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七十三章 桂月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三章 桂月殤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無垢劍氣,千暮雪!

寧月只感覺自己彷彿被一道閃電劈中,雖然身體沒動,但他的心卻在不住的顫抖。pbtxT寧月感覺冷,心冷,手冷,渾身上下無處不冷。

千暮雪為什麼要殺她?為什麼要對詩雅出手?難道……

寧月心底只有一個念頭,斬斷羈絆!但下一瞬間,寧月又不敢相信。千暮雪明明已經領悟了無塵劍意,她明明說已經有了收穫如今閉關半年還沒到。為什麼要斬斷羈絆?如果真的是無塵劍意,不該需要斬斷羈絆的。

寧月想不通,但如果光想是永遠無法想通的。

「詩雅大約多久才能醒過來?」過了許久,寧月有些沙啞的問道。

「最快三天1沈千秋看著寧月不斷掙扎的眼神說道,眼中閃過一絲淡淡的擔憂。

「我要離開一下,江南道就拜託給伯父了。」寧月說著,堅定的跨出步伐。

「盟主」沈千秋突然叫住寧月,「你要去哪?」

「離州!有些事只有親自去看過了才會知道。」

「老夫陪你一起去吧?」沈千秋突然宛然一笑,寧月知道沈千秋的意思。如果真是千暮雪所為,那麼寧月去了也一定很危險。他一個天人合一的高手在側,怎麼說也能拖延出一瞬間逃命的機會。

「不用1寧月臉上露出一抹陽光,「如果是她,你去了也沒用。如果不是,以我的武功也能應付。」

此刻的寧月可以自傲的說這樣的話,他是江南道武林盟主,也是可以比擬半步天人合一的最強先天高手。放眼武林,能讓他忌憚的人已經很少了。

桂月宮位於梅山,梅山位於江州與離州的交界處。一去八百里,但寧月只用了一天一夜時間就趕到了梅山腳下。

自從先天長春神功達到四十五級之後,寧月的內力雄厚程度已經不比一些普通的先天高手差了。而對於速度,力量的加成,更是強悍的令人髮指。天涯月發動瞬息之間就是三四十丈,一路急趕到達梅山。

梅山上不只是有梅花,還有其他各色各樣花草,但唯獨梅花開得極其的艷麗。白的如雪,紅的也如血!寧月擦著額頭上的汗珠,臉色有些蒼白。哪怕以寧月這樣高深的修為,一口氣不停歇的跑了八百里也極其的疲憊。Pbtxt

在山腳稍作休息,恢復了一點氣力就堅定的踏上了梅山的山道。

今年的冬天來的特別早,而梅山的梅花也開得特別早,暗香如風中夾著的寒意不住的往寧月的鼻孔里鑽。冬天的梅山特別美,寧月此刻卻根本沒有心情欣賞。

千暮雪說過,他可以來梅山。

但寧月沒想到他來梅山的時候,並不是自己被追殺的走投無路,而是梅山被殺的血流成河。

剛到山頂,寧月就看到了他曾經就算想象都不敢想象的場景。梅山桂月宮,千暮雪坐鎮的地盤竟然被殺的血流成河。

雖然這個形容有點誇張,但桂月宮的宮門前卻的確倒下了十幾具屍體。她們都是年過四十的婦女,歲月沒在她們臉上留下痕,可她們給寧月的感覺就是如此。

一瞬間,寧月的心沉到了谷底。

如果是千暮雪下的手,不可能讓她們暴屍在宮門之外。如果是千暮雪要斬斷羈絆,她不會用那樣的方式了結她們的生命。

懷著顫抖的心,寧月跨過了屍體踏進了宮門之內。

冷清,也陰冷。桂月宮就像他的名字一般給人如寂寞一般的冷。但現在,桂月宮冷的不是寂寞,而是死亡!宮闕之內,三三兩兩的屍體倒在大殿之內,每個死去的人都是胸口一劍貫穿。

桂月宮的人很少,寧月一路走來數過。在他踏進內院的時候,一共見到三十三具屍體,這與桂月宮偌大的名頭比起來差的很多。

但桂月宮畢竟不是一個門派,它只是千暮雪的家,那些死去的只是打理桂月宮的僕人。

心痛的無法呼吸。

這是寧月走入後院看到眼前一幕時候的感覺,彷彿靈魂飛出了軀體,而他麻木的,一步步的走向倒在院中的三具屍體。

芍藥,紅霞,還有最活潑的瑩瑩。

三女死了,就在石桌的邊上。死的時候,臉上掛滿了震驚與不信。她們無法告訴寧月是誰殺了她們,因為她們已經死了。

緩緩的蹲下身體,寧月伸出顫抖的手輕輕的扶上芍藥的臉頰,那觸手的冰冷告訴寧月她們已經死了很久了。每個人的身體下,那一灘血跡如此的刺眼。

「寧公子,你醒了?」耳邊再次響起芍藥的呼喚。

寧月的眼眶模糊了,在淚光中,恍惚間看到了芍藥輕輕的捏著勺子溫柔的將加了蜂蜜的水喂到自己的唇邊。那種溫柔的體驗,是寧月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顫抖的手輕輕的扶上芍藥的眼帘,將她的眼皮合上。閉上眼睛的芍藥彷彿睡著了一般。寧月一個個的合上了三女的眼睛,眼前浮現了三女曾經的容顏。

