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五十八章 炸斷古道,反制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 炸斷古道,反制十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很好1寧月冷漠的點了點頭,「我陪你玩,我倒看看是你玩死我還是我弄死你!話說你這十二樓也真奇怪的,所作所為似乎所圖甚大?你背後一定還有人吧?」

「你覺得我會說?」十二樓主不屑的反問道。

「沒事,我就猜猜看1寧月突然摸著下巴陷入了思考,「你們拐騙孩童是為了培養死士,而殺樓就是其中訓練死士的地方吧?

靜夜的青樓是為了錢,而且從他們控制蘇州府大家閨秀來看。你們的胃口很大的,這根本就不像是單純的為了錢,而是你們有一個需要海量金錢的計劃?

你們為了得到沈金遺寶不惜炸開白屏山引鏡湖水倒灌江南道,這樣喪盡天良的反人類計劃你們也敢幹?有此推斷,你們需要錢的念頭很迫切啊!

一個勢力要海量的錢,除了滿足自己的貪慾之外只有為了買權了。你們……或者是你們背後的勢力是想舉兵謀反么……」

「一派胡言1十二樓主的聲線猛的拔高,眼神中透過憤怒的火光。

「別激動別激動嘛,你知道的,我是捕快向來喜歡腦洞大開!不過你這麼激動怎麼有種被人識破的惱羞成怒啊?」寧月戲謔的笑著,眼神中精芒閃爍倒是對自己的猜測上了心。

余浪的信號還沒傳出來,寧月看著越來越沒有耐心的十二樓樓主突然笑了起來。那笑容看起來如此的令人發毛,十二樓主的眉頭緊緊皺起,「你笑什麼?」

「我在想,你們為了自己那個什麼計劃,一下子得罪了怒蛟幫,桂月宮,江湖武林,大周朝廷。你們已經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回頭了,就沒想過後果么?」

「後果?成王敗寇!我們贏了就沒有後果!你也別費盡心思套我的話。此事一了,天下再無十二樓。十二略俁嗟娜擻鍾瀉畏粒磕慊故俏自己想想吧,你能救得了江南武林盟,你救得了自己么?」

「啾」一聲尖銳的嘯聲劃破天際。

這是與余浪約定的信號,只要確定江南武林前輩安全,就會通知自己儘快撤離。而在嘯聲響起的時候,寧月已經突然的動了。

身形一閃,眨眼間已經來到了十丈開外。毫無停頓,身形化作流光向懸崖的一邊激射而去。與此同時,一道虛影破風,手中的火蛇化成閃電向那一箱箱火藥飛去。pbtxt

十二樓主似乎早已預感。在寧月動的瞬間,身形已然向火藥撞去,在火舌即將落下的瞬間一把將火舌抓祝

「現在還想跑?死吧」一道劍光撼動天地,一劍襲來天地變色。在寧月躍出記號懸崖的時候,那道劍光已然降臨在了背後。

「我擦」天涯月可在毫無借力的情況下空中折返一次。而但如果折返,那麼寧月就會離開指定的跳崖地點。如果不折返,十二樓主的一道劍氣也能要了自己的命。

電石花火之間,寧月還是身形一閃眨眼間橫移了五丈距離。劍氣幾乎擦著寧月的側臉橫飛而過,破碎的衣袖如空中飛舞的蝴蝶。

「嗖嗖」兩道聲響響起,十二樓主還想補上一劍卻在一剎那亡魂大冒。十二枚蝴蝶鏢震顫著翅膀如飄落的柳絮卻快如流星的向火藥飛去。

翅膀顫動,翅膀之上燃燒著熊熊的火焰。蝴蝶鏢變幻莫測,而以星羅棋盤大成的寧月發出的蝴蝶鏢其軌跡也更加的詭異。

眼看就要激射而出的劍氣卻不得不收住,無數劍光如四射的流星。十二枚變換莫測的流星鏢被星星點點的劍光擊落,最近的那一枚離火藥還不住三尺。

「混蛋1十二樓主暴怒的嘶吼,身形一閃,人已來到的懸崖邊。低頭雲海,彷彿無窮無盡的深淵。突然,他的眼眸猛的一縮,一個漆黑的身影竟然在雲海中飛速的滑翔。

「還好以前玩過這玩意1寧月的寬大的袍子被藏在衣服里的支架支起,形成了一個簡易的滑翔翼。不得不承認,紅霞的心靈手巧真的是開了掛的。自己隨便說幾句,她就能立刻設計出合理的方案,而且質量有保證性能優越。

飛翔在這個世界的人們腦子裡估計只有輕功,所以當寧月將設計方案告訴紅霞的時候,那眼神閃過的精芒讓寧月看的都有限膽顫心驚。雖然被崇拜的感覺很爽,但寧月覺得萬一培養出一個瘋狂科學家而失去一個可愛的妹子,這對這個世界來說是不可饒恕的罪惡。

