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六十章 我來報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 我來報案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那些哪裡是白布啊?那根本就是一張張人皮啊1寧月說話的時候,心底一陣發顫。pbtxt到底是怎樣的喪心病狂才能做到這一地步,剝下屬下的整張皮做成降落傘?

而且一個人的人皮絕對無法讓一個人平安降落。哪怕他們有武功加持也不行,要想安全著地至少三個人的皮才能保障。

周圍一片死寂,別說幾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就是沈千秋這樣的老江湖都感覺頭皮發麻。十二樓喪心病狂如斯,未戰心已怯了三分。

昏暗的密室,哪怕點滿了燭火也給人一種陰沉恐怖氣氛。七八個怪人微微顫慄的坐在圓桌周圍,哪怕平常再怎麼張狂放浪此刻的他們卻老實的像一個個乖寶寶一般。

只因為在圓桌的正東坐著戴著金色面具的樓主。十二樓主,沒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只知道他的武功奇高喜怒無常。

曾經有人質疑過樓主的權威,在開會的時候多笑了一聲。後來那個人再也沒法笑了,因為他的整張臉皮被樓主這麼溫柔的剝下,血淋淋的臉上滴答著血,就這麼滴到會議結束。

所以無論平時什麼樣的性格,無論往日作風多麼天王老子。在樓主面前就要收斂的跟孫子一樣,不,應該比孫子還要老實!

會議已經開始一個時辰了,但樓主依舊一句話都沒說,在場的七八個怪人也不敢吭一聲。這樣的死寂,似乎會一直這麼持續下去,除了火苗啪的聲音,這裡比墳場還要安靜。

突然,樓主輕輕的抬起了手,緩緩的在身前支起,莫名冷冽的眼神掃過在座的所有人。每一個被掃過的人都不由的低下了頭,將自己的眼神埋的更深。

「轉輪王死了1

這是樓主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卻將在場壓抑的氣氛降到了冰點。轉輪王是十二樓之中最為特殊的一個,他是唯一一個不是樓主招收進來的人,也是唯一一個不需要對樓主負責的人。

「以轉輪王的武功……江南道……誰能殺得了他?」一個聲音微弱的響起,卻也打破了氣氛的死寂。

「性命銘牌已碎,他確實死了!他死不要緊,但都督的計劃不容有失,沈金遺寶我們必須取到!如今我們只拿到了五千石火藥,何工,你曾在天工閣任職,五千石火藥能不能炸開白屏山?」

「不行!當初我提出一萬石火藥已經是最低的限額了。pbtxt少於一萬石就有可能炸不開,如今只有五千石除非……」

「除非什麼?」樓主的眼神一寒,如兩個探照燈直射何工的眼眸。

「除非能將火藥埋進白屏山內部。但這樣一來需要挖開白屏山,不說我們能不能做到,就是耗時也很久遠。夜長夢多我們的時間恐怕不夠……」

「樓主,江南道武林盟的高手已經被我們傷了命門,沒個十年八年他們別想恢復過來。我們完全可以慢慢挖開白屏山……」

「糊塗1樓主冷喝一聲嚇得那人頓時脖子一縮。

「江南道武林盟難道真的就這麼幾個人么?不說那些獨行俠,就是八大門派的底蘊豈是表面展現出來的這些?

八派掌門雖然被我們傷了,但他們實力也未必就真的傷筋動骨。否則,我們早就將八大門派的宗門夷為平地了。我們隱匿不出還好,一旦大張旗鼓的挖掘白屏山,必會逼得他們放手一搏。到時候群起攻之就算沒有高手我們也很難抵擋得祝更何況……我們快瞞不住了……已經有點風聲傳進京城,都督那裡已經快蓋不住了1

十二樓主的顧慮自然是有道理的,八大門派每派弟子都不少於一千。再加上江南武林人士,集結個兩三萬人不在話下。這麼多人一溜煙的攻過來,就算十二樓主武功通天也未必頂得祝而且寧月當初一招琴心劍魄讓十二樓主異常忌憚,雖然知道那一招是寧月強行施展,但威力絕不容小覷。

「樓主……」在怪人中間,一個長的圓圓胖胖就像一尊佛像的中年胖子突然猶豫的開口了,「幾日前,有人到我的萬寶樓當了一批東西。經屬下鑒定,這批寶物應該出土於……昭和陵」

「萬富,我們在討論怎麼炸開白屏山,你扯寶物幹嘛?誰不知道你的萬寶樓日進斗金?」一個高瘦的怪人冷冷的喝道。

「等等1何工突然打斷了那人的話眼睛頓時閃過兩道精芒,「昭和陵?相傳當年昭和王將陵墓建於三月山體之間,在下葬之後不久地龍翻滾整個陵墓被壓于山體之中。除非挖開山體,否者絕無可能盜出其中的寶物。那個當寶的人是誰?」

