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六十九章 堅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 堅持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但是,當年的榮仁帝也力攔狂瀾收拾了舊山河。pbtxt當年榮仁帝空著雙手組建府軍將破碎的江山重新整合。這樣的功績還不足於與祁連太子相提並論么?」

「但榮仁帝得位不正1仲慎言有些激動的說道,「當年他登上皇位先是殺得朝野血流成河,而後才去組建府軍鎮壓叛亂。在江湖武林的心中,只有祁連太子才有資格做大周皇朝的帝王,榮仁帝只是竊國者1

「就因為這?」寧月深吸了一口氣,「江湖武林是不是太單純了?朝廷的風雨廝殺哪裡是那麼簡單的?我在白屏山的出口處看到了當年榮仁帝留下的字。從他的話中,當年的叛亂似乎有一隻大手在操控。雖然不明白仙人手是什麼?但我想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

「朝廷風雨是什麼我們這群武夫自然不懂,但武林於朝廷的真正對立卻在四十年前。」仲慎言陰沉的說道。

「怎麼又扯到四十年前?難道那場邊疆戰役維持了整整十年?」

「這倒不是。」仲慎言微微搖頭,「在榮仁帝鎮壓叛亂之後,草原戰役也出現了轉機。在祁連太子的神算之下,我們成功埋伏了長生天宮。那一場廝殺,幾乎將天空撕裂將大地踩碎。

天榜高手五人戰死的情況下,終於將長生天宮和草原其他武道高手引到了埋骨之地。千萬斤火藥將他們炸得屍骨無存。也因為這一戰,才奠定了草原胡虜的敗局。

半年之後祁連太子揮師回京,去發現皇位已然旁落。九州武林包括當時所有天榜高手都願意支持祁連太子重登皇位。以那時候祁連太子的實力,殺進京城可謂易如反掌。」

「那祁連太子為何最後放棄了?」寧月好奇的問道,他不信有人會經受得住唾手可得的皇位誘惑。

「國家飄搖,民不聊生。剛剛經歷亂世哪還經得起摧殘?再加上草原一見還有可乘之機欲捲土重來,甚至在九州大地都有無數自立的星火。只要祁連太子和榮仁帝戰事發起,必定呈野火燎原。

當時的太子太保鏡禾先生夜入祁連太子軍營,徹談三天三夜。之後鏡禾先生衰竭而死,而祁連太子自封祁連王解下兵權進入涼州永鎮邊疆。」

「祁連太子……可惜,可敬1寧月聽完悠悠的說道。

「祁連太子放棄了皇位,但榮仁帝卻不想善罷甘休。pbtxt之後百般打壓江湖武林,而朝廷與江湖的矛盾也是在這十年之間越演越烈。終於……在十年後發生了一件大事。」

寧月的眼神突然迸射出好奇的精芒,這些武林辛秘換做以往他絕對聽不到分毫。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仲慎言幾乎是江南武林的活字典埃

「當年的天榜高手,武夷山的掌教,天地十二絕紫玉真人恩師天蒼真人被人殺害了!而殺人的武功,卻是皇室不傳之密,皇極經世訣!你說,江湖武林還要忍氣吞聲么?還要坐以待斃么?」

「你們再次集結了?」寧月的心微微有些顫抖,這特么不就是十年後的翻版么?照這個情勢發展,估計十年後也會這樣吧?

「當年十八位天榜高手,十個戰死邊疆。江湖武林為大周付出了這麼多,換來的是什麼?天蒼真人在邊疆丟了一條胳膊回來,沒有死在邊疆,但卻死在朝廷的打壓下?江湖豈能不怒?」

寧月不說話了,因為他真的不知道說什麼。雖然隱隱猜著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畢竟當年榮仁帝行政以溫和著名,一個對政令溫和的人不可能在對待江湖武林展現出兩種完全不同的風格。

「後來呢?」

「後來?哈哈哈……」仲慎言突然笑了,但笑的時候,那臉上的表情何其的怪異,簡直是在哭。

「武林聯盟剛剛集結完成就來了一個書生,書生的年紀也就三十來歲。哈哈哈……太可笑了,一個書生,一人一劍!一連斬殺兩位天榜高手,剩下的一個被他嚇得當場破功,沒過幾年就走火入魔而死……哈哈哈……」

「嘶」寧月與幾個相對年輕的掌門都深吸了一口氣,而其他幾個年歲大的也許也有耳聞。

「一個書生?這還是書生么?不會是那個怪物化形吧?你們知道那個書生的身份么?」寧月的背後頓時炸毛,他親眼講過天榜高手的出手,體會過岳龍軒如泰山壓頂的威勢。這樣的人,卻被一個書生當場斬殺了兩個?寧月不敢想象也無法想象。

「沒人知道,那個書生就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一樣。當年我也是聽宗門裡的前輩說的,那個書生殺完人飄然而去,此後再也沒有出現在江湖……自此之後,草原陷入混戰,九州天榜隕落殆經…」

