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五十九章 命門被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 命門被廢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空中寧月很糾結,因為他發現山谷的地形沒法降落。pbtxt首先降落必須空曠,第二必須要有合適的地形氣流。而現在,這個山谷充滿著各種亂流,一靠近滑翔翼就劇烈晃動。要自己真這麼降落說不準就直接一頭栽下去了。

在空中盤旋也沒辦法,滑翔翼畢竟不是飛機,他會緩緩的下墜。哪怕寧月不想,從天上掉下已然成了註定。恢復過神來的各派掌門前輩紛紛伸長著脖子抬頭看著寧月,雖然很驚奇寧月的東西為什麼能飛但畢竟活了大半輩子並沒有議論紛紛。

「呼」一聲風嘯,寧月的滑翔翼突然間一頭向地面扎去,那速度,簡直比自由落體都快眨眼間就到二十丈的高度。

當機立斷,寧月一掌切開胸口的綁帶與滑翔翼脫離,身體化作流星向地面撞去。因為身在空中,寧月並沒有提氣的機會,一身輕功也成了無根之萍無處施展。

「浪貨,接住我」寧月驚呼聲下,余浪緩緩的站起身抬頭看著自由落地的寧月。悄悄的後退了幾步留下了一片空地。

「我擦」寧月頓時就想破口大罵,這王八蛋竟然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臉上還掛著一幅幸災樂禍的笑容。

「完了,我英俊的形象!完了,我瀟洒的風采1寧月心底頓時一苦,二十丈的高度對於普通人足以摔死,但對於身懷武功的寧月來說到要不了命。可死不了不代表不會受罪?至少自己的屁股要疼上好幾天。

眼看就要落地,余浪這貨竟然還沒有出手的意思,別胡說余浪,就是葉尋花也是扇著扇子一幅拭目以待的模樣。這群混蛋簡直……

突然一陣橫風起,脫離的滑翔翼竟然被橫風一吹再次升空。寧月瞬間翻轉,腳尖一點終於被他借到了力一口內息鼓動。

「呼」身形急轉,剎那間借著一口提氣化成柳絮緩緩的飄落。

總算保住了屁股,也保住了身為盟主的風采。腳下踏在堅實的地面,心底的石頭終於放了下來。但下一瞬間,臉色已然變得漆黑。

「余浪,你特么想搞事?」

「是誰說輕功好就不會被摔死的?我萬丈懸崖也爬了,這十來丈的距離對你來說應該不算啥吧?」余浪絲毫不在意寧月噴火的眼睛,搖著扇子悠悠的說道。pbtxt

「沒看出來你這麼計較1寧月無語的橫了他一眼,轉頭看向這些明顯蕭瑟了許多的江南道擎天玉柱。

「沈伯父,還有諸位前輩。你們沒事吧?」

「盟主費心了,老朽還要多謝盟主費盡心機出手相救。可是盟主,你這一次真的做錯了!我等幾個老不死的死不足惜,但如果用江南道數百萬百姓換得我等的命,您讓我等如何有臉活在世上?

好在盟主智珠在握覆雨翻雲,如今古道被炸斷十二樓樓主與一眾人盡數困在中山,就由他們自生自滅吧。只要十二樓樓主一死,餘下的也不過是跳樑小丑。」

寧月被沈千秋這麼一說,臉上瞬間掛起了尷尬的神情連忙轉移話題,「沈伯父,我們還是儘快離開吧,你們的毒需十二個時辰自解。到了明天,我等也不懼十二樓的囂張了。」

「恐怕不行了1沈千秋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苦澀,「我們被俘之後,被他們點了命門……」

「什麼?」寧月渾身一震,眼中迸射出暴怒的火焰。命門乃習武之人的大忌,點人命門更是武林中的大忌。命門乃人的性命之門,一旦被傷到輕則留下暗傷重者身死道消。

一般情況命門都在重重保護之下,要點一個人的命門要麼對方在被禁錮之下要麼武功高出對方很多。除非刻骨銘心的仇恨,否者誰會犯忌點人命門?雖然想過十二樓手段殘忍,但沒想到十二樓竟然點了沈千秋他們命門。

內力被封十二個時辰就能盡復,但命門被點留下的暗傷很有可能十年二十年都無法痊癒。而且在傷痊癒之前,武功修為不僅無法精進甚至有可能不住倒退。

寧月的臉色陰沉的彷彿能滴出水,而沈千秋一群當事人卻彷彿沒事人一般。不僅沒有因為自己的遭遇而愁眉苦臉,反而露出了一服洒脫的笑容。

「我們能從十二樓的地牢里活著出來已經是賺了,暗傷就暗傷吧!江南武林是你們年輕人的,我們都老了1仲慎言哈哈大笑,一副看破紅塵高人模樣。

「不錯不錯!好在後輩之中倒是有幾個棟樑之才,等回去之後我們幾個老骨頭好好培養培養,說不準要不了幾年就可以退位讓賢了。」

「我們幾個老朽不可惜,倒是人家夜掌門卻是虧了!人家才不到四十啊1

「何掌門就不要打趣我了,夜某年輕功力尚淺原本就無力光大華雲門。若非師傅仙逝之時,師兄尚在閉關,這掌門也萬萬輪不到我做的。好在這次師兄並沒有與我一同前來,總算有理由卸下這擔子了。」

