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九十章 三英戰天人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章 三英戰天人合一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琴心劍魄?九天玄女的琴心劍魄竟然重現人間?不愧是震古爍今的絕學。pbtXt可惜……你不是九天玄女!一條天幕府的走狗端是好大的膽子,見到峨眉弟子不夾著尾巴也就算了竟然還敢行兇?看來楚源連養狗都不行1

「捕神養狗的本事自然不行,因為他養的是狼!不過峨眉養狗的本事端是了得,打了幾隻狗崽子馬上迎來了一條老狗1寧月淡淡的一笑,不氣不惱的對著夜長老說道。

「找死」

一道劍芒剎那間出現,劍未出鞘,劍氣已經瀰漫天地。到了天人合一境界,劍出不出鞘已經沒什麼意義。劍隨心動,意念一動劍氣剎那間成型。

「轟」一道銀龍席捲天地,在劍氣尚未落下的時候。銀光乍現化作一條冰霜騰龍狠狠的向夜長老撕咬而去。

劍氣縱橫,彷彿無數劍雨穿插於銀龍中間。冰霜之龍氣勢澎湃一往無前的衝擊著夜長老身前,卻無奈在身體五尺之外再也不得寸進,化作漫天的冰雪如鑽石一般灑落。

夜長老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了,眼神不善的向手執銀槍傲然站在寧月身邊的段海望來,一些思索掙扎在眼底流轉。

「此事與你無關,你何必趟這灘渾水?」過了許久,夜長老才幽幽的說道,臉色肅穆氣勢狂卷。也許這是他最後的警告。

「峨眉弟子,該死1段海的話很短,但卻散發著凍徹心扉的冰寒。眼神平視夜長老,卻不見絲毫情緒。而正是這樣的眼神,卻是最可怕的眼睛,因為這就是一條毒蛇,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毒蛇。

「哈哈哈……好好好!雪原寒槍的弟子果然有他的幾分風采。既然如此……那就一起上吧1夜長老傲然的喝道,一身氣勢狂卷大有舍我取誰的豪情。

「嗯?」突然,夜長老的眼睛猛然間眯起,再次射出兩道歷芒。而這一次,卻是射向緩緩走來與寧月並肩而立的君無涯。

「玉骨神拳?你是中州巨俠的弟子?」

君無涯淡淡一笑,這張笑臉和寧月何其的相像。若非兩人的氣質天差地別,實在很難分出兩人之間的差別。

「弟子不敢當,我只是老師的記名學生而已。不過……夜前輩既然是前輩高人應該不介意我們三人聯手吧?」

「哈哈哈……好好好!一個不老神仙的傳人,一個雪原寒槍的傳人,還有一個中州巨俠的記名弟子。pbtxt你們到可以算是九州武林青年一輩的翹楚,就讓老夫掂量一下你們學了三位天榜高手幾分本事」

「嗡」從未出鞘的長劍終於有了動靜。劇烈的顫抖,劇烈的搖晃。無盡的劍意自劍鞘溢出蕩漾著天地的波動。

突然,一道寒光照射天地,在場的所有人在這一刻失明。彷彿天地間只剩下那一柄劍,那一道劍光。劍光懸浮在夜長老的身前,彷彿水中沉浮的魚。

「天地合一,御劍飛仙」

劍光炸亮,如同驕陽衝破雲海綻放出萬道霞光。天人合一高手的劍氣,已經極盡升華。這個境界已經不再是數量可以彌補,劍光之中帶著天地法則,就算先天境界也別想反抗一絲一毫。

「嗤」一道琴聲彷彿風聲一般突然間升空。在三人之中,能夠不被天地法則鎮壓的唯有寧月。已經踏出武道一步的寧月,全力的一擊已經不遜於半步天人合一。

在段海和君無涯被劍氣鎖定動不了分毫的時候,寧月是打破夜長老氣機鎖定的唯一希望。無形的劍氣扭曲的星光,也扭曲了夜長老的劍光。

夜長老臉色大變,並不是說寧月的劍氣多麼強悍他無力抵擋,也不是驚訝寧月可以不受自己氣機鎖定的影響。真正讓他驚訝的是,寧月竟然可以打破自己的氣機封鎖。

天人合一對先天境界的威懾是在境界的壓制,天人合一可以化身天地,天地既我!只要境界不落,內力不枯。而打破天地氣機封鎖,就是強行斬斷自己境界壓制。能做到這一點的,除了同等境界再無其他。