「屬下當初也很是疑惑,所以命人去追查了那人的身份。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五年前消失江湖的穿山鼠韓章。

當年穿山鼠因獨步天下的土遁術揚名江湖,他的土遁術之高妙,遠超轉輪王那半吊子。如果請他掘開白屏山應該不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吧?」

「好!他在哪?」露出雙眼頓時射出驚喜的精芒,就連原本陰鬱的氣氛也在瞬間一掃而空。整個密室頓時變得亮堂了起來,而十二樓各樓主也不由的舒出了長長一口氣。

樓主展現出來的氣勢太甚,幾乎壓著他們喘不過氣,而陰鬱一掃而空他們心底的石頭也總算落了地。

「那天他當了寶之後就直奔牡丹閣,幾天來一直沉溺在溫柔鄉之中。由此看來,此人也是貪花好色之輩,我們用財色誘之請他出手應該不難1

赤炎丹的效果是顯著的,後天境界只需一個晚上就能將暗傷治癒大半。但對於先天境界來說,這個效果就打了太多的折扣。

雖然對沈千秋他們來說,這赤炎丹幾乎已經算是神丹妙藥了。可過了七天,他們被點破的命門依舊沒有修補完成。

命門修補完成之前不宜動武,否者傷勢疊加今生再無痊癒的可能。所以在他們傷勢未痊癒之前,寧月絕不願他們再出手。

可是,時間不等人。余浪這次又帶回了一個滅頂性的消息,十二樓的人在五天前把韓章請走了,現在連余浪也找不到韓章。

寧月不是天工閣的人,但他是後世的人。所以他清楚的知道,爆破開一個山體從內部爆破的效果最佳。五千石火藥要炸開白屏山唯有從內部炸開,而韓章的失蹤似乎也印證了寧月最壞的猜測。

「盟主,讓老朽出手吧1沈千秋從調息中醒來緩緩的睜開眼睛,「江南道的劫難引我沈府而起,就讓老朽出手彌補我犯下的過錯1

「不行1寧月想都不想的打斷了沈千秋的話,「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有心算無心之下沈府被他們算計也在情理之中。伯父是江南道武林的擎天玉柱,只有你傷勢痊癒功力盡復才能穩住江南道武林。再說了……你們既然承認我這個盟主,這樣的話就不要再說了。浪貨,我們走1

「去哪?」余浪收起笑容,因為從寧月的眼神中,他看到了凝重,也聞到了決戰的武然余浪知道很多寧月的計劃,但有些計劃恐怕也只有寧月自己知道。

這幾天寧月一直拿著算籌計算著,以余浪對他的了解寧月絕對在實行一個龐大驚險的計劃,因為這是余浪第一次見到寧月那麼的猶豫。

「天幕府!能對付得了十二樓主的,也只有他了。」寧月抬起頭眼中閃爍著掙扎,但依舊堅定的吐出這句話。

從寧月的眼神上看,余浪明顯感受到了一絲山雨欲來的壓迫,但卻只帶著自己出來又讓余浪有些摸不著頭腦。無論如何,江南道武林盟的實力不弱。

四公子除了沈青和鶴蘭山傷勢未愈之外,葉尋花和余浪依舊有著先天中層的實力,再加上千暮雪的三個侍女修為也是不俗。而八大門派後輩之中,先天高手也能湊個五人。這樣的陣仗直接對抗十二樓並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余浪看著身邊沉默的寧月默默的搖了搖頭,寧月雖然智計過人但少了江湖人的熱血衝勁。很多事做的太保守,他們現在完全有一戰之力卻還要去天幕府拉救兵?情況已經到了萬分危急的時候,十二樓隨時有可能引爆火藥。在余浪想來,現在就該直接趕往鏡湖放手一搏。

天幕結界不知何時已經被撤去,看到這一幕寧月的眉頭微微皺起,那雙閃爍的眼眸之中彷彿藏著無數心事。

「來者止步,天幕府重地閑雜人等不可亂闖1

又聽到了這一句呼喝,上一次寧月是以捕快的身份前來報到。但現在,他的確算得上閑雜人等。

「我來報案1寧月冷著臉喝道,眼前的銅牌捕快明顯微微一顫。雖然寧月離開了天幕府,但他的凶名似乎依舊在天幕府流傳。

「寧……寧月……你……你已經不是天幕府捕快了……你來做什麼?」

「你耳朵聾了么還是我剛才沒說清楚?我來報案1寧月眼睛一瞪,頓時嚇得那個銅牌捕快驚恐的倒退了幾步。在精神識海中被虐了多次,那種萬劍穿心的痛苦似乎真的銘刻在了他的靈魂深處。

「原則上來說,為了防止天幕府與江湖武林的糾紛,天幕府不接受武林人士報案。除非武林人士願意在天幕府登記造冊,自願接受天幕府管轄。你是從天幕府出來的,這個規矩應該懂!我說的對么?寧盟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