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八十五章 進入燕返水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 進入燕返水閣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實力終究還是實力,或許有人會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Pbtxt但沒有實力的運氣,也不可能長久的。寧月隨意一掌就把一個先天高手給拍殘了,這份實力在場能做到的估計也就寥寥數人。

大家都不傻,寧月與君無涯都不是好相與的。搶他們的擂台根本是就吃力不討好,趨利避害之下一溜煙的湧向其餘的擂台,這下子原本就很吃力的十個擂主就又倒了大霉。

「寧兄,你看1君無涯突然有點興奮的說道。

其實也不需要君無涯提醒,寧月在他聲音發出的瞬間已經感受到不遠處傳來凜冽的威勢還有那透骨一般的嚴寒。

冷漠青年緩緩走來,依舊那一身白衣,依舊手持利劍,依舊背著一根竹筒。隨著他的每一個步伐,腳下就會凍起一團冰霜。

這樣騷包的出場方式,自然能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數百雙眼睛齊齊的轉過頭向後望去,緊跟著發出一大片吸冷氣的聲音。

「段海?」

「是他?冰霜寒劍?」

「他就是……那個出道江湖才一個月就已經打敗十五名武林名宿未曾一敗的段海?」

人群中的議論聲紛紛響起,也清晰的傳入寧月的耳朵。段海的名字他第一次聽說,但從他們的議論聲中,這個名字似乎耀眼的如他騷包的氣勢。所有人提到段海的名字似乎不只是驚詫與羨慕,更多的卻是那種如寒夜一般的恐懼。

段海緩緩的來到寧月的擂台前,抬頭打量了一眼寧月。原本以為他會上台和自己一較高下,但想不到他卻毫不留戀的轉過身向一旁人群最多的擂台走去。

「下去1段海上台了,對著眼前的先天高手淡淡的說道。

面對這樣的挑釁,換做任何一個一身傲骨的先天高手都會拔劍做上一常但出乎寧月預料的,對方的先天高手竟然一句廢話也沒有利索的下了擂台。

「段海出手,一招殺敵從無例外1

人群中非但沒有鄙夷那個果斷下了擂台的人,反而一臉認同的安慰了一句。這一句話既是對段海可怕的認知,也是對不與他交手的認同。

誰的命不是命?丟在這裡毫無意義。別的擂台只有勝負,唯有段海的擂台只分生死。pBtxt

十八個擂台,十個擂台邊上已經再無挑戰者。因為這十個守擂的人太強,誰也沒有把握或者膽量嘗試一番。這樣一來,其餘的八個擂台競爭卻到了白熱化的地步。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太陽的最後一點餘暉消失在地平線之中。持續七天的龍門擂台在一陣銅鑼聲中宣告結束。

十八個擂主全部已經決出,除了那無人挑戰的十人之外,其餘的八個每一個都氣喘吁吁精疲力竭。不過從他們綻放的笑臉看,他們的心情似乎很自傲。能不能抱得美人歸只在其次,因為從今天起,他們在數百青年才俊中脫穎而出的經歷足以讓他們名傳江湖。

「恭喜兩位公子獲得資格進入燕返水閣1風飛雪兄妹兩人在寧月下台之後就圍了過來。

「我們何時進入燕返水閣?」寧月有些著急的問道。

「明日一早會有燕船過來接兩位公子上船。」風飛雪看起來心情很好,一大一小的眼睛眯成了月牙,這張怪異的臉也變得不再那麼難看。

「現在我已取到了進入燕返水閣的資格,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如何可以面見軒轅公主了吧?」寧月之前詢問過,但風飛雪的回答是沒有取得進入燕返水閣資格之前她什麼都不會說。

「燕返水閣諸事煩亂,公主如今待字閨中一般不會露面。燕返水閣大小事務都由十大長老負責,而比武招親的舉行事宜由離州武林盟負責。

寧公子要與公主見面需先向大長老請示,而後得到批准才可與公主見面。寧公子為何一定要見公主?有什麼話我可以替你代傳……」

「不用了,我要問的事不宜讓太多人知道。」寧月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拒絕了風飛雪的好意。而且從風飛雪的語氣中不難判斷出,如今的燕返水閣暗潮湧動。

她故意說出公主,十大長老和離州武林盟,似乎有意無意的告誡寧月燕返水閣有三股勢力在博弈。至少公主和他們兩方不是一路人。

一夜無話,第二天天空剛剛放亮。燕返水閣的燕船已經來到了寒月潭的岸邊。在一眾青年高手羨慕的目光下,十八個人昂首挺胸的踏上燕船。

寒月潭水極盡冰寒,相傳在湖底有一塊萬年玄冰,這才保證了寒月潭至陰至寒。寧月親自試探過,這潭水的溫度絕對已經低於零度。可就是這樣的低溫的水,卻從未結過冰也是讓寧月嘖嘖稱奇。

