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八十四章 玉骨神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 玉骨神拳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這又是一句大實話,說的寧月無力反駁。pbtxt寧月生活在前世信息爆炸的時代,什麼樣的怪人沒看到過?所以對這對兄妹的樣貌沒有多少的排斥。而君無涯似乎也並沒有什麼反感,至少臉上的笑容看起來很自然。

「姑娘的眼光不錯,我想我和無涯兄不會令你們失望的。對了,為何這位兄台一直沉默不語?」

寧月的視線從風飛雪移到了身後風無悔身上。眼前的少年身材修長,如果拋去這一張扭曲的臉,就這外形也是相當的奪目。可惜了這麼好的樣板硬是頂著一張被搗成爛泥的臉。

「啊?你問我?呵呵呵……」少年看到了寧月的目光,彷彿剛剛從木訥中回神,說了一句之後就傻乎乎的笑了起來。

「哥哥小時候傷了腦子,所以……人看起來有點傻。但他人很好的,你吩咐他做什麼都可以放心。」少女回頭看著寸步不離的青年,臉上掛起一副心疼。轉瞬間又開朗的笑了起來。

長得如此難看,從小到大一定經受了不少的白眼。但即便如此,風飛雪的性格依舊如此的開朗,笑起來雖然醜陋,但寧月卻感受到了一絲溫暖的陽光。

「你們從今天起就會跟著我們?」寧月好奇的問道。

「不錯,一直到四天後守住擂台或者被淘汰為止。在此期間,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們,任何事都可以讓我們去辦。」

「這次來了多少參加比武招親的九州高手?」君無涯突然插嘴問道。

「五百二十二個,當然因為七天之期才過了三天,後面還會有更多的人過來。」風飛雪很乾脆的說出了答案,正如她說的,每一個來的青年高手燕返水閣的心底都是有數的。

「有機會奪得進入燕返水閣的有多少人?」

「目前只有二十五個,後面的就不清楚了。」

「哦?只有這麼點人?看來這二十五人的武功一定高出其餘人一大節。有資格參加比武招親的,每一個都是先天高手,你們從何判斷他們的強弱?」寧月好奇的問道,他不信燕返水閣的情報能力這麼強,或者說他們的實力這麼高能看透所有人的深淺。

「師承,以及江湖上的名望!比如說剛剛進來的怒蛟幫江州龍王的大弟子司徒冥,他的實力毋庸置疑。pbtxt江湖傳聞在三個月前他與當初江南道武林盟副盟主沈千秋有過一戰,兩人不分勝負。所以這樣的武功能成功進入燕返水閣根本不成問題……」

「雖然我承認司徒冥厲害,但你們說他和沈千秋交過手?恐怕江湖傳聞有些不對了!還有呢?」

「峨眉派的四劍,每一個修為都在中位先天以上。要不是他們從未踏足江湖,否者他們的名聲應該在江南四公子之上……」

「峨眉派?」寧月的眉頭微微皺起,而君無涯卻對著寧月露齣戲謔的笑容。一見峨眉,退避三舍這是當年捕神楚源說的,而這些年來天幕府也的確這麼做的。雖然不知道其中有什麼隱秘,但這條規定卻深深的刺痛了天幕府尊嚴。

因為這一條規定,天幕府在江湖武林面前抬不起頭。任何一個天幕府捕快走到哪裡都會被人拿這一句話諷刺,而諷刺的無力反駁。

「對了,敢問兩位公子高姓大名?」風飛雪趁著寧月思索的時間連忙問道。

「我叫君無涯,君子的君,滄海無涯的無涯!至於這個嘛……你不認識他就有點不好了……大名鼎鼎的琴心劍魄寧月都沒認出來?」

寧月的名聲在江南道一戰之後以爆炸式的速度名揚宇內。所以琴心劍魄寧月的名字,已經是閃耀九州的一顆耀眼新星。

「琴心劍魄寧月?江南道武林盟主?天地十二絕不老神仙的傳人?」風飛雪幾乎尖著嗓音表達出了她的驚嘆。這三個身份,任何一個都耀眼的如當空烈日,而三個身份集於一身,寧月的地位就一躍成為在場參加比武招親的最高。就算司徒冥也無法與寧月相提並論。

在寧月他們到達龍門擂台之後,擂台的競爭開始變得激烈了起來。幾乎每時每刻都有人跳上擂台,而任何一個人都無法在擂台上守住第五輪。

這樣的比試很不公平,但江湖本來就不是講究公平的地方。同是先天境界,誰會對誰慫?車輪戰下來哪怕武功高也撐不住第三輪。

到了第六天,更是有人抗議這個不公平的規定。離州武林盟的一句話讓他們全部閉嘴。沒有技壓群雄的本事,還妄圖想娶無月公主?愛比試就上,不服的可以滾!

