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四十六章 此招瓊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 此招瓊星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錚錚錚」琴聲驟起,音波蕩漾。pbtxt火焰組成的拳頭似乎撞到了無形的氣牆之上,瞬間爆裂化作漫天的星火。

沈青微笑的抬起頭看向龐泰,但卻在瞬間收住了笑容。在火焰熄滅的瞬間,眼前已經失去了龐泰的身影,不只是龐泰,所有人的身影都已消失不見。

周圍瀰漫著充滿混亂靈氣的水汽,伸手不見五指。而除了自己,沈青哪怕打開精神識海也再也感應不到一絲一毫。

「他體內竟然能運轉兩種不同的功法?」台下的寧月驚詫的叫道。上一次雖然和龐泰一起追查過真兇,卻從未見過龐泰出手。

寧月突然響起當初對付那群殺手的時候,龐泰說過還有他,但寧月當初下意識的忽略了。現在看看,龐泰真的有實力而且實力還不低。人不可貌相,寧月心底暗暗發誓,從今往後絕不在小看任何一人。

「我倒不驚嘆這個小子能練成雁雙飛,我驚嘆的是創出雁雙飛絕學的那個前輩。兩種不同屬性的內力,竟然可以同時運行,體內的行功路線竟然沒有交匯自行運轉周天,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而且雁雙飛還沒有開發完成,如果給那位前輩時間,應該可以做到三元歸一,一氣三清的境界。」

「那是什麼境界?」寧月側過臉問道。

「精氣神合一,踏足天道境界1餘浪眼中精芒閃爍,一臉肅穆嚮往。

「我更擔心……沈青會不會陰溝裡翻船?」葉尋花把玩著手中的摺扇,皺著眉頭不確定的問道。

「如果昨天之前,他有一絲可能。但是今天,他絕無可能1寧月異常肯定的說道。開玩笑,沈青昨天一舉突破,不僅境界修為突飛猛進還踏上了武道之路,要這樣還栽在龐泰的手中,那沈青就沒臉活在世上了。

正如寧月猜測的那樣,沈青在瞬間錯愕之後很快的清醒了過來。盤膝而坐,將長琴架在腿上,手指輕舞微微閉上雙眼。

青絲在音波聲中蕩漾,眉間的朱紅在老一輩能夠透過濃霧遮蔽的眼睛中如此的耀眼。那點朱紅,讓他們想起了二十年前的往事,也讓他們對沈青產生了一點愧疚。

她當年是偏激了一點,也不該濫殺無辜。但導致這一切的,還不是江南道武林的逼迫?如果當年不反對沈千秋的婚事,那件事就不會發生。pbtxt當年直接參与此事的,大多數已經作古,但活下來的,依舊化成一聲長長的嘆息。

龐泰的攻勢依舊如疾風驟雨,彷彿他就是一匹不會疲憊的駿馬。這是龐泰的驕傲,也是龐泰的執著。明知不敵,但我絕不放棄,如果儘力了也是輸,但至少不後悔!

火焰在水中起舞,水花在火焰中沸騰。換了一般人,哪能經受得住兩種不同功法來回轟擊,任何武學抵擋都有破綻,龐泰的密集攻勢哪怕再隱蔽的破綻都別想隱藏。可惜他偏偏遇到了沈青……

琴聲悠悠,內力隨著音波蕩漾,其高頻率的震蕩不僅震碎了龐泰的一切攻勢,甚至連空間里的天地靈氣也被他撥弄著在琴弦中起舞。

這一點可以想象創立音波功的人何其的驚才絕艷。在沒有儀器的情況下,他竟然能察覺到無形之聲的可怕力量。

「沈兄,小心了」越是密集的攻勢,龐泰的氣勢就越發的恢弘。在知道繼續下去已沒有絲毫意義的時候,龐泰的豪情終於激發直衝雲頂。

龐泰雙手合十,兩種不同內力的行功路線竟然在體能交融。突然間,七彩的虹光炸亮圍著龐泰扭曲起舞。那一瞬間,底下的看客恍惚中感覺天降落英地涌金蓮,瞬間獃滯痴痴的張大了嘴巴。

「日月虹光」龐泰高聲大喝,如虎豹雷音!聲音彷彿從天際而來,又似往天際而去。一道七彩的虹光從龐泰的手中激射,如彩虹倒灌,架橋於他手上。

「不好1寧月嗖的一下彈了起來,眼神直直的盯著龐泰掌中的彩虹。寧月有著極其細膩的精神感應,所以他清晰的感覺到,龐泰手中這一擊的威力不下於他當初敗四公子的琴心劍魄。

彩虹激射而出,在寧月站起身的時候,龐泰已經出手了。而在坐的八大門派掌門也齊齊的站起身,尤其是沈千秋,更是將手邊的扶把拍成了粉末。

仲孫有也是滿臉的驚容,他萬萬沒想到龐泰竟然練成了日月虹光,更不敢相,龐泰竟然傻缺的不懂留手。他只想讓龐泰一戰成名,卻沒想過要將沈青打傷或者殺死。沈青是沈家的獨子,要是出了意外他都不敢想象沈千秋暴怒的後果。

但再多的驚詫與懊悔都於事無補,一切都晚了!在日月虹光發動的一瞬間,沒有人能來得及阻止這一招的落下。因為龐泰和沈青離得太近了!

