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念滄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念滄桑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你們怎麼來了?」寧月被無數雙審視的眼睛看的的有些不自在,武林盟主什麼的他壓根就沒想過,但這四女這麼一說,那就算自己沒想這個時候也得捏著鼻子認了。pbtxT

「岳龍軒被小姐一劍擊傷至少要一年半載才能恢復過來,但小姐為凝練無塵劍氣必須也閉關一年時間。姑爺與怒蛟幫梁子已經結下,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會對小姐如此忌憚。

姑爺勢單力薄,所以小姐命我等下山助姑爺奪下武林盟主之位以應對怒蛟幫。詩雅妹妹身體不適耽擱了幾日,好在現在還不算太晚。」

芍藥面帶微笑的看著寧月,臉色不變嘴唇也沒有蠕動,但聲音卻清晰的傳入寧月的耳朵。寧月疑惑的掃過周圍人的臉色,他們似乎也根本沒聽到芍藥的話。

緩緩的來到台前,寧月對著沈千秋與在座的幾大掌門微微一禮這才將目光看向一邊臉色鐵青又有些畏縮的岳繼賢。

「岳公子,我們又見面了」

岳繼賢的身體微微一顫,想起來當初那如耀日幫灼熱的劍氣橫空都是因為寧月,千暮雪如神如魔的形象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打了一個冷顫之後,岳繼賢看向寧月的眼睛越發的怨恨,「你?你也配坐江南道武林盟主的位子……」但接下來的話卻被他生生的咽下,再說下去那就是在罵自己。

他岳繼賢要做江南武林盟主仗著岳龍軒的名頭,就不許寧月仗著千暮雪的名頭?五十步笑百步而已。說完這話,岳繼賢的臉色漲得跟豬肝似地。

司徒冥微微一笑,但看向寧月的眼神卻有著別樣的意味。寧月不明白,自己根本不認識這貨為何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了濃濃的戲謔,就像偷了自己的賊卻在自己面前顯擺的那一種眼神。

「芍藥姑娘所指的可是天幕府的寧月寧捕頭?」司徒冥明知故問的反問一句卻是自顧笑了起來,「寧月可是天幕府捕快,並非我武林中人,他一個外人也不適合做江南道武林盟主……」

「什麼是江湖人?」芍藥依舊細雨清風,卻問出了一個所有江湖人都不好回答的問題。

有人說,江湖無處不在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所以只要身在人世間,他就已經踏足江湖。pbtxt

也有人說武林就是武者如林,身居武功的人聚在了一起就成了武林。

一個江湖客最顯著的特徵就是聲名遠播,哪怕在從沒到過的地方都流傳著他的名字。為什麼武林人打招呼會說久仰?就是因為對對方名號的認可!

芍藥的話讓司徒冥無法解答,寧月身在天幕府,但他卻和武林的羈絆很深。與江南四公子是知交,與千暮雪關係匪淺,而真正決定一個身份的還是他的出生師門。

不老神仙雖然神出鬼沒,但不老神仙卻始終真正遊戲江湖。沒有人比不老神仙更像江湖人,寧月身為不了神仙的傳人這個江湖人的身份已經板上釘釘。

「寧月雖然在天幕府任職,但他卻是不老神仙的傳人1沈千秋給寧月的身份下了定義,而他也的確有資格下這個定義。江南武林,以金陵沈府為尊。沈千秋認可的,其他人就必須接受。岳龍軒可以一掌把寧月拍死,卻不可否認寧月的身份。

「既然沈家主都說了……」司徒冥掃過一旁悶不出聲的岳繼賢突然綻放出一個迷人的笑容,沒人知道笑容的背後是什麼,「二師弟,你請芍藥姑娘指點一下吧1

出戰的依舊是公孫藍,似乎他就是怒蛟幫的第一打手一般。公孫藍的臉色一如既往的柔和,沒有笑卻不給人面癱的感覺。很懷疑岳龍軒為什麼教出來的徒弟個個人中龍鳳,而自己的親生兒子卻如此的不堪。

「好啊好礙…」瑩瑩一臉興奮的躍躍欲試,手中的長劍剛出鞘了一半卻又被一隻細膩的手掌壓了回去。

「好快」不只是公孫藍,就連寧月的眼眸也為之一縮。芍藥的手彷彿將時間撕開了一般,沒人看清她怎麼出手,只看到了她手掌定格的位置。

「瑩瑩別鬧,你的天蠶九變才多少修為?怒蛟幫三位少爺哪一個不是修為精深之輩?這一戰關係到小姐的囑託,還是我來吧1

「哦」瑩瑩嘟喃著嘴巴乖巧的退到了一邊,寧月也跟著三女站到了邊上。場上的變故很突然,突然的別說底下一群吃瓜群眾,就是台上的八大掌門都大眼瞪小眼的莫名其妙。

但他們至少清楚一點,原本岳繼賢眼看就要成為江南武林盟主,現在又有了變故。雖然寧月無論武功還是聲望都遠遠夠不到成為武林盟主的資格。可寧月比起岳繼賢強太多了,既然沈千秋已經無法擔任武林盟主,那也不能讓岳繼賢當。

幾大掌門的眼神一對視,瞬間交換了彼此的意思。只要寧月將岳繼賢趕下台,讓他當武林盟主有何不可?只要寧月做了武林盟主,天幕府也不能容下他。好好的人傑加入什麼勢力不好偏偏加入天幕府?

