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八十八章 峨眉四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 峨眉四劍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司徒冥?為何?」

「難道你們沒有發現么?數天來,司徒冥已經和衝過龍門擂台的人打成了一片。pbtxt就連離州武林盟對他的也是讚不絕口就連夜師叔也對司徒冥感官良好時不時的拿他來教訓我等。這個司徒冥……絕對不簡單,他如此長袖輕舞怕是打算名利兼收礙…」

「四位可是冤枉在下了……」

在華劍英聲音剛落下的瞬間,一個聲音透過門縫傳進了屋內。

「在下司徒冥,峨眉四位兄台可否容許在下進屋一敘?」

四人對視一眼,紛紛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震驚。峨眉四劍,不弱於人。每人修為放眼九州也就絕對傲然與青年一代。但四人聚集一起竟然被人侵到門外都不得而知?這樣的實力除了師門的前輩還有誰?

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但很快鎮定了下來,「司徒兄來的真湊巧,進來一起喝一杯吧1

華劍英說著拉開了門,寒冷的風如幽靈一般灌入房間,司徒冥面帶溫和的微笑筆挺的站在門外。華劍英微微抬頭才能與司徒冥對視,這時候他才發現,司徒冥的個子竟然比他們都高出一個頭。

「司徒兄請1

「多謝1

司徒冥的到來讓四人間的氣氛有些尷尬,畢竟剛才還在議論著他被當事人當場撞破。詭異的氣氛在四人中間來迴流轉。

「呵呵呵……四位兄台,方才我在門外聽到各位似乎非常忌憚在下?這一點,四位兄台就多慮了……」司徒冥打破沉寂輕笑的說道。

「司徒兄莫要介懷,我等師兄弟也明人不說暗話。司徒兄乃江州龍王的大弟子,無論身份,名望,武功都非我兄弟四人所能比擬。我等忌憚司徒兄……有什麼不對么?」

華劍英的確相當厲害,一句話就把被撞破的尷尬驅散的無影無蹤。這話一出,倒顯得峨眉四劍君子坦蕩絲毫不做作。

「哈哈哈……」司徒冥突然大笑,「四位兄台所慮的自然不假,不是在下自傲放眼九州年輕一代,司徒冥不差分毫。畢竟司徒冥代表的不是司徒冥一人,而是江州龍王的臉面1

司徒冥的豪言頓時讓峨眉四劍的臉色變得漆黑,這話聽在耳朵里怎麼看都是在打臉,但四劍卻無力反駁。論師門,有江州龍王坐鎮的怒蛟幫比峨眉強。pbtxt論武功,司徒冥被認定為半步天人合一境界的高手,放眼年輕一代無人可及。

「但是,司徒冥此行不再軒轅公主1司徒冥最後一句話讓四劍頓時錯愕。

「不在軒轅公主?那你來幹啥?」段劍平茫然的張著嘴巴脫口而出。既然參加比武招親了,不打算抱得美人歸你來打醬油么?

「我跟著師尊學藝十三年,如今卻已藝滿。師尊命我出山自行闖蕩江湖,幾位兄台不也如此?峨眉四劍武功超群為何之前名聲不顯?」

「那是因為我們還沒在江湖上闖出名號1華劍英似乎明白了司徒冥的意思,臉色也變得溫和了起來,「莫非司徒兄打算要藉此機會名動江湖?」

「名動江湖倒不奢望,我只不過想多認識些江湖同道方便以後行走江湖。功名未成,絕不成家,所以四位兄台無需太過忌憚司徒,司徒可在此承諾,若明日比試與四位兄台交手點到為止即可。」

「司徒兄何須此言?比武招親能者居之,我們兄弟四人豈是需要人故意相讓之輩?」華劍英雖然嘴裡說著,但臉上的興奮驚喜卻怎麼也隱藏不祝

「呵呵呵……華兄無需多言,司徒志願如此。不過……就算司徒有意相讓,但四位兄台想要脫穎而出也是千難萬難,須知這十八個闖過龍門擂台之中,有一個連在下也沒有絲毫把握。」

「寧月?」華劍英的聲音突然冷了下來。司徒冥身為江州龍王的大弟子,武功高深他們還不是不能接受。但寧月卻讓他們不得不生出濃濃的怨念。

年紀比他們輕,武功偏偏高的令人髮指。而最讓他們無法接受的是,其他的青年俊傑都是背靠著強大宗門,都是某個德高望重前輩的弟子。而他寧月是什麼?一個虛無縹緲的不老神仙根本就做不得准,但他卻已經是江南道武林盟主了。

比他們優秀一點點,他們會心底泛酸,比他們優秀很多他們就會仇富。在峨眉四劍的心底,寧月不就是運氣好一點點,再加上有人吹捧才當上了武林盟主?其本身難道真的可以和蕭太玄之類成名數十年的高手相提並論?

