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七十九章 比我還無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 比我還無恥?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少年蓬頭垢面,看起來比寧月小上一兩歲,但他的口氣倒是很囂張。pbtxt但這些並不是寧月抬眼看他的理由,唯一讓寧月抬起頭的還是聲音的主人竟然和他一樣要一碗米飯。

有些巧合也許只能讓人笑一笑,而有些巧合,卻能讓人啼笑皆非。當寧月抬起頭看到來人的時候瞬間有種蒙逼的凌亂,腦海中無數頭羊駝奔騰而去,然後腦補出一段狗血的故事情節。

「老爹不會在外面有私生子吧?」這是寧月此刻能想到的唯一念頭。

那少年雖然蓬頭垢面,但依舊無法遮掩他俊俏的風采。雖然消瘦,但絲毫不給人弱不禁風的脆弱感。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少年的眉眼之間與寧月極其的相像。如果寧月再年輕幾歲,兩人活脫脫的雙胞胎兄弟。

小二練就了一雙毒辣的眼睛,任何人只需看一眼就能知道他的出身是富是貴,該以什麼樣的態度什麼樣的姿態招待。

而眼前的少年看似落魄,風采中卻有著常人家絕對養育不出的貴氣。最重要的事……這兩兄弟什麼情況?前後腳過來還裝的不是一路的?

不怪小二會誤會,就連寧月自己都認為那人該是自己的兄弟。整個大堂的氣氛突然詭異了起來,好幾雙好奇的眼睛在少年和寧月兩人身上瞄。

在他們看來,這對兄弟太奇特了,兄長溫文爾雅身背古琴一副風流才子的模樣。而弟弟卻是一身髒兮兮的,看著好似半年沒洗過澡。兩人明明頂著一張只要不瞎都能認出是兄弟的臉,卻裝著不認識的先後投店?

少年似乎感受到了別人的目光,順著眾人目光的聚焦,少年一雙明亮的眼睛頓時聚集在寧月的臉上。兩人視線對視,寧月清晰的從少年的眼眸中看到了震驚。

少年似乎也不覺得肚子餓了,眼睛看著寧月,腳步也直直的向寧月走來。三步之後,寧月的眉頭卻突然的皺起。

「好精深的修為!但是……」寧月心底暗暗贊到,少年年歲很輕,也就十八九歲,但他的內力竟然異常渾厚,其武功竟然不下於此刻的余浪。能在這個年紀將武功練到如此深厚的,沒有龐大的底蘊培養絕無可能。

但少年的散發的出的威勢竟然比他的內力更加的渾厚,一般人氣勢與實力相匹配。Pbtxt實力越強,氣勢越甚。而這個少年實力雖然不俗但卻遠沒達到他此刻展現的威勢那麼強悍。

客棧中的群豪都停下了動作,整個大堂變得鴉雀無聲。雖然少年的氣勢並沒有對著其餘人散發,但常年在江湖跑的人這點眼界還是有的。少年看起來像個乞丐,但武功卻比在場的所有人都高,而且還高出很多。

少年來到寧月身前,泛著精芒的眼睛不住的掃著寧月,「你姓莫?」

「不是1寧月面帶微笑的回到。

「可我為什麼看你有點眼熟……」少年突然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

「其實……我看你也很眼熟1寧月的眼眸深處閃爍著怪異的神光。

「你有沒有發現你長得很英俊,看著你,我有種莫名的親切感1少年的語氣很誠懇,這讓寧月感覺到他不是在開玩笑。但這話聽在別人的耳朵里卻如此的怪異。

兩個頂著一張差不多的臉,你再誇地方長相好看?這特么不是照鏡子自戀是什麼?周圍全是粗獷武夫,對他們來說,好看就該一身結實的肌肉,頂著光頭最好身上再來幾道猙獰的刀疤。

「兄台有見地,每天早上我都會被自己帥醒1寧月覺得這個傢伙很有趣,所以心情突然變好了起來。也有了和他開玩笑的興緻。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看在我們這麼投機的份上……你是不是該請我吃頓飯?」

少年突然的話讓寧月對他剛剛升起的好感瞬間破滅,寧月也終於明白少年臉上為什麼會掛出狐狸一般的笑容,這特么是個無恥的傢伙!