燕船速度不快,但也一點不慢,一直航行了一個時辰才到了寒月潭的中心。中心一座座島嶼相連形成一彎月牙。在月牙島嶼之上,便是燕返水閣的所在之地。

雕欄樓閣,亭台石橋。遠遠望去燕返水閣就如同江南園林一般美輪美奐。當燕船靠攏之後,燕返水閣中負責比武招親的離州武林盟弟子才出現在跳橋處接待。

「老夫離州斷衫派掌門杜之嫌,歡迎各位青年才俊參加我們無月公主的比武招親。比武招親明日正式開始,我們已為各位準備好休息的客房1

「原來是一刀斷山嶽的杜掌門,晚輩司徒冥拜見1司徒冥下來燕船微微抱拳行禮。

「司徒少俠?敢為可是江州龍王的大弟子?」

「正是晚輩1司徒冥微笑的回道,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傲然。

「司徒少俠竟然能來實在讓老夫大感意外,少俠請1杜之嫌的臉色頓時彷彿變臉一般,換上了分外親切的笑臉,就連原本挺直的背脊也微微的彎曲。

「杜掌門,晚輩峨眉華劍英,這是晚輩的三位師弟。不知夜師叔可已到來?」峨眉四劍下了燕船淡淡的問答,臉上雖然掛著笑但卻看著如此的虛假。驕傲的他們別說躬身行禮,就連抱拳也沒有意思一下。

「夜兄已在三天前到達燕返水閣,與盟主相談甚歡。過會兒我便命弟子帶你們去1杜之嫌似乎並不介意峨眉四劍的傲慢,語氣很是客氣的說道。

峨眉派不只是蜀州武林的擎天玉柱,更是九州武林大名鼎鼎的九大宗門之一。峨眉派在九州武林享譽盛名,而天幕府一見峨眉退避三舍的話更是將峨眉派的名聲推到了頂峰。

十八個弟子相續被送上了燕返水閣,並依次安排好了房間。雖然燕返水閣人潮湧動,但對於前來參加比武招親的青年才俊們似乎並不如何熱情。要不是礙於每一個青年才俊背後的強大宗門,估計他們連招待也懶得招待。

「把我們丟在這裡就完事了?」君無涯很不爽的在寧月房間里抱怨道。

「否則呢?鞍前馬後不成?」寧月坐在床沿笑著問道。

「你難道就不氣憤么?一天了,從早上到現在。除了一日三餐送過來之外見不到一個人,叫他們他們都不理不睬。搞的好像是我們求著過來的一樣,比武招親是他們發起的,憑什麼搞的跟我們上門乞討一樣?」

「這原本就在意料之內1寧月淡淡的一笑,「那天在青樓你沒聽天劍門的四個弟子說么?原本比武招親的範圍僅限於離州武林,但軒轅公主執意要擴大到九州武林。這樣一來,我們就是過來挖離州武林牆角的,離州武林盟會對我們有好態度才怪呢。」

聽到寧月這麼一解說,君無涯也瞬間明白了其中的關竅。但他還是鬱悶的無法釋懷,低聲嘀咕了一句,「連基本的禮遇都沒有了。這離州武林……果然都是群野蠻人。」

「雖然離州武林對各位多有怠慢,但暗中監視的可是不少。君公子的話要是被他們聽到了少不得惹麻煩……」君無涯的話剛剛說完,風飛雪的就推開門走了進來。

「是你啊1君無涯原本一驚,看到來人之後隨意的笑了笑,「他們愛惹麻煩就惹麻煩,搞的好像我怕了他們似的。」

寧月突然目光如電的射向風飛雪,似乎第一次見到一般。那雙眼睛綻放出的精芒如同兩個探照燈,似乎要將風飛雪裡裡外外都看個遍。

「寧公子……你幹嘛這麼看著人家?」風飛雪似乎被寧月的眼神看的很不適應,欲語還休低下了頭兩朵紅霞浮上了她的臉頰。

「原本我還真沒看出來,飛雪小姐好厲害的藏匿功夫。相處了這麼多天,我竟然到現在才發覺飛雪小姐竟然身懷如此高明的武功……」

「呃?」君無涯猛然抬起頭,看著風飛雪眼神精芒閃爍,突然間露出一個瞭然的眼神。

「也對,如果一個不懂武功的人,怎麼可能靠近了了我們的門口都沒被發現。雖然不知道飛雪姑娘的武功有多高,但可以肯定,飛雪姑娘的輕功端是高明的可怕。」

寧月慢慢的站起身,「姑娘有此武功,豈是飛燕水閣一個普通的下人?如果飛燕水閣的下人都這麼厲害,這飛燕水閣早就一統離州武林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