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六十七章 四女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 四女離開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最終還是沒有辭去盟主之位,但卻任命沈千秋為副盟主替他管理江南道武林盟的事宜。Pbtxt金陵沈府在江南道經營這麼久,這個盟主原本就該屬於沈府的。

寧月並不擔心金陵沈府會將自己架空,不是他多麼的信任沈千秋到達引為心腹的地步,他信任的只是沈青。沈千秋做的再多,說是為了沈府最終為的還是沈青。而沈青,是寧月真正信任的人。只要沈青在,金陵沈府會一直支持自己。

江南武林盟雖然成立,但很多事還未完成。就是給成員登記造冊就已經是很大的工作量了。這種事情自然不需要親力親為,寧月全部交給沈府搞定。

寧月提出的登記方法也參照前世的分類工號編輯方法。這個方法一和沈千秋說,頓時被沈千秋拍案叫絕。

任何一個勢力,對於姦細這種東西都異常的頭痛。但千百年來卻始終沒有有效的辦法杜絕。而寧月提議的個人檔案制度,卻將這個毒瘤徹底的消除。

所有江南武林盟的成員都有一個獨立的檔案,每一個以實力水平分為四等。每一等都用數字編排,每一個數字都不可替換就算死了,這個數字也不會再被啟用。這樣一來無論誰都能對號入座,就算有別的勢力想打入內部冒名頂替不知道自己的編碼的話只要一查就能現出原形。

而就算被套出編碼冒名成功,只要一對檔案就再也無處藏身。這還虧的符文壓縮記載的便利,要是放在前世的古代,這樣的工程根本就不可能進行。

江南道武林盟諸多事宜交給了沈府,而天幕府如今也成了光桿司令。寧月在交付完成之後獨自回到了久違的狗窩。

身為江南道武林盟主兼江南道天幕府總捕,住在這麼一個狹小的院子里顯然有失身份。沈府曾提出將沈府別院送給寧月作為府邸但卻被寧月拒絕了。現在雖然功成名就,但寧月依舊不喜歡過土豪的生活。這樣的心態,估計他是一時半會兒也轉變不過來。

完成隱藏任務,經驗賺的讓寧月都以為自己眼花了。這次的經驗比起前兩次加起來還要多得多。但隨著人物升級,這經驗來得快去的也快。

看著自己的屬性面板,人物等級已經不知不覺到達了四十五級。如果滿級算是一百級的話,此刻的寧月也的確算得上是出了新手村。pbtxT

琴心劍魄三十五級,先天長春神功三十二級,就連無量六陽掌也被推到了三十級。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修為的增長沒有經過寧月的修鍊。人物升完級之後,這些等級自然而然的提升了上來。

雖然寧月知道,這個時候如果苦練武功,一夜之間升他個三兩級不是問題。但寧月不急,因為一個月之內必定能突飛猛進,甚至在三個月內可以直接破開中位先天達到上位先天頂峰,還有可能直接踏足半步天人合一達到江別雲沈千秋當初的境界。

寧月現在很累,比身體更累的是他的內心。此刻的寧月只想睡他個天昏地暗,睡到將之前欠缺的覺全都補回來為止。

這一覺直接睡了三天三夜,要不是沈千秋和芍藥經過了多次確認寧月是真的太累了睡著了的話,他們還以為寧月受了暗算被人陰了呢。

窗外響起了一陣清脆的鳥鳴,寧月安靜的眼皮微微跳動。突然,鼻孔里感覺到一絲的撓癢,舒展的眉頭不由的皺起。

「啊切」一個噴嚏噴出,寧月瞬間彈身而起睜開茫然的眼睛。

「咯咯咯……醒了,醒了!我就說吧,這樣一來姑爺准能醒過來。」瑩瑩歡快的聲音傳入寧月的耳朵,終於,寧月模糊的視野慢慢的聚集,意識靈魂彷彿再一次回歸大腦。

「瑩瑩,就你胡鬧!別忘了我們是下人,對姑爺不能這麼沒大沒小1詩雅埋怨的聲音響起,但聽在寧月的耳朵里卻沒有一絲埋怨的意味。

「哦?是你們啊?早啊1寧月懶散的打了一個哈氣淡淡的說道。

「還早呢?姑爺,你都睡了三天三夜了。再不起來小心芍藥姐姐拿針扎你1因為沒有外人在,四女也直接叫寧月姑爺。

「這麼久了啊1寧月茫然的說道,也不再賴床果斷利索的起來。剛剛站起身,詩雅就拿著寧月的外袍來到寧月身前。

「姑爺請伸手……」

「啊?不用不用,我會穿衣服的……」

「姑爺,我們是下人,伺候姑爺穿衣是我們的本分,小姐以前也是我們伺候的。姑爺無需介懷,以後和小姐成了親你也就習慣了。」詩雅雖然在溫柔的笑,但她的眼神卻給寧月一絲不敢直視的愧疚感。如此美麗婉約的女子,竟然只是伺候人的侍女?不由自主的感覺一陣惋惜。

