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八十三章 龍門擂台(慶祝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 龍門擂台(慶祝肥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單調的一劍缺乏變化,劍技也是粗陋的彷彿江湖把式,但威力卻強大的讓人髮指。pbtxt寧月從來沒想過,劍法也可以使得那麼的霸道,那麼的勇猛。

一劍擊出彷彿改天換地,那一瞬間炸出的劍光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睛。當他們適應了劍光帶來的熾烈之後,卻驚恐的看到眼前留下的恐怖一幕。

沒有血花飛舞,沒有殘軀斷肢。留下了四個晶瑩的冰雕,就像能工巧匠精心雕刻的冰燈。如此美麗的冰雕卻沒有給人美麗的視覺感受,留下的只有那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好霸道的劍,好冷的冰1君無涯凝重的臉上已經掛不住笑容,那道劍光雖然單調,雖然笨拙,但他散發的寒氣卻讓君無涯深深的感到恐懼。哪怕他自己,也想不到好辦法抵禦寒氣的侵蝕。

冷漠的青年更加的冷漠,眼底深處閃過一絲落寞。劍光一閃,在身前畫出一個圓。轉身長劍歸鞘,背對著這四座冰雕。緩緩的輕啟腳步,身影一步一步走向街頭,眨眼間消失在兩邊的燈火之中。

「砰」

一聲爆裂的聲響,四座冰雕一瞬間爆開。化成滿地啊晶瑩的冰珠,就連渾身的血液也凍成了冰晶灑落一地。

「走吧1寧月輕輕的站起身說道。

「一個比一個狠啊1君無涯深有感觸的說道,眼神中閃過莫名的精芒。

西出寒月過龍門,龍門是進入寒月潭的必經之地,也是這次比武招親選拔青年俊傑的地方。寧月回去之後當晚便決定參加這次比武招親,要進入燕返水閣這是必須的歷程。

當然他也可以用江南道武林盟主的身份要求面見軒轅公主,但卻無法確保會不會行得通。再加上寧月不想大張旗鼓的進行調查,免得幕後黑手再次出手打亂寧月的步驟。

找到業火紅蓮的解藥是寧月孤注一擲的行動,只要解藥在手,千暮雪的危機才有機會度過。一個敢對千暮雪動手的敵人,一定強大的可怕。

龍門之內是一片寬闊的盆地,盆地之內離州武林盟已經布下了十八座擂台。而擂台挑選的,就是九州武林趕來參加比武招親的選手。

擂台持續七天,而現在已經過去了三天。每個擂台,只許一個擂主,無論誰一旦上台之後不得下台,下台之後也不可繼續上台。pbtxt所以對任何人來說,機會只有一次。

等到七天之期結束,十八個擂台之上還殘留的人就是有資格進入燕返水閣參加比武招親的人。這些規矩條例,被離州武林盟的人印刻在了石碑上豎在了龍門口。

寧月與君無涯相伴來到,兩人的風采都如此的鶴立雞群就算默默的站著都能吸引最無數雙敵意的目光。當然這些目光不是故意針對他們,而是在場的所有人對除自己以外的人都充滿敵意。

寧月並不急著守擂,因為還有四天時間現在上去不划算,只需要在第七天的時候守住擂台就行。現場似乎抱著同樣想法的人有很多。擂台上的人以寧月的目光來看修為不算多高,真正的高手都散落在各地閉目調息養精蓄銳。

「無涯,你說這軒轅公主的魅力就這麼大?一個比武招親竟然引來這麼多的青年高手。一個個全部都是先天境界以上,就算召開一次武林大會也不可能招來這麼多吧?」

「你當冰清榜第三的無月公主是假的?能位列冰清榜的女俠,哪一個不是江湖武林夢寐以求的良伴?除了冰清榜第一的千暮雪,任何一個都足以讓九州武林俊傑如狂蜂浪蝶一般蜂擁而至。」君無涯一臉嚮往的眼神很是猥瑣,寧月默默的額首,要換了前世那些明星美女要相親估計也能吸引無數騷動的心。

「為何千暮雪要除外?」寧月忍不住問了一句,之前從謝雲的口中得知,任何對千暮雪抱有幻想的人都會被暗中的護花使者刺殺。

但寧月現在已經不是初出茅廬的小子,當然知道這句話有很多的漏洞。至少武功達到他現在這個境界的,已經不懼誰暗中的敵視了。但即便如此,寧月依舊沒有聽說有誰露出對千暮雪的愛慕。

一個如此驚才絕艷的絕色女子,一個在江湖上這麼風華絕代的尤物。卻沒有人愛慕追捧,甚至連粉絲都沒聽說過。

「那是因為千暮雪殺了太多的人了1

君無涯的答案讓寧月微微詫異。雖然武林血雨腥風,沒有哪個成名高手的名號不是用血和屍骨堆積出來的。但千暮雪冰清玉潔如天山雪蓮,常年宅在桂月宮足不出戶的仙子竟然也是手染鮮血到令人不敢仰慕?

