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八十七章 血染梅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七章 血染梅山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不是千暮雪1寧月的聲音在一片喊殺聲中如此的刺耳,一瞬間無數雙通紅的眼睛冷冷的射來。pbtxt如果目光可以殺人,寧月此刻已經被千刀萬剮。

「哪來的後輩,這裡豈有你說話的份?」

「莫不是千暮雪的同黨?」

不只是一群離州武林盟的弟子,就連蕭太玄藍嵐兩位盟主也瞬間將目光鎖定在寧月的身上。剎那間氣勢如大山一般壓來,寧月只感覺身體瞬間沉重了好幾倍。

寧月的額頭不禁掛起一絲冷汗,這群人想問題從來不動腦子么?連同黨的話也說得出口?

「這位少俠好精深的修為,想來你也不是無名之輩敢問少俠到底是何門何派?」蕭太玄冷冷的問道,看向寧月的眼神中精芒閃爍如天空耀眼的星辰。

「江州,寧月1寧月微微抱拳,但卻沒有躬身行禮。這樣的舉動頓時引得一眾離州武林盟弟子群情激奮。

「好一個不知禮數的小子1

「見了我們盟主竟然也不躬身行禮?」

「混賬,你是什麼身份敢和盟主這麼說話?」

寧月的眉頭再次皺起,他想不到自報了家門竟然沒有一人認出他的身份?難道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名動江湖?還是說自己的名號還沒有傳到離州?

一雙戲謔的眼神射來,寧月順著目光望去竟然是藏在人群中的司徒冥。他的笑容依舊親切,但寧月卻感受到眼神中滿滿的惡意。

「在下不才,添為江南道武林盟主。所以……我不是什麼小子,更不是什麼後輩!蕭盟主,這就是離州武林盟的待客之道?」

「嘶」

鋪天蓋地罵聲被一陣吸氣聲頂替,無數驚疑的目光再一次彷彿要將寧月裡外都看透。江南道武林盟主,這個身份不僅不輕反而重的和離州武林盟主不相上下。江南道武林在九州十八道也是響噹噹的武林勢力,金陵沈府也是九州頂級世家。

但他們無法想象,一個如此年輕的人何德何能成為江南道武林盟主?為什麼不是沈千秋而是這個看起來一點都不可靠的年輕人?疑惑不解是離州武林弟子的共同心情,但寧月敢說,那就一定是!這一點在場的武林人士沒人會懷疑。

「原來是寧盟主,失敬失敬!離州武林皆是粗蠻武夫,比不上江南武林斯文,如有得罪還請多擔待。pbtxt不過……寧盟主身份不凡說出來的話卻是要負責的。你說不是千暮雪所為……可有依據?」

藍嵐微笑著說著,雖然臉上的笑容給人親切的感覺,但寧月卻在字裡行間聽到了一陣陣透骨的嚴寒。寧月臉色一正,微微的側過臉看著地上依舊散發著恐怖死亡氣息的屍體。

「千暮雪的劍氣為無垢劍氣,至精至純怎麼會染上如此濃郁的煞氣?再加上千暮雪通靈劍胎怎麼可能會留下如此慘烈的現場?千暮雪劍氣如虹,隔離紅塵,殺人不見血,你們何時見過千暮雪的殺人留下滿地血污的?」

寧月的話讓蕭太玄和藍嵐陷入了深思,無數雙眼睛眼巴巴的看著他們兩人。過了許久,蕭太玄才幽幽的開口。

「千暮雪的武功特性的確與此刻的不符,但要說千暮雪殺人不見血……那是寧盟主孤陋寡聞了。五年前血染梅山,那裡的三千離州武林俊傑哪一個不是死在千暮雪的劍下?」

說著。蕭太玄轉過身向人群中參加比武招親的九州武林俊傑望去,「出了這樣的事,明天的比武招親看來要延後了,招待不周之處還望各位諒解。」

在離州武林盟的驅散下,人群漸漸的散去。尤其是十八位來自九州的俊傑更是被嚴加看管了起來。說是為了大家的安全,但誰都知道這是為了監視。

回到房間的寧月就一直愁眉不展,心底總有一種莫名的危機感,彷彿有什麼不好的事正在緊迫的逼來。

「無涯1

「哎?」君無涯從窗外收回目光,茫然的轉過頭看向寧月。

「那天剛想問五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導致離州武林幾乎絕根?千暮雪為什麼要殺人?為什麼要血染梅山?」

「哦,這個事啊1君無涯利索的回到桌子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潤了潤耗開口道:「千暮雪的師承背景皆是成迷,沒人知道她的師門,也沒人知道她的過往,就連她成名的經歷都沒有。

