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七十六章 斬情絲,明心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 斬情絲,明心志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你到底是誰?」看著寧月的身形消失在朦朧毫光中,落葉再一次厲聲喝道。pbtxt

「你們倒是有眼無珠,方才我與葉師兄稱他為寧公子,難道你們就沒猜到他便是現在江湖風頭最盛的寧月么?」何遷月微微的抬起眼,一臉鄙夷的看著呆若木雞的一眾武林人士。

「琴心劍魄寧月?江南道武林盟主?」虯髯大海突然尖著嗓門叫道。

「原來是他?難怪難怪!若非如此驚才絕艷,若非如此出神入化,他又如何能一劍斬殺十二樓樓主?我早該想到……」

背後的議論聲紛紛響起,而獃滯在原地的血劍三英臉色卻變換無常。他們是自傲的人,也有自傲的資本。但寧月只露出一記身法,只露出武功的冰山一角卻將他們的自傲打擊的支離破碎。

寧月不知道他此刻已經名動江湖,也不知道自己已經不再是一個人人鄙夷的天幕府捕快。寧月的名字,已經從寧小神捕換成了琴心劍魄換成了江南武林盟主。

不要小看一個江南武林盟主,江南道在九州十八道足以排進前八。即便以前尖端力量有所欠缺,但整體實力確實異常雄厚。

而現在,沈千秋突破天人合一,再加上一個寧月。江南道武林盟行走江湖足以傲視群雄。從一個無名小卒只花了一年半時間便名動江湖,寧月的成長原本就是一段傳奇。

歷心劫,走的雖然是山路,歷的卻是心劫。一步一天堂,一步一地獄。寧月在踏出一步的時候,眼前的場景猛然間變換了。

空氣中飄滿著桂花的香味,寧月突然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一間布滿紅色紗帳的房間中。房間里點著十八支紅色的蠟燭,每一根蠟燭上都貼著金片壓制的囍字。

「這是一間新房,異常溫暖舒心的新房。但是……我為什麼會在這?」寧月茫然自問,低頭一瞬間,突然發現自己的身上竟然也穿著紅色的錦袍,紅的就像一張紅包。

「我是新郎?」寧月眉頭一皺,「我結婚了?我不是在……等等……為什麼我想不起來?我要去做什麼?」寧月迷糊的晃了晃腦袋,感覺有什麼重要的事被他遺忘,但他什麼都想不起來。

「吱嘎——」一聲清脆的開門聲響起,一身紅色紗裙的千暮雪渺渺的走來。pbtxt哪怕頭上戴著透明的紅紗,寧月還是清晰的看到了千暮雪精緻的面容。一手拿著它從來不會離手的劍,另一隻手卻端著一個紅色的托盤。

「相公——」

這是寧月第一次親身聽到千暮雪叫他相公,也是寧月第一次看到千暮雪欲語還羞的微笑。千暮雪原本就美得不似人間,而此刻卻美得讓寧月甘願永墜輪迴。那是一張看一眼就移不開眼睛的臉,而此刻,寧月的靈魂彷彿被這張臉吸引永遠的陷入美麗的漩渦。

「相公,你發什麼呆?我們要喝交杯酒了1

「啊?」寧月被千暮雪的嬌嗔換回了神,「千暮雪,我們成親了?今天是什麼日子?」

「相公,你該稱我娘子叫我雪兒即可。今天是八月十五,你我成親的日子。相公平日這麼精明的人,為何就犯了糊塗?」

「哦……」寧月彷彿受到了電擊一般三魂歸體,「對對對,三年後中秋就是我們的婚期……不對啊,三年才過去了一年半,我們怎麼這麼早就成親了?」

「難道你不高興?」千暮雪嫣然一笑,剎那間寧月只感覺一陣恍惚僅剩的理智已經消失不見。

「高興!天下間多少人慾求千暮雪一面而不可得,我卻能與堂堂月下劍仙拜堂成親,這怕是幾世修來的福分。」

「千暮雪亦如是1千暮雪再也沒有往日飄渺出塵的氣質,更沒有以往生人勿近的氣常此刻的千暮雪彷彿從天山雪蓮變成了荷塘中的荷花,雖然冰清但卻觸手可及。

「暮雪以為天底下再無一男子能讓暮雪動的一縷凡心,在暮雪決心問道之時,卻遇上了相公,相公哪怕身處卑微亦能卓爾不群。從那一刻,暮雪就知道相公絕非池中之物。

相公習武已晚,原本暮雪以為相公再無武道之路望相公能行文宗之法。但沒想到,相公竟然如此驚才絕艷,無視根骨限制直接返後天為先天。相公如此優秀,即是暮雪之幸亦是暮雪之悲……」