「轟」劍光破碎,寧月的琴心劍魄也在煙花中消散於無形。但這短暫的一瞬間,卻是給段海和君無涯一絲喘息的機會。

在劍光如星光灑落的瞬間,一條銀龍已然咆哮的升空。晶瑩剔透如磚石雕琢,散發著凜冽寒意。段海的身形一閃,彷彿也化作流光緊跟著游龍而去。

夜長老悶哼一聲,臉色變得陰沉如墨。氣機封鎖被寧月打破,使他的後繼發力出現了斷層。而恰在此刻,段海的銀槍一往無前的刺來。

「天真1夜長老冷哼一聲,劍光一轉,化作星雨狠狠的向銀龍撞來。這一招段海已經已經用過一次,而夜長老也輕鬆的接過一次。銀龍毫無懸念的在空中破碎,化作星辰碎屑飄揚。

突然,夜長老的瞳孔猛地一縮。在銀龍散盡的瞬間,如星辰的寒芒突然出現在眉心。在夜長老的眼前,周圍的一切化作飛速倒退的流光,眼前的所見的只剩下一條如扭曲的光團組成的隧道。而隧道的中間,正是一柄狠狠刺來的銀槍。

「眾星拱月」

槍尖微顫,突然間無數星芒在槍頭綻放。每一顆星辰,都是段海刺出的槍芒。如銀河墜落九霄,如星河斗轉。

段海的氣勢突然間沸騰,方才還是冷酷的冰原剎那間變成了炙熱噴發的火山。一聲暴吼,一往無前。

「哼」劍氣破碎,夜長老的左手化作天空的流雲,彷彿要遮擋月光星辰。星辰在雲朵中閃現,月光不時的薄雲中穿行。籠絡這星辰的雲,就像宇宙交織在一起的星雲。

「喝」

突然無數星光飛速的聚攏,化作星雲中最炙熱恆星。夜長老的眼神再變,他沒想到原本應該強弓之末的段海竟然還能在最後關頭髮出如此強悍炙熱的一擊。

明明如太陽一樣的耀眼,明明如火一般炙熱。但夜長老卻只感覺冰冷,那種透徹進靈魂的冷,彷彿寒氣已經將空間凍結。

一隻肉掌突然伸出,肉掌之上放著朦朧的金芒。炙熱的恆星狠狠的撞在巨大的手掌之上。就像太陽跌落在滄海一般。

「砰」天空的磚石如爆開的煙花,彷彿無窮無荊周圍觀戰的人紛紛運氣護體真氣抵禦如子彈一般的冰雪。但即便如此,還有不少人的護體罡氣被打得搖搖欲墜。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響起,視野在眼前定格。段海手執長槍,一槍刺出,銀亮的槍桿已經彎成了拱橋。而槍頭卻被夜長老緊緊的握在掌心。

槍尖離夜長老的咽喉不到一寸,但這短短的距離卻成了無法突破的天塹。無論段海如何努力,槍尖卻再也無法探出分毫。

兩道靈力火炬席捲,天空的星辰也在這一刻被扭曲的暗淡無光。

「好一招眾星拱月,好一個雪原寒槍!歷滄海果然名不虛傳……」

話還未說完,夜長老的眼孔猛然間再次收縮。天空之中,如泰山一般厚重的威壓彷彿隕石墜落一般從天而降。

「哈」強大的氣浪突然從兩人的中間爆開,就像憑空炸起的無盡風暴。這一刻,寧月才終於明白天人合一境界的強大。

換做他自己,如此高強度的交手內力早就耗得差不多了。就好比寧月,他能使出不下於半步天人合一境界全力一擊的劍氣。但他卻無法像真正的天人合一一般生生不息。寧月一劍斬破夜長老的氣機鎖定,而同樣的招式,他最多只能用三次。

在颶風之中,段海悶哼一聲飛速的倒退,手中的銀槍在地上擦出如熔岩一般的火花。夜長老的臉色陰沉如墨,眼睜睜的看著段海全身而退而無可奈何。因為頭頂上,那如彗星隕落的拳頭已經帶著雷霆風暴狂涌而來。

「喝」夜長老甚至來不及發出他那毀天滅地的劍氣。一道金芒乍現,手中的間彷彿流光一般與自己的氣機融合。剎那之間,一柄劍罡組成的巨劍從頭頂升起。

「劍罡?」寧月瞳孔一縮,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驚咦。

常人劍客領悟劍意,劍芒,劍氣,凝練劍罡,而後進化成劍胎。能夠踏上武道之路的,自然已經窺得劍胎。就像此刻的寧月,體內劍胎只剩下鞏固修為的劍柄尚未凝練。但眼前的夜長老明明劍道修為如此強悍,竟然還只是停留在劍罡的階段?

劍罡雖然不比劍胎,但劍罡卻也有其獨到之處。劍罡與護體罡氣類似,但卻比護體罡氣強悍的太多。人劍合一,人既是劍。劍罡既能保護自身不受攻擊,也可使侵入劍罡的一切東西絞為粉末。

「無涯小心,這是劍罡」

「轟」寧月雖然及時提醒,但為時已晚。君無涯的拳頭包裹著銀白色的毫光狠狠的撞在夜長老的劍罡之上。

「哼!竟然傻的一頭撞上劍罡?嫌命長啊1人群中想起一絲輕蔑的嘲諷。

「什麼?」

當流光消散,畫面定格之後,所有人紛紛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拳頭和劍罡相觸,拳頭竟然毫髮無傷?不僅無傷,彷彿他這拳頭不是血肉之軀就像是精鐵鑄成的一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