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八十六章 死亡劍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 死亡劍氣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風飛雪似乎並沒有被戳破身份的尷尬,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的笑容。pbtxt面對寧月逼人的眼神,風飛雪也一點不退縮。

「我是公主的貼身婢女,說是下人也沒什麼不對。只不過公主對我很好,有什麼好東西從來都會和我分享。就連武功也是我和公主一起修鍊的。」

「原來如此1寧月點了點頭,「敢問飛雪姑娘,我要面見公主的請求可有替我傳達?」

「江南道武林盟主大駕光臨,燕返水閣真是蓬蓽生輝啊!如果寧盟主一開始就表明身份,何須參加那個什麼龍門擂台?我燕返水閣必定夾道歡迎。」

寧月的話音剛落,一道聲音彷彿滾滾海浪一般傳來。隨著聲音的落地,一個身影出現在寧月房間的門口。

「在下燕返水閣的大長老魚子目見過寧盟主1

魚子目約莫六十上下,發須全白氣質儒雅。消瘦的身體套著幹練的長袍就像私塾里的教書先生。如此親切的形象卻散發著凜然的氣勢,無盡的先天之靈就像水波蕩漾一般,氣勢如虹的向寧月與君無涯壓來。

「上位先天高手1君無涯心底閃過一絲忌憚,燕返水閣為離州武林盟三大支柱,但相比於天劍門玄月宗來說他們又低調的毫無存在感。但想不到低調的燕返水閣竟然還有如此強悍的高手,一個上位先天足以撐起一個九級門派,而他還只是燕返水閣的大長老。如此推算,單單一個燕返水閣至少有十個先天境界的長老。如此實力,難怪能成為離州武林的三大支柱。

威壓如層層浪花翻滾,一浪強過一浪。但到了寧月的身前,卻彷彿撞進了時空黑洞一般消散於無形。在寧月周身的三尺範圍之內,天地靈氣彷彿被無形的大手鎮壓,安靜的就像熟睡的嬰兒。

魚子目臉色微變,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更流露著深深的忌憚。寧月的年紀太輕,哪怕他有著江南道武林盟主的身份年紀還是太輕。所以魚子目也只以為寧月的盟主之位必然是因為他背後神秘莫測的勢力而獲取的。但現在看來,寧月的修為竟然如此精深,就算拋開他的背景憑這等武功擔任一個江南道武林盟主也是綽綽有餘。

「見過大長老1寧月抱拳行了一個江湖禮儀。身為江南道武林盟主,他對誰都不該行晚輩禮。

「不知寧盟主要見我們公主所謂何事?須知公主正在比武招親,這個時機不宜見任何一人。」

「這……」寧月的眉頭皺起,比武招親俗稱相親,既然海選自然不好和某人單獨見面。但寧月要問的卻是至關重要除了當面詢問軒轅公主他卻不能透漏半句。

「此事事關重大,我必須單獨和軒轅公主說還請大長老行個方便……」

「這……」魚子目的臉色閃過一絲不快,遲疑了許久這才幽幽的開口,「寧盟主的要求恐怕我們無法答應了,比武招親並非我燕返水閣單獨舉行,離州武林盟才是主辦就算我們答應了,盟主也未必答應。如果寧盟主的願意我可以向蕭盟主轉達你的意思看看盟主是否答應?」

「我就想不明白了,軒轅公主要比武招親原本就該是你們燕返水閣的事為什麼會成了離州武林的事?為什麼比武招親要讓離州武林盟舉辦?」寧月終於問出了憋在心底許久的疑問。

「這個……事關十五年前無淚公主與離州武林定下的約定,具體情況我也知之不詳。如果寧盟主不介意,老夫可以向蕭盟主傳話,不知寧盟主意下如何?」

「那就有勞大長老了。」

「嗤」突然間,無論寧月魚子目君無涯還有風飛雪齊齊的臉色大變,驚恐的轉過頭看著遠處那道直衝天際的劍氣。

劍氣如虹,彷彿將天空撕開。凜冽的殺意席捲蒼穹,將天地時間都一起凍結。死亡的氣息布滿寒月潭,就像將這一片地域分割進了幽冥鬼府。

劍氣一閃即逝,剎那間的劍光將燕返水閣推進了幽冥地府,又一瞬間將幽冥地府拉回到了人間。星辰依舊閃耀,空氣依舊冰寒。那道劍氣彷彿從未出現過,就像大家看到的僅僅只是幻覺。

「好強的劍氣!是誰?」風飛雪面無血色顫抖的問道,這裡是燕返水閣,劍氣的方向是燕返水閣的後院。燕返水閣中何人能放出這麼強大的劍氣?

