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八十九章 斷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 斷臂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我是燕返水閣的婢女,還請四位少俠息怒莫要妄動干戈……」

「一個賤人也敢管我們的閑事?」華劍英說話間,一掌已經向風飛雪拍去。?八?一中文?81???因為離得太近,而且誰也沒想到華劍英竟然說動手就動手。一時間風飛雪竟然呆立當常

「你敢」寧月頓時一急,身形激射一掌向華劍英拍去。朝陽天歌雖然強悍,攻勢也剎那間趕到。但比起近在咫尺的一掌,還是差了一點。

華劍英修為精深,而且離風飛雪太近,這一掌打出的如此迅疾就算寧月修為再高想要救援已經晚了。風飛雪的眼眸猛然間放大,那一掌帶著死亡的氣息將她的靈魂深深的凍結。

突然,一道身影出現在風飛雪的身前。高挑修長的身形此刻在風飛雪的眼中如此的偉岸。

「啪」

「噗」

「轟」

風無悔的身體倒飛而去,一連撞著風飛雪的身體騰空而起。一口鮮血飛舞,在空中炸出耀眼的紅雲。三道劍光突然間炸亮,劍氣如虹,劍芒如星。在掌力即將攻到的時候,劍氣與寧月的朝陽天歌相撞。強大的內力爆開,如狂風席捲。

華劍英愣住了,寧月也愣住了。整個房間風捲殘雲彷彿被颶風洗劫了一般,但這些卻不是兩人愣住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風無悔被打傷了!

方才風無悔還在風飛雪的身後,但他怎麼做到的?怎麼能在一瞬間就擋在了風飛雪的身前?如果說風無悔懷有高深的武功?這一點寧月是不信的。風無悔沒有武功這一點寧月早就試探過了,而且如果身懷高深武功他完全有可能用其他辦法救下風飛雪,更不會被打得口噴鮮血。

兩人愣住的瞬間,段劍平三人卻沒有愣祝一道劍氣劃過的剎那間,又是三道劍氣向寧月激射而來。劍氣如虹殺意如霧,在剎那間,寧月就被冰寒的殺意驚醒,也在剎那間,寧月的眼底閃過一絲怒意。

峨眉霸道他早有耳聞,但霸道的對一個下人出手,辣手無情,一掌絕殺,這已經不是霸道可以概括,這樣的作為就是在草菅人命。

「錚錚錚」

一段琴音響起,在君無涯準備出手的瞬間寧月的琴心劍魄后先至。三道劍氣破碎無形,而寧月的琴心劍魄依舊剛硬。

「轟」

房門破碎,連著房門的整堵牆轟然爆裂。四道身影如閃電般倒飛而去,空中噴涌的血花也如同風無悔口中噴吐的鮮血那麼的刺眼。

「噗」

「啊我的手我的手……」

峨眉四劍,驚才絕艷。在他們初出江湖的第一戰,卻留下了四條手臂。鮮血從手臂的斷口處噴洒,四條手臂留在了他們的不遠處。

「誰?何人在鬧事?」驚呼聲響起。

動靜吸引了周圍高手的警覺,在峨眉四劍落地的瞬間,十數道身形出現在現常當他們看清峨眉四劍的慘狀之後卻又不由的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

峨眉四劍他們的實力有目共睹,當初闖過龍門擂台的時候都見識過。但現在,他們卻被人廢了。一個劍客,失去了一條手臂就是廢了。除非從頭再練左手劍,但又有幾個能有這樣的魄力和資質?大多數來說,失去了右手從此消沉甚至……自我了斷!

「哼1寧月背著琴,緩緩的從背後的斷牆中走出。臉色冰寒的掃著地上慘嚎的四劍,身上涌動的氣勢如翻滾的海面。

風飛雪背著昏迷的風無悔跟著寧月走出,「寧公子,哥哥受了重傷需立刻治療。我會立刻稟報大長老讓他們前來主持公道。」

寧月默默的點了點頭,眼底的冰冷漸漸的消散。突然,一股寒意從背後升騰,彷彿一瞬間天地的溫度降了十度以下。寧月身體一僵,先天識海猛然間透體而出。

「是誰打傷無悔的?」一個聲音很冷,但比聲音更冷的是他的氣勢,他的性格,還有他的靈魂。

「段公子,是峨眉派!不過他們已經被寧公子斬斷了一條手臂……」

「他們該死」一聲暴喝打斷了風飛雪的話,氣勢驟然升起如雪崩一般向倒在地上的四劍飛瀉而去。

段海,那個一劍留下四座冰雕給寧月留下太多震撼的青年高手。而此刻,他的身份更像迷霧一般讓寧月琢磨不透。

他似乎和風飛雪風無悔關係匪淺,他似乎和兄妹兩人早已相識。他似乎……太多的似乎給段海編織了層層的迷霧。

「轟」一道威壓從天而降,彷彿一隻大手從天空壓來。寧月剛想出手,氣勢凜然的段海已經一劍刺出。天空的威壓瞬間爆炸,但段海手中的劍卻化作星芒消散的無影無蹤。

「天人合一?」寧月渾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著頭頂壓下的巨手,什麼時候天人合一的高手這麼不值錢了,什麼時候天人合一就像雨後春筍一樣一個個的冒出來了?