望著寧月不理解的眼神,君無涯露出一個鄙夷的冷笑,「還是江南道天幕府的總捕呢,你怎麼對武林辛秘一點都不了解?」

「別比比趕緊說,信不信我削了你?」寧月眼睛一橫,嚇得君無涯縮了縮脖子。

「還記得昨天那個倒霉蛋為什麼說離州武林青年一輩都死絕了么?他也不是無的放矢,五年前,離州武林的青年俊傑真的被殺的差不多了。

想當年,離州武林何其的強盛?先有軒轅無淚一劍屠盡十大宗門高手,讓離州武林倒退了至少二十年。後有千暮雪血染梅山,讓離州武林幾乎斷根絕種。

但即便如此,離州武林依舊有兩大天人合一高手。兩個九級宗門撐起了離州武林的天地。離州武林……依舊強悍的令人髮指。」

腦海中突然回想起天機老人說的離州武林多災多難,如果真如君無涯說的那樣,離州武林還真的是多災多難。正想著繼續詢問千暮雪為什麼要血染梅山,寧月的視野出突然出現了一個人,而正因為他寧月的眼神猛的一縮剛要說出來的話卻吞回了肚子。

「嗯?」君無涯順著寧月的視線望去,一個一身黑色勁裝的青年默默的走來。青年露著兩條光潔的手臂,手臂上肌肉分明。他的裝扮雖然冷酷,但他的臉上卻掛著春風一般的笑容。

「他是誰?」君無涯好奇的問道,因為他第一次從寧月的眼神中看到了凝重。以寧月如今的武功,能讓他凝重的人已經不多了。

「江州龍王的大弟子,司徒冥!怎麼走到哪都有怒蛟幫的人?看來我真和他們八字不合1寧月苦笑的搖了搖頭,哪怕寧月此刻突飛猛進,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打得過司徒冥,但至少不會像之前那麼的被動。

司徒冥的武功境界與尚未突破的沈千秋相當,論武學境界比寧月高出半截。但有琴心劍魄加成的寧月,至少與他能保持不敗。

司徒冥似乎感受到了寧月的目光,也抬頭看了過來。視線相觸想象中的敵意並沒有出現,司徒冥微微一笑就像見到了老朋友一般默默的點了點頭。

寧月微微一愣,但下一瞬也露出一個笑臉。並不是說兩人一笑泯恩仇,因為對於他們兩人來說往日本無仇怨。

其實寧月心底也知道,他和司徒冥永遠成不了朋友。司徒冥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寧月也如是。和這樣的人做朋友太累,而司徒冥一定也這麼認為。

「兩位公子,你們是來參加比武招親的么?」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寧月的身後響起。聲音非常的動聽,就像流淌在青石上的溪水。寧月沒有立刻回頭,他猜聲音的主人應該是一個俏皮可愛的姑娘。

緩緩的轉過頭,寧月頓時渾身一震彷彿被萬道雷電擊中一般。不是聲音的主人美得驚心動魄,而是她的樣貌丑的神憎鬼厭。

有人說造物者是仁慈的,給你關上一扇門的時候會留下一扇窗。但寧月卻在身後的兄妹兩人身上看到了造物者濃濃的惡意。

歪瓜裂棗已經不足以形容兩人的醜陋,臉龐扭曲,眼睛一大一小,就是嘴巴都明顯的上下傾斜。這樣的尊榮,足以將膽小的嚇哭。

寧月微微一愣但很快換上了溫和的微笑,「不錯,這位小姐是……離州武林盟的人?」

因為兩人身上穿的正是離州武林盟的制式服裝。而在這片寬闊的山谷,也有很多離州武林盟的弟子跟著一個個青年高手耐心的解答什麼。

「兩位公子有禮了,我叫風飛雪,這是我哥哥風無悔。我們是燕返水閣的下人,奉命前來招待參加比武招親的青年才浚兩位公子有什麼要求可以儘管吩咐……」

「哦?那為何有些人身邊有人照應而有些人身邊卻空空曠曠?」寧月好奇的環顧一周,發現身邊跟著離州武林盟弟子的人不多,而無一例外他們在寧月的眼中都是修為不俗的高手。

「公子有所不知,只有有希望贏得擂主進入燕返水閣的青年俊傑才會有人專門服侍。其他人註定會被淘汰我們也不會多加關注,畢竟……燕返水閣的人不多,這裡幾百人也照應不過來。」

好坦白,好實誠的話!寧月的臉上慢慢勾起一絲邪邪的微笑,「那以姑娘的意思……我們兩人就是你說的有希望進入燕返水閣的選手?你們從何判斷的?」

「這個……我們並不知曉1風飛雪的話讓寧月微微詫異,「我們原本是要接待其他人的,可是他們見到我們的樣子就遠遠的避開,所以一路走來也唯有兩位公子沒有對我們閃躲,見到我們之後也沒有避之不及,所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