「悲啥呀?」寧月下意識的問道,突然,寧月似乎想起了什麼,「今天既然是我們成親的日子……為什麼桂月宮這麼冷清?芍藥她們呢?怎麼……」

「暮雪醉心劍道,一心想踏上無上之境。太上忘情,無情怎可忘?原本暮雪以為今生再無踏出那一步的可能。但相公的出現成全了暮雪武道,在此暮雪真心感激相公的成全。」

「轟——」一道威勢突然間升騰,彷彿剎那間天崩地裂。寧月的身體猛然僵直,只在剎那間渾身一動都不能動,唯有兩個眼珠露出一抹深深的驚恐。

「斬斷情絲,暮雪從今只問天道。」千暮雪輕輕的來到寧月的身前,一雙明亮的眼眸卻孕育著濃濃的哀傷。伸出雪白的手指緩緩的撫摸上寧月的臉頰。

忽然,千暮雪點起腳尖,櫻唇緩緩的點在寧月的嘴上。那一吻,彷彿是天長地久,將寧月的整個身心融化。

「相公,暮雪愛你!但暮雪更愛劍道1

寧月到了此刻,他終於相信了余浪的一句話。江湖兒女敢愛敢恨,也許僅僅一個回眸就能在兩人間綻放炙熱的愛戀。

寧月一直不信什麼一見鍾情,也從來不相信缺乏相處就能綻放出愛的火花。但寧月此刻信了,他不是信了千暮雪對自己的情感,他信了自己的心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牽繫到了千暮雪的身上。

從那一天得知自己與千暮雪的婚約開始,寧月已經無法做到將千暮雪忽略。寧月所有的作為,本質上還是抱著一個窮屌絲逆襲白富美的幻想。愛不需要時間發酵,在合適的時候遇到了正確的人就可以了。

「噗嗤——」寧月笑了,在千暮雪驚訝的目光中,他笑的很開心。根本就不像一個即將被殺死的人,反而更像一個死囚被得知自己重獲自由的那一種快樂。

「我想起來了,芍藥她們死了!包括桂月宮裡的所有人都死了……所以桂月宮才這樣的冷清,只有你和我在此獨孤的舉行提前的婚禮。」

「是啊,我殺了她們!為了斬斷情絲,我殺盡至親。而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了。只要殺了你,我就可以太上忘情……」

「你錯了!芍藥不是你殺的,桂月宮所有人都不是你殺的,你也殺不了我1

「嗤——」一道劍光炸亮,無垢劍氣如炙熱的太陽直刺寧月的胸膛。

面對這絕殺的一劍,天底下絕對無人可以躲開。天底下也沒有誰能直面千暮雪必殺的一劍,一劍之後,無論是誰都必須死只能死。

但現實卻出乎千暮雪的預料,劍光彷彿撞進了一個無形的黑洞一般消失不見。對面的寧月別說死,就連傷都沒有受到一點。

「因為你不是千暮雪1寧月淡淡的說道,「千暮雪驚才絕艷,她不會輸給天,不會輸給地,不會輸給劍道更不會輸給自己。

如果因為太上忘情而要改變自己,她就不是千暮雪。如果你真是她,因為無法忘情而無法踏上劍道。你揮劍斬斷的絕對不是情絲,而是一劍劈開劍道之路。」

視野急速的扭曲,彷彿整個世界突然之間碎。當寧月的眼前再次放亮的時候,寧月不知何時自己竟然已經踏過了歷心劫之路。

「好一個歷心劫,竟然能直指人心最深處的恐懼。心結,心劫,果然所言不虛。」

「寧兄過獎了1一個清亮溫柔的聲音突然間響起也將震驚的寧月喚回了神,抬眼望去,高處的一道身影如仙人一般渺渺的從山道上走來。

「風兄好久不見1

「一去半年,哪裡好久?倒是寧兄好大的手筆,不聲不響已然成為皇朝封疆大吏,而更是成為江南道武林盟主可喜可賀……不對,更可喜的應該是寧兄的武道,竟然短短半年踏上武道之基,假以時日寧兄定然能在天榜之上有一席之地。」

時隔半年,寧月再一次見到了風蕭雨。風蕭雨的風采沒有一點的改變,依舊如此讓人感覺溫暖。風蕭雨不是瀟洒,不是風流,更不是放蕩不羈。但風蕭雨給人的感覺就是一道清風,一絲溫暖的陽光。

他不像沈青那樣是一個暖男,但他卻給人一種萬分可靠的感覺。君子如玉,他比君子少一分腐朽。

「半年不見,風兄的修為又精深了,可喜可賀1

「哈哈哈……」雖然風蕭雨在笑,但卻依舊不失他的穩重與誠懇,「寧兄能一眼看出在下的修為進境,可喜可賀的不是寧兄?我們也別在這互相抬高了,家師已在天機閣等候寧兄,請隨我來。」

「咦?不要錢?」寧月眼中迸射出驚喜的精芒。一萬兩黃金,就算寧月財大氣粗也是異常心痛。這一刻,寧月瞬間暴露屌絲的小家子氣。

「寧兄助天機閣擒拿真兇替天機閣弟子報仇雪恨,若再收寧兄弟的錢你讓天機閣如何自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