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九十一章 農夫三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一章 農夫三拳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轟」一聲巨響,夜長老腳下的青石猛然間爆碎。pbtxt方圓十丈範圍的地面彷彿塌方了一般瞬間化為粉末。一個十丈直徑半米深的坑洞出現在夜長老的腳下。

時間彷彿在那一刻靜止,君無涯伸直了右手,右手的拳頭與劍罡的劍尖相抵,兩人就像疊羅漢一般疊在一起。扭曲的靈力從兩人相觸的焦點瘋狂的擠壓瘋狂的壓縮。

夜長老漠視前方,臉頰微微顫抖,懷中抱著的劍劇烈的顫動。無數劍氣四溢就像流轉的波紋蕩漾於天地之間。

「哈」君無涯突然暴喝一聲,左手的拳頭泛出熾烈的光芒,如陽光照射白玉的反光。一拳狠狠的捶下,彷彿巨石從天空墜落湖面驚起衝天的浪花。無數靈力突然之間爆碎,席捲四周扭曲了眾人的視野。

「」一聲脆響,卻撥動了在場所有人的心弦,就像咬碎牙齒的聲響,聽著令人牙酸。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下,細密的裂紋出現在夜長老的劍罡之上。

強大的劍罡,天人合一高手所施展的無堅不摧的劍罡竟然碎了?竟然在君無涯拳頭的轟擊下碎裂了?這超乎了他們的認知,甚至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喝」君無涯的右拳再一次揮起,拳頭上彷彿有著莫名的吸力能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在眾人獃滯的眼神中,右拳再一次兇猛的揮下。

「轟」在劍罡破碎的瞬間,拳頭與劍罡之間急劇壓縮的靈壓突然間爆裂。無盡的靈力突然席捲天地,天空塌陷,大地碎,周圍的亭台樓閣飛灰湮滅仿若末世降臨。

「噗」君無涯的突然口吐鮮血倒飛而去,在即將落地的瞬間。一隻大手印在了他的背心,一股如溫暖陽光的內力導入體內,體內奔騰的氣血一瞬間回歸平靜。

「寧兄,我的拳頭如何?」

「農夫三拳,有點疼1寧月突然開著玩笑說道,剛才的一戰,最強的自己卻像成了陪襯,無論是勇者無敵的段海還是三拳驚艷的君無涯都展現了耀眼華麗的光彩。

三個後起之秀,輪戰天人合一的峨眉長老。就算輸了也光彩奪目更何況……他們還不一定會輸。寧月破他天人合一的氣機,段海破他無堅不摧的劍氣,最後君無涯破他至剛至堅的劍罡,夜長老一身絕學被寧月三人破的乾乾淨淨。pbtxT

「哈哈哈……好!好!好1

笑聲激蕩著靈力波動自扭曲的風暴中心傳來。笑聲響起的瞬間,狂亂的靈力疾風剎那間靜止。天地彷彿在一雙無形的大手安撫下回歸平靜。

寧月的心頓時咯一下,兩道歷芒向中心的坑洞望去。

夜長老的髮髻碎,如雪一般的白髮披散的垂下平添仙風道骨的風采。兩道白須迎風飛舞,身上的紫色長袍無風自動。

夜長老紅光滿面,絲毫看不出一點受挫的樣子,彷彿剛才的短暫交手是他佔據了絕對的主動。但夜長老眼底流露的殺機,卻讓寧月的心產生了濃濃的不安。

「好的很!老夫武功有成以來甚少出手,被人盡破一身所學更是前所未有,你們足以自傲了!原本念在你們都師出名門,老夫還多有手下留情,如今看來,你們這是找死……」

「我看找死的是你1寧月毫不客氣的厲聲打斷道,自己三人出手已經全力,但即便這樣竟然還沒能傷到他分毫,這樣的老雜毛顯然不是自己三人可以應對。如今老雜毛殺念升起,如果這貨真不計後果自己三人少不得要吃苦頭。

「你不止是自己找死,你是拉著你身後的峨眉派一起找死?蜀州峨眉,堂堂九州十大宗門之一,不知道能不能擋得住歷滄海的輕輕一槍,還是能擋得住諸葛青的隨手一拳?」

寧月的話很輕,但卻讓在場的人全部聽得真切。而對面原本殺意涌動的夜長老臉上卻不斷的閃過掙扎。剛才怒火高漲,恨不得立刻殺了這三個小輩以解心頭之恨。但殺了之後的後果呢?被寧月一句話頂著不得不考慮這個問題。

峨眉強大,在蜀州可謂言出法隨。峨眉人脈遍布九州,只要峨眉登高一呼,九州十大宗門必定響應紛紛。但是,這麼強大的峨眉卻沒有武道高手,沒有出一個位列天榜的絕世高手。

原本師妹是最有希望踏足武道之境的。但可惜,二十年前深陷情劫,如果不能度過這一關,今生只能止步於半步武道境界。

眼神不甘的掃過三人心中還在猶豫不決。三人他不能殺,如果只是一個寧月殺了也就算了,不老神仙太飄渺,也許他未必真的存在。但另外兩個天榜高手的弟子他卻不敢動。

「夜兄,峨眉弟子有錯在先,你出手替他們出口氣也就算了。何必非要弄出人命弄得我們都不好收場?」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不知何時場地內多出了一個儒雅的身影。

