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九十二章 天神天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天神天罰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跟著風飛雪晃蕩繞過了亭台樓閣,終於來到後院一處獨立的小樓跟前。小樓很小,也只有兩層但勝在精緻。樓空浮雕盡顯奢華。小樓的牆壁上,雕刻著神秘的圖案,好像是某個人一生的經歷。

「兩位在此稍後,我去請示公主,過會兒會有專門的人前來引領兩位1風飛雪說著,微微蹲身一禮便轉過身向小樓中走去。

「無涯,你在看什麼?」

「軒轅古皇啊!真是一個偉大的帝皇!尋常帝皇,只要能做到他所做的任何一件就足以稱道為千古明君,而軒轅古皇……竟然足足做了一百件!就這一點,天地間再無一帝皇能夠比擬超越他了……」

「這是皇帝該操心的事,你操什麼心?說不準……軒轅古皇就是個穿越貨。」

「穿越貨?那是什麼?」

「沒什麼!我在想,軒轅古皇如此天縱奇才,但為什麼他創建的太古皇朝卻還是破碎了?」

「天下哪有永恆的皇朝?太古皇朝屹立遠古一千年之久,這已經難能可貴了。戰國之後,先後建立五個皇朝,卻都沒有超過三百年。我大周皇朝能立國五百年已經是難得了……」

「誰跟你說沒有永恆的皇朝?」寧月不屑的癟癟嘴。

「哦?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不是天地永恆至理?」

「天道輪迴還是永恆至理呢?」寧月大手一揮緩緩的放在背後仰望天空的星辰,「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其實都是在原地踏步,無限的進入一個不知始終的循環。這似乎也是天地對人間的詛咒,只要加入與時俱進四個字,這個詛咒就不定能被打破。

歷史如滾滾車輪只進不退,而一個皇朝何嘗不是如此?要想皇朝永固,唯有向前看向前走,一旦停下腳步,或者滿足於過往,帝國就進入腐朽,敗亡也成了遲早的事。

歷史為鑒,不安於現狀,不留戀於過往,因地制宜,與時俱進方才是永恆王朝的出路。路是自己走出來的,祖先走過的路只適用於他們的當年。也許將來有一天,九州大地的人不再需要……」

「不再需要什麼?」君無涯雙眼放光的問道?

寧月好奇的轉過頭,看著眼前一副乖寶寶樣子的君無涯突然啞然失笑,「不需要別人告訴,他們就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想要什麼,然後努力去做,在一個個不同的領域展現自己的傳奇。」

寧月其實更想說不需要帝皇,但一想到按照這個世界的歷史,三千年來也沒走出封建社會達到寧月說的這種不知道要過多少年,所以也閉上了嘴巴換了一種說法。

「要到那個時候……朝廷可就輕鬆了1君無涯也是尷尬的一笑,「天下百姓愚昧,到何時才能開明智,懂是非,知對錯?」

「那是皇帝該做的,教化萬民不是皇帝的職責所在么?」寧月很不喜歡和君無涯討論這個話題,在君無涯的目光下,此刻的他莫名的感受到一股壓力。

「兩位公子,這邊請1在寧月兩人看著牆壁浮雕的時候,小樓的大門打開,兩個蒙著面紗,穿著紅色絲綢,露著肚臍眼的少女走出小樓嬌媚的說到。

「這……好濃郁的西域風格?」寧月被眼前的畫風嚇了一跳,但轉瞬間雙眼放光的盯著如柳枝一般的腰肢直看,嘴角濕潤,一滴口水若隱若現。

「極品露臍裝扮,那馬甲線不知道強了後世名模多少倍1

「少見多怪,人家軒轅公主原本就是太古皇朝的後裔,後來在西域建立荒古皇朝。所以兩位侍女的裝扮還是繼承荒古皇朝宮廷宮女裝扮,有什麼好奇怪的?」君無涯充滿鄙夷的聲音響起,如幽靈一般鑽入寧月的耳朵。

「麻煩你說這話的前面將口水擦乾淨1寧月冷冷的掃了君無涯這貨一眼,臉上再次掛上溫柔的笑容,「兩位小姐請帶路1

小樓的內飾異常的華麗大方,但卻與寧月想象中的西域風格不一樣。無論憑欄還是畫風,都是滿滿的江南風格,看在寧月的眼中也很是親切。

「兩位公子請坐1在侍女的引導下,寧月兩人在茶几的兩邊坐下,不一會兒,又一名侍女端著茶壺走來替兩人斟茶而後微微躬身向後退去。

「雖然蒙著面紗……這事業線可真深1寧月吧眨著嘴意猶未盡的說道。而身邊的君無涯,此刻卻已經雙眼發直呆若木雞。

「切!處男1寧月狠狠的鄙視了一句,下一刻,一聲清脆的靈珠聲響。眼前的主位之前,兩個侍女拉著珠簾緩緩的隔斷了寧月的視線。

寧月連忙站起身,拉著君無涯也一同站起。不一會兒,一個若隱若現的渺渺身姿出現在寧月的眼前。但因為隔著重重珠簾,來人的面容無法看清。但就隱約的身姿,也的確美得不似人間。不愧是位列冰清榜第三位的無月公主,也的確有資格讓天下青年俊傑趨之若鶩。

天機閣三榜散布天下,而葉尋花的丹青更是給冰清榜添加了無數的悶騷收藏者。第三頁上的軒轅無月,雖然帶著面紗,但她嫵媚的身姿,傲人的身材哪怕忽略了臉頰也能讓人引發無數遐想。但畫只是畫,哪比得上看到真人那麼的令人心動?

