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五十六章 岳繼賢,死了(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 岳繼賢,死了(說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彷彿一夜之間風起雲湧,就算金陵的百姓也隱隱感覺到一股山雨欲來的壓迫。pBtxt路上行人匆匆,就算交談也是低聲的竊竊私語。

金陵杏花樓的憑欄之上,一個卓爾不群的青年睜著深炯的眼睛直視遠方。手中的酒杯閃爍著晶瑩的陽光碎片,舒緩的將酒杯移到唇下仰頭一飲而荊

「難得午後昏睡的時光,卻總有人來打攪。」青年的聲音很慵懶,但卻有一種莫名的穿透力,所有周圍在意的人都清晰的聽到了青年的話。

「父輩前輩都身陷囫圇,撫琴公子怕是沒有什麼心情享受午後悠閑的時光了。」幾個其貌不揚的青年虎步熊風的來到沈青的身前,語氣平緩就像機械發出的聲音毫無情感波動。

「撫琴公子,我家主人有請1

「好啊,走吧1沈青隨意的將酒杯放下,跟著幾人上了酒樓下停靠的馬車。

馬車密不透風,坐在裡面保證看不到外面的一絲光亮。顛簸的潞芫茫彷彿經過高山,淌過河流。三個青年將沈青牢牢看住,防止沈青做出任何不利的動作。

過了大約兩個時辰,在太陽臨近黃昏的時候。沈青所坐的馬車才緩緩的停下。車門被打開,盡眼的火光讓沈青的眼睛微微生疼。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沈大俠思子心切我正想著怎麼樣才能把沈公子接來與令尊相聚想不到沈公子卻自己出現了。

歡迎沈公子來十二樓做客,這樣的招待你們滿意么?」帶著金色面具的十二樓樓主戲謔的笑聲彷彿尖刺,扎的沈青幾乎掛不住臉上的微笑。

「廢話我不想多說,我是給人送信的。」沈青很少生氣,哪怕對著罪大惡極的人他也很少動怒。但對著十二樓,他卻連笑容都無法維持,可見沈青已經憤怒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送信?誰的?」

「如果你的眼睛沒瞎,你應該自己看1

十二樓樓主帶上了皮質的手套,這才小心翼翼的接過信封。輕輕的撕開信封,拿出裡面潔白的信紙。

他絲毫沒有因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愧疚感,行走江湖,所有沒有一點防人之心的君子早就死了。他只是做了一件自己認為對的事而已。

展開信紙,十二樓主就陷入了死寂。寧月的信里寫了什麼沈青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寧月的詳細計劃。pbtxt計劃的細節,都是寧月和余浪制定的。而他,卻只是過來送信而已。

「我知道了,回去告訴寧月,如果他不耍花招,我可以答應他的條件。送沈公子離開——」

「不用了,我既然來了,我就沒打算走!我第一個任務是送信,第二個任務就是保證江南道武林前輩的安全。記住,是一根毛都不能少1沈青的話很輕,卻給人不容拒絕的威勢。原本以為會暴怒的十二樓樓主卻出乎意料的沉默。過了很久,他才默默的點了點頭。

「帶沈公子與沈大俠相見1

中山古道,被稱為金陵的通天之道。不是因為此道能直上九天,而是因為這古道難,難於上青天。盤旋的古道異常的難於攀爬,也致使此處人煙罕至。除了偶爾有個別的隱士出沒於此,這裡就是一片無人區。

古道一邊是筆直的崖壁另一邊卻是懸崖,古道只有一尺寬,要想踏上古道只有貼著崖壁一點點的挪移,稍有不慎,就會墜入萬丈懸崖粉身碎骨。但就在古道的懸崖峭壁的邊上,一個身影卻趴在懸崖邊瑟瑟發抖。

「寧月,等我回去……等我回了我非砍了你……輕功好有錯么?輕功好就該死?特么輕功好就該爬懸崖峭壁?誰說輕功好就摔不死了?」

身影嘴裡雖然不斷的碎碎念,但身手卻異常的靈活,在說話間已經沿著懸崖峭壁扶搖直上。余浪的輕功很好,至少目前江湖上除了追月還沒聽說誰的輕功比余浪更好的。但要說輕功好就摔不死,那就真的是開玩笑了。

再好的輕功都需要借力的,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借力。如果不是懸崖上凸起的岩石,如果不是那一節一節每隔二十丈彷彿螺紋的古道,余浪估計就會真的摔死了。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余浪才爬上了中山山頂。一手甩下肩膀上的繩索,坐在懸崖邊上看著底下的雲海翻騰心底更是不由的拔涼,而他此刻也忽略了自己方才是從下面沿著懸崖爬上來的。

輕輕的抽出腰間的匕首,在自己坐的邊上刻下一個隱蔽的記號。每到一層古道,余浪都會刻這個記號。古道盤旋著中山如螺紋一般直上山頂,像這樣的鬼斧神工就是寧月以現代人的眼光都感覺不可思議。

要知道整個中山一枝獨秀,山頂到山腳幾近垂直。這個古道的開闢就像給整座山鑿出螺旋的槽,其耗費的人力物力是不可想象的。而在沒有歷史記載的時期,人們是如何開闢出這麼驚世駭俗的古道?