「藍盟主!你也要多管閑事?」夜長老語氣雖然凶厲,但眼角處卻露出一絲輕鬆。峨眉今夜的面子是丟了,也找補回來了,但自己的面子卻不能丟。

藍嵐雖然嘴裡實在責難自己,但何嘗不是在給自己的台階下?能讓自己收手的,只有同為天人合一境界的蕭太玄和藍嵐,若自己被寧月的一番話嚇得不敢動才是真的威名散荊

「非是我多管閑事,來者是客,你們是不是該顧忌一下我們離州武林盟的面子呢?如果三位參加比武招親的俊傑在燕返水閣出了意外,你讓我們如何向天下交代?

不說別的,就是你身前的這個段海。他在十天前當眾殺了蕭兄的幾個弟子,你可見蕭兄見到他就對著他喊打喊殺?仇,以後可以報,切不可因為些許小事而失了名門正派的聲譽1

藍嵐說這話的瞬間,眼神有意無意的掃過一臉冷漠的段海。那眼神,看在寧月眼中卻絲毫沒有仇視怨毒,看起來倒更像是鼓勵看好。

藍嵐與蕭太玄同為天人合一境界,但蕭太玄作為離州武林盟主而藍嵐卻只是副盟主,兩人的明爭暗鬥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段海殺了天劍門最傑出的四位弟子,自然讓藍嵐高興了好幾天。蕭太玄能忍段海在燕返水閣晃蕩這麼久,藍嵐功不可沒。

「哈哈哈……名譽?我峨眉弟子參加比武招親,沒有在擂台之上倒下卻被人偷襲斬斷了手臂?峨眉哪來的名譽?」

「偷襲?」君無涯低聲嘀咕一聲,「揍他們還用偷襲?」

這一句話雖然輕,但卻如此刺耳的傳入所有人的耳朵。夜長老的老臉為之一僵,眼神化作兩道歷芒向藍嵐射去。

「你真要出手阻止?」

「來者是客,無論你還是他們都一樣。我不在也就罷了,我既然在,你們不能再出手了。」

「好好」夜長老彷彿一頭暴怒的雄獅,眼神冷冷的掃過藍嵐而後掃過寧月三人,「劍英劍平劍辰劍離,我們走1

四個捂著手臂的峨眉四劍臉色慘白的跟上夜長老的步伐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哪怕他們離開了許久,人群中依舊鴉雀無聲。

「各位還是各自回去休息吧,明日比武招親正式開始」

藍嵐冷冷的說了一句,人群彷彿被他喚醒了一般散去,寧月看著已經少了一面牆的房間淡淡的一笑。

「哎,段兄留步1寧月突然對著段海的背影叫道。

「何事?」

「多謝段兄出手相助1寧月微微躬身一禮。

「我出手與你無關1段海冷冷的留下一句再次起步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什麼人啊?我們欠他錢么?」君無涯有些不爽的嘀咕道。

「有些人性格就是這樣,不過我倒好奇這個段海和風飛雪兄妹兩是什麼關係?他一見風無悔被打傷就直接跳腳,看來三人之間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管他什麼秘密呢?我現在最好奇的是……今晚你住哪?」

「你的房間不是沒壞么?」寧月疑惑的轉過頭。

「抱歉,在下不習慣和他人同塌而眠,尤其是那人還是個男人1

「寧公子無需擔心,我已經給你安排好了新的房間1不知何時,風飛雪竟然已經再次回來。

「嗯?你哥哥的傷勢怎麼樣?」寧月驚嘆風飛雪隱匿武功的強悍之餘,也對風無悔的傷勢表示擔憂。一個不會武功的人,硬受了先天境界高手的一掌,十個有九個是死定了。

「哥哥無礙,已經睡著了……」

「無礙?」寧月睜大了眼睛一臉的咋舌。

「哥哥天賦異稟,雖然人不聰明,但身體卻很是了得。從小到大哪怕受再重的傷都能挺過去,這一次想來也是如此。

對了寧公子,蕭盟主已經答應你去和公主見面。但你見公主只能隔著帘子而且必須保持十步距離,不知寧公子意下如何?」

「我只是問幾個問題,自然可以。什麼時候可以去見?」

「現在就可以!寧公子請1

君無涯這個無恥貨也竟然沒有自覺的離開,在寧月眼神再三的暗示下他還不為所動。寧月無奈,但也不做勉強。只要自己詢問的隱晦一點,別人也猜不出什麼虛實。再加上這次和軒轅公主見面,寧月敢肯定隔牆一定有耳,所以也不再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