「姑爺,江南道事已了,我們姐妹是來向你告辭的。」

「啊?你們這就要走了?」寧月也許剛睡醒,說話還沒經過大腦。說完之後自己也不禁笑了,「也對,你們下山是奉命助我,現在諸事已了你也的確該回去向千暮雪復命了。

話說像你們這樣的女子應該不食人間煙火,在桂月宮過神仙般的生活。紅塵之中紛擾太多,你們隨意下山一次就幾近磨難。回去也好,回去了也少一些危險。」

寧月的心裡一直覺得,刀頭舔血本來就該讓女人走開,但偏偏這個江湖武林女人也頂了半邊天。武林女俠是這個江湖一道美麗風景,尤其是那些純粹只收女弟子的門派更是江湖人爭相討好的香餑餑。

「姑爺哪裡的話,我們歷紅塵危機,何嘗不是一次歷練。武功可以練,心境卻是需要歷經生死磨練的。要知道小姐雖然不食人間煙火,但她十歲的時候就被她師傅帶到草原廝殺。幾次生死徘徊才修成劍道……」芍藥笑著說道,但到關鍵時刻卻突然收住了話語。

「嗯?千暮雪的師傅?他是誰?」寧月以前沒想過這個問題,但這次被芍藥提起卻勾起了寧月的好奇。一個能調教出千暮雪這樣的人,該是如何經天緯地?

「我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除了小姐和老夫人我們誰都沒見過。」

四女並沒有逗留,與寧月告辭之後再次如仙人一般駕雲而去。寧月洗漱之後自己弄了點吃的,吃飽喝足之後離開了蝸居向沈府別院走去。

沈府別院如今是江南武林盟的總部,門口的牌匾也換上了江南武林盟。沈千秋既然把別院送出,他也沒打算收回。以沈家的財力,這樣的別院還有好幾座。

寧月一路行來,很多武林盟的弟子正排隊著在沈府指定的窗口登記造冊領取身份牌。而他們獨特編號卻分陰陽兩份。一份刻在身份銘牌上,一份記在心底。

見到寧月,紛紛停下動作躬身行禮。寧月一開始還打打招呼示意他們起來,但沒多久寧月就感覺口乾舌燥只好大步向沈府後院走去。

「通知副盟主和各派掌門,咱們開個會1寧月隨口向沈府的新管家吩咐一句,自己被下人領著往新設立的會議堂走去。

江南武林盟成立之後的第一次內部會議,不只是寧月比較上心就是沈千秋也不敢絲毫怠慢。原本江南武林盟成立是為了對付十二樓。但十二樓已經沒了,江南武林盟將來何去何從得好好謀划謀划。

至於說解散江南武林盟,沒有人提出這個想法。一個武林盟成立幾乎是要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才有可能。好不容易成立,散夥了多可惜?而且江南武林群雄也知道,抱團了才可取暖。就算八大門派不在意,那些底層的獨行客也不答應。

武林盟不像門派,武林盟不會限制個人的自由。除了遵守武林盟的規定和完成武林盟下達的任務之外,愛幹嘛就幹嘛並不是把自己給賣了,所以對於武林盟的成立大家都喜聞樂見。

不是誰都可以發起組建武林盟,這需要整個武林大部分人有這樣的渴望,而且還要有一個大家都心服口服的盟主。所以,江南道武林盟雖然成立的偶然,但也是江南道醞釀了十年二十年的成果趕巧又趕上了十二樓興風作浪。

很快,沈千秋為首的江南道武林高手走進了會議堂,寧月不喜歡虛禮,所以他們也沒有一口一個參見盟主什麼的。一個長長的圓桌,至少可以坐下三十個人,這一點非常符合後世的特點。各自坐下,寧月清了清喉嚨示意會議開始。

「各位前輩,寧月承蒙各位抬愛添為江南道武林盟盟主,對於武林規矩和和各勢力的糾葛寧月不甚了解,這一點還希望各位能夠包容並隨時指正。」

「盟主過謙了,我等定當竭盡全力輔佐盟主。」

八大門派其各自的勢力異常龐大,所以江南武林盟說起來還是以原來的構架進行搭建的,比起原來的各自為政,除了將八大門派分封好各自的勢力範圍管轄範圍之外,他們還在武林盟之中擔任一些職務。而現在的會議,就是他們分蛋糕的時刻。

因為是聯盟,所以寧月不能精確到任命。尤其是底下的獨行俠,走到哪裡就算哪裡,居無定所四處晃蕩。寧月只是通過編號將他們分編,然後每月初一定時到組長那報到。有任務的領任務,沒事的愛去哪浪就去哪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