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七十八章 荒古皇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 荒古皇朝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這天機法陣,就是天機閣創派祖師參悟無量天碑而布下的法陣,雖然不能像無量天碑那樣神鬼莫測,但卻也能勘測到天機的冰山一角。pBtxt

今日因小友到來引發天機法陣異變,所以老夫才讓蕭雨帶小友過來一敘。老夫也很期待,天命選中你是要你做什麼?」

「也許……我不是天命之人,而是這方天地之中的一個異類1寧月心底默默的想到,穿越是他最大的秘密,哪怕是魂穿對這番天地肯定帶來變數。雖然天機老人說的這麼玄乎,可寧月還是持懷疑態度,畢竟……過去不可改,未來不可測這是鐵律。

「小友來天機閣所求何事?」滿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天機老人也終於想起了正事。

「前輩可知世間有一種毒,至熱至毒,中毒之後渾身燥熱難忍,火毒侵腦之後幻想叢生如瘋如魔。」寧月臉色瞬間變得嚴肅,躬身行禮問道。

「若是一般毒,小友定然無需尋到縹緲峰,那麼此毒定然極其特殊……」

「千暮雪中了此毒后失蹤了,我想找到她1寧月猶豫了一瞬還是說了出來。因為眼前的畢竟是號稱知盡天下事的天機閣,就算自己不說他們也許也會很快知道。

「千暮雪……」天機老人遲疑了下來,「離州真是多災多難啊1離奇的,天機老人竟然說了這個不著邊際的話。

「請前輩明示1寧月再次躬身行禮。

「千暮雪的師承來歷,我天機閣耗費無窮心力也無從查證。只知道她踏入武道之境的年歲為……十四歲1

「嘶」

寧月頓時深吸了一口冷氣,他雖然知道千暮雪位列天榜,也知道自己這未婚妻驚才絕艷令人絕望。但寧月一直認為,千暮雪踏入天榜的時間不會太久,至少也得十八歲不是?就算再天才總得給她成長的時間不是么?

但天機老人的一句話直接讓寧月失去了想象力。十四歲?還是孩子好不好?前世的十四歲不是剛剛上初中?千暮雪以十四歲之齡登上天榜?寧月突然感覺九州武林那些所謂的天才都可以去死了。

「哪怕千暮雪底蘊再淺薄,武道高手就是武道高手!天下間奇毒能傷到武道境高手的……唯有三種!一曰萬載青冥,一曰暗月滲水,最後一個即是業火紅蓮。小友方才說的毒性來看……應該是業火紅蓮才對。」

「業火紅蓮?」寧月的眼睛頓時放光,語氣不知不覺變冷了很多。

「業火紅蓮本無毒素,普通人服之也不會引發中毒。但業火紅蓮對習武之人卻是有著致命的傷害。紅蓮火毒會腐蝕內力,強行改變內力屬性,而且其炙熱無窮大,就算武道高手也無法抵禦。一旦火毒流遍全身,就會如你所說的那樣,如瘋如魔,幻想叢生。」

「敢問前輩,如此奇毒……為何在江湖籍籍無名?」寧月好奇的問道。

「並非籍籍無名,而是名聲太大!小友應該自幼聽聞過太古皇朝的傳說吧?」天機老人突然一臉憧憬的問道。

「軒轅古皇創立的太古皇朝?也是九州大地第一個皇朝?」寧月的臉色分外凝重,之所以遲疑是因為這個皇朝記載於三千年前。傳說皇朝歷經一千年才碎零離,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軒轅古皇太過於傳奇,傳奇的寧月都懷疑那貨是不是穿越者。

創文字,辮草藥,扶農桑,立九州,發明符文,傳播文明。這貨幾乎就是一個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神。他將人類從原始社會直接推到了封建社會。

「不錯,軒轅古皇幾乎創立了當世所有的行業雛形,他將文明的星火傳播到九州任何一個地方。但他卻隱瞞了一樣東西,直到太古皇朝碎,那樣東西才流露出九州大地。」

「武功?」寧月驚疑的問道,武功的確出現的很突然,幾乎是毫無預兆。在戰國時期,突然就出現了一群能改天換地之人,他們可以一人獨戰一軍。

武林高手漸漸的成為各國征戰中的戰略性武器,各國諸侯費盡心力的拉攏武林高手,或是用情誼打動,或是用金錢買通。漸漸地,誰的手中握有的高手越多,誰就能將戰爭化為主動。

最為離譜的是,當初越國君主率三千武林高手直搗黃龍直接將吳國滅了國。從那之後,武林高手的地位得到了空前的提高,各門各派在諸侯們的支持下如星火燎原一般席捲九州。

「不錯,就是武功。當初太古皇朝對武功的管控異常的嚴苛,只有皇室才有資格修鍊武功,而外人一旦被發現就會受到嚴酷刑法。其中,被服下業火紅蓮就是刑法中最殘酷的一種1

寧月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既然是殘酷的刑法,那中毒者必定會承受難以想象的痛苦。一想到千暮雪身中此毒心底就不由得一痛。

