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幕府與武林盟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幕府與武林盟合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江南武林盟是自由的,但又屬於同一個聯盟。pBtxt就像後世的港片一樣,一群人跟著一個老大,而一群老大跟著更大的老大,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就是盟主。

平日里,江南武林似乎與以前的一樣,大家過著各自的生活。但一旦盟主有令,則整個江南武林都會迅速運轉。

寧月看著沈千秋解說的武林盟的結構,不禁背後湧起一層冷汗。敢說江湖武林不是黑社會站出來?寧月保證一巴掌抽死他們。

而隨著時代的發展,江湖武林已經漸漸的抱團凝聚。顯然像江南武林盟這樣的龐然大物會越來越多,到時候估計會有江北武林盟,玄州武林盟,涼州武林盟等等……

一個洪興特么就能讓整個香港警察頭疼欲裂,要大周皇朝各個州都有一個,朝廷還談什麼控制力?讓他們直接分裂得了。

武林勢力是強大的,但如果武林勢力抱團成了有組織有紀律的團伙,他們是恐怖的。朝廷不能忍,也不可能容忍。之前寧月沒有想得那麼細緻因為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這上面。但現在……他甚至聽到了大軍逼近,千軍萬馬黑雲壓城的聲音。

「難怪只給我十年時間……特么按照這個情勢來說,十年之後特么不是國家四分五裂就是江湖武林被朝廷夷為平地?」寧月苦笑的低下頭揉著眉心,朝廷與武林的矛盾已經成了大勢所趨了埃

會議進行的很順利,蛋糕也分配的差不多了。但寧月心裡卻一陣涼颼颼。因為這麼一分下來,整個江南道就沒天幕府什麼事了。每一個地方都有武林盟的人罩著,他們連維護一方治安的活也幹了。

武林勢力只要形成抱團的核心勢力,對於社會穩定是利大於弊的。大家都屬於一個聯盟,能在桌子上解決的事也沒必要動用武力。而那些不屬於聯盟的人,要麼加入要麼做孫子,敢搞事就滅你沒商量。沒有了紛爭,大家共謀發展。這是一個好局面,好的寧月都不想打破。

但寧月不能不管,因為他不僅僅是江南道武林盟主,他還是江南道天幕府總捕!所以,寧月在沉思了片刻緩緩的支起身體輕咳了一聲。

「各位,你們應該也知道,我還有一個身份是江南道天幕府的總捕……」

寧月的話剛說完,包括沈千秋在內的各個江南道武林盟高層都沉默了。pbtxt他們故意忽略了寧月這個身份,因為他們只希望寧月做他們的盟主。天幕府是朝廷的口舌,奉命挾制江湖武林勢力,這樣的身份天然與江南道武林盟對立。

「我打算將天幕府與江南道武林盟合併……」寧月在停頓了一會兒直接爆出他的設想。

「什麼?」沈千秋哪怕突破天人合一,卻依舊被寧月大膽的設想震驚的瞪圓了眼睛。這是得多麼大的腦洞才能……想到這麼離譜的創意?

「天幕府空虛,我成了光桿司令。既然我又是江南武林盟主,我打算從江南武林盟內部招收人員填充天幕府1

寧月話在大家的心底驚起了滔天巨浪。天幕府招收江湖武林人士不是沒有先例,只要銀牌捕快有自主招收非天幕訓練營出來的江湖人士進入天幕府的權利。但這些江湖人士多是得罪了人走投無路,哪有直接批量招入的?

「朝廷……會同意么?」夜雲霄有些結巴的問道,不怪他破了養氣功夫,實在是這個提議也只有寧月才敢想。

「我既然有全權負責江南道天幕府的權利,而人手方面又讓我自己想辦法解決,他們憑什麼不同意?現在江南道我最大,天幕府要招誰我說了算1寧月異常霸氣的揮手說道。

「這……恐怕不行1沈千秋有些遲疑的說道,「天幕府在江湖武林的地位盟主也該知道,江南道武林盟雖然屬於江南道,但畢竟也是整個江湖的一份子。這樣一來,江南道武林盟行走江湖怎麼抬得起頭?」

「但整個江湖武林都屬於大周皇朝1寧月有些陰鬱的喝道,「雖然江湖武林處處針對朝廷,但我還沒聽說哪門哪派公然說脫離大周自立的。既然你們都認可自己是大周朝的人,為何不能認同天幕府?這一點也是我遲遲想不通的。江湖武林為什麼這麼針對天幕府?或者說針對天幕府背後的朝廷?朝廷到底什麼?」

任何愛恨憎怨都該有理由,而寧月卻找不到江湖恨朝廷的理由。如果因為昏君無道民不聊生那還情有可原,但大周朝蒸蒸日上國民安居樂業,江湖吃飽了撐著才去反社會?

