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七十章 劍胎孕育完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 劍胎孕育完成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還是將自己的設想推行了下去,從江南武林盟招收天幕府捕快。pbtxt因為他們的武林盟主是天幕府總捕頭,所以江南道武林盟對天幕府的排斥也減到了最低。但即便如此,響應的依舊寥寥。

但寧月不會對此一籌莫展,調動別人的積極性靠宣傳,這在前世早就成了爛大街的手段到了這裡卻有了奇效。

寧月親自抄刀引導輿論,先從武林俠客行俠仗義不顧後果造成多少無辜的百姓被事後報復勾起江湖武林眾人的注意和反剩然後一點一點的引導輿論,一點一點的將天幕府的職權理念和江南武林同化,在放出幾條被江湖武林誤解的國家政令正確解讀方法。

僅僅一個月時間,就將江南道武林盟對朝廷對天幕府的看法有了極大的改觀。以前不懂的,不明所以的,還以為朝廷故意找茬的政令在輿論中恍然大悟。

矛盾的累積在於缺乏溝通,而有了溝通很多誤會看起來是非常可笑的。大多數武林中人在滿足生存的時候,都是想著揚名立萬,都是想著做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

但有些轟轟烈烈的背後,卻是很多屍山血海。為一舉揚名而造成多大的損失他們不知道,如今知道之後更有很多恨得捶胸頓足。

寧月在傳播案例的時候都用了假名,可當事人肯定知道說的是自己。或許是因為愧疚,也許是良心的不安,這幾天倒有不少名滿江湖的武林豪傑私下裡找到寧月。倒不是怕寧月以此要挾,而是希望能給自己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送上門的自然沒有往外推的理由,而天幕府卷宗里那些滿是黑歷史的人或者宗門自然也被他大刀闊斧的排除。動蕩了半個月,江南道武林盟和天幕府的整合組建的完成。

酒館路邊名門正派弟子和身穿飛魚服捕快在一起喝酒聊天的也不再稀奇。原本都是一家人,自然也沒有了以前的避諱。

江南道漸漸的其樂融融,卻是把千里之外的京城弄得雞飛狗跳。雖然江州被怒蛟幫一分為二,但江南道這麼大的動靜自然瞞不過紫禁城內的眼睛。

彈劾江南道天幕府的奏章如雪花一樣飄到莫無痕的案前,甚至有提議發兵直接鎮壓江南道。江南道的天幕府都被江湖武林給攻陷了,那還得了?不是要變天么?

上書房,換上便裝的莫無痕手指輕輕的敲擊著桌案。pbtxt而他的身前,筆挺的坐著一身紫金色飛魚服的天幕捕神楚源。

「那小子在江南道整出好大的浪花啊1過了許久,莫無痕突然淡漠的說道。語氣平淡,聽不出一點喜怒,更不知道他的心底是什麼意思。換了常人,早就被莫無痕一句話說的唯唯諾諾。但坐在莫無痕對面的是捕神,天榜高手捕神楚源。

「這不是在意料之中么?那小子惹事的本事和他查案的本事是一樣的。將江湖武林和天幕府合二為一,也只有他敢想。

當年千崇山也只是想讓江湖武林代替鏡天府監察地方官吏,寧月倒是厲害,直接釜底抽薪連天幕府也撤了。」

「怎麼?你不樂意?當年千崇山提出這個設想,讓陳水蓮急的跳腳。如今輪到你了,你是不是該說兩句?」莫無痕突然笑了,原本威嚴剎那間盡收,方才還是君臣現在已然成了老友。

「是我將江南道交給他的,他愛怎麼弄就怎麼弄。我能說什麼?我更好奇的是……陳水蓮是怎麼彈劾我的,最近一段時間他有點跳腳了。寧月這麼一搞,我不信他沒有動作。」

「彈劾是有,也很多!不過……你在乎么?人家可是天榜第十啊!我就怕他腦子一熱直接找你決鬥,天幕府捕神和鏡天府都督對決,估計連諸葛青都坐不住吧?」

楚源沒有說話,倒是露出了一個譏諷的微笑。突然抬起頭目光灼灼的看向御台後的莫無痕,「你對寧月的做法怎麼看?」

莫無痕沉默了許久才幽幽的一嘆,「軒轅古皇天縱英才,發明文字,農桑,車舟。他建立國度傳播文明讓人走出蠻荒,以禮儀管束世人,以德操折服世人。但朕最敬佩他的,卻是是發明了符文與武功這兩樣。