「」一聲清脆的斷裂聲,音波被日月虹光轟碎,而琴弦也隨著音波斷裂。跟著斷裂的,還有所有心繫這一戰的看客的心。

「撫琴公子……完了1這是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心底流過的可怕念頭。

但沈青依舊面帶微笑,似乎他的笑就算天崩地裂也不會改變。他會笑著迎接生,也笑著面對死!

「嗤」一劍寒光,沒有人看清這倒劍光從何而來,彷彿就是在沈青面前憑空出現。沒有人看清沈青如何出劍,因為在看清的時候,沈青的劍已經出了。

日月虹光被一分為二,就這麼輕易的,彷彿切開了薄紙一般隨意。劍芒幽藍,一劍長虹。日月虹光破碎的瞬間,視野在龐泰的眼前定格,而那柄如秋水一般的長劍,已經抵到龐泰的喉間。

風停了,世界安靜了。

就連呼吸聲,也彷彿從這個世界消失。

底下看著都瞪大了眼睛,翻轉的太快,快的他們什麼都沒有看清塵埃已經落地。

八大門派的掌門頓時了腳步,彷彿被人施展了定身術一般。八人相互凝視,換回的卻是默默的搖頭,就連沈千秋也沒看清兒子是怎麼出劍的,連他也認不出這一招是什麼。但唯一肯定的是,沈青這一招絕對不是月華劍法。

「我輸了1龐泰憨厚的一笑,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也許在他的心中,根本沒意識道剛才一招日月虹光多嚇人。他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挑戰周圍所有人的心跳。

沈青的笑容依舊溫柔,對著龐泰認可的點了點頭,「你雖然輸給了我,但你贏了所有人1

說完緩緩的收起劍,再次將月白色的寶劍插入琴身之中。

「青兒……你……」沈千秋不知道該說什麼,他有太多的疑問。

「這不是沈家主的月華劍法,這一招叫什麼?」夜雲霄問出了所有人的疑惑,這一劍不是月華劍法,但絕對不比月華劍法差上分毫的劍法。

「回稟夜掌門,這招乃晚輩自創的劍法,名叫瓊星1

「好好好1沈千秋興奮的滿臉通紅,一連說了好幾個好。兒子踏上武道之路,如今已創出直上武道的武功。雖然只有這麼一招,未來的路還有很長,但起碼他的起點比自己高出太多。還有什麼不滿意,還有什麼不值得興奮?

「青兒,你能自創武學為父很是欣慰。接下來向蘭山賢侄討教討教,你們四公子齊名但也很久沒有切磋武藝了吧?我想鶴兄也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蘭山賢侄給我們多少驚喜吧?」

「不必了1鶴蘭山很傲嬌的說道,「原本我以為可以和沈兄一較高下,但見了沈兄方才一劍我已明白。我萬萬接不下沈兄的這一招的,比試就不必了。」

鶴蘭山自動認輸,比試自然沒必要繼續。夜雲霄再次站起身來到台前,「既然沈公子盡敗回雁門弟子,盪劍山莊弟子,那麼沈莊主當選江南道武林盟主應該無人反對了了吧?」

底下一陣叫好,自然不可能有誰反對。要不是仲孫有這老貨不要臉,鬧劇根本不會發生。武林盟主早已經選好了。

「那麼,我現在宣布,沈千秋沈家主正式……」

「慢著1一個聲音,比夜雲霄的聲音更輕,但卻如炸雷一般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聲音來自人群的後方,所以所有人都回過頭向身後望去。

大門緩緩的打開,就是沈家十幾名家僕死命抵著都無法阻止大門被緩緩的推開。門明明是木門,打開的又如此的慢,但彷彿有著千鈞萬擔一般給人無比厚重的感覺。

四個青年走在最前,身後跟著一群青縷薄紗的女子,漫天的花瓣灑落芳香四溢。花瓣落入四人的頭頂,襯托著四人的地位非凡。女子身後,是一群黑色精裝的青年,每一個都眼含精芒煞氣濤濤。

「精銳1這是所有人看到這些黑衣青年之後心底流過的詞語。

寧月的眼眸微微一縮,四個人之中,他只認識中間那一個岳繼賢。但讓寧月凝重的卻偏偏不是這個坑爹貨。而是走在岳繼賢身邊一身黑衣勁裝的冷漠青年。

不知為什麼,這個人給寧月一種如臨大敵的感覺。彷彿是一隻藏在黑夜中的黑豹,泛著幽藍的目光盯著獵物。

黑衣青年視乎感應到寧月的目光,也是一同投過視線與寧月對視。黑衣青年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但寧月卻在他微笑的瞬間炸毛了。背後莫名其妙的濕透,一種被野獸盯上的感覺徘徊心底揮之不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