「上代天榜高手……就是這麼沒了?那還有三個呢?」寧月心底一算,竟然只算到十五個。

「不老神仙遊戲江湖,六十年前他就沒出現過,到了近三十年才又有了他的消息。上代天機老人也在二十年前逝世,而當年天榜第一的一念仙佛……」

說著仲慎言有些惋惜的常常一嘆,「原本他該是最驚才絕艷的人物。可惜……深陷情劫為情所困。在四十年前就自鎖普陀寺現在想來已經圓寂了吧。」

氣氛陷入了死寂,寧月低下腦袋輕輕的敲擊著額頭。江湖武林與大周朝廷的恩怨如此複雜,簡直是相愛相殺。千頭萬緒無處施展,過了很久,寧月才緩緩的抬起頭。

「我還是決定從江南道武林招收天幕府捕快1寧月在深思了許久才慢慢的說道。

「盟主……」

仲慎言還想說話,但還沒說出口就被沈千秋打斷了,「仲掌門,我們還是聽聽盟主的理由吧1

「江湖武林和朝廷的矛盾是過去的,但我們不能抓著過去不放而不想以後,未來的路才是我們首要考量的。如今大周皇朝四海昇平國富民強,就算在五十年前耗損的國力也在漸漸的復甦,那麼試問?朝廷有什麼理由坐視江湖武林逐漸做大而放任不管?

江南武林盟成立了,將來還有更多的武林盟在機緣巧合下成立。面對江湖武林逐漸坐強,朝廷會怎麼看待我們?你們別忘了,武林在變強,而朝廷變強的更快!如果非得逼得朝廷下定決心將武林全部剷除,到時候再想對策就晚了。

我不問往日的恩怨,我只問我輩習武之人的初衷是什麼?行俠仗義?快意恩仇?還是主宰自己的命運?」

「一是生存,二是名利1沈千秋沒有打馬虎眼,而是直指武林的本質。行俠仗義是為了名利,快意恩仇是為了生存。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任何一個武林中人最終追逐的還是名利。

「是啊,追逐名利,但終究有個限度。名利雖好,過猶不及。而這個限度就是法度,法度也是朝廷容忍的一個底線。在法度之內,朝廷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要超出法度那就是挑戰了國家的底線。

我輩武林中人快意恩仇,卻忽略了法度二字。我打個比方,我輩行俠仗義見到惡霸欺凌弱小我們拔刀相助。朝廷可有為此大動干戈?從來沒有!

但我們如果見到一個貪官污吏而拔劍殺之,哪怕那個貪官污吏真的該死但卻超出了法度。為何一個惡霸可殺,而一個貪官不可殺?其中道理我想各位都該知道吧?」

寧月拋出一個問題,卻也是讓在場的都為之動容。其中的道理他們當然知道,而他們也時常告誡弟子。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自無不可,但很多時候路見不平也不可出手。

大派弟子有長輩的叮囑告誡,而那些獨行俠客卻沒有。所以俠以武犯忌倒也多是說那群獨行俠客急於求名造成後果。

「但如果江南武林和天幕府合二為一,這就在法度之內。天幕府為朝廷口舌維護一番安定,介入民間刑事案件,阻隔江湖對普通百姓的影響甚至……對江湖武林進行監視和壓制,但二者合一則取兩家之便利。

江湖不好出面的,天幕府可以出面,天幕府不可出面的江湖可以介入。最為重要的是,我們可以了解朝廷政令,也避免了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境地。」

「若朝廷要天幕府剿滅江南道武林呢?我們怎麼辦?」夜雲霄直接拋出了最大的難題。

「那前提要問問江南道武林做了些什麼?朝廷不會無緣無故的動手。因為對朝廷來說,戰亂就意味著消耗國力。無論江湖中人還是平民百姓,他們都是大周皇朝的一份子。朝廷如果要對江湖出手,不到忍無可忍是不會出手的。江湖不是外族,更不是敵人,剷除武林無異於自廢武功1

「那我們有哪些是朝廷不能忍的,而哪些是能容忍的?若朝廷只想單純的讓我們解散,甚至是想收服我們為己用呢?」仲慎言的臉色有些尷尬,但經歷過矛盾激化歲月的他又不得不擔心。

「這就是加入天幕府的好處,在通過天幕府你們知道哪些是能做,哪些事不能做。至於第二個問題,朝廷為什麼要解散武林盟?唯一的擔心就是武林盟謀反,或者說不服朝廷政令任意妄為。所以,只要江南武林盟避開朝廷不許的事,就沒有被針對的疑慮。

至於你說的收服為己用……那就要看朝廷收服武林要做什麼?守土之責你們不願?為民請命你們不願?還是說……開疆擴土你們不願?

我想整個武林沒有人喜歡活在亂世吧?寧為太平犬不為亂世人。朝廷和武林絕對不能敵對,這對誰都沒好處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