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六十二章 為什麼是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 為什麼是你?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噗通」水花激蕩,余浪狼狽的落入水中。pbtxt但下一瞬間,彷彿就像被丟入油鍋里的魚一般瞬間彈起,腳尖輕點踩著水面急速的倒退。

「韓章,果然是你?你知道你在做什麼么?」余浪看著來人瞬間雙眼通紅激饋

「我當然知道我在做什麼?」韓章滿臉的絡腮鬍子帶著一些放蕩不羈的笑容,腰間一柄怪異的太刀也如余浪一般站在水面之上。

「轟」寧月的身形突然飛身而起,十數把飛刀如閃電般激射而出打入水底。尖銳的破水之聲彷彿子彈出膛的嘯聲。

寧月的身影在空中翻轉,尚未落下腳下的水面已然被蕩漾的血染紅了一大片。身形彷彿一片鴻毛落在水面上,寧月卻一臉凝重的看著站在船頭自始至終都沒有動一下金余同。

金余同懷抱雙手,傲然的立在帆船的船頭,眼睛冷冷的盯著站在水面上的寧月。眼神莫名的複雜,彷彿有無數的話要說,卻又無從說起。

寧月的眼神很冷,一縷清風輕輕吹過吹皺了湖水也起了寧月的髮絲。髮絲垂下,遮住了寧月的眼帘。鏡湖水下,再次躍出十幾個黑衣蒙面的殺手,在水浪之中翻騰整齊的落到帆船之上。殺手沒有攻擊,安靜的彷彿死人,就這麼齊齊的站在金余同身後。

「是你?」寧月終於從蠕動的嘴唇里吐出兩個字。

「是我!你是不是覺得知道的太晚了?」金余同淡淡的說道,但眼底卻閃過一絲落寞的神光。金余同沒有笑,更沒有勝利在握的驚喜,從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絲莫名的疲憊。

「火藥都埋好了么?」金余同這句話並不是對寧月說的,而是對著身邊與余浪對峙的韓章說的。韓章的靈壓瘋狂的涌動,周圍的水面如噴泉一般激射出一圈水浪,彷彿一尊水做的蓮台。

「當然,昨天就已經布置妥當……」

韓章的話讓余浪僅存的僥倖破碎,眼孔猛的放大,就連腳下的水面也在剎那間激蕩出散亂的瀲漓。

「你……你真的……這麼做了?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會害死多少人?你知不知道江南道會死多少人?」余浪瞪著通紅的眼睛咆哮,他不敢相信,他的朋友會助紂為虐,他更不相信韓章會成為十二樓的幫凶。Pbtxt

「江南道死多少人……關我什麼事?」韓章的語氣很輕鬆,臉上還掛著玩世不恭的笑容彷彿江南道數百萬百姓的死活真的絲毫沒有放在心上一般。

「為什麼……」余浪眼神茫然了,這還是他認事么?這還是他了解的韓章么?

「為什麼?因為不甘心1韓章突然收起了笑臉,眼神化作利劍直刺余浪的眼眸,「我們一起跌入懸崖,我們一起得到了秘籍。你資質好,可以修鍊天涯月。而我,卻只能練這個打洞的功夫。

你是人人稱讚的飛天鼠,我是人人喊打的穿山鼠。憑什麼?我韓章憑什麼不能成為江湖稱道的英雄?每一次都是我做襯托來助你揚名,每一次都是你名利雙收我得到了什麼?

你說過,等我們揚名江湖之後就可以發動整個江湖勢力去找大姐。你找了么?你沉浸在名聲之中滿世界的找流雲字帖,而我,為了尋找大姐的下落不惜遠渡海外。你余浪就是一個薄情寡義的混蛋,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

「可是你也不能害死江南道數百萬無辜的人啊」余浪的臉色隨著韓章的話漸漸變得漆黑,眼神中閃過一絲掙扎,有些失落又有些懊悔。

「十二樓很強大,他的背後更強大。與其把希望寄托在你這個忘恩負義的人身上,還不如相信十二樓……」

余浪沉默了,韓章的話讓他無力反駁。但無力反駁不代表認可。一抹殺意閃過眼底,余浪的氣勢終於在這一刻沸騰。

時間彷彿在寧月與金余同之間定格,並不是是說寧月多麼不能接受天幕府出現叛徒出現姦細。他無法接受的是,金余同身為金牌捕頭,一個直接對皇上負責的封疆大吏,為什麼要這麼做?是誰能讓這麼一個位高權重的人為犬馬?