「哎——」余浪長長一嘆,緩緩的站起身,將繩索綁在懸崖邊的一塊大岩石上。望著遠處即將落山的夕陽,陽光有些刺眼,但卻是人間難得的美景。余浪緩緩的張開手臂,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彷彿自己與天地融合在一起,腳尖一點,身形輕輕的如鴻毛一般飛入高空。

如有人見到余浪凌空一躍,定然會驚得張大嘴巴。因為余浪躍出的地方,就是萬丈深淵。像余浪這麼躍出去的,不是仙人飛升就是跳崖自尋死路。

余浪的身體越飛越高,彷彿真的要跳到雲層之上駕雲而去。但下一瞬間,似乎真力流轉耗盡了最後一口氣。身形在空中停滯一瞬之後像墜落的流星向懸崖底下撞去。

「藹—太刺激啦——」

鬼哭狼嚎的聲音劃過天際。眨眼間,余浪的身影消失在雲海之中。

昏暗的燭火,在暗無天日的地方,人們只能在山壁上刻下記號來記錄外面過去了多少時間。

沈青已經離開了五天,而余浪和一群江南武林盟弟子已經離開了七天。在這裡,葉尋花默默的在地上畫畫,畫的也正是詩雅一劍斬破天空的一幕。

哪怕拿著樹枝,在粗糙的地面上,這幅畫也畫的極為傳神。尤其是那山雨欲來的氣勢,那一劍斷山嶽的豪情,讓寧月看到這幅畫時常陷入畫中的錯覺。

葉尋花的修為更加精深了,寧月有時候真不敢相信有人可以通過作畫來提高武功修為。但一想到自己的琴心劍魄,寧月頓時覺得完全合理。

身前放著一堆光滑的小棍子,那是紅霞用她靈巧的手削的。每一根都一模一樣,每一根都沒有一點的菱角。偏偏紅霞削這些東西的速度奇快,幾乎在寧月眼花繚亂的時候就削完了。

寧月分類的將棍子整齊的擺在地上,手指輕輕的敲著膝蓋,腦中不斷的盤算著各種可能,對方手中的籌碼還有自己手中的籌碼。

寧月現在制定的計劃,就是在刀劍上起舞。稍有不慎,整個江南道都會跟著飛灰湮滅。所以他不能輸,也輸不起。

「噠噠噠……」清晰的敲擊聲響起,在場的武林群豪都警惕的仰起頭。當看到余浪那浪貨的身影的時候,又紛紛鬆懈了提起的內氣。

「嗯?」寧月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精芒,因為在余浪的身後,一個意料之外的人出現在上方沿著山壁的抓手緩緩的下落。

「詩雅姐姐?你沒事真的太好了——」瑩瑩像一個歡快的麻雀,一頭飛撲到詩雅的懷中將她緊緊的抱祝

「那天之後就再也沒有了你的消息,真是嚇死我了。那個戴面具的怪人呢?他怎麼樣了?」

「死了1詩雅憐愛的摸著瑩瑩的頭。

「浪貨,你是怎麼遇到詩雅的?」寧月抬起頭隨意的問道。

「你要叫我師兄,別沒大沒小1餘浪很不爽的糾正了一句,「也沒什麼啊,就在半道上看到的。」

「嗯?」寧月的眉頭頓時一皺,但隨即也散開了。也許詩雅在斬殺了轉輪王之後失去了自己一行人的下落,所以漫無目的在金陵郊外尋找記號被余浪正好撞見吧?

四女再次熟絡了一下,詩雅突然一臉嚴肅的來到寧月的面前,「我與那轉輪王對了一劍,可惜我輸了。他被斷了一條手臂,而我受了重傷。

我一路奔逃也顧不得尋路,只記得自己被一團火光吸引,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等我醒來之後,發現身在一間客棧之內,而外面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哦?那還真是僥倖,定是有人出手相救了吧?是誰?」

「不知道,我醒來后立刻躲了起來。那個地方在寒江府,而怒蛟幫的人卻在滿世界的找公子。所以我悄悄易了容避過了他們的封鎖回到金陵。還沒進城就見到了余浪公子,所以被他帶了回來。」

「怒蛟幫?在寒江府找我?他們沒病吧?難道不知道我在金陵么?」寧月自顧笑了起來,但卻發現詩雅不僅沒笑,臉上的表情越發的嚴肅。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寧月的笑臉再也掛不住了。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怒蛟幫少幫主岳繼賢死了1

「哦?是哪個天使這麼好心替我收了他?」寧月開著干涉的玩笑問道。但下一瞬間,寧月卻再也笑不出來,一聯想到剛才詩雅說的,怒蛟幫在滿世界的找自己,他就有種被架在火上的感覺,心底一陣發毛。

「怒蛟幫弟子交談中說,岳繼賢被殺死的招式是無量劫指,而他在臨死前也喊的是公子的名字。」

「轟——」寧月只感覺眼前一陣天崩地裂。他曾經想過殺岳繼賢,但在迦南寺之後寧月就再也沒有了這個想法。岳繼賢已經是蹦躂的小丑,寧月都懶得理。但他雖這麼想可別人絕對不會這麼認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