符文讓此番天地有了無儘可能,而武功能讓人改天換地無所不能。但武功畢竟是一把雙刃劍,能讓世界不住前行,卻也能毀掉人類星火。

武功與火藥一樣,可有但不可泛濫!古皇先見之明將武功的秘密藏匿,但隨著太古皇朝破碎,武功流入民間。這是武功的輝煌,但卻也是皇朝的悲哀。

如今武林已成勢,就算亡羊補牢已晚矣!朕無法鏟滅武林,更不能舉國廢武。除了將將江湖武林束縛管制別無他法。

寧月將天幕府和江南武林合一,朕雖不知道他的想法是否與朕相合,但這卻是目前唯一兵不血刃消磨矛盾的辦法。

這數十年來朝廷一直放任武林,一是對於當年愧疚,二是武林江湖畢竟也是大周子民。如今武功遠播,就連毛荒之地也是習武成風,大周要滅武就是自取滅亡。

但這一放一縱之間卻如人走細繩不可有絲毫掉以輕心。如今武林漸漸恢復元氣,再不加管制必定動搖國本。寧月如能消除江湖與朝廷的嫌隙,化弊為利不失為治國之良策。然此風不可長,在確定寧月此策是否有效之前就特許江南道如此吧。」

「皇上英明1楚源臉色微震,一臉肅穆的拱手說道。楚源贊的不是莫無痕的眼光手段,他贊的是莫無痕的魄力與胸襟。怎麼解決武林勢力一直是朝廷的難題,這個難題也一直困擾了數百年。

朝廷不能讓武林消亡,因為武林消亡了,那麼面對外族入侵,那些高手誰來對付?而朝廷也不能讓武林太強盛,強盛了就會動搖國本。

雖然有人提議過招安武林,但一方高手豈是隨便可以招安得了的?尤其是武道境界的高手,紅塵俗世在他們眼裡就是浮雲,他們想要的國家根本許諾不了。

至於自己培養高手……大周成立天幕府三百年了,資源傾斜甚至連國庫里的武功秘籍都貢獻了出來,但培養的高手卻寥寥無幾。每一個武道高手,都是可遇不可求,不是用武功秘籍就能堆出來的。

所以寧月的這個設想是前人從來沒有想過,完全是新的大膽的思路。在不確定是否有效的情況下,莫無痕會任由寧月大膽施為這已經在冒險。而這個辦法一旦失敗,後果不可預測。

「沒什麼英明不英明的,一個難題總要想出辦法才是!有人提了辦法,可以嘗試就該大膽嘗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對了,鏡天府上報……離州武林盟似乎有些不太穩啊1

「怎麼了?」楚源有些詫異。

「燕返水閣軒轅公主要比武招親,由離州武林盟共同舉辦,但鏡天府上奏說他們意圖謀反。離州武林盟成立了五年了,看來是恢復元氣了啊1

「哼哼哼1楚源一陣冷哼,「恢復元氣?做夢!當年離州武林年輕一輩幾乎被千暮雪殺絕了。哪有這麼快恢復元氣?」

「也是!那就先派人去查查吧!寧月什麼時候入京?」突然莫無痕轉過話題說道。

「不是年前……就是年後1

「啊切」一個噴嚏噴出,寧月的鼻尖淌下一道清水。

望著光著膀子在操場上跑步的天幕府捕快,寧月輕輕揉了揉發酸的鼻子。

今年的冬天來的特別早,才剛過十月,氣溫已經逼近到了零度。在寧月的推行下,天幕府也仿照了前世警校訓練大綱。除了每天出操之外還要學習各種技巧規章制度還有雜七雜八的學問。

反正趁著現在天幕府一張白紙的時候,寧月直接改革,摒棄那些不好的,留下那些正確的。填補自己認為合理的優秀的。這樣一來,這群捕快被寧月整的越來越不像捕快,反而像是後世的軍隊。

一言一行,出操站隊都有細緻到苛刻的標準。雖然這些在他們看來已經很整齊了,但寧月還是搖了搖頭。和前世的軍隊比起來,他們還差的很遠。

江南武林盟已經步上了正規,寧月結合天幕府規定給武林盟制定了不少法規。比如無論什麼情況進入城鎮鄉村都不得動手,要動手必須到野外解決,還必須不能破壞莊稼。如果非要在城內動手,可以去天幕府尋求決鬥或者讓天幕府清常

江南武林行俠仗義事前事後必須向武林盟或者天幕府報備,不能再拍拍屁股直接走。反正就是給江南武林盟行事制定一些行為準則,就是俗稱操作手冊。

按規矩來,捅破了天組織兜著,不按規矩來就對不起了,處罰那是輕的,說不準還得接受刑罰。

寧月暗中點了點頭,天幕府與江湖武林的磨合成效不錯。至少加入天幕府的對朝廷有了一些認同,不知道的人只以為朝廷吸食百姓骨血,欺壓良善。但知道后也明白朝廷的難處,江湖武林以前隨心所欲真的給一方安定造成了很大的麻煩。將心比心,兩者之間也多了幾分認同。

突然,寧月的腳步猛然一震,臉上頓時露出狂喜的震驚。經過三個月的努力,琴心劍魄終於成功孕育出劍胎了。

「不容易啊,終於可以隨心所欲的裝逼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