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五十章 信不信我削了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 信不信我削了你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叮鈴鈴……」清脆的鈴聲晃蕩,將陷入驚恐的一眾武林人士驚醒。pbtxt到了此刻,他們還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是真是假。每個人都像是看了一部身臨其境的5d電影,而脫離幻境的一瞬間卻恍若隔世。

鈴鐺靜靜的浮現在公孫藍的身前,發出清脆的聲音。公孫藍臉色微白,踉蹌的後退一步微微的躬下身體。

「我輸了1公孫藍聲音很虛弱,可見剛才芍藥的一擊給他的精神力造成了很大的衝擊。身形蕭瑟如夕陽的餘暉,讓寧月不禁升起一絲同情的情緒。

「夜掌門請慢1在夜雲霄剛剛站起來的時候,司徒冥突然笑著喝道。一雙雙犀利的眼睛射向司徒冥,但他卻坦然自若滿臉微笑的看著芍藥四女。

「怒蛟幫都輸了……這江南道武林盟主之位自然該旁落他人。怎麼?怒蛟幫輸不起么?」夜雲霄的聲音很冷,估計八大掌門中也只有年紀最輕的夜雲霄還沒有完全消磨掉屬於年輕人的銳氣。

「比武切磋有勝有負乃常有之事,有何輸不起的。但是……我們可沒說過一戰定輸贏啊?芍藥小姐,你以為呢?」

芍藥收起的笑容,臉色也變得陰寒無比。寧月眉頭一皺,無恥耍賴不是哥的專利么?你特么敢在我面前顯擺?

身形剛要跨出,寧月的動作卻突然為之一僵,一道指力突如其來的點中了寧月的穴道。

「姑爺,我們姐妹是要把你推上盟主之位,這個時候該注意避嫌。剩下的還是交給我們就好,我們姐妹好歹是跟著小姐一起長大的。」這是詩雅的聲音,聲音彷彿被什麼包裹住送到了寧月的耳中。

武林中神奇武功很多,寧月猜測這應該是一種傳音入密類型的功夫。被點住穴道,寧月自然沒辦法舌戰群雄,只能瞪著眼睛滴溜溜的看著。

「的確沒說過一戰定輸贏,但也沒說過不是一戰定輸贏!既然怒蛟幫與金陵沈府是一戰定輸贏,憑什麼和四位女俠不是?」鶴知章緩緩的站起身,凜然不懼的盯著司徒冥陰冷的笑臉質問道。

「很簡單!因為沈千秋沈大俠只有沈青一個傳人。而師尊有我們四個,千暮雪也有四個一手調教的侍女。如果沈大俠還能找出一兩個傳人,在下不介意與金陵沈府來個三戰兩勝1

這話擠兌的在場八大掌門頓時啞口無言,卻是氣的寧月一陣跳腳。pbtxt這麼好的機會就這麼白白放棄?找個屁啊,來兩個牛逼的直接拜師不就好了?臨時應場有沒必要當真?

「嗯?公子你哪裡不舒服么?」瑩瑩好奇的盯著漲的通紅的寧月問道。寧月連忙不停的眨眼睛,但身體不能動顯得異常的滑稽。

「啊?公子你被人點了穴道?」過了一會兒,瑩瑩突然發現新大陸一般的問道。終於,寧月流下了一滴艱難的眼淚,自己的眼睛都眨酸了,你終於開竅啦!

「你想如何分出勝負?」在氣氛陷入死局的時候,芍藥突然開口問道。

「三局兩勝如何?」

「好1

在聲音落下的瞬間,寧月的穴道被瑩瑩解開。看著已經應下的芍藥,寧月卻苦笑的搖了搖頭。木已成舟說出去的話已經無法挽回,寧月只好聽著詩雅的意思在一邊安靜的看著。

司徒冥緩緩的來到芍藥的跟前,一身勁裝凸顯的越發英武不凡。緩緩的伸出手露出帶著皮手套的手掌,輕輕的放到身前,「芍藥姑娘,請」

鈴聲突然間響起,彷彿來自天外的呼喚。但這一次,想象中的幻境遲遲沒有出現。司徒冥安靜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從身上蕩漾起了一道道無形的波紋,就像那種晃動水面而引起的起伏,帶著別樣的韻律。

「天人……合一?」沈千秋的眼中突然迸射出一道精芒,臉色更是閃過一絲凝重。

天人合一,是先天巔峰高手可以不可求的境界。跨過了,武道可望,跨不過那就終生原地踏步。江別雲突破先天三十年,卻在五年前才有所領悟。

自己突破先天二十五年,也才在天人合一的境界跨出一小步。想不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也如自己一樣踏出天人合一的關鍵一步。