再次抬起頭,掃著少年髒兮兮的臉,過了很久才緩緩的開口,「是因為你身上根本沒錢吧?」

少年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微微彎曲的身體漸漸的挺直,緩緩的昂起頭。一瞬間,貴氣肆意讓人不由的側目。哪怕他身著破衣爛衫,哪怕他蓬頭垢面,但卻依舊給人一種貴氣逼人的氣勢。

「小爺看起來像是沒錢的人么?哎……原本還以為你是個有趣的人有心認識一下。現在看來,你也是一個俗人。小二,小爺剛才吩咐你的,你有傳話么?」

「這……這位公子爺,小店……小店裡並無米飯。」

「唬誰呢?你當小爺第一次出來玩?這客棧好歹也是福井府最好的客棧,就算客人多以麵食為主但總會備上一些大米。你們是嫌做飯麻煩么?」

「公子爺,米,小店自然有,但做飯需要時間啊!今日剛巧沒有人預訂所以小店今日並沒有做……」

「那還屁話什麼呀,趕緊去做,小爺我等得起……」

「不必了1少年的話剛落下,寧月就介面打斷道。

正在這時,寧月吩咐的小菜和饃餅被后廚端了出來,濃郁的飯香勾起了寧月的味蕾。而少年的鼻孔忍不住的劇烈收縮,咽喉上下聳動隱秘的吞了吞口水。

「小子,你是幾個意思?小爺過來吃飯要吃什麼與你何干?人家店家還沒說話,你指手畫腳作甚?」少年臉色一沉,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了。

「誰讓你和我撞臉了呢?要是你吃完拍屁股走了,這飯錢還不是要我墊付?」寧月慢條斯理的夾起一根炒肉淡淡的笑道。

「一般公子哥就算想扮個乞丐玩玩,他也絕對不會真的半個月不洗澡,也無法忍受身上的臭味。而你身上的味道,就是隔著門口我都能聞到。所以,你不是裝扮成乞丐,而是你真的混成了乞丐。

但這世上怪人太多了,說不准我猜錯了。所以我剛才試探了你一下。我說你沒錢的時候,你的手突然抓著自己的衣袖不住的把玩。

人在說謊或者緊張的時候,會下意識的做些小動作。哪怕你的語氣裝的再像,氣質再卓越,一文錢照樣難倒英雄漢。

聽說離州的公子哥很喜歡化妝成各色各樣的江湖人士玩,但我肯定,你絕對不是!所以小二,你被他騙了……」

寧月的話頓時讓青年的臉色掛不住了,也讓一邊的小二臉色瞬間拉了下來。

「好啊,原來是來了個想吃霸王餐的?」說著擼起袖子正要招呼。

小二的動作頓時讓寧月捏了一把冷汗,而身後看熱鬧的武林人士也突然間發出了一陣陣輕微的嬉笑聲。小二不懂武功,所以也沒感受到少年方才展露的氣勢。

但少年雖然是假的公子哥卻是真的高手,中位先天甚至上位先天的境界可是實打實的。小二要真動了手,少年拆了他的客棧都沒處說理。

有幾個腦袋激靈的已經呼啦啦的吃完手裡的東西拿著傢伙準備撤了。萬一打起來,樓塌了他們也得遭殃。但在場的武林人士卻萬萬沒想到,少年接下來的動作直接讓他們大跌眼鏡。

「哥啊」撲通一聲,少年竟然直接坐到了地上抱著桌腳痛哭流涕。

「你好狠的心礙…爹娘臨終前讓你好好照顧我,可你呢?一轉眼就把自己的親弟弟給賣了……爹娘留下的財產你一文錢也不給我就算了,竟然狠毒的要把我賣掉……

我不跟你爭財產……我只求你不要丟掉我,給我一頓飽飯吃就可以了我真的不和你搶……我費盡心計的逃了出來,從中州追到這裡……就是因為……你是我哥啊」

「我擦」寧月的臉頓時拉了下來,這麼無恥?竟然……比我還無恥?

但少年的哭訴偏偏又有說服力,誰讓兩個人長得真的像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呢?寧月一身白色絲袍,氣質卓越非凡,根本就該是大戶人家的公子。而少年氣質也是貴氣逼人,平常人家絕對無法養出這樣氣質的人來。

小二的腦海里瞬間腦補出一段狗血的爭家產戲碼,而在場的武林人士雖然奇怪少年如此修為還能被賣了,但少年說自己是寧月的弟弟卻絕對有著足夠的信服力。

哥哥點了一桌的好菜,而弟弟餓著肚子竟然想到了吃霸王餐的戲碼。無論什麼隱情這樣的哥哥足以讓人口誅筆伐。

怪異的眼神不住的射來,寧月的臉色更是黑的如同鍋底。這特么第一次被人當面栽贓,而且還栽的無處解說?

「差不多得了1寧月長長的嘆出一口氣,「堂堂一個先天高手,你竟然能無恥到像一個潑皮無賴一般滿地打滾。就沖你這沒有下線的節操,我請你吃一頓飯又何妨?」

「早說嘛」少年一溜煙的站起來,大大咧咧的拉開凳子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了起來。畫風轉變的太快,讓小二和一眾武林人士頓時傻眼呆若木雞。

「還愣著幹嘛?沒聽小爺剛才交代的?去做飯,饃餅什麼的小爺我早吃膩了……」少年瞬間從孫子變成大爺,那模樣活脫脫一個二世祖。

看到寧月微微點頭,小二這才回到后廚去吩咐。大堂里的武林人士一見沒有熱鬧看,也自顧著划拳喝酒不再理會寧月兩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