在歷心劫路上,既是心境的歷練也是對自己心意的重新認知。寧月現在也終於明白,自己的心中,早已經住進了一個人。自己最想要的不是功成名就,不是通天徹地的武功,自己所做的一切還都是為了將來能問心無愧的接受那一片洞房花燭。

「業火紅蓮……後來在哪?」寧月咬牙切齒的問道,眼神中迸射出炙熱的怒火。

「太古皇朝碎之後,武林人士在九州大地四處尋找業火紅蓮,欲將這種只針對武林人士的惡毒之毒全部剷除。而太古皇朝還有一支皇室血脈卻西出函谷離開了九州大地,在西域極西之地再次建立了荒古皇朝。業火紅蓮,也成了荒古皇朝的聖物。」

「那就是說……對千暮雪下手的是……荒古皇朝的人?」寧月眼中精芒閃動。

「不!荒古皇朝在十五年前被天罰覆滅,唯有五人僥倖逃過的天罰回到了九州。並在離州的寒月潭中建立了燕返水閣,如今燕返水閣成了離州武林盟創始門派之一。如果你要調查業火紅蓮,也唯有前往離州燕返水閣。」

在天機閣,寧月終於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只要沿著業火紅蓮這條線,寧月就有追查案子的可能。告辭了天機老人,寧月就毫不停頓的下了山。

離州位於大周北方,與江北道接壤。而他的氣候,卻是異常的奇特,東西南北竟然分為春夏秋冬四季。東面為春,因有三座活火山顯得四季如春。北方為冬,連接萬里冰原。西方為夏,乃一望無際的荒漠之地。沿著荒漠,可以出函谷直達極西西域之地。

寧月從京州到離州,大約五百里路。這幾天,寧月走過的路比兩世加起來的還要多。從客棧中領回自己的馬,寧月牽著往離州而去。

往西南,寧月的路趕得不是特別急。這幾天他的神經被得太緊,有點失去了判斷能力。而一路上寧月也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

能讓千暮雪都無聲無息的中招,顯然對方有了詳細的計劃和謀划。對方不只是膽大,也絕對細膩。面對這樣的對手,絕不能走錯一步,一步錯也許就滿盤皆輸。

原本寧月最先要做的是找到千暮雪,但茫茫人海要漫無目的的找一個人顯然不可能。唯一的線索只有一個業火紅蓮,如果千暮雪真的中了業火紅蓮的毒,那麼和離州的燕返水閣絕對脫不開干係。

與其被動的尋找千暮雪,寧月覺得最先調查清楚幕後黑手到底要做什麼更好,最好能將業火紅蓮的解藥弄到手。

花了三天時間,寧月踏進了離州福井府。

離州地處北方,從天幕府的記載來看,離州人應該民風彪悍,習武成風才對。這樣民風,應該是高手滿地走,門派多如狗。但寧月一路行來,竟然連一個像樣的高手都沒見到。

雖然武林人士很多,可多是學了幾招就敢闖蕩江湖的亡命之徒。直到到了福井府,寧月才感受到了別樣江湖武林的風情。

離州武林看似非常粗獷,基本上都是粗布短衫,敞開著胸膛顯擺著身上堅實的肌肉。與江南武林文質彬彬相比,他們更加信奉力量與肌肉。

寧月這個背著古琴牽著馬的風采少年與周圍一群鄉野莽夫比起來顯得如此的格格不入。當寧月踏入客棧之後,無數雙眼睛便有意無意的向寧月掃來。

「客官,吃點什麼?」小二熱情的上前,沒有虛禮也沒有客氣,開門見山直接的問道。

「來點小菜,給我上一碗米飯。」寧月微笑說道。

「這個……客官是南方來的吧?咱們離州的客棧酒樓大多數沒有米飯的。如果客官不介意……小店可以給客官提供饃餅,客官可願意?」

寧月點了點頭,抬眼掃過卻發現了幾個略帶戲謔笑容的眼神。在客棧大堂里,倒是有不少一手拿著饃餅一手啃著羊腿武林群豪,就連喝酒他們也是舉著酒罈仰天痛飲。

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一直是寧月曾經的嚮往,但現在看起來,吃的這麼狂野粗暴身為文明人還真無法適應。

「小二,給小爺炒幾個小菜,再來一碗米飯,動作要快。記得炒菜要用菜油,別給我豬油或者羊油,要讓小爺我聞到一絲羊騷味,小爺我拆了你的店1一聲清亮的聲音突然間從客棧門口響起,隨著話音落下,一個風塵僕僕看似狼狽的少年一溜煙衝進客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