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機老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機老人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兩人沒有施展輕功,這是對天機閣的禮遇,換了一般人還須在縹緲峰山腰處解下兵器。但寧月背後背的是一把古琴,這是雅器所以沒解。

「風兄,每一個闖過歷心劫的人是否都會被天機老人接見?」寧月轉移話題好奇的問道。

「這倒不是,師傅他老人家平日勘測天機法陣推演天道變幻,一般人還無法驚動他老人家。所以平日里闖過歷心劫的人上山之後會被人專門接待解答疑惑。」

「哦?」寧月詫異的轉過了頭,「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風兄方才說天機老人前輩在等我?為何我就如此特殊?難道是因為我所求之事關於千暮雪?」

「寧兄,我們可不知道寧兄所求之事與暮雪劍仙有關啊!師傅之所以要親自面見寧兄,還是因為寧兄你非比尋常。寧兄也許不知,當你踏入歷心劫的時候,天機法陣突然有所感應一瞬間天機渙散天道飄渺。所以,不出意外寧兄應該是天命之人。」

「何為天命之人?」寧月突然有種被架在火上烤的趕腳,小說里天命所歸的人多是苦逼,寧月一想到以後神憎鬼厭的待遇瞬即打了一個冷顫。

「這……還是等過會兒問了師傅再說吧1

和風蕭雨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不一會兒便上了縹緲峰頂。換做常人,這麼高的山峰沒個一天兩天根本上不去,而兩人都有精深武功傍身,只花了大約一個時辰就到了。

寧月早已聽聞天機閣乃天下第一奇門,但真正見到了才知道天下第一奇門的真正意義。這裡彷彿是與俗世隔離出去的另一個世界。無論建築風格還是所見所聞都與世界格格不入。

但讓風蕭雨奇怪的是,寧月竟然對眼前所見的一切並沒有露出震驚,好奇,或者說不可思議的眼神。彷彿在看到一個巍峨的城池,微微有些吃驚之後竟然很快的接受了。

天機閣巧奪天工,機關機械無處不在,就像傳說中的魯班城一般。巨大的起重設備,用木頭齒輪搭建出來的傳送帶,甚至是他們打開的大門都裝了半自動裝置。

對這個世界的土著來說這些就是鬼斧神工就是奇之城。但對於寧月來說……雖然震撼這個世界還能見到規模如此龐大充滿機械感的地方,但也僅僅震撼一下而已。這些裝置設備的原理,初中物理都已經學過。pbtxt

「寧兄見過這些東西?」忍了很久,風蕭雨終於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沒有1寧月很果斷的說道,因為在他出生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已經現代化這種原始落後的設備的確見不到。

「那寧兄以為如何?」風蕭雨難得露出那種顯擺的表情,也許他真的為身為天機閣弟子感覺榮耀吧。

「希望將來有一天,天機閣能造出比輕功還快的車,比蛟龍還大的輪船,比鳥飛的更快的飛機。讓人可以一天內走遍九州大地。」寧月說這話的時候很誠懇,眼中也充滿著懷念。但聽在風蕭雨的耳朵里,卻那麼的不可思議。

「寧兄,你說的東西恐怕只有天上才有吧?」

「我們在驚嘆古人智慧的同時,更該相信後人的智慧。我相信早晚有一天,科技會在這個世界萌芽的。」寧月說著,已跟著風蕭雨穿過了天機閣重重樓閣到達了縹緲峰的最頂端。

眼前的一幕終於讓寧月頓住了腳步也讓寧月張大了嘴巴。

這裡是一片寬闊的平地,足有足球場這麼大。但這又不是單純的平地。在這麼大的範圍內,卻升起了一個個虛擬透明的高樓大廈。

每一個大廈都是用符文堆積而成,每一個呈規則的方柱,而每一個都高逾三十丈。寧月無法想象到底是誰能完成這麼經天緯地的工程。到底是誰能創造出如此驚世駭俗的奇觀。

寧月輕輕地伸出手,手穿過了方柱的高樓。手指尖沒有感受到一點觸覺,彷彿眼前神奇的符文資料庫根本就不存在。

但看到的一切都在告訴寧月眼前的符文建築是真實的。每一個符文都在方柱內跳躍,就像全息投影的資料庫一般起伏波動。

「是不是很驚訝?」一個聲音突然響起,就在寧月的腦後響起無聲無息。

寧月頓時亡魂大冒,猛然間回頭便看到一個發須全白的老人。老人仙風道骨,哪怕身上穿的只是一件被洗得發白的舊拋,寧月還是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仙氣渺渺。

無需思索,寧月便知道來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天機閣閣主,天地十二絕之一的天機老人。連忙躬身,對著天機老人行了一個大禮,「晚輩寧月,參見前輩。」

「寧公子無需多禮!,蕭雨你且退下。」天機老人的聲音一點都不老,而且也如同他的外表一般虛無縹緲。哪怕就在寧月的眼前,但聲音似乎來自雲海深處。

「你是無名前輩的傳人,要論輩分,你比我還要長上一輩。所以,你直接稱我為天機老人即可。寧小友,你可知道在昨天,天機法陣並不是這樣的。」

「這……我還真的不知道1寧月低眉順眼的回到,心底卻是翻起了驚濤駭浪。論輩分自己比天機老人還老一輩?那……不老神仙輩分到底有多高啊?