看著八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絲毫不將破功放在心上。寧月的心底越是替他們感到難過。經歷了這樣的大起大落,他們的心境已然升華。如果沒被傷了命門,假以時日修為必定突飛猛進。

「等等1突然一道靈光劃破腦海,暗傷這兩個字如彗星一般在腦海中不停的閃耀,「我怎麼忘了呢?我有治暗傷的良藥啊1

夜晚降臨,寧月帶著武林人士紛紛回到了般若山的山體之中。雖然十二樓樓主被困中山,但十二樓實力未損。而且十二樓到底有多強,藏了多少高手他們一概不知,在修為沒有恢復之前寧月絕不敢冒險。

最最重要的一點寧月一直不敢說出口,就是寧月不信炸毀古道就能讓十二樓閉目等死。像這樣的禍害,生存能力是很強的,寧月自己至少有三種辦法從中山上爬下來他不信十二樓會坐以待斃。

好在五千石火藥被他用在了炸毀古道,剩下的一半應該已經不夠炸開白屏山的威力。這也是寧月能想出來將風險減到最小的辦法。

一天之後,各大掌門被凍結內力恢復,但命門受損一身的內力如漏斗一般傾瀉而下。一個個修為飛速的倒退,外貌也看起來飛速的衰老。不到一個時辰,竟然多數掉下了先天,唯有寥寥幾個還勉強維持著先天境界。

而寧月偷偷的出去了一下,帶回來了一堆赤炎丹。這種早已被他拋棄的丹藥,在現在卻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可惜這種丹藥等級太低,估計沒個十天半個月他們的暗傷是好不了了。

整個金陵城依舊風雨飄搖,突然間天幕府捕快齊齊出動將整個金陵封鎖,無論武林人士還是普通百姓都不許進出。金陵謠言滿天,平頭百信茶餘飯後猜測著金陵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

余浪被寧月派出去打探消息,中山更是有江南武林盟弟子時刻監視。僅僅一天時間,不好的消息接連的傳了回來。

沈千秋把中山的地勢想的太艱難。而寧月也低估了十二樓的殘忍程度。余浪回來帶來的消息是寧月被天幕府全城通緝,理由雖然沒寫出來但寧月猜測自己與十二樓的交易被金余同知道了。

在寧月想不明白金余同的消息為何這麼靈通的時候,第二個壞消息也接踵而來。監視中山的人發現十二樓的人握著一張張白布如降落傘一般跳下了中山並且全部平安落地。

只要十二樓主脫困而出,對寧月來說這就是滅頂之災。火藥不是人,人會摔死但火藥絕對不會。只要用牛皮包裹結實,哪怕從萬丈懸崖丟下也不會完全散掉。

如今十二樓主脫困,而沈千秋他們要恢復功力至少七天甚至更久。如果十二樓不顧一切放手一搏炸開白屏山,這個罪孽寧月不敢承擔也無法承受。

「白布?他們哪來的白布?」沈千秋調息完成之後悠悠的問道,眼中精芒隱隱閃爍看起來寧月提供的赤炎丹對他們確實有用。

「是啊,他們又不知道我們的計劃,怎麼會事先準備好脫困的東西?」余浪也皺著眉頭想不明白,「難道……我們這裡有姦細?」

「別亂猜了!只是白布根本不可能讓他們平安降落,降落傘必須要是那種能兜住風不透氣的橡膠製品……嘶好毒辣1

寧月猛然間抬起頭,眼神中閃過嚇人的寒光。一絲驚恐劃過他的臉盤就算和寧月相處時間最長的余浪都沒有見過寧月露出恐懼的表情。

「公子,你猜到什麼了?」紅霞好奇的問道,當她聽到十二樓舉著白布就能安然無恙的從中山頂上跳下已經雙眼放光了,聽到寧月的解釋,心底瞬間明悟對寧月更加的好奇更加的崇拜。

紅霞心靈手巧而且對於機關術數研究頗深,但她所會的這些與寧月這兩天展現的起來卻如此的微不足道,感覺自己就像一個井底之蛙。

為什麼別人做的翅膀只會摔死而寧月設計的就能飛?為什麼他知道怎樣從萬丈深淵跳下來不死?這一切的一切彷彿都透露著學問,而這些學問是聖人之言中無法學到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