「難道是蕭太玄蕭盟主?」君無涯試探的問道。

「不可能……這麼強悍的劍氣……絕對是……」

「天榜高手1寧月凝重的介面說道。

寧月親身的感受過天榜高手發出的攻擊何其的強悍,那毀天滅地的威勢幾乎將世界凍結。方才那一道劍氣升空,寧月清晰的感覺到將世界剝離。除了天榜高手,除了武道之境又有誰能發出如此強悍的劍氣?

「走!去看看1大長老臉色慘白,瞬間從仙風道骨變成了大病初癒。身形一閃,人已化作白光衝出了房門。

寧月三人對視一眼,也一同提起輕功向後院飛奔而去。寧月也終於見識到了風飛雪的武功,雖然她的武學境界也許比不上寧月這個妖孽,但她的輕功絕對不在余浪之下。

尤其讓寧月震驚的是,風飛雪雖然施展著輕功飛舞。但她的身上竟然沒有溢出一點點的內力波動,就連先天之靈也沒有流出分毫。

那道劍光毀天滅地,只要長眼睛的人都看得到,只要活著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瞬間,整個燕返水閣都混亂了起來。無數離州武林盟弟子包括參加比武招親的九州武林俊傑紛紛向劍氣升空的位置急趕而去。

什麼私人禁地,什麼不得亂闖。在那道劍氣之下一切都是狗屁。一個如此強大的劍客出現在燕返水閣,離州武林盟的人早就慌了哪還顧得上攔住誰?大夥瘋一般的向劍氣發出的位置飛奔,伸頭縮頭先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說。

後院空曠的花園之中,兩個身影已經趕到。兩人並肩而立,身上散發出凜然的靈力波動。兩個人,就彷彿這一塊大地,這一片星辰。兩人就這麼站著,卻給人如同天地化身的錯覺。

寧月的輕功精妙,所以他和魚子目是第一批趕到現場的人。隨著寧月的到來,他也看清了兩人為何呆立在原地的原因。

現場很慘,但卻不是讓寧月震驚的原因。因為殘軀斷肢他見過很多,當初一劍將十二樓上百高手分屍的事他也干過。

可即便如此現場的慘狀卻依舊讓寧月感覺深深的恐懼。四具屍體,被人一劍從中間劈成兩半,左右兩邊均勻對稱不差分毫。任何一個武林高手都能將一朵花蕊均勻的劈開,但人不是靜止的花蕊。而眼前死去的四人,更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三個寧月不認識,但其中一個寧月卻非常眼熟。他是今天早上接待自己一行人的斷衫派掌門杜之嫌。正因為知道杜之嫌的中位先天實力,所以見到他這麼被人當死狗一樣劈成兩半,寧月的心底還是升起一陣拔涼。

「師傅」

「掌門」

「掌門」

幾聲驚呼突然響起,後面的人也相繼的趕來。當門下弟子見到自己的師傅掌門死的如此慘烈紛紛發出一聲驚呼沖了上去。

「是誰?到底是誰?」

「師傅礙…盟主,蕭盟主,副盟主,你們要替我們掌門報仇啊!他們……他們死的太慘啦」

「是啊!太慘了1蕭太玄幽幽的說道,「太慘了……」

堂堂一派之主,堂堂先天高手。竟然被人這樣從中間劈開,內臟鮮血灑了一地。一個武林高手,一代宗師,竟然連個體面的死法都沒有。

之前的那道劍氣驚詫了世人,從劍氣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武道高手的氣息。但一個武道高手,到底是什麼仇怨會讓他做出這樣髮指的事?四派掌門連個全屍都不留,一個武道高手竟然連這點氣度都沒有?

「蕭兄,你猜是何人所為1玄月宗藍嵐突然直起身體打破了這番死寂的天地。哪怕眼前的哭聲震天,這番天地給寧月的感覺就是死寂。也唯有藍嵐的開口,才讓天地從死寂回歸正常。

「藍兄以為呢?」蕭太玄的聲音有些蕭瑟,話語中竟然帶著濃濃的恐懼。身為離州武林盟盟主,身為離州兩大天人合一高手,他竟然會恐懼,無論從聲音中還是語氣中竟然透露著恐懼。

「普天之下,能發出這樣劍氣的只有三個。水月宮主一直隱匿不出,琅琊劍主遠在蓬萊仙境。那麼剩下的……也只有她了1

藍嵐的聲音很輕,但在場的人卻都聽得真切。寧月在他們推斷只有三人的時候就知道他們推測的是誰,一瞬間寧月的眉頭皺成了褶皺。

「是……是千暮雪這個女魔頭?」一聲尖叫在嚎啕大哭的人群中發出,一瞬間恐懼彷彿病毒一般飛速蔓延。

「千……千暮雪?她又開始殺人了?」

「盟主……五年前她幾乎讓我們離州武林絕根,你們不能不管礙…」

「盟主,離州武林哪門哪派的沒有弟子被她殺害?如今她已經不滿足屠殺各派青年俊傑,她的目光已經盯上各派掌門了……盟主我們離州武林盟為何成立?您一定要維護武林正道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