似乎看到寧月臉上的變換無常,天機老人突然撫須長笑,「寧小友有所不知,天機閣創辦天榜差不多有八百年了,至於龍鳳榜,冰清榜都是門下弟子閑來無事在近百年創辦的。

天榜共二十位,記載了九州大地踏入武道之境后武功最高的那批人。但可惜,天榜共換版三十期記載滿二十位的次數只有寥寥三次。

而不老神仙無名前輩,在一百年前就已位列天榜。五十年前,位列上次天榜。而現在……」

天機老人不說寧月也猜得出來,橫跨了三次天榜,在百年前不老神仙就已經是武道高手?這麼掰著手指算,不老神仙的年紀至少也得有一百五十歲了吧?

人道七十古來稀,這貨竟然活了兩個七十?這是要和烏龜比壽命啊!

「前輩,雖然師傅輩分高,但小子年歲在此,還是不敢直呼前輩稱謂。」寧月眼中閃過一絲瞭然,而後躬身應道。

「也罷1天機老人微微一嘆,「原本天機法陣中的符文隱於陣法之中,但自小友踏入歷心劫之後,法陣中的符文猛然間脫離法陣在此擺下這符文矩陣。老朽在此勘測天機了一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

寧月露著茫然的眼神,他連天機法陣是什麼都不知道更不可能知道眼前的變化代表什麼。所以恭敬的彎下腰等著天機老人的後文。

「寧小友果然不凡,天資卓越年歲輕輕就已踏出關鍵的一步。以小友的絕世天資,恐怕又是下一個千暮雪。不愧是天命之人,難怪會引起天機法陣異象……」

「前……前輩。方才風兄已經和小子說過天命之人,但小子心底萬分疑惑,敢問何為天命之人?」

天機老人緩緩的轉過身望著起伏波動的一座座符文矩陣,「每一個時代總有一群絕世天驕,他們引領著一個時代的傳說。

五十年前,是祁連王和榮仁帝的時代,他們是那個時代的天命之人。而自二十年前,天機渙散飄渺,天命之人也變的虛無縹緲。

這二十年來,九州大地湧現了太多的傳奇人物。就連天榜上的江州龍王,雪原寒槍,捕神楚源,月下劍仙都是近二十年陸續出現。

尤其是千暮雪,她的絕世天資更是恆古未有。她必是天命之人之一。天命之人並非只有一個,但每一個天命之人必定會成為傳說。

小友初出江湖一年有餘,若非天命之人如何能在如此短的時間裡名動江湖?而今日的天機法陣也證明了小友乃天命之人的身份。」

看著老人一臉的狂熱,寧月那種不好的預感更加的強烈,「我能說這都是運氣么?」

「運氣不能讓你次次化險為夷,如果硬要如此說……老夫只能說那是氣運傍身。」

「其實……」寧月覺得有必要扭轉一下老頭錯誤的觀念,別特么在江湖上傳出自己是天命之人的話引得無數青年俊傑追殺,自己的麻煩已經夠多了。

「小子以為,天機無非就是因果,種因得果,無數小因果匯聚成大因果。再加上因果之中的變數,這天機根本無法預測……」

「小友對天機似乎也研究頗深啊1天機老人突然雙眼放光的問道。

「頗深個屁!網路上的理論多了……」寧月心底吐槽道。

「小友這樣的說法也對,天道運轉終究還是根據因果,但其中的變數卻是神人也無法預判。但你可知天地間有一件神物,乃天地法則自行醞釀而成,可勘測天機,可知過去未來。」

「呃」寧月頓時腦子不夠用了?這世界……難道還是仙俠世界?連天地孕育的神物也有?寧月閉嘴了,畢竟相對於這個世界,自己了解的還太少。

「那件神物名為無量天碑1

「轟」寧月的腦海突然猛的翻騰,彷彿被無數雷電擊中一般。

無量天碑他聽過,因為這是他跟著父親開始習文寫字的時候,父親教給他的第一課就是無量,天碑四個字!

「難道……我爹……不會的……一定是傳說……爹一定是聽到了傳說故事所以才……」寧月猛的晃了晃腦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