「不錯,正是寧月。不是我小瞧各位,在寧月身前,你們沒人能接下他一劍,就連我與之交手也是一招定輸贏。寧月天賦絕倫,實在可怕。四位兄台還是好好思量如何應對他吧……」

「嗯?」華劍英的眉頭突然皺起,「司徒兄,你說這話可不要怪在下懷疑你的用心了?」

司徒冥之前說的話已經非常露骨,擺明著想要挑撥四劍敵視寧月讓人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有坐山觀虎鬥之念。

「華兄誤會了司徒了,司徒確實無意於比武招親,而寧月也的確是四位兄台的頭等大敵。莫非沒司徒的一句話,你們就能和寧月和睦相處?司徒治不了寧月,但四位兄台卻是可以,司徒來此就是為了提醒四位。」

「連司徒兄都沒把握對付寧月,我們兄弟四人又如何能做到?司徒兄莫要欺詐我等……」

司徒冥放下酒杯目光灼灼的掃過四人,看著他們一雙雙期待的眼神嘴角勾起一副神秘的微笑,「遇到峨眉弟子,天幕府退避三舍。這句話四位兄台不陌生吧?」

這話是背在天幕府身上的恥辱,而卻是峨眉派超然的所在,峨眉弟子走在江湖能高人一等正是因為他們得到這句話的殊榮。更有很多做下了惡事,眼看就要引起天幕府介入卻因為他們請動峨眉弟子而不得不讓天幕府放過的事件。

「司徒兄到底是何意?」華劍英臉上雖然傲然,但眼眸深處卻露出濃濃的疑惑。這句話雖然不假,但與寧月有何關係?

「難道四位不知道……寧月的另一個身份是江南道天幕府總捕么?」

「什麼?」四劍紛紛彈起身站了起來,「他……他不是江南道武林盟主?怎麼……怎麼可能是江南道天幕府總捕?難道……難道……」

「江南道武林已經成了朝廷的走狗,他們全部歸順於天幕府了。所以我才說,四位兄台要制住寧月易如反掌1

「好啊!一個天幕府的走狗竟然敢……竟然敢出現在峨眉弟子的面前?三位師弟,我們這就走,去會會天幕府的狗1

司徒冥微笑的看著四人急匆匆的出了門,輕輕的舉起酒杯一飲而盡,臉上再次掛上如狐狸一般的微笑,「四個白痴1

寧月在房中安靜的彈琴,每次心緒不寧的時候,他都會用琴聲來撫平心底的煩躁。三天了,因為兇手毫無線索而大多數人依舊將矛頭指向千暮雪。

房間中,君無涯輕輕的敲擊著桌面打著節拍。看來這貨平日里也沒少養尊處優,這一副閉目傾聽的樣子倒真像款爺在青樓聽小曲。

「寧公子1門外響起了風飛雪的呼喚。

琴聲斷,寧月緩緩的睜開眼睛。君無涯臉上卻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站起了身來到門口拉開了房門。見到風飛雪風無悔兄妹兩站在門口突然露出了親切的笑容,「你們來的真不是時候,一曲殘章斷等下一次讓寧兄把這一曲彈完不知道要等到哪個猴年馬月……」

「抱歉打擾公子的雅興了……」風飛雪的聲音很輕柔,美得彷彿能融化心底陰鬱。如果她的長相稍微正常一點,哪怕不需要美只需要不醜也許會有很多武林俊傑願意與她相伴一生吧。

「別聽那騷包的廢話,飛雪姑娘來此是有什麼事么?」

「這些天鬧得燕返水閣人心惶惶,而參加比武招親的少俠們都已經待不住了。所以蕭盟主決定明日繼續開始比武招親。所以飛雪特來通知寧公子和君公子1

「知道了……四位兄台,既然來了就出來吧,藏頭露尾鬼鬼祟祟欲與何為?」寧月淡淡的聲音響起,卻將君無涯和風飛雪嚇了一大跳。

「哼」一聲冷喝響起,彷彿在房間里炸出滾滾響雷。聲音落地的瞬間,四個身影出現在寧月的房間。無盡的威壓升起彷彿炙熱的火炬。

「峨眉四劍?你們這是何意?」寧月的臉色猛然間陰了起來,四人連招呼都不打,甚至連理由都不說,一出現就氣機鎖定自己擺明著來挑事。問題是……寧月都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他們了。

「何意?我們只是想看看,一個天幕府的走狗到底哪來的膽子在我峨眉弟子面前晃蕩?」華劍英的冷冷的說著,臉上戲謔的笑容深深的刺痛了寧月,一瞬間寧月的臉色變得鐵青。

「我也很想知道你們哪來的膽量敢在我面前晃悠?無涯,飛雪你們退後1手指輕輕的放在琴弦上,一道劍氣在琴弦中流轉。

「等等」風飛雪突然擋在寧月的身前,也使得寧月的劍氣不得不收祝

「四位公子,你們與寧公子都是來參加比武招親的,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們何不坐下來好好說,燕返水閣不可妄自動武……」

「你是誰?」華劍英斜著眼,厭惡的掃著風飛雪醜陋的臉龐冷冷的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