身後響起了一陣呼風之聲。兩個頭戴面具的十二樓高手飛身上了山頂。

「有沒有盯著江南武林盟的人?」

「他們……他們……」

「他們怎麼了?」

「想不到他們竟然如此剛烈,眼看逃走無望竟然個個跳崖自經…」

話音剛落,十二樓主頓時臉色大變。因為他想起了寧月在最後關頭也選擇了跳崖。

「下去找,生要見人死要見是死要見屍1

「轟轟轟」話語剛剛落定,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突然間響起,緊接著一陣地動山遙如擎天之柱的中山也為之劇烈搖晃。

「發生了什麼事?」十二樓主的心頓時涼了半截,連忙飛身向爆炸聲傳來的方向掠去。探出腦袋僅僅看了一眼就亡魂大冒。

中山四周幾近垂直,只有盤旋的古道可以讓人從山腳爬上山頂。古道不知開闢了多久,反正從有記載以來古道已然如此。

而現在,隨著那一陣陣驚天動地的爆炸,如螺紋一般的古道被沿著一個固定的垂直路線炸斷。從上至下一連數十層變成了光華的懸崖峭壁,無數斷裂的古道墜落消失在雲海深處。

這樣的懸崖,別說十二樓的人,就是余浪輕功絕世也艱難的攀爬。余浪可以從山腳爬上山頂,但他絕對不能從山頂再原路爬回去。余浪做不到,十二樓絕對也做不到!古道炸斷,幾乎斷絕了他們下山的可能。

「寧月」一聲撕心裂肺的暴怒響徹天地,十二樓主幾欲發狂的聲音彷彿幽冥深谷的哭嚎。

他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寧月要選在這個地方做交易。他也終於明白了,寧月為什麼會答應用火藥交換江南道八大門派的掌門。

這裡就是寧月為他們精心挑選的墳地,炸斷古道,將自己和身後的火藥永遠留在中山山頂。古道斷截何人能續?等留在總部的十二樓知道發生的事前來救援,沒個十天半個月如何再重新開闢古道?自己和留在山上的手下幾個能活到那個時侯?

「好狠的心腸,好絕的殺招!寧月,你果然不容小覷,果然只要給你一點喘息你就可以翻盤。只要本座不死,我必先殺你」

蹦極是後世很流行的運動,但在這個世界,保證沒有人玩過這樣的心跳。跳崖的人有,但他們要麼被逼無奈要麼就是尋死的。

江南道武林盟高手全部被禁錮內力,所以此刻的他們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從萬丈懸崖跳下,這需要直面死亡的勇氣。

勇氣他們有,但那自由下墜的過程卻讓他們欲仙欲死。尖叫慘嚎那還是輕的,就算被嚇得尿崩也算正常。好在這群德高望重的前輩沒有心臟病高血壓什麼的,否者就算寧月做了萬全的準備也沒用。

藏在雲海深處,每隔十數丈都會有一張大網。而那些偽裝成青藤的網就算有心人也未必能發現。一張網自然攔不住高空落體的人,所以他們體驗了一把跳床的刺激。

被一張網撈住,在慣性的作用下像滑梯一般,然後自由落體,往複再往複,那種刺激簡直能讓人慾仙欲死。真該好好稱讚這個世界的牛筋網,這質量簡直可以網飛機網大炮。

但一群騰雲駕霧的武林前輩安全落地之後,哪還有半點高手宗師的風采。癱倒再地胡言亂語,甚至有的口吐白沫連膽汁吐出來的都有。

後輩們紛紛圍著自己的師傅師叔,又是扶胸又是敲背的。但即便如此,一時半刻也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沈伯父,你沒事吧?」葉尋花拍著沈千秋的後背,用內力平復沈千秋翻騰的氣海。眼神擔憂的掃過一邊不停嘔吐的沈青。當眼神掃到余浪的時候,眼中只剩下濃濃的鄙夷了。

沈青被封了內力,這麼顛簸下來還情有可原。你踏月公子白瞎了這麼牛逼的輕功竟然也如此的不堪?葉尋花無語的嘆息默默的搖了搖頭。

「太……太刺激了……寧月……寧月這貨……真會玩……好多星星……不對……是……」突然余浪猛的翻身而起,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天空。

「尋花,我是不是眼花了?我怎麼看到有個人在天上飛?」

順著余浪的目光,葉尋花抬頭看了一眼,「是寧月1

葉尋花的語氣很淡定,淡定的讓余浪有些茫然。余浪吧眨著眼睛看著葉尋花毫無波瀾的表情。

「這就沒了?在飛啊!寧月在飛啊!你就不覺得奇怪?」

「沒什麼好奇怪的,他連這樣的死局都能解開,而且還能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將十二樓盡困於中山,他做出什麼我都不會驚訝。不過……原來紅霞姑娘做得這東西真能飛啊?有趣1

余浪和恢復武功的江南武林人士一直忙著在中山布置,寧月做這東西他當然不知道。而葉尋花這些知道的人卻都沒想過這東西真能飛。要是隨便做一個鳥翅膀就可以飛翔,這天上早就是滿天飛人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