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八十章 比武招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 比武招親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喂,你叫什麼名字?」寧月看著像餓死鬼投胎的少年,突然對他有了些好奇。pbtXt修為如此精深,他卻沒有身為天才的傲氣甚至傲骨。剛才那沒臉沒皮無恥的一幕,就是寧月自己也一定做不出來。

像他這種年紀成就中位先天以上境界的高手,應該在師門的讚許,同門的追捧下長大。哪怕性格再平和,也不可能沒有驕傲。除非他生活的環境周圍全是這樣的天才,或者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優秀?

「我叫君無涯,家住中州。這次奉父母之命來離州參加比武招親大會!畢竟我也老大不小,該娶媳婦了……對了,你叫什麼?」

「江州,寧月1寧月淡淡一笑,眼神怪異的掃著君無涯,「你就這麼放心的把家底都交代了?對了……比武招親是什麼鬼?」

寧月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快兩年了,既然有武林江湖,比武招親也該有。不過這幾天寧月一直為了千暮雪的事奔波,倒是忽略了周圍茶餘飯後的話題。當君無涯說出比武招親的時候,寧月才猛然察覺,來離州的路上已經不止一次聽到比武招親這四個字。

「你我素昧平生,而且方才相識的過程還不算愉快。這樣你都願意請我吃頓飯,就說明你是個好人。雖然也許有我們長得相像的緣故,但如果你堅持不搭理我我也無可奈何,我知道你的武功比我高出很多。」

君無涯突然停下了筷子滿臉嚴肅一本正經的說道,他嚴肅起來倒給人一種老實誠懇的信任感,與方才潑皮無賴的樣子成了強烈的反差。

「這算是被發了好人卡么?難得第一次不是妹子1寧月摸著鼻子有些吐槽。

君無涯海吃了一通似乎已經填了點肚子,動作可變的舒緩溫雅了起來,從這一點看君無涯家裡應該有著很高的教養。寧月仔細數過,君無涯夾菜吃飯的動作彷彿有著嚴苛的標準,每一個動作都做的分毫不差。

「我第一次離開家,還沒走出十里,身上的錢袋被偷了。從中州到離州才八百里路,我一共遭到二十二次山賊劫道。一路到離州,都沒放心的吃過一頓飯……」

似乎頗有感慨,君無涯突然自嘲的一笑。但寧月並沒有從他的臉上看到一絲憤恨,反而覺得他對這悲慘的一路是有趣的體驗。pbtxt

「你現在吃我一頓就放心了?就不怕我給你下毒?」寧月突然收起笑臉滿臉陰沉的喝道。

君無涯怔怔的看著寧月,突然一笑抬起了一直被藏在袖口裡的左手,在他的掌心竟然握著一塊泛著銀色光芒的寶玉。

「避毒玉蟾,一但有毒物靠近或者我中毒了,玉蟾會變成紅色。可是你看他白的放亮你騙不了我的。」君無涯露出兩排銀白的牙齒,有些鄙夷的看著寧月。

「呃——」寧月的頭上感覺掛下了一滴冷汗,原本還想提點他一下行走江湖要處處有防人之心,但沒想到竟然被當成傻逼一樣被鄙視了?

等了一刻鐘左右,小二從后廚又端了一些小菜。最主要的是還有君無涯念念不忘的米飯。兩人飛速的將桌上的飯菜一掃而光,當然君無涯吃的最多,大半的飯菜幾乎都進了君無涯的肚子。

「飯已經請你吃了,你是不是該道謝之後走了呢?」

「在下覺得與你有緣,要不我們結伴而行?」君無涯再次回歸無恥的模樣笑著說道。

「你不是要去比武招親?」

「難道你不是?你看看周圍的武林人士,他們十個有八個是要去燕返水閣。寧兄武功卓越,想來一定能取得優勝抱得美人而歸……」

「誰跟你說我要參加……等等,你說燕返水閣?軒軒家族的燕返水閣?」寧月的眉頭突然緊緊皺起,他原本就要去燕返水閣,但想不到這麼巧。

「是啊,除了軒轅公主要比武招親,還有誰能讓離州武林甚至九州武林都如此趨之若鶩?難道寧兄不是?」

「當然不是1寧月白了他一眼,「在下覺得閣下應該是一個不小的麻煩,所以我們還是在這裡分道揚鑣吧,原本萍水相逢,就此相忘於江湖。」

「寧兄何必如此拒人於千里之外?我覺得我很乖,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少來,一個從中州到離州不滿一千里的路程中遇到數十次劫道的人……你跟我說你不添麻煩?要麼是你這貨霉星轉世,要麼就是有仇家要買你的命。無論哪一種,我都不該和你待在一起,你不該這麼快恩將仇報礙…」

「寧兄此話何其傷人,你我聯手何懼區區麻煩?」

「但我不欠你什麼……憑什麼要陪你蹚渾水?」

「哥藹—」

「夠了1

寧月額頭青筋暴跳,恨不得立刻伸手掐死這貨。那句哥啊叫的寧月沒脾氣。人怎麼可以這麼無恥?