「軒轅無月見過寧盟主,君公子1清甜的聲音透過珠簾傳來,君無涯的喉間再次聳動,雙眼露出迷茫的神采。

「軒轅公主你好1寧月的臉色猛然變得嚴肅了起來,眼底深處憂鬱似乎會傳染一般剎那間將氣氛變得壓抑了起來。

「寧公子要見無月所為何事?」無月公主也沒有再多廢話,清甜的聲音再次傳來。語氣雖然輕柔,但盡顯雍容華貴。

「在下想詢問業火紅蓮……」

「什麼?」寧月的話還沒說完,對面的無月公主竟然尖叫了起來。猛的站起身突然衝過珠簾來到了寧月與君無涯的面前。

面帶面紗,卻擋不住她明亮的大眼。身穿白色紗裙,卻遮不住她玲瓏的曲線。刀削的肩膀光滑如玉,深陷的鎖骨盡顯性感。這是一個花間走出的精靈,除了童話中的公主,寧月找不出其他的形容。

但哪怕軒轅無月再美的震撼心靈,寧月的眼中卻恍若無物。在寧月的心中,此刻只剩下千暮雪冷若冰霜的臉龐還有她平靜如鏡湖的眼神。

「業火紅蓮?你在哪裡見過業火紅蓮?」

寧月頓時訝然,自己還在詢問業火紅蓮的事卻想不到軒轅公主竟然比自己還要著急還要急切。

「我的一個朋友在半個月前中了業火紅蓮之毒,我知道業火紅蓮乃是你們荒古皇朝的鎮國之寶,所以我前來一是詢問業火紅蓮之事,二是尋求業火紅蓮解藥1寧月平靜的看著軒轅無月一字一頓冷冷的問道。

「沒有了!業火紅蓮在十五年前就沒有了1軒轅無月突然落寞的說道,身形蕭瑟彷彿失去了家的小貓一般惹人憐惜。

「十五年前,天罰降臨。天神降臨荒古皇朝,而當時的我們還懵懂無知。整個國家,在天神的一掌之下灰飛煙滅。十萬臣民,都被吞沒在漫天的黃沙之中。幾乎一瞬間,屹立千年的荒古皇朝破碎成西域的廢墟。而業火紅蓮,也因此長埋於黃沙之下。」

「什麼?天神降臨?覆滅一個皇朝?」君無涯瞪大了眼睛彷彿在聽一個世上最荒謬的笑話,「不是說荒古皇朝覆滅於強大的沙暴之中么?」

「沙暴?我荒古皇朝在西域沙漠生存了上千年。幾乎每年都會經歷沙暴,區區沙暴又怎麼可能無法應付?只是不知道荒古皇朝在西域安居樂業了上千年,到底是做了什麼才會引起天神降下天罰……」

「既然如此強大的神人出手,你們又怎麼逃出來的?如果荒古皇朝頃刻間飛灰湮滅,漫天黃沙傾瀉而下你們又怎麼倖免的?」寧月疑惑的問道,對軒轅無月的話,他也只敢信一半。至少,神仙什麼的他是萬萬不敢信的。

「皇宮的地下是荒古皇朝千百年來耗費無數心血建立的黃金廟宇,通過黃金廟宇我們才得以離開。」

「為什麼其他人都死了?如果黃金廟宇可以幫助你們離開,荒古皇朝的人也可以通過黃金廟宇獲救1寧月絲毫不為所動的追問道。

「來不及了,也許天神處罰荒古皇朝的原因就是因為黃金廟宇。天神一掌打開了皇宮,將黃金廟宇暴漏在風暴之下,而我們五人當時正在黃金廟宇中啟動龍龜神像。原本以為我們根本來不及逃走,但想不到正在天神打算殺死我們的時候,一個勇士突然出現迎戰天神給了我們爭取到逃跑的時間。」

「勇士?怎麼感覺越來越離譜了?」寧月眉頭緊鎖,但看向無月公主並不像在胡說,寧月又開口問道,「既然你形容的天神這麼強大,那個勇士怎麼可能可以為你們爭取時間?」

「那個勇士不是荒古皇朝的人,甚至他什麼時候出現,為什麼出現我們都不知道。他的裝扮看起來是大周皇朝的人,更像是一個鄉間的教書先生。要不是他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我真的無法想象這麼一個柔弱的身體里竟然藏著這麼強大的神力!勇士和天神大戰,而我們五人成功的逃了出去,但荒古皇朝的人,卻再也沒有一個躲過天神的天罰1