那道波動,是他與天地相容之後藉助天地之力攪亂鈴鐺發出的音波。不能開啟音波幻境,芍藥的優勢就蕩然無存。而就現在的武功而言,司徒冥顯然要比芍藥高出許多。

突然間,天地變幻,剛剛散去的雲層再一次聚攏而來。狂風驟起,將天空的雲層攪動。一道靈力之柱直衝頭頂的漩渦中心,氣勢一瞬間沸騰翻湧。

「天人合一1之前是沈千秋察覺了司徒冥的境界,直面司徒冥的芍藥此刻也察覺到了。臉上掛起了一絲凝重,手中的鈴鐺突然化作流光向司徒冥撞去。

「轟」鈴鐺還沒靠近司徒冥,天地突然爆開。無數天地靈氣彷彿產生了化學反應一般劇烈的爆炸,一條火龍突然間在司徒冥的身前凝結,發出高昂清脆的龍鳴。

火龍旋轉,在成形的剎那間就化作騰龍飛上高空,剎那間俯衝而下向像芍藥衝撞而去。火龍未近,強悍的威勢已然臨頭,炙熱的火焰彷彿太陽從天空墜落。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在場的武林群豪有一半參加過當初的迦南盛會,也見識過岳龍軒的化龍神跡何其的霸道威猛。那從天而降火龍像極了岳龍軒的化龍神跡,一樣的毀天滅地。

芍藥突然動了,無數彩帶從芍藥的衣袖中激射而出,就像蜘蛛在身前編出一張絢麗的網。彩帶放著五彩的光芒,鈴聲清脆就像天地的暮鍾。

「轟」

寧月的精神意念瞬間炸開,也在剎那見看清了交戰的情勢。

彩帶在遭到火龍轟擊的時候破碎,餘威不改的向芍藥的胸膛撞去。這一招如果打實,芍藥必定香消玉殞。司徒冥不是公孫藍,他並沒有收手。

寧月的眼眸突然間變了顏色。不知何時,背後的古琴已經落到了手中。寧月從來沒感受過現在的狀態,那種一切盡在掌握中,自己主宰自己一切的神秘深刻。

「錚」一道急切的呼嘯聲響起,尖銳的彷彿破開了空間。寧月的古琴聲音很銳,比起聲音更銳的是寧月發出的那一道琴心劍魄。

芍藥的臉色猛然間大變,她絕對不會想到司徒冥敢公然下殺手。她也更加想不到,司徒冥的武功會這麼高,高的就連沈千秋也來不及救。

恍惚間,芍藥聽到了一聲琴音,就像疾風吹過峽谷那樣。耳邊的一縷鬢髮突然斷裂飄起,這是芍藥故意留著將來與姑爺結髮的。

「嗤」火龍巨大的嘴已經貼近芍藥的面門,臉頰上能感受到火龍綻放的炙熱。突然,空間撕裂。一道漆黑的傷口在火龍的眉間綻開,彷彿剪刀剪開了漆黑的布。

劍氣劃過,割斷了天地靈氣的陣列,也切斷了司徒冥與火龍的聯繫。火龍憑空消散,出現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底下的武林群豪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的變故。

「寧兄插手我們的比試……這似乎不符合武林規矩吧?」司徒冥臉上綻放出莫名的笑意,眼神閃爍的看著芍藥的身後。

芍藥微微一愣,剎那間綻放出一個比春花還要甜美的笑容。因為她明白了是什麼割斷了耳邊的鬢髮,是什麼切開了猙獰的火龍。

那個弱不禁風需要自己喂著才能喝水的姑爺不知不覺已經變得這麼強了?已經可以保護自己了!想到此處芍藥的臉頰浮起一抹紅霞。

「的確不符合江湖規矩,所以這一仗芍藥輸了1寧月冷峻的聲音彷彿就在芍藥的耳畔,「但如果你再不老實動那些小心思的話……信不信我削了你?」

「滴答」腳邊傳來了一聲水滴聲,司徒冥微微的低下頭。瞬間渾身一震,眼眸深處的瞳孔猛然一縮。

鮮紅的血正在緩緩的滴落,一滴一滴如斷了線的珍珠。司徒冥輕輕撫摸臉頰,終於在擠壓之後傳來火辣辣的灼痛。

「原本以為避開的這道劍氣……竟然比我想象的更快?他……才一年時間啊!難道他會是又一個千暮雪?不,他比千暮雪更可怕……」司徒冥的臉上終於無法掛起笑容,眼神中閃爍著一絲解不開的陰霾。

岳繼賢不知道為什麼,心底竟然湧出一股難言的快意。明明是寧月出了風頭,明明是自己的師兄在死敵手上栽了跟頭,但他心底還是高興。彷彿這世界沒有什麼比司徒冥栽跟頭更讓他開心的了。

恍然間,岳繼賢似乎有了一些明悟。原來這些天和司徒冥的冰釋前嫌全是表象,無論自己還是司徒冥,兩個人的心從未真正的走到過一起。

「莫非下一戰,寧公子親自出手?」司徒冥很快冷靜了心神,強裝的微笑鎮定的問道。

「不可以么?」寧月臉上的笑容很燦爛,彷彿在說你敢說不可以試試?

「不合規矩1司徒冥忌憚寧月的琴,更忌憚他的劍氣。但正因為忌憚,所以依舊說出了這句話,「寧公子是想代表暮雪劍仙出手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