一出現武林,讓武林都知道她名字就是因為她年僅十四歲位列天榜。而也是那一年,三榜驚絕月下劍仙的名號響徹武林。

那一年是屬於千暮雪的一年,九州武林無處不在傳播月下劍仙的名號。如此風華絕代驚才絕艷,你說會不會引來無數人的追捧?」

「那是自然,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一點我完全理解1寧月面帶微笑的說道,心底卻不由得一陣泛酸。哪怕明知道千暮雪和那些追求者不可能發生過什麼,但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有無數狂蜂浪蝶,心底還是有些不高興。

「那一年剛剛入冬,不知從哪裡傳出千暮雪要待字閨中欲從從九州武林選一位青年俊傑結為伴侶。」

「我靠,這樣的小道消息也有人信?」寧月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問道。

「江湖武林嘛……對自己不利的事向來不屑一顧。但對自己有好處的自然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一夜之間九州武林聞風而動,而其中離州武林最為雀躍。短短三天就集結了三千人向梅山行去。

那時候,離州各門各派幾乎拿得出手的弟子全都出動了。當初還打出了什麼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口號,三千人上梅山,這聲勢比現在的比武招親大多了。」

「到了梅山,他們恐怕知道這只是一個騙局?」

「是啊,自然知道了。你猜知道算盤落空的離州武林俊傑後來做什麼了么?」君無涯戲謔的笑問道,這笑臉活像一隻偷了雞的狐狸。

「他們不會作死的強闖梅山吧?」寧月倒吸了一口冷氣說出了可怕的猜測。

「若非如此,離州武林又怎麼會幾乎斷根絕種?他們不止闖了梅山,仗著自己人多勢眾加上又都是名門子弟。他們不只是闖了梅山,還殺了試圖阻攔他們的兩個下人。

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光寒九州心!整座梅山,都被他們的血染紅。相傳梅山的梅花之所以開的如此的妖艷,是因為梅花樹下一具具青年才俊的屍體滋養。」

「天榜高手的威嚴……果然不容他人褻瀆。作死之人,無葯可醫1寧月長長一嘆,心底也算釋懷。之前只知千暮雪曾大開殺戒還以為千暮雪為一戰揚名,現在知道了前因後果心底也只留下活該二字。

換做寧月自己,別人在外頭怎麼浪他也許置之不理,都到自己家裡殺人了不一巴掌拍死難道還以德服人?千暮雪的性格向來是能用劍說話絕不動嘴。

「因為千暮雪的大開殺戒,離州武林盟應運而生。可惜離州武林盟成立了五年,他們卻不敢踏足梅山半步。也因此梅山成了男人的禁地,無論誰只要是男人都不敢踏進梅山半步1

寧月的眉頭再一次皺起,心底更是慶幸自己沒有將千暮雪中毒的事說出來。從千暮雪和離州武林的恩怨來看,這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深仇大恨埃

離州武林盟不敢靠近梅山,是因為天榜高手非人數可以彌補。倘若讓他們知道千暮雪中了業火紅蓮的毒,絕對不會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一連幾天,離州武林盟將整個燕返水閣搜的底朝天也沒有發現一點線索。兇手何人不知道,藏身何處更不知道。被關在屋中幾天,一群少年的心開始騷動了起來。不只是通過龍門擂台的十八位青年俊傑,就是離州武林盟弟子也有點按耐不住了。

「五師兄,明天又要開始舉行比武了,小弟在此敬你一杯預祝你馬到功成抱得美人歸1峨眉派斷劍平舉著酒杯對著華劍英笑著說道。

「七師弟,我們師兄弟四人自幼一起長大你的小心思就不要在為兄面前賣弄了。嘴裡雖然預祝著我,但想抱得美人歸的恐怕是你吧?

你也別拉著臉!我們是師兄弟,無論我們四人誰贏了比武招親,都是光大我峨眉派。九州高手不只有我們四人,其餘的各方高手都相當厲害就算要爭,也得等我們淘汰了其他人再爭吧?」

「四師兄所言極是,可四師兄卻是冤枉了小弟,小弟是真心實意的希望師兄能贏得名聲贏得美人。要知道我峨眉女弟子也是專美於武林,小弟怎會真的要取一個軒轅公主而放棄那麼多師妹呢?」

「哈哈哈……七師弟這話還是不要傳到師傅耳朵里,否則小心師傅她直接閹了你這個吃窩邊草的皮懶貨。」

笑聲之中,師兄弟之前尷尬的氣氛頓時一消。

「三位師弟,此次比武招親我們不懼離州武林盟的弟子,但對三個人我們卻不得不防1

「四師兄說的是……那個江南道武林盟主?」

「寧月的武功高深莫測,就連蕭太玄也贊他一身好修為他自然是三人之一。跟在他身邊的君無涯也不可小覷,玉骨神拳可是中州巨俠絕學,想來他的背景定是深不可測。但其中最值得注意的……還數江州龍王的大弟子司徒冥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