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七十一章 清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 清洗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自從人物升到了四十五級,不只是先天長春神功飛速的暴漲,就連琴心劍魄凝練的劍胎也上了高速通道。pbtxt但劍胎的凝練卻不是因為內力暴漲而加速,真正觸發劍胎急速凝練的是寧月體內身居五行屬性。

寧月原本屬性為火,在升到十級的時候出現了土。但因為有了陽屬性的先天長春神功和陰屬性的琴心劍魄,寧月並沒有修鍊五行屬性中的任何一宗功法。甚至漸漸的,寧月自己都快忘了越來越多五行屬性。

等到升到四十五級的時候才猛然發覺,自己竟然已經不知不覺身居五行屬性,再加上人天生具備的陰陽二氣,寧月的天資不知何時已經到了如此驚才絕艷的地步。

五行齊全恆古未有,至少有記載的英雄人物中從未出現過。寧月此刻也可以自傲,我的天資也是驚才絕艷獨領風騷。

雖未修鍊過五行功法任何一種,也沒有一絲一毫的五行內力。但五行齊全對於琴心劍魄的凝練卻是有著不可忽視的助益。

寧月回到房間潛入內府,一柄泛著毫光的劍刃出現在了紫府之中。通體幽藍,發散著冷冽的劍意。除了劍柄處尚未凝聚,整個劍刃已經通體成形。

劍尖為始,劍柄為尾。劍柄的唯一作用就是鞏固劍胎對寧月來說已經不慎影響裝逼了。

抱著被沈青重新修復的古琴,寧月輕輕撥動琴弦。一道音波如水紋一般蕩漾開去,如清風拂面,暖徹人心。劍氣激射,化作洪流衝破窗外。寧月清晰的感覺到了劍氣的凜冽,也清晰的感受到劍氣與體內劍胎的共鳴。

吐出一口濁氣,遠處的劍氣突然憑空消散。就如它出現的無聲無息一般消失的也不知不覺。

「劍氣隨音,收發隨心!不容易礙…我終於不是戰五的弱雞了1寧月仰天望著天空感慨萬千。按實際來說,寧月早已不是戰五的渣渣,但論持久力來說,寧月一直是帥不過五秒。

而現在,琴心劍魄終於可以隨心所欲,內力不枯劍氣不止。現在的寧月有膽量面對千軍萬馬,滿滿的一副劍胎在手,天下我有的豪情。

午夜,遠在泰興府北的鄉村古道之間,一夥車隊正趁著夜色急速的向江岸飛奔。他們甚至連火把都不敢點起,就這麼照著星光亡命天涯。pbtxt

但轉念一想卻又不像亡命天涯,因為至少亡命天涯的他們不會帶著這麼多推車,推車上都被裝著滿滿的貨物,看起來更像是商隊。

「快快……就要到了,只要到了江岸上了怒蛟幫的船我們就安全了1一聲呼喝突然間的響起,在寂靜的深夜如此的突兀。

「寧月忘恩負義,一旦坐穩了位置就開始排除異己。也不想想,我們當初是如何支持他登上盟主之位的?沒有我們境玄派,他能當上武林盟主么?」一個不岔好的聲音響起,似乎開啟了這伙行人的怨念,一個個爭相破口大罵起來。

「住嘴1一聲暴喝打斷了大家的謾罵,銀髮老人瞪著三角眼冷冷的掃過一眾弟子,「可憐境玄門堂堂江南八大門派之一,竟然淪落到連祖庭都保不祝你們都給為師記住,記住今天。將來等我們在江北道站穩了腳跟,定要捲土重來。早晚有一天,江南武林盟拿了我們的都要他們全部還回來……」

遠處傳來的嘩嘩的水聲,為首的境玄派掌門臉上一喜。能聽到水聲,就說明不到一里路就能趕到江岸。事先已經和怒蛟幫溝通好了,一條大船早已在江岸等候。人一到立刻開船。只要上了怒蛟幫的船,就算寧月再強勢也不敢輕舉妄動。

「錚錚錚……」一段琴音突兀的響起,沒有一點預兆卻清晰的傳到境玄派的耳朵之中。原本的低聲碎語瞬間變得鴉雀無聲。就連急行的腳步,也猛然間頓祝

狂喜的表情還在境玄派掌門的臉上定格,但下一瞬間卻變成了毫無血色的惶恐,那種從靈魂深處滋生出的恐懼將他的靈魂都凝固。

琴聲不該出現,更不該在這個時候出現。自己撤離的計劃非常隱蔽,除了自己再無他人知曉。就連最信任的弟子,他也沒告訴一人。可是……為什麼會有埋伏?為什麼會有人攔截?不可能……到底為什麼?