龍門擂台,不過是魚躍龍門的第一步。只有守住擂台才有資格進入燕返水閣,也才有機會揚名天下抱得美人歸。

到了第七天,原本就被燕返水閣看好的選手一個個的出手了。實力也明顯高出了之前的許多,而這些人中,峨眉四劍的表演尤為扎眼。

他們真的不是在比試而是在表演,四個青年俊傑,每一個都在三十五歲以下最年輕的也不滿三十。但他們每一個的修為都那麼的驚艷。

幾乎都是輕輕一劍,一道劍光閃過剛剛跳上擂台還沒站穩的挑戰者就被逼退下擂台。無一例外皆是一劍,時間一長,竟然再無人上他們守的擂台。

「我們也上吧1寧月輕輕的說道,和君無涯選了相鄰的兩個擂台跳了上去。

此刻離太陽落山還有兩個時辰,這個時機出手也能保證內力的持續輸出。

寧月躍上擂台的身法很驚艷,幾乎如鬼魅一般一閃人已出現在了擂台之上。而寧月的風采也在剎那間成為眾人交匯的焦點。

「閣下何人?」擂台上的人看起來像是一個光頭和尚,但在離州武林,光頭並不是和尚的專利所以寧月也沒有來一句大師,而是輕輕一笑伸出了修長細白的手掌。

「江州,寧月1

「好!接洒家一掌」光頭暴喝一聲,雙手如游蛇般揮舞,剎那間強悍的氣勢如火箭尾翼一般噴涌而出。一道火龍在手掌間漸漸的成型。

「啪」一聲脆響,寧月的身形彷彿跨越了時間瞬間出現在光頭的面門。一掌輕柔的印在光頭的胸膛就像清風吹皺一般。

「啊老子還沒準備好……」

光頭的身形呈拋物線飛離除了擂台,在空中光頭的手腳慌亂的舞動,但卻無法改變被一掌打出擂台的憋屈。

「等你準備好放大招么?」寧月心底吐槽了一句,臉上卻掛著如沐春風的微笑。

光頭的實力應該不俗,至少他的名頭應該很響。這個擂台,寧月已經盯了很久。光頭從上午開始守擂一直堅持到現在,在場的那麼多人中他是唯一一個能守一天的人。

在最後的時刻被寧月趕下台,也凶會很不甘。但不甘心又有何用?現實永遠都會殘酷,實力差一點終究會差一點。

寧月的一手明顯震懾住了很多人,輕描淡寫的將光頭打下擂台對他們造成了很大的衝擊。而在此刻,寧月相鄰的擂台上,君無涯也成功將擂台上的人趕了下去。

君無涯的武功很特別,武器就是他的拳頭。每一次揮拳,拳頭上都會泛出如玉一般的光澤。拳罡肆意就像打出去的炮彈,直來直往卻霸氣無雙。而最讓人在意的,卻是君無涯運功之後的一雙拳頭顏色。肌膚幾近透明,裡面的血管骨頭都清晰可見。

「玉骨神拳?這貨難道是中州巨俠的弟子?」寧月頓時被君無涯的拳頭震得腳下發顫有些站立不穩。

中州巨俠為天地十二絕之首,沒人知道他的武功有多高。對於他武功的描述,只歸納了一句話。拳腳無敵,水陸縱橫,刀劍雙絕!

二十年前玄陰教亂九州武林,實力強悍的令人髮指。而當初,天榜高手才區區六個。江州龍王才剛剛開始歸納自己的所學,歷滄海還在冰天雪地與白熊搏鬥。

當初武道高手,天機老人隱居縹緲峰推演天機、水月宮主閉關不出、不老神仙不知所蹤、紫玉真人蔘悟天道唯有中州巨俠在關鍵時刻走出中州。

一人隻身打入玄陰教總壇,重傷魔教教主鎮壓九州武林動亂。以一己之力平復武林血雨腥風,所以他才當得起天榜第一。

玉骨神拳的特徵太過於明顯,所以只要聽到點傳聞的都能認出君無涯的武功。一瞬間,君無涯的擂台前變得門庭羅雀。

「在下京州賀年,請兄台指教1

一個聲音在寧月的耳邊響起,但在話音剛剛響起的瞬間,一道掌力已經如海浪一般噴涌的襲來。對方也許是看到寧月有些失神想趁機撿個便宜,在話語說出的瞬間他的掌力已然襲到。

剎那間,寧月的意識歸體。但也在剎那間,寧月感受到了身側的危機。想都沒想一招無量六陽掌迎著掌力拍去。

「噗」

鮮血飛舞,一道身影再次化作拋物線像擂台外飛去。看著那血噴如雨的模樣,寧月頓時有點懊悔。剛才條件反射的一掌雖然沒用全力,但不是全力的無量六陽掌也是不老神仙的絕學。這一掌被打實,不在床上躺個個把月應該下不了床。

那個尚未離開的光頭瞬間脖子一縮,原本看向寧月凶厲的眼神也變得感激。好在寧月之前只是將他送下去,要是也來這麼一掌,那個倒霉蛋估計就是自己的下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