沒有了摺扇的公孫藍不好裝逼,輕輕的將手放在胸前對著芍藥微微躬身一禮。沒有說話,但卻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意思,這是一個將禮貌融到骨子裡的人。

上一次見到四女在荷塘里練劍,寧月以為四女都是用劍的。但芍藥這次卻空著雙手,唯有袖口垂下的兩顆鈴鐺叮鈴鈴的作響。

鈴聲清脆,聽在耳朵里彷彿是動聽的仙樂,而退到一邊的沈青卻在剎那間露出了怪異的面容。在場對音律研究最透著的,只有沈青和寧月兩人。在芍藥鈴聲晃動的時候,寧月細膩的精神念力剎那間發現了異常。

好奇的望向沈青,沈青卻默默的搖了搖頭。芍藥的鈴鐺……是音波功!而以音波為攻擊的武學很少,少的在武林歷史也沒出現過幾次。

除了最具盛名的幻音門也唯有普陀寺一念梵音渡世人!

「轟」突然間,無數武林群豪紛紛揉搓著眼睛,不敢相信眼前見到的一幕。仙霧渺渺,彷如置身人間仙境。金芒綻開,無數的仙子在仙霧中翩翩起舞。

舞姿很美,美得融化世界。但卻給人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莊嚴。仙人起舞,卻不是為博看客一笑,而是因為她們高興所以舞動天地。

的確舞動天地,因為在仙人的舞姿之中,天地急劇的變幻。一會兒天明,一會兒黑夜,一會兒烈日當空,下一瞬星斗旋轉。

武林群雄獃滯了,哪怕理智告訴他們這是武功,哪怕他們心底明白這是音波幻境。但他們卻不由的恐懼這一片天地,也無法從幻境中脫離出來。

在場能不受音波襲擾的不超過十個,就算寧月也只能保持半清醒狀態。他能清晰的看到幻境,也能一眼看破現實。

在群雄陷入幻境無法自拔之時,芍藥的手也動了,雙手舞動就如她的性格一般溫柔。鈴鐺清脆,突然從芍藥的手中激射而出,鈴鐺的身後,綁著一條淡紅的絲帶。

公孫藍淡淡的一笑,雙指並劍,一道炙熱如火的指力激射向鈴鐺打去。十個不受音波干擾的人中,絕對有公孫藍一個。

按理說如果公孫藍不受音波干擾,芍藥也該停止無謂的音波幻境。但芍藥依舊沒有,依舊一心二用維持著幻境並與公孫藍糾纏。

公孫藍的指力與寧月的無量劫指很像,但卻沒有無量劫指的速度和必殺的意境。公孫藍的指力是一套變化精妙的武學,寧月的無量劫指就是石破驚天的一劍。

幻境中天人交戰打得天崩地裂,現實中兩人萬分。哪怕兩人至始至終都沒有一次對碰,但兩人變招的速度與驚險卻不足為外人道。

剎那間,幻境中徹底的破碎,但陷入幻境的眾人卻並沒有因此回到現實。仙人彷彿破開了時空打碎了世界,天地間化為一片混沌。

武林群豪驚慌了,因為他們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世界的存在。腳下是空蕩蕩的虛空,眼前周圍就連他們自己也是如此。

無數驚慌,恐懼在幻境中橫衝直撞。寧月卻在這一刻視乎明白了什麼,眉間舒展,一絲敬佩從眼底流過。

幻境並非無用,現實並非唯一。原來芍藥在比試的一瞬間就打好了注意,一戰開闢兩個戰常一在精神識海,另一個在這片小小的看台。

芍藥也許是精通一心二用,而且她的一心二用應該比龐泰厲害的多。在精神識海佔據主動的時候,在現實比斗中也絲毫不落下風。從一開始,芍藥就將自己立於最有利的位置。音波幻境只是將公孫藍拉入精神識海的手段。

混沌之中突然破開,一道光亮彷彿劈開了世界。光亮刺穿了所有人的眼睛,也包括那個化身神魔的公孫藍。沒人知道那道光亮是什麼,他們只知道那道直指心臟無法帶來一絲溫暖卻如寒冰般冰冷的光很可怕。

「一念滄桑」

一個響徹天地的聲音在光芒炸開的一瞬間在所有人的靈魂中響起。所有人的大腦中一片空白,唯有雷聲在腦海中來回翻滾。

寧月的嘴角勾起一絲微笑,因為在聲音炸響的剎那間,公孫藍的身體短暫的僵直。就像沈青剛才功力不濟剎那間停頓一樣,而這一剎那,將是分出勝負的瞬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