沉默了,寧月問完這一句話,在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過了許久,仲慎言輕咳一聲緩緩的抬起頭。眼神中閃過一絲追憶,似乎在懷念曾一段難以忘懷的歲月。

「盟主,在場的各位掌門大多數沒有經歷過那段歲月。五十年前的事,他們要麼還小,要麼還沒出生。只有老朽當初才初出江湖……」

「五十年前?莫非與九州動亂有關?」

寧月眼中猛然間射出精芒。雖然大家都知道五十年前有過一次驚天動地的亂世,但無論官方和民間都沒有怎麼記載,所以大家知道的也只是傳聞。

「不錯,的確以那次變故而生1仲慎言低沉的說道,「乾承年間,昏君無道奸臣滿朝,好好的大周江山硬是被敗壞的風雨飄遙

在乾承帝晚年更是國家破碎內憂外患,草原胡人集百萬大軍叩關邊境,北方三州支離破碎守軍一退再退,更有守軍竟然不戰而逃任由胡人肆虐三州。

大周上下看得痛心疾首,江湖武林更是義憤難平。在得知國家生死存亡之際,九州武林幾乎全部出動集結成一支盟軍北上抗擊胡虜。」

「好!好男兒應當如是!莫非當年朝廷鎮壓了武林?」寧月頓時一拍桌子,但說到自己的猜測,寧月心底卻是一陣發顫。

仲慎言搖了搖頭,「這倒沒有,江湖武林集結八萬高手與草原騎兵對陣,可惜……」

「噗」寧月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你們……集結起來在草原上與騎兵硬幹?誰特么腦子秀逗了讓你們這麼乾的?」

仲慎言老臉一紅,「我們當初都是武夫,只懂得光明正大的廝殺,哪裡懂兵法這些繞繞彎彎?原本氣勢如虹的北上,卻在第一陣就迎來當頭一棒。八萬武林高手,第一陣就折損了兩萬士氣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咦,天榜高手呢?當初的天榜高手去哪了?」

「九州有武道高手,草原也有。尤其是當初的長生天宮,端是強的可怕。幾乎以壓倒性的優勢壓制著九州高手動彈不得。盟主,你也許不知道,五十年前位列天榜的可是足足有十八位啊1

「十八個武道高手被鎮壓?」寧月倒吸了一口氣,「草原這是吃了春藥了?後來呢?後來怎麼樣?」

「乾承帝雖然昏庸無道,但他卻生了兩個經天緯地的兒子!屬下也不得不說,上天待大周真的不保當年的皇太子莫祁連不僅是當朝太子,也是以年僅三十八歲位列天榜第三。

皇太子深受乾承帝信任,但他卻不似乾承帝貪花好色。恰恰相反,祁連太子文治武功甚至遠超大周曆代君王。國家被乾承帝敗壞成這樣還沒有破碎,都是祁連太子在苦苦支撐。

而草原入侵卻是擊潰了大周朝最後一根脊樑。祁連太子無奈,只好披掛上陣親自前往賀蘭山阻擊草原胡虜南下。

祁連太子的到來,使得北方的局勢得到了控制。他一連斬殺十二名畏戰的大將,一邊親自指揮中軍另一邊又統領江湖武林對抗草原高手。屬下還記得,那一年北方下的雪都是紅色的。」

「你剛才不是說乾承帝生了兩個經天緯地的兒子么?另一個呢?他做了什麼?」寧月瞬間攥住了問題,如果有一個,那絕對不會有問題。但如果皇室出了兩個天才,兩虎爭鬥必有一傷。

「這正是屬下要說的一切緣由。」仲慎言有些糾結的嘆道,「當初三皇子名聲不顯,只知道他飽讀詩書聰明絕頂。祁連太子太過耀眼,其餘皇子幾乎都不能在祁連太子面前綻放光彩。

祁連太子領軍征戰邊疆,而攝於他威名的野心之輩終於按耐不住跳出來發動了九州叛亂。」

「五王亂世?」寧月倒吸了一口氣,「原來五王亂世是在這個節骨眼上發起的?就連天幕府對這個亂世的記載也只有寥寥幾筆。倒是關於亂世之中的神話傳說記載得很是詳荊」

「大周各鎮大軍全部北上抗擊外族入侵,國內異常空虛。這時候,乾承帝駕崩七道鐵卷飛書要祁連太子回京繼承大統。

但北方戰事正是膠著之際,祁連太子如何能回京?在皇位與九州之間,祁連太子選擇了九州決定留下了抗擊外族。你說這樣的太子,是不是該繼承大統?這樣的帝王是不是讓人心悅誠服?」

仲慎言的話讓寧月陷入了深思,也讓在場的氣氛壓抑到了冰點。

「因為最後繼承大統的不是祁連太子,所以江湖武林就反對當今朝廷?」過了很久,寧月才幽幽的抬起頭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