無數的疑問化作洪流在他的腦海中奔騰,琴聲悠悠,彷彿遠處流淌的江河。沒有一點殺氣,卻讓眾人的心底升起濃濃的恐懼。琴音是寧月的標誌,在江南道武林只有兩個人的琴聲不能聽。一個是沈青,一個是寧月。

小心的探出幾步,終於在百步之外見到了彈琴的人。一聲黑色的外袍,頭戴紫色的玉冠,內穿著白色襯衣潔白如雪。

年輕的臉龐一臉的肅穆,低著頭嗑目彈琴似乎沉啄悠悠琴聲之中。一身裝扮盡顯威嚴,但卻配上這一張臉卻給年輕男子無盡的神秘深炯。

「寧月」境玄派掌門猛然間瞪大的眼睛,眼底深處,一抹驚恐再也無法隱藏。當初寧月一道琴音斷雲海,一招擊殺半步天人合一的金余同那畫面給他留下了太多的驚訝,太恐怖的震驚。

「你真的要趕盡殺絕?」過了半晌,境玄派掌門才竭斯底里的質問道。

「江南道不好么?為什麼要不告而別?境玄派身為江南八大名門正派,在江南道落地生根了一百五十年。你就捨得拋去境玄派的祖庭?」寧月的聲音很輕,帶著淡淡的惋惜。

境玄派身為八大門派之一,也是江南道武林盟的高層。按理說武林盟剛剛組建,利益地盤才剛剛劃分和各方勢力還在蜜月期。寧月沒理由也不可能和境玄派產生矛盾甚至不死不休的境地。但是……

寧月眼底閃過一絲憤怒,在剛剛完成整合打算大展拳腳的時候。一個落魄的人來到了武林盟直言面見寧月,也是他掀開了境玄派和江南武林盟決裂的始端。

「哈哈哈……忍心?甘心?」境玄派掌門仰天大笑露出一臉悲憤,「若不是你?我會如此?江南道是我祖庭所在,我如何甘心?但是你卸磨殺驢兔死狗烹。如今你勢大我們能如何?除了背井離鄉你還要我們怎樣?想不到就算如此你也不打算放過我們?既然來了那就魚死網破」

「轟」狂暴的靈力激射而出,一根光亮的靈力之柱直衝雲頂扭曲了漫天的星辰。

「卸磨殺驢?兔死狗烹?那前提還得等江南道走上正規啊!如今武林盟剛剛成立,我有怎麼會自斷雙臂呢?你知道,那個被斬斷手筋腳筋的人是你的師弟埃原本爭奪掌門之位不過成王敗寇,我身為盟主也不該介入你境玄派內部紛爭。但是1

寧月說完,一道靈力之柱也如同擎天玉柱一般直上九霄,與境玄派掌門的靈力之柱遙相對峙。

「你不該私吞百姓土地,害的數百家百姓家破人亡。你不該開設賭場設高利貸害的一家家妻離子散,你不該隱瞞聯盟以武林盟的名義大肆斂財招搖撞騙。從你當上掌門之後,累累血債簡直多如牛毛令人髮指。

你的所作所為被撞破,不顧同門之意挑斷了同門師弟手筋腳筋。你為了自己的行徑不被發現,你將所有被你迫害過的人盡數滅口還偽裝成邪道所為。

雖身在江南道,但所作所為比邪魔外道更加令人髮指。趙敬你可對的起境玄派的列祖列宗,你可對得起你名門正派掌門的身份?

你貪得無厭,竟然在逃跑的時候還不忘拿走你搜刮來的財富,你身後的十輛車上滿滿的是江南道百姓的血淚。別說你逃到江北道,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定將你抓回來。你還有臉叫囂?」

一番話彷彿雷聲炸響,震得趙敬搖搖欲墜。他的所作所為他心底無比的清楚。以前江南道武林一片散沙,自己披著名門正派的外衣可以隱藏外衣里的骯髒。但現在,境玄派是江南武林盟的一份子,他所作的一切終究瞞不祝

在聯盟成立之後,他想過收手。但人的貪慾就算毒品,明知道會把自己推向萬劫不復的境地還是忍不住出手。一次兩次終於……到了再也不能收手的地步。

「多說無益!江湖武林,能最終解決問題的還是拳頭1趙敬知道寧月的武功很高,而且現在也許更高。有次例會上,沈千秋曾說過,盟主半步天人合一必傲視群雄。

但趙敬不想就此束手待斃,就如同他一次次出手那樣。萬一呢?萬一還有一線生機呢?

氣浪翻天,一道劍光彷彿照亮了天空,如夢如幻!境玄派的武功只講究兩個字,虛幻!就像芍藥的幻境結合,他們的武功招式原本就帶著欺騙性。

此刻趙敬手中綻放的劍光看著絢麗奪目,但他的殺機卻全部掩藏在劍光之後。眼前的劍光只是迷惑寧月的表象,如果不知根知底,這一招很有可能讓境界更高的人飲恨。

劍光來的很快,快過了趙敬他自己的眼睛。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原來自己的武功竟然這麼高?精氣神合一的一劍竟然這麼的犀利。

寧月不為所動,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就像看到花朵綻開的少女那嘴角淺淺的微笑。

劍光刺中了寧月的眉心,趙敬的眼角終於迸射出驚喜的笑容。他不敢相信寧月自大到竟然敢硬接他全力的一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