,這老雜毛似乎達成目的了。

「我們自然不不像話,不過咱們不是有後輩弟子嘛?讓晚輩上去露一手也不就證明咱們長輩的本事么?」

「果然老雜毛,無恥之處竟然比我還沒下線。」寧月輕輕的揉了揉臉頰。現在他算是看明白了,這老雜毛的確想搞事,而搞事的目的就是為了讓門下弟子露個臉。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仲孫有能為門下弟子做到這一步倒也難能可貴。把自己的老臉徹底丟掉,只為了給弟子一次揚名立萬的機會。

對仲孫有來說反正一把年紀了,而且他口無遮攔嘴臭的名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唯一想做的不是光大回雁門,而是給看好的弟子鋪路。而武林大會,就是他鋪路的一個起點。

鶴知章氣結苦笑,就連沈千秋也錯愕了一瞬默默的搖了搖頭,眼神往身後的沈青示意了一下。沈青心領神會面帶微笑的抱著長琴緩緩的來到台中對著八大門派掌門微微一禮。

底下的武林群雄算是看明白了,頓時紛紛破口大罵。有罵仲孫有不要臉的,有罵他無恥卑鄙的。反正七嘴八舌嗡嗡成了一片。

仲孫有看到沈青的風采氣勢,老臉不禁為之一紅。這樣的人傑,是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弟子可以借著成名的么?仲孫有突然有種莫名的罪惡感,但這樣的情緒只在仲孫有心田流過便化為烏有。

自己的那個弟子是回雁門的未來,而且將來的成就一定比自己高。二十五歲的先天境界,比起他們一輩來強的太多了。

「龐泰,你還愣著幹嘛?還不過來向撫琴公子討教幾招?」

「啊?」被仲孫有這麼一喝,站在他身後弟子群中的龐泰才回神一般,「我?師……師傅……我打不過沈……沈兄的1

「哄」

「哈哈哈……」

底下群雄爆出一陣鬨笑,龐泰茫然的掃過人群。又有些畏懼的看著仲孫有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自己最近雖然偶有感悟突破了先天,但之前和沈青寧月他們一起去查德運鏢局滅門案親眼見過兩人的實力武功。

自己絕對不是沈青的對手,也許十年後自己可以和現在的沈青一較高下,但十年之後沈青一定變得更強。

仲孫有的臉色瞬間漲成了豬肝,你師父我都把臉皮剝下來讓你帶了你竟然還說這混賬話?為師是要你打過他么?只要堅持個百來招為師這臉皮就賠的值了!

在仲孫有快殺人的目光注視下龐泰頓時感覺後背發麻。看著周圍幽怨的眼神,他實在不明白自己說錯了什麼。

「龐兄我們比武切磋點到即止,想不到數日不見龐兄竟然突破後天成就先天,真是可喜可賀1沈青的聲音似乎喚醒了龐泰的智商,看著風采飛揚的沈青心底平生一股豪情。

「好」身形一躍,剎那間跳到沈青的面前,雙掌輕輕的抱拳,「沈兄,請指教1

氣勢震蕩,一瞬間一道靈力之柱直衝雲頂與天地共鳴。台下的鬨笑聲,戲謔聲也在剎那間消失不見。

「嘖嘖嘖……真的是先天境界啊?不得了,不得了……」

「難怪仲孫有會連臉皮都不要,有這麼一個弟子,就算丟點臉以後都能被撿回來。這回雁門不聲不響竟然培養出這麼一個天才弟子,真了不得1

先天境界很了不起么?以前寧月沒感覺。那是因為他遇到的敵人或者身邊接觸的人都是先天境界。但先天境界畢竟不多,整個江湖武林先天高手千中無一。

而能在三十歲以內突破先天的就是鳳毛麟角走到哪都能被稱為一聲少年英傑。因為能在三十歲之前成就先天的,整個江湖也不多。

「沈兄,我知道我的武功與你比起來差了很多,所以多有得罪……」龐泰直接的說著,也沒有絲毫的客套。眼神凝視,一道波浪自周身凝結。

「轟」如火焰燃燒的靈氣蕩漾周身,一面似水,一面似火。

沈青的眼睛微微眯起,視線也定格在龐泰的一雙拳頭之上。這是一雙可怕的拳頭,因為在拳頭上竟然激蕩這兩種不同的內力。

「雁雙飛?」沈千秋回到了座位上側過臉對著仲孫有問道。

「不錯,回雁門百年來無人練成的雁雙飛1仲孫有傲然的仰起頭,每一個強大的門派都有著其令人側目的底蘊。每一個百年門派,定然有他的鎮派絕學。

雁雙飛就是回雁門的絕學,是回雁門一個絕世天才在五行融合的理念下創造而出的武功。需要身具兩種不同的屬性,並能夠做到一心二用。而這兩點還只是達到修鍊雁雙飛的基本要求。

傳聞雁雙飛大成,能憑空暴增一倍的實力。乃黃級武學中一等一的絕學。可惜修鍊要求太高才使得回雁門遲遲沒有傳人。

「這才是你的目的吧?老狐狸?」鶴知章冷冷的喝道。仲孫有這麼做的目的恐怕除了讓龐泰一戰揚名,最主要的還是要讓雁雙飛重現武林。

「轟」一道火焰突然乍現,在龐泰揮拳的一瞬間化作流星向身前抱琴的沈青撞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