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四十七章 怒蛟幫攪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七章 怒蛟幫攪局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怒蛟幫?敢問怒蛟幫駕臨我江南道武林大會所謂何事?」夜雲霄微微錯愕,但很快恢復了過來面帶微笑的問道。Pbtxt

「夜幫主問這個問題……就見外了!我怒蛟幫坐鎮江州橫跨江南江北兩道,這江南道武林大會……我們怒蛟幫就不能參加了?」黑衣青年笑著反問道,語氣雖是輕描淡寫但卻給人無盡的傲慢,彷彿我們來參加武林大會是給你們面子一般。

「在下江州龍王坐下大弟子司徒冥,見過諸位前輩1司徒冥微微拱手與岳繼賢三人傲然而立。

「怒蛟幫乃江州第一大幫派自然可以參加江南道武林大會,但怒蛟幫向來不問江湖之事。我們此次召開武林大會其目的是蕩平十二樓,不知道江州龍王有何指示?」

「怒蛟幫不問江湖之事是因為江湖中還沒什麼值得怒蛟幫過問的。但十二樓卻不同,他竟敢趁師尊閉關之際挑釁怒蛟幫覆滅了白沙堂,師尊豈能容他?所以命我等參加武林大會與江南道群雄一起蕩平十二樓。當然,順便給他老人家掙個武林盟主噹噹……」

「轟」一語落地,滿堂嘩然。武林盟主剛剛已經選定,雖然還沒有正式宣布但在場一致推選金陵沈府沈千秋。在這個節骨眼上你們跑來搶武林盟主,這不是來打臉?

「真正搞事的人來了」寧月低頭默默的說道。

「閉關?我看他是在療傷吧1餘浪冷笑的譏諷一聲,但他還知道分寸,聲音很低也只有身邊的幾人能夠聽清。

「司徒少俠,方才我們已經推選出武林盟主了……」

「夜掌門莫要欺我,你當我剛才沒聽到么?雖然沈大俠的呼聲很高,但你們還沒有當眾宣布,這武林盟主推選尚未結束。難道……你們認為江州龍王沒資格當選江南道武林盟主?」

「我等絕無此念,但少俠方才說了龍王此刻尚在閉關,如何帶領江南武林剷除十二樓?」夜雲霄的話也很有分量,龍王都不能出面,怎麼爭武林盟主?

「這好辦,師尊不能親來,但由我們少幫主代領。反正少幫主是師尊的獨子,少幫主完全可以代表師尊……」

「什麼?一個貪生怕死的慫皰何德何能成為我們江南道武林盟主?」

「岳繼賢也配?」

「開什麼玩笑……」

話音還沒落地,底下就已經吵翻天了。pbtXt這已經不是來打臉了,這特么根本就是騎在大家的頭上拉屎撒尿埃不能忍,尤其是武功低微卻迫切希望揚名立萬的更不能忍。

這些武功低微只知道起鬨的武林人士就是根攪屎棍,但他們發揮的作用卻是相當龐大的。攪屎棍用得好,也可以噁心到敵人。所以底下一起鬨,直接噁心到了岳繼賢。

差不多半個月沒見岳繼賢,他的臉色變白了很多,而且人也消瘦了一些。看來寧月當初一不小心給他喂下的陰陽合歡散讓他吃了不少苦頭。但就是這樣,還不能阻止這貨不消停。

「哼1一聲冷哼彷彿炸雷將在場所有武林人士的聲音掩蓋。僅僅一個聲音卻彷彿夾著雷聲,底下的武林中人個個被震的東倒西歪。能坦然安坐的,更是寥寥無幾。

寧月周圍幾人在東倒西歪的人群中尤為扎眼,這一下不只是司徒冥,就連岳繼賢也看到了底下的寧月,眼神射來露出仇恨的怨毒。

對於岳繼賢的目光,寧月早已不放在心上。從迦南寺之後,岳繼賢早已沒有資格被寧月看在眼裡。寧月在乎的,只是台上三個岳龍軒弟子。

岳龍軒也許教子無方,但並不代表他不會教徒弟。恰恰相反,他的幾個徒弟竟然個個都驚才絕艷。當然他們的資質也許也在千挑萬選中脫穎而出的。

寧月哪怕用盡全力也沒能看清他們的修為,這樣的感覺也只有在千暮雪身邊四個貼身侍女身上感受到。而寧月可以肯定,岳龍軒的三個弟子要比瑩瑩強的多,至於芍藥……寧月就不能判斷了。