「你為何非要拖我下水?」寧月幾乎咬牙切齒的從牙縫中擠出這麼一句話。

「因為你是寧月,江南道天幕府總捕兼江南道武林盟主——」

君無涯的一句話頓時讓寧月直冒冷汗,眼神瞬間眯起一股殺意自眼底凝結,「你怎麼知道,你到底何人?」

「我怎麼知道?很簡單,你告訴我的。你剛才說你叫寧月,只要你在大街上喊一句誰是寧月十個有八個知道你。我是何人?剛才已經告訴你了埃

你有這樣的身份,我覺得跟你在一起比較安全。傳說中寧月盟主最厲害的不是他的琴心劍魄,而是他無可救藥的聰明腦袋。跟著你有安全感……」

「屁啊,你又不是妹子我憑什麼給你安全感?」寧月暴吼,眼前這貨真的能欠扁的挑起寧月暴打他一頓的衝動。

「哥藹—」

「啪1寧月輕撫額頭,一陣陰冷的氣場從周身四溢開來。突然,寧月放開手,對著君無涯露出一個陰寒的笑容,笑得君無涯心底發寒。

「寧兄……」

「你可以跟著我,不過友情提醒你一句,你該好好查查我而不是光聽江湖傳聞。寧月天煞孤星,克親克友,克敵克己。我自己都麻煩纏身跟著我別被玩死了……」

「沒事,我很能打的1君無涯舉了舉拳頭,一臉的自信。

燕返水閣就位於福井府郊外,寧月也就在這個客棧要了兩個上房。身邊雖然多了一個君無涯這個累贅,但寧月並不感覺多麼的糟心。提供他吃住這點負擔對寧月來說倒是毛毛雨。

重新洗漱過後,換上嶄新玄衣的君無涯終於洗盡鉛華露出了本來面目。那種令人無法直視的貴氣撲面而來,就算寧月久經風雨也一時間無法適從。

雖然兩人長得如此的相像,但兩人站在一起卻能被人一眼的分別開來。寧月的氣質是逍遙,懶懶散散彷彿看破紅塵超出世外,背著古琴就像畫中仙人。

而君無涯卻一身逼人的貴氣,哪怕渾身上下沒有一點華麗的裝飾,但他的眉宇間甚至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奪目的貴氣。這不是普通的養尊處優或者普通的世家門閥所能培育出來的。

要不是見識過他無恥的模樣,寧月絕對會被這一副樣貌給折服。

「寧兄,怎麼樣?是不是被我的英俊震懾的無法自拔?」君無涯輕輕的起個范萬分自戀的問道。

「你想多了!我詫異的是……為何頂著這麼好的一張皮囊,卻何苦敗絮其中?一想到你白天無恥的模樣我就深深的惋惜……」

「寧兄,小弟也是迫不得已,你還是忘了吧1

「印象過於深刻,恐怕今生難以忘懷!對了,既然你來了就和我說說這燕返水閣的比武招親吧,到底什麼情況?燕返水客身為離州武林的三大支柱之一,要選婿在離州武林隨便挑,何必要大費周章的比武招親?」

「寧兄不是說你不是沖著比武招親來的么?」君無涯有些戲謔的笑問道。

「我自然不是沖著比武招親而來,我是沖著燕返水閣而來……原本我想直接拜訪燕返水閣,但現在看來他們似乎很忙啊?」

「那寧兄算是問對人了1君無涯很騷包的搖著摺扇笑道,「你若直接去拜訪,哪怕亮出江南道武林盟主的名號恐怕他們也迴避不見。」

「為什麼?」

「因為在比武招親結束之前,燕返水閣不見外客。離州武林盟的高手已經入駐燕返水閣,任何人得不到允許就別想踏入燕返水閣一步——」

「呵?一個燕返水閣好大的陣仗啊?」

「不是燕返水閣好大的陣仗,而是燕返水閣過於特殊。他們似乎與離州武林有一個什麼十三年之約什麼的,具體的我也不清楚。

不過這次比武招親的聲勢倒是很大,燕返水閣的主人是一對雙胞胎兄妹。哥哥幼年似乎受了什麼衝擊是個低智之人,所以整個燕返水閣只有一個軒轅公主主持大局。

軒轅公主不只是燕返水閣的主人,她還是在冰清榜位列第三。乃是九州武林所有青年俊傑夢寐以求的仙子,這才讓整個武林都聞風而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