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五十二章 參見武林盟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 參見武林盟主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沈千秋的臉色很嚴肅,絲毫不像是在客氣或者在開玩笑。pbtxt一邊說著一邊站出來對著寧月微微一躬,「金陵沈府沈千秋,參見武林盟主1

沈千秋的一番話如當頭棒喝懸壺灌頂一般震醒了還在迷糊狀態的武林群雄。要問寧月的武功或許還比不上沈千秋,要論威望更是差了十萬八千里。但寧月年輕,年輕有時候是劣勢但更有時候是本錢。

寧月背後站的是誰?千暮雪和不老神仙兩個十二絕高手。而寧月此刻也已經踏上武道,以他展現出來的妖孽資質將來更是妥妥的一個天榜高手。

未來的寧月將不可限量,而趁現在寧月還在潛龍階段,此時不早早的將他綁在自己的戰車上難道等寧月踏破武道如日中天的時候抱大腿?

至於寧月天幕府捕快的身份……這在在場武林群豪心底就是一個屁,挖天幕府牆角,武林中人的鋤頭不要揮的太賣力。只要把寧月架上武林盟主之位,都不需要江湖勢力挑撥說不準天幕府直接收了寧月的牌子。

「我等江南八大門派,參見武林盟主」

「我等江南武林盟弟子參見武林盟主」

「我等江南武林盟,參見武林盟主」

齊聲山呼,寧月只感覺一陣熱血沸騰。難怪這麼多人熱衷於造反事業,難怪這麼多人明知道要殺腦袋還飛蛾撲火的要問鼎九五之尊。原來被人臣服感覺竟然會如此的令人痴迷?

「轟」一聲巨響,彷彿斷開的五嶽山嶺。圍起的高牆瞬間轟然倒塌,無數尖嘯劃破長空,顫慄的威勢震動天地。無數煙塵在場地中間爆開,將整個會場炸得煙塵瀰漫。煙塵中,一種映月蘭花的香味異常濃密。

山呼聲嘎然而止,武林群雄蒙逼的看著眼前的變故,無數黑衣蒙面的人從四面八方的湧來將整個沈府別院團團圍祝無數把泛著寒光的強弩頃刻間指著在場的所有人。

看到變故,寧月第一時間屏住了呼吸。但藥師技能並沒有中毒預警寧月也將這些煙塵拋在了腦後而將目光看向那群不請自來的惡客。

寧月的臉色黑了,而沈千秋的臉色已經變得鐵青。為什麼有人能無聲無息的靠近沈府別院?為什麼遠處的二十四夜沒有傳來預警?為什麼沈府巡視的人傳回來的消息全是正常?無數個疑問襲上沈千秋的腦海,剎那間化成一個連他自己都害怕的可能。pbtXt

「恭喜江南道武林盟正式成立,也恭喜我們第一任武林盟主就位」一個戲謔的聲音,黑衣人飛速的散開一條通道。金色面具的十二樓樓主與月白色面具的轉輪王並肩來到人前一臉戲謔的掃著在場的武林群豪。

「十二樓」寧月身為江南道武林盟主,自當一馬當先來到人前,四女安靜的跟著寧月寸步不離。

「寧捕頭……不對應該是寧盟主!呵呵呵……這江南道武林盟可有出息啊,竟然讓一個天幕府捕快成為盟主?江南道武林看來是沒人了……」

手底傳來一個微冷的揉胰,一顆丹藥遞到了寧月的掌心。正在寧月疑惑的時候,耳邊傳來了芍藥的聲音,「姑爺,這是回元丹,可恢復耗損的功力。但一日只可服用一顆。一會兒姑爺自己多加小心,我們姐妹會護姑爺周全。」

「江南道武林盟成立自然可喜可賀,而成立的目的嘛……當然是將你們十二樓斬草除根!想不到十二樓這麼識相,自個送上門來了?」

寧月雖然知道十二樓一定有後手,但所謂輸人不輸陣,嘴上的癮一定要過足。眼神示意沈千秋,他身旁的沈青瞬間心領神會飛身而起……

「撲通」沈青剛剛提氣飛起卻又剎那間無力的落下。而沈青的遭遇似乎只是開始,所有提起內力的武林人士紛紛驚恐的感覺到丹田內府如針扎的刺痛,一個個慘叫的萎靡倒下,一個個痛苦的哀嚎。

「你們……這麼了?」寧月的臉色猛然間大變,也在這時候,藥師技能才察覺到異常。

「未知毒素,對習武之人影響甚大,中毒之後內力凝結似鐵,強行催動會傷及經脈。成分為南離火山硫磺與映月蘭花花粉混合產生的未知反應,需過十二個時辰自解1

現場的武林人士紛紛倒地,也唯有寧月身邊的八大門派掌門還在苦苦支撐。但顯然,他們也堅持不了多久。一個個滿頭虛汗臉色蒼白,似乎在忍受著莫大的痛苦。

「哈哈哈……這個禮物不知道各位喜不喜歡?」十二樓主肆意的狂笑,看向寧月的眼神更是滿滿的嘲諷。似乎在說,你這個武林盟主到頭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沈千秋蠕動的嘴唇如疾風中的樹葉,眼神深處噴出熊熊的怒火。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武林群豪會中毒,他想不通,為什麼堂堂的金陵絕頂沈府會被他們出入無人之地?