「天幕府開創三百年,雖然底蘊深厚卻人才不顯,哪怕歷代君王倍加重視但卻毫無起色。直到五十年前天幕府與江湖武林決裂之後備受打壓,卻在這樣的情況下踴躍出無數人才。

五十年前動亂結束我便加入了天幕府,我經歷了那段被江湖武林群起而攻之的歲月,所以我明白一個人才對於天幕府來說多麼的重要。

你是我這五十年來見到的最天才的人物,如果你不多管閑事,如果你老老實實的做你身為天幕府捕快的本分。我真的不忍心殺你!你為什麼要多管閑事?」

「身為捕快的本分?你這個天幕府的叛徒有什麼資格說這話?為了沈金遺寶,你不惜要炸開白屏山引鏡湖水倒灌江南道,千里澤國屍橫遍野,這樣的行徑卻說我多管閑事?」

「誰跟你說炸開白屏山會引鏡湖水倒灌江南道?」金余同的臉突然變得無比的猙獰,咬牙切齒的暴吼打斷了寧月的話。

「白屏山底儘是地底溶洞,就算炸開白屏山,鏡湖之水只會流入地底根本不可能倒灌江南道。高靜鳴那老頑固明知道這些也要多管閑事,所以他死了!現在又來一個你,為什麼你們要多管閑事?為什麼你們一個個的要趕著來送死?」金余同的聲音很輕,從他的語氣中寧月聽到了濃濃的惋惜。

「呵?怪我咯?」寧月頓時被金余同的話氣笑了,「是你親手把我從蘇州府調到金陵,是你布局讓我一點點的接觸這件案子,是你一步一步引導我揭開真相。算了,反正事已至此,怪來怪去也沒什麼意義。無非是成王敗寇1說著,身上的氣勢猛然間升騰,一道靈力之柱直插雲頂攪動天地。

琴不知何時已經落在了寧月的手上,古樸而精巧。琴聲悠悠,彷彿溪水的歡騰。無數水花歡歌雀躍,在寧月的周圍群龍戲舞。

「成王敗寇?有道理1金余同淡漠的點了點頭,一道靈壓鋪天蓋地彷彿江河滔滔。萬里無雲的天空剎那間風起雲湧,無盡的氣旋流轉天地之間。

「從你踏入金陵的一天開始,你的一舉一動就在我的手掌之間。你得到的每一個線索都是我給的,你看到的每一個真相都是我告訴你的。你如何贏?如今的你,不過是垂死的掙扎而已。

江南道武林盟的人應該在般若山的山體之中吧?瓊星早就將這個發現告訴了我,只不過太過久遠我沒有想起而已。

剛才被你一句話點醒,十二樓的高手已經在我們出發的時候趕往般若山,沈千秋和江南八大派的人會被盡數被剿滅。你沒有機會了,你不可能有機會的1

「是么?」一縷清風吹過寧月的臉頰,將遮住眼睛的劉海吹起。金余同終於看到了寧月的眼神,但他卻沒有看到一絲的驚慌一點的錯愕。

一股淡淡的不安襲上金余同的心,可他不明白那種不安來自何處。心思流轉,剎那間堅定了自己的心。寧月從來到金陵開始就一直按照著自己的劇本在表演。雖然有些變故但卻依舊沒有跳出自己的掌心。寧月不可能翻牌,不可能贏!

「就算炸開白屏山,鏡湖水不會倒灌江南。但你依舊罪無可恕!從天工閣偷運一萬石火藥來江南已經是滔天大罪,滅殺朝廷命官滿門更是罪大惡極。你為了抹除罪證線索,殺人無數血染江河簡直十惡不赦!

高巡撫奉天命巡視江州有何錯?江南道天幕府又何辜?你為了滿足一己私慾,妄造了這麼多的殺戮罪孽?你還跟我談一個天幕府捕快的本分?我若不將你的罪行公諸於眾,不將你就地正法,那才是對捕快本分的褻瀆。金余同,你還不認罪伏法1

「轟隆隆」彷彿虎豹雷音,如炸雷一般炸響在金余同的腦海。寧月的話帶著天地正氣,也帶著人間正道。彷彿言出法隨一般,金余同的心底不由得一陣空虛。

突然之間,閃電起舞。數道劍氣激射橫空自頭頂傾瀉而來。金余同大驚失色,連忙一掌向頭頂的劍氣打去。劍氣消散,化為天地間的清風。但金余同身邊的十二樓殺手就沒這麼幸運了,噴泄而下的劍氣觸著喪中者死,眨眼間死傷殆荊

「喀喀喀」幾聲急促的爆裂聲,金余同腳下的帆船也在劍氣的分割下化為碎片。在水浪激蕩之間,三道飄渺的身姿緩緩落下。如鴻毛一般落在寧月的身旁與靜立在水面上的金余同對峙。

「是你們?」金余同眼神微微一縮,但也僅僅有些忌憚。千暮雪的四大侍女,哪一個不是天賦絕倫,每一個的修為都在先天境界傲視群雄。

氣機翻騰,金余同的氣質突然發生了改變。原本陽剛霸氣的氣勢轉瞬間化為陰寒。就連天空也彷彿塌陷了下來,氣壓凝結幾乎凝為實質。

「錚錚錚」琴聲破空,彷彿破開雲層的雄鷹。對金余同的憤恨,和對於百里他們的愧疚。寧月體內流淌的血液也開始了沸騰。在沈千秋不能出手的情況下,寧月成了對戰金余同的唯一人眩

可是琴心劍魄只能一擊,一擊之後內力枯竭。所以寧月只有一次機會,只許勝不許敗的一次機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