害羞的紅霞一說話就會臉紅,但她卻又是偏偏最大膽的一個。活潑的瑩瑩彷彿一隻永遠不知道疲倦的蜜蜂,但寧月卻再也聽不到那如鈴鐺一般的笑聲。

悲痛,憤怒!就像萬千根針狠狠的在寧月的心臟上來回穿插。她們都是如此可愛,如此溫柔的人,是誰這麼狠心,是誰如此的毒辣?

「嗯?」寧月的眼神突然間眯起,一滴眼淚從眼角緩緩的滑落。因為他的鼻子,感應到了一絲毒素。而毒素的來源就在瑩瑩身體下的那一灘血跡中。

血雖然與瑩瑩的血混在在了一起,但寧月還是看到了這灘不同尋常的血跡。因為這灘血太紅了,紅的如火苗在跳動。

「神秘毒素,一旦中毒,渾身躁火襲身。火毒蔓延全身最終侵腦,會使人幻想叢生如瘋如魔。成分未知,來源未知1

「神秘之毒?難道千暮雪?」寧月擦乾眼淚,一瞬間迸射出憤怒的火焰。

千暮雪是武道境的高手,是什麼樣的毒能讓武道境高手中招?是什麼毒能讓千暮雪走火入魔?還有……誰下的毒?

寧月的心中充滿么疑惑,他恨不得立刻找到千暮雪問個清楚。但是,千暮雪在哪?我該何處去尋找真兇?

就在桂月宮的院外,寧月悲痛的埋葬了芍藥紅霞還有瑩瑩。枯葉凋零,寧月對著三座木牌久久的發獃。這是寧月第一次感受到切膚的痛,也是第一次這麼的憎惡這個江湖。

為什麼要殺人?為什麼要對這麼天真純真的女孩下殺手?千暮雪到底得罪了誰?為什麼有人要害她?寧月問了自己很多為什麼,但他知道自己註定得不到答案。

這就是江湖,無處不在的紛爭,無處不在的廝殺。雖然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有紛爭,但只有江湖的廝殺最為殘酷,也最為的讓人痛心。

「系統,你死了么?」寧月突然在腦海中暴喝,自己都下定決心要找出真兇了,自己特么都已經暴怒成這樣了。系統竟然沒有反應?

「是否強行觸發隱藏任務?」在寧月的暴怒聲中,系統有了回應。而這個回應讓寧月頓時一蒙。

強行觸發隱藏任務?隱藏任務還可以強行觸發?

寧月沒心情去和系統較真,想都不想的點擊了是。隱藏任務被接了下來,但卻扣除了寧月三十萬點銀兩,這特么簡直是死要錢不要節操。

收斂了桂月宮的屍體,寧月疲憊的下了梅山。梅山很美,但寧月卻只感覺傷心。要找到真兇,要替瑩瑩她們報仇,最首要的是找到千暮雪。而去尋找千暮雪之前,寧月需要問問詩雅,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路急趕,又是一天一夜的時間。

從江南道到離州,寧月花了三天時間。中途沒有一刻的休息,也沒以一絲一毫的停歇。回到金陵的時候,江南武林盟幾乎快認不出他這個盟主了。

憔悴,滄桑是寧月現在的寫照。但寧月的眼神卻依舊如此的明亮,彷彿無時無刻都在綻放著光芒。

武林盟總部,寧月直接進入內院。沈千秋告訴他詩雅還沒醒來,但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不出意外,今夜會醒。

退下了旁人,寧月獨自在房間里等。

燭火搖曳,在燭光中,寧月彷彿再次看到芍藥她們踩著荷塘飛舞。那飄渺的絲帶,如同天上垂下的霞光。瑩瑩的笑,紅霞的臉頰,還有芍藥的溫柔不斷的閃過。

「嚶」一聲輕哼突然間響起,也將寧月眼前的幻想擊碎。身形一閃,寧月便來到了詩雅的床前。

「別動,你胸口有傷,暫時不宜坐起1寧月溫柔的聲音傳入詩雅的耳朵,詩雅茫然的環顧了四周,見房間里只有寧月一人不禁紅了臉頰。

「姑爺,是你救了我?」

「你的傷勢很重,還是好好躺著。肚子餓不餓?」寧月按住詩雅來到了桌邊從保溫的錦盒中拿出一碗冒著熱氣的粥。

「我親手熬的,味道應該還行1寧月拿起一個枕頭輕輕的塞到詩雅的腦後。就這麼細膩的,溫柔的,就像當初芍藥照顧他一般將粥喂到詩雅的口中。

這一幕很溫暖,也很唯美。看著寧月的動作,詩雅卻哭了。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一般滴滴落下,她的樣子讓寧月很傷感,只以為是詩雅想起了傷心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