「為什麼?哈哈哈……為什麼?」十二樓主彷彿瘋魔了一般仰天狂笑,「十五年前,你真以為你們贏了?十五年前,你真以為十二樓就此隱匿?十二樓不過是化身了其他的身份,他一直都在你們的身邊。

十五年前,你的一劍斷去了我身為男人的尊嚴。十五年來,我無時無刻都想著將你碎屍萬段。我隱忍了十五年,到了今天你才來問我為什麼?你焉能不敗?你怎麼能不輸?」

透過他那金色面具的眼孔,寧月清晰的看到了兩顆血紅的眼眸。那是急劇憤怒的充血,十二樓主將藏匿了十五年的憤怒一瞬間發泄了出來。

「樓主」一聲問候在人群中異常的突兀,卻也將沈千秋的疑惑徹底的解開。一個樸實的老人,梳著一絲不苟的髮髻,恭敬的來到十二樓主的身前躬身行禮。

寧月看到這人,也瞬間明白了來龍去脈。他是沈府的管家,替沈千秋管理著沈府的一切事宜。但他是十二樓的人,藏在沈府那顆最深的釘子。

一切的原由都明白了,管家負責前來參加武林大會群豪的飲食起居,他悄悄的在食物中參入南離火山硫磺。這種有著特殊物質的東西本來無色無味也無毒,武林中人根本無從察覺。只有與映月蘭花的花粉接觸才會產生毒素,二者缺一不可。

「康安?是你?你跟了沈府五十年了……為什麼會是你?」沈千秋吃力的喝道,忍受著丹田如針扎的刺痛。

「老爺,小的不是康安,小的是康平啊1

「什麼?」沈千秋的眼眸猛然間一縮,「五年前病死的那個……」

「那是奴才的哥哥康安!老爺,還有什麼要問的么?」康平突然直起腰板一臉得意笑容的問道,沈千秋臉色一白踉蹌的倒退了一步。一切明白了,一切也清楚了。從十五年前,十二樓就布置了這個局,很久以前……自己就在他們的陷阱里。

可是,這次連累的不只是金陵沈府啊,因為自己的疏忽卻致使整個江南武林面臨毀滅性打擊?這……這讓沈千秋如何自處?

一絲苦笑浮上沈千秋的臉龐,他唯一慶幸的是,自己不是武林盟主。他識人不明有眼無珠如何當得起武林盟主?

「錚錚錚」一段琴聲突然間的響起,響起的如此的突兀。不知何時,寧月已經盤膝而坐。不知何時,寧月已經撥動了琴弦。

髮絲飛舞,彷彿有颶風在他的周邊徘徊不去。琴聲潺潺,卻帶著虎豹雷音帶著天地威勢。當寧月被山呼武林盟主的時候,寧月就有了一絲明悟。而在江南武林陷入危機的時候,他終於懂得了武林盟主賦予他的是什麼。

寧月一直不懂什麼是氣運,氣運不是運氣,而是天地賦予你的使命賦予你的責任。有些事,天地需要你去做,有些人,天地法則時刻伴隨著他們。

千暮雪是天地的寵兒,天地十二絕是天地的寵兒,而他寧月何嘗不是?武林盟主既是武林人推選的,也是天地賦予的。給了你多少好處,你就要承擔多少的責任。寧月是江南道武林盟主,在武林危難之際他必須挺身而出,這不是個人的趨利避害所能逃避的,因為這是責任。

寧月的琴聲似乎撫平了武林群雄的痛苦,哀嚎的武林群雄們也停下了呻吟閉目聆聽著寧月的琴音。而十二樓樓主為首的十二樓們,卻是一臉如臨大敵的惶恐,他們不明白為什麼惶恐,但他們卻真實的感覺到心底的悲鳴。

天空飄來了金色的雲朵,越來越多,彷彿無數金雁在頭頂盤旋。清風席面,帶著渺渺的琴聲。十二樓主的眼底突然間閃過一絲恐懼,腳步也不由的倒退了一步。

他本不該恐懼,因為清楚的知道寧月的武功。寧月的武功很高,但還沒高到讓他忌憚的地步。但此刻的寧月,卻讓他感到了如面對全盛時期沈千秋的不安。

明明只是普通的琴聲,卻能引動天地靈力的狂舞。天空金色的雲朵,就是琴音的伴舞。寧月彈琴的樣子如此的安詳,也那麼的風采奪人,仿若得道高僧一般寵辱不驚。

「殺殺殺」十二樓樓主驚慌失措,連連暴退。而他身邊的轉輪王,也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跟著金面樓主一同暴退。而十二樓的殺手們,卻在得到命令的一瞬間發動了如暴雨般密集的攻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