「我方才說了,少幫主就代表我怒蛟幫,就代表江州龍王!你們這麼詆毀少幫主,就是在詆毀師尊!我現在很想聽聽……還有誰?」

話音剛落,現場鴉雀無聲。這就是江州龍王這四個字的威力,不許開口,哪怕刀落到脖子上都不許發出一點聲音。

司徒冥的話讓岳繼賢的臉色好看了很多,也對司徒冥滿意了很多。司徒冥要與岳繼賢爭奪幫主之位,從來都是底下弟子傳出來的,至少司徒冥從來沒漏過這個意向。

那天從冰冷的船艙中被放出,是司徒冥脫下衣服給他敝體。而司徒冥端來的那一碗熱湯,到現在都讓岳繼賢感動。

「看著你們的眼神我就知道,要你們主動推選少幫主做武林盟主也實在難為你們了!不過既然你們剛才用弟子比武的方式決出武林盟主……這方法我覺得不錯1

仲孫有的臉色頓時變得漆黑,自己一時自私的小心思竟然被司徒冥拿捏成把柄。如果以弟子決出盟主,沈青如何還能再戰?這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武林盟主是武林同道推選出來的,而不是比武掙來的。否者萬一來個邪魔外道我們是不是也該讓邪魔外道做我們的武林盟主?」鶴知章陰沉著臉冷冷的喝道。

「那剛才你們在幹嘛?你當我眼睛瞎了還是耳朵聾了?這個提議我記得是仲掌門提出來的,仲掌門,你不說句話么?」司徒冥戲謔的笑聲聽在在場的武林中人耳朵里尤為的刺耳,而首當其衝的仲孫有臉色更是漲成了豬肝色。

一雙雙埋怨的目光劃過仲孫有的眼帘,他一生口無遮攔但第一次,他為自己的口無遮攔感到深深的後悔。以前是得罪了一兩個人,但現在他的一句話就葬送了整個江南道武林。如果一個貪生怕死的膿包成為了武林盟主,整個江南道武林在九州武林就直不起腰桿。

「嘩」仲孫有站了起來,緩緩的跨出步伐,一步,兩步,三步之後整個人的腰桿挺得筆直。緩緩的來到台前,看著底下一雙雙漠然的眼睛。

「老夫的臭嘴在江南道是出了名的,因此老夫得罪了很多人,但武林同道心胸開闊不與老夫計較。可是,不是所有人都是心胸開闊之人,武林中也會有人抓住老夫的話柄不放。

江南武林盟是江南武林同道的聯盟,不是老夫一人的。老夫一句話,豈有資格改變江南武林的正義法規?武林盟主,有德者居之!我輩武人,豈可仗武欺人?」

不顧岳繼賢漆黑的臉色,仲孫有猛然間揮起一掌拍向自己的腦門。仲孫有的舉動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但卻又在情理之中。話柄已被人拿住,武林中人一個唾沫一個釘,想反悔豈有那麼容易?

只有死了,才能讓怒蛟幫無話可說。只有他死了,他才能收回自己說的話。因為他死了,怒蛟幫才不能再次發難。

「啪」一聲脆響,彷彿什麼斷裂的聲音。恐怖的氣浪直衝雲霄,一瞬間,天空被烏雲遮蔽,這是靈力攪動天地產生的異變。

一個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仲孫有的身前,提拔偉岸,卻又如雲一般飄渺。不只是仲孫有沒有看清,就連一旁時刻注意仲孫有的司徒冥也只是看到了一絲殘影。

沈千秋的武功登峰造極,雖然只是傳言但現在卻讓所有人認清了這句話的分量。仲孫有是無名之輩么?當然不是!仲孫有的實力絕對在江南道八大派中排的進前五的。

但他全力自盡的一掌,竟然被沈千秋輕描淡寫的接下了。就像伸手拍一隻蚊子一樣的輕鬆,愜意。司徒冥眼中精芒閃爍,臉色不由的陰沉了下來。

「好一個沈千秋,武功竟然還在我之上!原本以為天地間除天地十二絕我已無懼任何一人。現在看來……」瞬息間,司徒冥便已斷定了沈千秋的深淺。

「盟主……」仲孫有老淚縱橫。

「仲掌門何故如此,如果比武決盟主我們沒有同意,就你一番話也做不得數的。我既然點了頭,這責任自然由我承擔!青兒,替為父向江州龍王的高徒討教討教……」

「我……」仲孫有默默的閉上眼睛,「老夫原本的名字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年輕是一張臭嘴四處受敵,武林同道罵我絕子絕孫。我竟不已為怒反而沾沾自喜,更是更名為仲孫有。自今日起,江南武林沒有仲孫有這一號人,老夫自此改名仲慎言1

沈青的臉色有些微白,方才一劍瓊星對他的消耗也異常的大。但沈青的微笑依舊那麼的溫暖人心,似乎他無論面對什麼,都能露出笑臉。

司徒冥對著沈青微微一笑,這一次他笑的很真誠不再像方才那樣的咄咄逼人。看到這一幕的寧月頓時感覺時空似乎錯位,眼前這個陰冷的如毒蛇的人也會笑?

「二師弟,還是由你出手領教撫琴公子的高招吧!你可別大意,撫琴公子並不是只會撫琴,人家是會劍法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