段海手中的劍碎,但他的氣勢竟然沒有絲毫委靡反而越的高漲。眼中不屈的意志如同爆的火山直衝蒼穹。

「錚」一道琴聲響起,彷彿割開了時間。手掌的主人身份未明高深莫測,但有一點寧月可以肯定,他是敵非友!

段海因為峨眉傷人才出手,而頭頂的手掌卻是因為峨眉四劍被廢而含恨出手,無論如何寧月是避不開的。與其被動應戰不如主動出擊。

寧月的琴心劍魄雖然不是全力出手,但威力已然不俗。一道無形劍氣將天空的手掌撕出一道裂口,也在剎那之間,給段海搶到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段海身形一震,背後的竹筒突然射出一道銀光,彷彿銀龍出海直指天空的手掌。銀光消散,現出了原來的面貌。通體銀白的長槍,泛著凜然的寒意。

身形躍起,一把抓住槍桿。一瞬間,段海的氣勢彷彿站在屍山血海的戰神。一槍在手,就能捅破天空。一道寒芒從槍頭凝結,槍身微顫,卻化作筆直的虹光狠狠的向手掌的豁口處撞去。

「轟」手掌終於在三番四次的攻擊中爆碎,而不再像之前那樣凝而不散。天空中彷彿落下了星辰,如磚石般晶瑩剔透。

那一顆顆磚石是天空灑下的冰晶,落在臉上透骨的冰寒。這一刻寧月終於明白,為什麼那天段海的劍法這麼的怪異。明明不是快劍,卻缺少了那麼多的變化。明明劍氣如虹,卻那麼的一往無前。

君子之劍,勇者之槍!段海的劍法,是槍法,只有槍法才能擁有捅破天地的膽魄。

「好一招雪月冰花1一個聲音突然間響起,彷彿天空在對著人說話。話音來自四面八方,讓人捉摸不透聲音來自何處。聲音的主人並沒有過多的故弄玄虛,不一會兒,一道青色的身影便從天空緩緩降落。

「你是雪原寒槍歷滄海的弟子?」來人看起來年過五十,但卻鶴童顏面白無須。

「師叔……師叔……我們被廢了……被廢了礙…」

「師叔,您要替我們做主氨

峨眉四劍哭嚎的向來人爬去,那模樣有多慘就有多慘。寧月的心不由得為之咯一下,想不到峨眉派竟然還來了一個天人合一境界的師叔?

「劍英,劍平,劍辰,劍離!你們……怎麼會這樣?誰幹的?」雖然早已知道自己的幾個師侄受了傷,但他萬萬沒想到竟然被人斬斷了胳膊。雖然斷臂不影響武功修為,但一身苦練的劍法卻是盡廢。

峨眉四劍乃峨眉近百年來最傑出的弟子,往年只要出現一個便能讓峨眉屹立不倒。這次一下出現四個讓峨眉上下將光大峨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們的身上。而現在……他們竟然被人廢了?這讓他如何不怒?

一瞬間,磅的氣勢彷彿核彈爆炸的瞬間,靈力的火炬照亮了天空。一身紫色長袍隨著內力激蕩,一雙如電的眼睛狠狠的射向對面的段海。

「是你?」

「師叔,是寧月……他是……他是天幕府的走狗……師叔……殺了他……求您殺了他……」

寧月的心臟急的跳動,眼神漸漸的眯起。人群中,一雙戲謔的眼睛讓他的心為之一凜。如海嘯席捲的靈壓鋪天蓋地的湧來,又如同泰山從頭頂墜落將寧月壓的動彈不得。

「喝」一聲輕喝,??席捲的靈壓衝天而起打碎了夜長老的氣機封鎖。換做以前,寧月絕對不可能在天人合一境界面前有所抵抗。而此刻,寧月卻凜然不懼。

「你到底是何身份?」夜長老殺意如潮冷冷的問道。

「江南道武林盟盟主1寧月傲然而立,毫不示弱的盯著夜長老飽含殺意的眼睛淡淡的說道。

「可我的師侄卻說你是天幕府的走狗?天幕府狗王有令,狗崽子一見峨眉弟子退避三舍。難道你不知道么?你不乖乖的做喪家之犬還敢傷人?老夫饒不得你1

「嗤」一道劍氣無聲無息,但卻來的如此的驚天動地。劍氣扭曲了空間,彷彿將漫天的星辰融為一爐。在夜長老話語剛剛落地的時候,劍氣已然臨身。

「哼!雕蟲小技1劍氣襲身,夜長老身前突然綻放出一道奪目的劍光。劍光如月,卻比月更加的冰冷。

「轟」天空在扭曲中破碎,剎那間回歸於平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